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和它的25个子孙

作者:碧树西风

本文转载自:记忆承载(ID:wodqbs)

滴滴下架的那天咱们聊过,我很诚恳的说,原因未知其详。

但是很显然,处罚的力度超过了市场最初的想象,你看看资本市场的跌幅以及懵B的程度就晓得了。

当然,在此之前我始终认为滴滴对这一切是心里有数的,他们预计过最坏的情况才敢兵行险招。

可是随后发生的这一切连锁反应恐怕是谁也未曾预料到的。网信办下架了滴滴企业版在内的25款App,搁在古代,这就算满门抄内什么了……

到底为什么会这样?我还是那句话,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但是有一个细节可以试着为读者解读。

那就是所谓的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

很多人不理解这是个啥罪名,都有些啥危害,我看到有很多大V都在解读,他们解读的危害更多的是直接方向。

比如站在用户的角度,自己的信息被人收集了,某种程度上会直接影响你的生活。

比如人家知道你的收入结构,就有可能大数据杀熟,同一个产品,卖给你的,比卖给新用户的贵。

比如人家知道你的电话,知道你有孩子,就会精准的向你推销儿童教育类的辅导班。

比如人家知道你刚买了套房,就会向你推销装修,家具或者抵押贷款。

这些方面很多大V都讲到了,这是一种对数据的收集使用以及对个人隐私的直接侵犯。

或者说,这是一种to C端的侵犯。

那么有to C,就自然有to B,这是怎么玩的呢?我打个比方。

国际金融市场里每天都有人扎堆等着各国报数据,随便打个比方,比如API,American Petroleum Institute,就是美国石油协会。API库欣原油库存变动。

或者EIA, U.S.EnergyInformationAdministration,就是美国能源信息署。EIA俄克拉荷马州,库欣原油库存,再或者EIA精炼油库存变动。

又或者当周全美钻井总数,当周天然气钻井总数等等等等。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数据?比如礼拜四,巴巴的等着人家公布。

可是大资金是什么时候知道数据?人家周三就知道了。

那么经常交易的人就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某些大资金似乎是未卜先知的。他们在数据公布前的一刻似乎就已经知道了结果,资金提前埋伏进去,生生的把左侧交易做的像右侧交易一样。这是为什么?

难道他们买通了那些官员,比如公布消息的官员吗?

当然不是这样,这种玩法太low了,很容易被查出来,事后追责免不了兜着走。

实际上,更普遍的手法是构建属于自己的专属信息通道。

大资金在各个关键位置都布有自己的商业间谍,说的好听点叫做商业调查员。

比如说原油库存数据,官员也许要周四才能拿到下属递交上来的统计报告,但是大资金周三就拿到了。

这有点像《雍正王朝》里面,朝廷有驿站有八百里加急,可是八阿哥四阿哥他们早与地方督抚暗通曲款,各自有各自私底下传递消息的渠道,比朝廷的还要快,你八百里加急,他可能一千里加急,谁先拿到信息,谁就处于优势地位。

这就是我们聊过很多次的所谓信息不对称。

那么埋伏不到关键岗位的中等资金他们怎么办呢?很简单,雇个人,在外围打听。俗称江湖百晓生,收集二道消息,或者干脆就拿着无人机热成像系统在人家仓储基地附近飞,抽样统计对方的库存变化。

那么还有更小的资金,怎么获取消息呢?也很简单,吃三手消息。就是买付费的咨询服务。比如一个月几万块不等,回头人家给你分享一部分。

你觉得提供这种消息分享服务的机构是哪儿来的?就是前两者为了降低信息的收集成本,为了摊平成本,放出来的。

俗称让消息收集团队自己养活自己。

八爷九爷养着一支千里加急的信息收集队伍,日常开支也蛮高的。不是每个消息自己都用得上,那么用不上的部分也会拿出来卖。

我相信有人就会问,信息有什么用呢?太有用了。

比如原油库存,怎么样是利好,怎么样是利空,你别说提前一天知道,哪怕你提前一分钟知道,都可以加杠杆无风险的提前做多或者做空。

这就是我前面说的,你生生的把一个左侧交易做的像右侧交易一样。

市场里最怕的就是确定性,一旦你提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加上杠杆,那就是把无风险套利做成了无风险暴利。

当然,这是好听的说法,难听的说法,那就是贼。

做贼当然是违规的,全世界交易市场打击的就是这个。但是打击了几百年也不曾禁止。

你想一想,上一次,08年美国金融危机期间风靡内地的那个名字,罗斯柴尔德,他们家族是怎么起家的?就是利用并操控拿破仑战败的消息。

1815年6月18日,拿破仑指挥的法军和威灵顿指挥的反法联军在比利时的滑铁卢展开大战。

双方激战到夜暮时分,反法联军的援军及时赶到,拿破仑的援军却因为迷路而误了战机,战场形势立刻发生逆转,反法联军大举反攻,法军开始全线溃退。

眼看拿破仑的军队败局已定,一个名叫罗斯伍兹的英国人悄然撤离战场,骑快马奔向奥斯坦德港,跳上了一艘有特别通行证的快船。

翌日清晨,他在英国的弗克斯顿上岸,急忙把法军大败的战况告诉了正在那里亲自等候的老板内森·罗斯柴尔德。老罗二话不说,快马直奔伦敦的股票交易所。

他是个很有商业眼光的人,深知滑铁卢战役的结果不仅在军事意义上重大,而且对金融界的影响同样深远。倘若拿破仑得胜,法国就会成为欧洲的主宰,英国公债的价格就将大跌;相反,如果威灵顿获捷,则英国会主导欧洲,英国公债就会大涨特涨。

当时还没有电话、电报等通信设备,大战前夕,他就不惜重金派了多名情报人员赶往滑铁卢,不断把前线的战况进展情况送回伦敦,正因如此,罗斯柴尔德才能比任何人都更早得知滑铁卢战役的结果。 

所以第一时间得知战果后,老罗急匆匆赶回伦敦股票交易所,但不动声色,故意大量抛售英国公债。

那你想一想,老罗在当时的国际交易市场上,那就是公知,就是江湖百晓生,就是风向标。大家看他抛售,以为拿破仑赢了,于是跟着狂抛。

大户抛售,英国公债狂跌,越跌越有人抛,散户嘛,一窝蜂。在恶性出逃彼此踩踏的节奏下,不到半天,英国公债的价格就只剩下原价的百分之七。

这时候,老罗又偷偷摸摸的分批用各个马甲大量买进英国公债。

直到三天后,英国军队在滑铁卢取得胜利的消息终于传到伦敦,而此时的罗斯柴尔德早已成为英国政府最大的债权人,牢牢控制了大英帝国的经济命脉。 

据估算,罗斯柴尔德在滑铁卢战役之后的一两天内赚到的钱超过了他前半辈子挣的全部财产的一百二十倍。由此开始,短短二十年功夫,罗斯柴尔德家族建立起英国有史以来最庞大的金融帝国。

你看看,包饺子的是将军威灵顿,但是吃饺子的,是大投机者,罗斯柴尔德。

那么在滑铁卢战役结束29年后,也就是在罗斯柴尔德家族建立金融帝国9年后,有个著名的法国作家大仲马,写了一本书,叫做《基督山伯爵》,完完整整的抄袭了这个段子。

爱德蒙唐泰斯报复丹格拉尔的手法就受到了罗斯柴尔德的启发。

唐泰斯是怎么做的?他收买了电报转发员,让他修改了消息,把利好改成了利空,诱使丹格拉尔抛售自己手上的债券,损失了一大笔钱,最终破产。

……

你看到了,技术在变革,从没有电报走向有电报,但是游戏并没有变化,始终是信息不对称间的收割。

所以信息的用途是很多的,远不只有对个人的影响。它对金融市场的影响非常深远。

那么换个角度讲,如果这种信息掌握在别国投机者手里,对我们的金融安全当然是个威胁。

我只是聊了一个维度,to B的维度有很多,除了金融,还有军事,政治,等等等等,我们就不展开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信息安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

不要看你一个人的电话号码,出行路线,生活习惯好似无关紧要,千千万万个人的信息汇聚起来就可以成为某些决策的依据。

就像一个油桶里是装满了还是空的无所谓,但如果一个国家的原油库存时时刻刻都被人家知道变化情况,那这个人就可以在金融市场上掀起波浪。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446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