100年,只是个开始

作者:申鹏

本文转载自:平原公子(ID:pingyuangongzi)

一百年前的今天,是个开始。

嘉兴南湖小船上的13个同志,有的牺牲了,有的脱党了,有的叛变了,那些满口马列原教旨理论的,成了“托派”,那些言必称共产国际的,最后甚至成了敌人,到了1949年,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的,只有两个人。

一大代表中,最让我感慨的是何叔衡同志。

100年前,何叔衡和教员一起出发,参加一大的时候,已经是45岁的老同志了,他是个清末的秀才,但他后来说:“我要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1935年,主力红军长征后,这个59岁的老战士还在长汀的群山中与反动派搏斗,倒在他深爱的这片土地上。

00年,只是个开始"

后来,谢觉哉想要殓葬他,但只找到了他的眼镜架、砚台…..

旅欧少年中国共产党的那些同志,后来许多人都在残酷的革命斗争中牺牲了,陈延年被乱刀砍死,赵世炎被乱刀砍死,陈乔年被枪杀……他们都倒在风华正茂时。

教员最好的朋友之一,杨昌济口中的“救国二子”之一,湖南的蔡和森同志,在顾顺章叛变后被捕,国民党反动派剜去他的双眼、割掉他的双耳,把他的四肢用铁钉钉在墙上,用刀把胸口都戳烂了…..他牺牲时,年仅36岁。

00年,只是个开始"

他的同志、爱人,中国妇女运动的先驱,向警予同志,在1928年就牺牲了,向警予在走向刑场的路上,沿途向广大群众进行演讲。国民党恐惧她的演讲,宪兵们殴打她,想使她不再说话,但她仍然坚持地讲下去。刽子手向她嘴里塞进石沙,又用皮带缚住她的双颊,血沫从她的嘴角流出…..她牺牲时,年仅33岁。

00年,只是个开始"

蔡和森和向警予结婚的时候,没有穿婚纱,没有穿礼服,没有好友亲朋在场,他们身前,只放了一本打开的《资本论》。

向警予牺牲后,蔡和森写道:“伟大的警予,英勇的警予,你没有死,你永远没有死。你不是和森个人的爱人,你是中国无产阶级永远的爱人!”

在那个黑暗的年代,加入共产党,追求天下大同,就是要杀头的,1927年,上海警察厅公开通缉所有的共产党人,悬赏价为每个人头一千大洋,在数周之内,上海就有8000多共产党人被屠杀,全国被屠杀的共产党人接近五万

00年,只是个开始"

1927年的4月6日,在北平的东郊民巷,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的第一人,中共共产党的创始人李大钊先生在入狱22天、遭受无数折磨之后,从容地走向绞刑架,残忍的北洋军阀,使用着封建时代最酷烈的手段对付着这位共产党人,绞杀过程整整进行了40分钟……《晨报》描述:他脸上一片平和,只是在灰布棉袍下,垂着又粗又黑的铁链,他说过:“试看未来之环球,必将是赤旗的世界”。

他们都是那是中国最杰出、最优秀的人,他们信仰的主义,也是当时全世界最进步、最科学、最正义的主义,他们的组织,是全世界最先进、最强大的组织……他们向着黑暗开战,但是他们都倒在了黑暗之中。

你以为,进步、正义、公平、真理,胜利……就是那么容易的吗?

熟读党史的朋友,一定听说过“罗明路线”,这个罗明同志,其实是个非常优秀的同志,他曾是中共福建省委书记,在教员的帮助下,闽西根据地发展得欣欣向荣,罗明执行的也是教员正确的军事斗争思想,取得了闽西游击战争的胜利…..但在博古、李德掌权后,罗明被打倒了,说他是“右倾保守主义”,全党都在批判“罗明路线”。表面上是在批判罗明,实际上是在批判教员的路线,罗明是受了牵连。

罗明性格刚硬,经常据理力争,结果就“靠边站”了。

长征时,罗明任中央党校教育处长,在随军途中受伤,只能留在贵阳,结果这一分别,竟是45年,而且他再也没能回到红军队伍了。

中央红军大部队走后两天,他们就被捕了,叛徒朱祺出卖了他…..罗明和谢小梅则一口咬定自己是生意亏本的小商贩,并将一枚金戒指送给法官,法官收了金子后也松了口,坐了十几天牢房的罗明、谢小梅被放了出来。

出狱后,谢小梅到一个姓刘的保长家里做女佣,罗明找了一份打扫卫生的工作,后来罗明因劳累过度染上肺病吐了血,又被辞退了。正在他们走投无路的时候,罗明在上海的一个亲戚给她寄来了一笔钱,谢小梅用这些钱买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带着重病的罗明准备离开贵阳,以便寻找时机,完成中央交给的任务。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刚出城门他们便被巡逻的军警扣住,罗明被怀疑为共产党又被投进监狱,受尽折磨。几天之后,敌人没有找到任何证据,只好把他们放了。

罗明夫妇身无分文,无法开展工作,两人决定到上海去寻找党组织。他们经广西、广东、香港到了上海,还没有来得及安顿下来,便被罗明的一个吸鸦片的堂弟以300块大洋的价钱卖给了国民党警察局,又一次进了敌人的监狱。敌人软硬兼施,也没能从他们嘴中得到一个字,后来敌人叫来罗明的堂弟,叫他当面指认,他指着罗明大叫大嚷:“他就是罗明,“罗明路线”的罗明!

但罗明夫妇意志坚定,一直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后经上海的广东同乡多方奔走斡旋,罗明被保释出狱治病。后来,罗明夫妇回到家乡广东大埔,分别改名为罗亦平和谢章萍,一边在中小学当老师,一边宣传抗日,发展革命力量。

1945年4月20日,中共中央召开了六届中央委员会第七次扩大会议,博古做了报告,给“罗明路线”平反,公开承认错误…..

全国解放后,罗明夫妇一直都在广东从事教育工作,默默无闻鲜为人知。直到1980年10月,才经中共中央批准恢复了党籍。

这中间的苦难和委屈,不是这寥寥几笔能够写尽的。

但真正的共产主义者,在乎这个吗?

00年,只是个开始"

他这一生,多次经历生命危险,多次遭受挫折磨难,但他始终不屈不挠、勇往直前。在创建福建党组织和闽西革命根据地时期,他身为福建党的主要领导人,多次被反动势力通缉追捕,他始终毫无畏惧地开展工作。“左”倾临时中央开展反对“罗明路线”后,他虽遭受错误打击,仍忍辱负重,被调到中央党校后依然兢兢业业为党工作。

他在遵义身负重伤,和妻子被安排留在贵阳搞农运。在同行者携款叛变、举目无亲、身无分文且与党组织失去联系的情况下,他和妻子咬紧牙关、奋力拼搏。其间,他两次被捕,两次逃脱,最后只身被迫到上海找党组织。在上海,他再次因人告密被捕,先后被辗转监禁在南京、武汉、杭州、丽水等地。面对国民党方面的诱降,他保持警惕,宁死不从。新中国成立后,罗明被委任为南方大学副校长,他带领全体师生艰苦创业、自力更生,为筹建好学校,培养建设人才付出了艰辛的努力。

共产主义,不是纸上谈兵,不是拿着几本马列主义著作高谈阔论,不是站在干岸上当一个“左翼学者”,而是要切切实实去工作、去实践,去为中国的劳苦大众做事情,“认识世界是哲学家的事情,但更重要的是改变世界”,改变世界,不是空口白话,不是叶公好龙,改变世界,是要付出、牺牲、流血的……

00年,只是个开始"

这是一条前所未有的道路,没有人知道未来在哪里,没有人知道这条路该怎么走,他国的经验、别人的经验,都只是经验,世界上没有能够完全照搬的屠龙之术,更没有可以亦步亦趋的革命建设之路,你想走一条新路,就要用挫折、失败、曲折、用千千万万的生命和鲜血趟出来。

一开始,没有想到国民党反动派会背叛革命,会对“打倒列强,除军阀”的同志挥起屠刀,所以,就有了“八七会议”,就有了南昌起义,就有了井冈山;后来,又犯了左倾错误,盲目在大城市暴动,牺牲了太多同志;再后来,又在错误的军事指导下,进攻大城市,和国民党打堡垒战、消耗战,遭遇了重大的挫折……史书上短短一句话,一份文件,一条命令,往往都是无量之头颅,无量之鲜血。

但是,我们的党,我们的事业,就像那崩腾而下的长江、黄河,无论多少艰难险阻,无论多少曲折回旋,最终都会找到正确的道路,带着改天换地的伟力,滚滚东去。

“实事求是”,才是唯物主义的灵魂,我们的一切努力,一切奋斗,都建立在从实际出发上,建立在客观事实上,建立在人民的意愿上,所以,才会有“古田会议”、才会有“遵义会议”、才会有《论持久战》,才会有“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这个历史的车轮,才会走向今天这个方向。

在这个过程中,个人,往往不是那么重要的。

强大如教员,在历史的洪流中,哪怕受了委屈,也得服从组织的决定,坚持自己的信念和思想,相信组织、依靠人民,然后去实现自己的理想。

我喜欢的一部电视剧,叫做《人间正道是沧桑》,其中的瞿恩先生有一句话:“实现理想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我实现了理想,一种是理想通过我得以实现”。

社会主义是一条路,这100年的努力,我们取得了伟大的胜利,但从历史的角度看,我们也只是探索了个开头,真正的长征,或许才刚刚开始,谁又能保证,这个过程中,不会有个人的牺牲呢?

当代的某些精致利己主义者或许会说:“图个什么?”

他们太小看真正的理想主义者,真正的共产党人了。

00年,只是个开始"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9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