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特朗普已经够坏了,但拜登就像发飙一样

本文转载自:笑看国际风云(ID:Aliciaxkgjfy)

来源:台湾天下杂志

学者:特朗普已经够坏了,但拜登就像发飙一样

时殷弘是刚刚从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退休的中国知名国际战略与中美关系专家,以敢言、言语犀利的风格着称。他访问台湾数次,常针对两岸关系发表评论,是台湾人最熟悉的中国大陆学者之一。

1980年代,中美刚建交、改革开放刚启动,当时正就读大学的时殷弘,意识到这个世界将对中国愈来愈重要,决定投入国际关系研究,见证中美关系跌宕起伏的40年。

退休此刻,他对中美对抗的未来不表乐观。中国如何解读美国对中政策、中美关系到底何去何从,如何影响大陆的台湾政策?以下是时殷弘的访谈摘要:

特朗普已经够坏了,居然拜登更坏

问:如何解读拜登的对华政策? 

答:在中国看来,特朗普已经够坏了,但居然拜登更坏,对华政策态势不但很多方面跟特朗普相似,而且更加有效。拜登抗衡中国的作为,过去几个月就像发飙一样。 

一方面,拜登和民主党认为,美国的民主、世界影响力、国内秩序,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时遭到破坏,极为忧虑,所以他们决心很大,一定要重建。另一方面,美国对中国的外交、政治、战略权势,而且在全世界通过各种手段,拓展意识形态影响,感到忧心忡忡。

所以说,拜登政治信仰有了,决心也有了。于此同时,美国抗击新冠疫情的形势大幅度改善,经济也开始恢复,所以突然发飙了。对现在的拜登来说,尽管还有各种困难,但是和他刚上台时比较,进展很大,所以现在对击败中国展现空前自信。

他们(拜登和美国外交、国安官员)这两个月来两句最常讲的口头禅,第一是从实力地位(power position)出发,同中国打交道。

什么叫做实力地位出发?第一是搞好美国,第二是冲到世界舞台当领导者,不让中国当领导者。第三就是盟国和伙伴体系。这几个月,不管是美国的推动,还是欧洲人自主的意向,欧洲各国对中国的不满愈来愈强烈,在一系列问题上,是同美国并肩走在一起。 

虽然英、德、法、意等欧盟主要国家,不愿像美国那样,采取全方位的竞争对抗态势,也不很赞同拜登政府全面突显意识形态竞争,而且对高新技术对华遏制,持有某些质疑,但是他们与美国合作的态势,已经显着了起来。 

第二个口头禅就是,美国一定要证明,在21世纪面对各种新的挑战,民主仍然管用,专制长期来说不管用。 

问:拜登的对华政策更有效,是哪些? 

答:全面的,在每一个重大政策领域,甚至在台湾政策上,都更有效。 

台湾、南海、东海、印太四个联盟与北约密切联系、军备竞争、新疆与香港、贸易争端和产业政策、高新技术遏制、重组产业链、意识形态影响竞争、网络攻击和讯息造假,最后就是新冠疫情国际独立调查。 

最近G7峰会、北约峰会、美欧峰会给发达国家提供联合发动世界领导作用的大机会:

第一,要构建发达国家同盟,在全球结束新冠疫情上要起到压倒性决定作用;

第二,保证同盟单独引领全球应对气候变化;

第三,恢复同盟的世界性意识形态影响优势;

第四,增进他们的高新技术优势,重组供应链。 

6月14日在布鲁塞尔的北约首脑峰会后发表的公报讲得很清楚,中国的雄心已经构成对北约的全面挑战,宣布北约计划同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和韩国,加强政治对话和实际的合作。针对中国的美欧联盟正在加速形成。

六月美国全面进逼,乐观是傻瓜 

问:和美国竞争,谁在中国的后面? 

答:现在很清楚,中国跟俄国并排,中国与朝鲜的关系已经改善很多,还有伊朗,还有一些比较小的(国家)。

总之,两个基本对立和对抗的阵营正在浮现,美国声音比较大,而且比较强,中国声音比较小。无论如何,我们双方都觉得自己没有余地做任何重大的让步,而且双方都决心把对抗和竞争,长期地坚持下去。 

问:为什么没有重大让步的余地? 

答:美国想要尽可能彻底地、全面地在竞争中击败中国,中国是在自保,是被动的,被欧美干预的那一系列问题,在中国政府看来,都是关系到政权安全和发展,所以就没有退路,没有妥协余地。

问:为什么对中美关系比较悲观?

答:现在全世界有谁乐观?乐观是傻瓜。全世界对于中美竞争,对今后全世界大国政治形势,国际形势都是悲观的,只不过悲观的程度不同。

现在跟过去相比,中美之间的对立和对抗变得更广泛、更深刻。不管由于什么原因发生军事冲突,可能性若跟10年前相比,那就大得多了,跟5年前相比,也大得多。如果说,中美滑入修昔底德陷阱(新强权挑战旧强权过程中,无可避免会发生战争)的可能性,过去是千分之一,那现在也许高于15%。

尽管双方都把防止冲突当作最高原则,但问题是,双方都不愿意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做出妥协。双方也还没有做有成效的沟通,高层的政治、外交和军事沟通,都很零碎。只有在贸易问题上,刘鹤副总理和商务部长先后跟美国贸易代表、商务部长和财政部长通了三次电话。

问: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提过中美之间竞争、对抗,但若符合美国利益,也可以合作? 

答:他讲过四次,但要注意他讲的顺序,第一是对抗,第二是竞争,最后才是合作。 

应对气候变化,现在中美也只是在原则上要合作,还看不清楚具体内容是什么。而且即使有具体合作,一定会跟中美竞争世界影响、竞争威望、竞争其他利益,复杂地交织在一起。 

中美经济依赖的润滑剂,效果已大为缩减

问:中美经济高度互相依赖,会不会是润滑剂? 

答:有点作用,但跟过去相比,已经大为减缩。一方面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产业链好多断掉了,人也很少往来。另一方面,由于美国以及它的盟国不断推进高新技术领域对华脱钩。

拜登已经讲得很明确了,具体措施也不断出来,就是你(中国)要自己搞创新、搞技术,我就要给你制造as much difficult as possible(尽一切可能给你制造困难),这叫遏制。西方国家认为,不管在高新技术方面,还是在非高新技术方面,如果对中国依赖程度过大,中国将来就可能在关键时候,把这个作为一个杠杆,来对付西方国家。 

现在总的原则已经确定,就是一定要把对中国市场和对华贸易的依赖程度减少到没有安全风险为止,这叫重组供应链。 

问:美国要在科技领域遏制中国,但包括美国企业在内,对中国投资还是很多,去年外商直接投资(FDI)还超过美国? 

答:那是因为中国控制疫情比较早,经济好得比较快。如果你看一看投资的构成你就明白了,高新技术基本没有了。外国资本来做点服装、做点鞋,中国虽然也需要,但这些积累对中国不重要。重要是有没有高技术投资,因为高技术代表明天和未来。

问:中美竞争会不会让这个世界变成二元化、什么东西都两套系统? 

答:在最关键的方面正在向这个方向走,例如地缘政治、外交影响、意识形态、高新技术产业链、军备。但有些不太重要的方面,就用不到两个阵营分,比如说抓毒贩、生物多样性等等,但是问题是,这些问题都是次要问题,至少在掌权的各大国政府桌面上,都是次要问题。 

问:怎么看中美竞争下的台湾? 

答:台湾愈来愈依靠美国的军事和政治意识形态支援。特别重要的是,不论是蔡英文,还是拜登政府,愈来愈多提到台湾是美国的印太伙伴,表示台湾对美国的战略意义已经不局限在台海和西太平洋。拜登政府也多次强调,台湾是美国的重要的安全和经济伙伴,目前全世界芯片(半导体)差不多一半在台湾生产,当然是美国至关紧要的经济伙伴。

民进党当局坚决不接受一中原则,这是他们的选择,日子很难过,但是还是很坚持。国民党方面,无论如何已经不是马英九的国民党。

问:美国国力是否在相对降低? 

答:要看谁比?跟中国相比,当然是相对降低了。但是,如果跟美国自己5年前相比,不见得,因为高新技术是有大幅进展的。另外,如果和70、80年代大家天天在讲欧洲、日本正在赶超美国的年代相比,现在美国在西方世界内部,甚至跟中国以外世界的力量差距,美国都大大超前了。 

所以这个形势很明显了,美国的对手就中国,因为它跟其他国家,甚至这个世界的第3、4、5位的国力差距都非常大,但它跟中国的差距到目前为止,是在减小。未来还是会继续减少,一定的。 

不过,就军事上,美国已经在针对中国的航母杀手(专门攻击航母的飞弹)这些战略武力采取一系列办法,所以前些年中国武力井喷式的发展,和美国不断缩小的差距,可能会重新拉大。因为高新技术的差距,现在肯定是重新拉大。芯片都没有,那怎么弄? 

还有,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之间,不管有多大矛盾,他们合在一起的GDP占世界60%,中国现在不到20%。

这个世界是动态的,今天你走在前面,不一定明天还是走在前面。或是今天你走在前面,明天走在更前面,都是有可能的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406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