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石:这张反击美国的终极王牌,中国为什么一直引而不发?

作者:云石

本文转载自:云石(ID:yunshi911)

因为100周年大庆,所以这段时间听到《国际歌》的频率有所提高。不得不说,《国际歌》确实是极具感染力和煽动力的,尤其是最后那句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更是让人热血沸腾。不过,现在再听《国际歌》时,除了纪念革命先辈创业征程外,突然也让我意识到了一点:红色意识形态,其实是一张中国反击美国的超级王牌!

云石:这张反击美国的终极王牌,中国为什么一直引而不发?

再仔细想想,还真的是这样。过去几十年里,在舆论战中,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中,中国可以说是被美国压着打的。别说全球了,就是国内,过去很多年里,民间舆论场也是美狗公知带路党的天下,他们编造故事、偷换概念、污蔑造谣、冷嘲热讽,阴阳怪气,对国家、政府和体制极尽诋毁之能事。
 
最关键的是还真有效果。虽然官方宣传机器竭力反击,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其实效果真的是很差的,基本上大家现实中不说什么,但在网上,在内心深处,确实被或多或少的带了节奏。
 
当然,现在形势已经逆转了过来。尤其是新冠疫情以后,国内舆论环境彻底倒了个个儿,公知美分沦为过街老鼠,成为人人喊打的对象,以至于官方有时候都懒得再在那些公知带路党身上下功夫,就看着他们在网上狂吠,然后被广大人民群众自发自觉的扒皮翻老底,像小丑一样在舆论场上被大众嘲笑鞭笞。
 
这基本上算是改革开放以来,国内舆论环境最好的时代了。
 
不过,也仅限于国内而已。在国际舆论场上,中国依然是被高度妖魔化的对象,西方就不说了,哪怕在很多发展中国家,尽管中国为这些国家带来的利益远大于西方,但在民间,中国的形象依然是被高度扭曲的。这一点直到今天依然没有改变。
 
为什么会这样?除了过去百年来中国长期积弱给世人留下的固有印象外,更重要的,还是因为西方舆论霸权对中国的全力诋毁。
 
那么,这种状况能改变吗?当然,如果中国能够继续这么发展下去,那终有一天确实是可以改变的。只不过这个过程会很漫长,而且这期间,因为海外民间的恶劣印象,势必会对中外交往,以及中国海外投资形成一定阻滞,影响到中国利益。
 
那么,有没有办法能够在中短期内扭转这个被动局面呢?一直以来,我们都认为很难,但听了《国际歌》以后,我突然想到,其实我们手里,一直都捏着一张反击西方意识形态打压的超级王牌——共产主义。

云石:这张反击美国的终极王牌,中国为什么一直引而不发?

历史上,共产主义一直是苏联反击西方意识形态打压的有效武器。自苏联建国起,一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这张王牌可以说在东西方博弈中发挥了重大作用——当年西方大肆诋毁苏联模式,蛊惑苏联民众;苏联也同样曾用共产主义,在西方内部掀起汹涌革命风潮,吸引了大量民众,让资本主义大为恐慌;在争夺第三世界的过程中,苏联领导的国际共运也曾经风起云涌,一度把普世价值逼的节节败退。
 
当然,最终苏联还是失败了,国际共运也自80年代后进入低潮,共产主义也在除中国等少数几个国家以外的全球范围内被彻底妖魔化。
 
但这并不意味着共产主义就真的失去了魅力。实际上,共产主义的核心价值,对普通大众天然具有极强吸引力,这种核心理论的魅力,或许会因为现实环境的变改变而被遮掩,但绝不会消失,一旦遇到合适机会,它完全可以被再度激发,在普通大众心中再次散发光芒。
 
那么,什么样的合适机会,可以重新激发普通大众对共产主义的向往和热情?
 
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全球共运的历史中寻得答案。纵览百年人类共运史,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席卷全球,并获得广泛群众基础,主要是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六七十年代。当时之所以能形成这样的风潮,主要其实是有两点因素:
 
第一,从客观环境来看,当时正是资本主义野蛮生长的时代,社会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工人和资本家的阶级矛盾越来越激烈,普通民众的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化。这种情况下,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共产主义思潮在全球范围内趁势而起,形成了广泛影响力。
 
而1929大萧条后,这种效应达到了一个高潮。大萧条后,全球经济遭受重创,工人大把大把的失业,穷的连饭都吃不起,住进了胡佛屋;资本家却把卖不出去的牛奶倒进密西西比河。这种情况下,共产主义又获得了新的发展空间。大萧条美国甚至有将近10万民众,申请加入苏联国籍——因为后者被西方孤立,游离于西方主导的全球经济体系之外,所以未遭受经济危机冲击,反而在计划经济的带动下欣欣向荣,迅速从沙俄时期的贫半农业半工业国,一跃成为全球第二工业大国。
 
10万美国公民主动申请移民苏联,这种事儿在后来人看来简直就是不可想象。但在当时却是客观事实。这足以证明贫富差距叠加经济危机大环境下,共产主义的魅力。而在欧洲、在东亚,甚至在美国本土,共产主义也在资本主义的强力打压下,突破种种枷锁向上生长,并最终在二战后形成了社会主义阵营,在其他地区,也有诸多共产党组织层一度获得巨大影响力——包括资本主义的主要堡垒之一法国。
 
这是客观环境对共产主义思潮发展的推动作用。
 
第二个,则是强大的物质基础和组织体系。共产主义思想出现后,迅速反映在现实中,陆续形成了第一国际、第二国际两个全球性的共产主义领导体系。这种意识形态的政治组织化,对国际共运起到了极为重要的推动作用。但最重要的,也是将共产主义全球影响力推到顶峰的,还是苏联的建立。

云石:这张反击美国的终极王牌,中国为什么一直引而不发?

苏联建立后,共产主义摆脱了浮萍般的命运,有了一个强大的国家实体作为后盾和支撑。第三国际——也就是共产国际也随之成立。由于有苏联的支撑,它的影响力远超第一国际和第二国际,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也在其领导下进入一个崭新的高潮。即便后来因为二战的缘故,共产国际解散,但由于有苏联的强力推动,国际共运依然红红火火了很多年,这股全球性的意识形态风潮,也极大的消耗了美国和西方,迫使他们不得不投入大量精力和资源用于内部维稳以及争取第三世界,为苏联在接下来的冷战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通过对全球共运的历史回顾,我们不难发现,外部有一个强大共产主义国家领导发动,内部出现社会群体的高度贫富分化,再叠加经济危机大萧条,一旦这些条件同时具备,一个国家的共产主义思潮就会迅速兴起。
 
而现在,西方世界,包括美国,这些条件已经基本成熟。外部,共产主义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国和全球最大工业国;论国力甚至超过了苏联的冷战时期巅峰——更别说二三十年代;而论贫富差距,现在美国的社会贫富差距已经突破了1929大萧条前的历史极值,民众对资本家的不满已经逼近顶峰;与此同时,美国经济结构高度扭曲,股债房均泡沫巨大,经济危机已经不可避免,而且迫在眉睫。至于欧洲、日本,他们的经济比美国还不如——而且他们又没有美国耍流氓印钞洗劫的本事,所以他们的处境更糟糕,遇到大萧条后被摁趴下的可能性更大。
 
基于这种情况,客观的说,新一轮全球共运的各种前提,已经几乎全部具备。只要这根火苗点燃,美国、乃至整个西方,甚至全世界,都将迎来红红火火的革命风潮。
 
除了有一点——尚缺乏一个强大的全球共运领导组织。
 
其实这个组织的基础本身是现成的——无论从实力、资历、江湖地位,中国都是当代共产主义当仁不让的大哥。只要中国愿意带这个头,一个强大的国际共运体系立马就会出现,新一轮国际共运也会迅速在全球开启,并趁着资本主义深陷危机,对它形成巨大冲击。
 
但是,中国不想当这个带头,也不想搞国际共运。
 
其实,历史上中国也参加过国际共运,也曾输出过革命;但改革开放以后,政策就发生了变化,输出革命停止,意识形态宣传也仅限于国内,中共与其他绝大部分国家共产党的关系,也都变成了单纯的意识形态层面的交流。哪怕这些年,西方普世价值大肆入侵,对华污蔑诋毁成为常态,中国也只是内部灭火,国际上一般也只是就事论事反驳,从来没有在意识形态领域,与西方普世价值进行全球对攻。
 
为什么中国会这么做?原因很简单,中国希望跟西方主导的世界打交道,希望融入这个西方主导的全球经济体系,所以不想因为意识形态的事儿,引发西方的排挤,影响到自己的发展。
 
不过,现在形势确实发生了些变化。一方面,中国实力今非昔比——我们已不再是四十年前那个贫弱大国,而是全球最大工业国和全球最大消费国;除了美国外,中国的实力已经让所有国家都望尘莫及;中国跟世界的关系,也从以前中国高度需要世界,逐渐转向世界越来越需要中国——这意味着中国其实不再像过去那样,面对敌意也只能咬牙硬忍;另一方面,美国现在极力打造反华联盟,在国力不足的情况下,又试图通过煽动意识形态来纠合盟友;最关键的是,美国乃至西方现在经济还越来越艰难,民众越来越愤怒、大萧条又越逼越近——这意味着共产主义的土壤越来越成熟。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中国回避意识形态对攻的必要性,正在逐渐减弱,重启国际共运的好处,正在不断增加。
 
当然,虽然话是这么说,但迄今为止,中国依然没有重启意识形态斗争的意思。之所以如此,主要还是因为形势还没到那一步——虽然西方对中国的排斥是在增加,但离全面封锁还是很遥远的;而且除了日本和五眼,欧洲、韩国这些美系发达国家,还是尽量在避免站队;另一方面,中美虽然是在往冷战方向走,但离真到冷战那一步,还是有相当一段距离,中美经贸捆绑对美国的重要性,决定了它短期内还不能真跟中国摊牌。
 
意识形态对抗这个东西,掀起来容易,想消下去可就难了;而且一旦成型,双方就很难再有缓和和退路,极大可能就是像美苏冷战那样,必须以一方完蛋另一方胜利才能收场。
 
中国是不想搞对抗的,至少不想对抗这么快就发生——毕竟时间在我们这边。而且,中国也确实有回避对抗、阻滞对抗的战略手段和空间——欧韩这些的重量级国家依然有较大概率争取中立;五眼、日本、台湾从中长期看也有机会驯服;甚至美国自己,想彻底跟中国脱钩都非常不容易。
 
既然局面并没有恶化到无可挽回,那中国就没必要重掀意识形态对抗,没必要复活国际共运,没必要杀到西方内部,挑起他们内部阶级斗争。
 
这样的决策,当然是明智的,也是理性的。
 
不过,西方必须意识到: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就对西方普世价值没有还手之力。我们手里是有意识形态武器的,而且这个武器的含金量不比它们的普世价值低——尤其是在当前环境下,它的力量甚至还大大加强了。

云石:这张反击美国的终极王牌,中国为什么一直引而不发?

不要以为贫富分化、经济危机只会捧出民粹;它同样可以激活无产阶级的阶级革命情绪!而后者,对民主党和拜登的威胁,其实比前者更大——毕竟民粹的威胁只是党外的,白人至上不可能得到白左和少数族裔的认可;而红色意识形态突破了族群、文化、语言这些横向隔阂,专以纵向的阶级划分敌我,不仅跟白左精神有实质性的共同之处,更是经济极端情况下,少数族裔可以唯一接受的意识形态!而他们,才是民主党的群众基本盘!
 
现在美国又到了经济和社会矛盾的临界点。普世价值的光芒已经大为褪色,甚至到了连桑德斯这种所谓的民主社会主义,它都有点摁不住的地步。这种情况下,如果正统社会主义被激活,民主党的根基将轰然倒塌。
 
而这个崩溃的阀门,无论是物质层面的经济危机大萧条,还是意识形态层面的国际共运,其实都掌握在中国手中。只要中国加速输出通胀,美国立马就会进入大萧条;而如果中国再趁机点燃国际共运的火种,有了这个强大国家提供的资源,又碰到这个百业萧条的大环境,这股思潮迅速就会烧遍全球,并首先烧到已经上下离心的民主党内部。
 
这是民主党的最大命门所在,也是美国的最大命门所在,甚至是整个西方的最大命门所在。
 
实际上,形势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不光是物质,即便是意识形态,现在的中国,也是有反击美国,让它陷入巨大内耗的条件和手段的。只不过,因为这颗核弹实在太猛,不到万不得已,中国不会扔出来罢了。
 
但不想扔,不代表我不能扔,之所以不扔,只是因为觉得还没到那份上。如果拜登,或者说未来可能复辟的特朗普,甚至或者说西方的资本,真的不顾一切也要跟中国一刀两断,重演冷战;那中国也不介意重建共产国际,亲手开启国际共运新篇章,让西方的政客和资本,在围攻中国的同时,感受到自家无产阶级的革命热情,搞明白什么叫旧世界打的落花流水,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从当下及未来的西方经济和社会发展趋势看,这股滋味,肯定会让他们欲仙欲死!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416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