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之下,寸草难生

作者:华观正论

本文转载自:一界oneworld(ID:yijie_20200518)

大树之下,寸草难生

大树之下,寸草难生

7月7日发生了一件震惊全球的爆炸性新闻——海地总统莫伊兹居然在自己的官邸被袭身亡。据媒体报道,袭击者操英语和西班牙语,莫伊兹身中12弹死亡。海地警方宣称,28人与总统遇刺有关,其中2人是美国公民,其余为哥伦比亚人。美国《迈阿密先驱报》曾报道称,袭击者自称是美国缉毒局(DEA)特工,但海地当局推测凶手为雇佣军

堂堂一国总统就这样稀里糊涂被外国武装分子送上西天,确实疑云重重。美国倒是第一时间赶紧站出来,撇清了自己与暗杀事件的关系。白宫新闻秘书表示“如果进行调查,我们将以任何方式为海地人民提供帮助。

倘若翻开世界地图,会发现在美国南面毗邻的加勒比海地区,要么是古巴、委内瑞拉这样的美国死对头,要么就是海地、波多黎各、危地马拉这样人均GDP区区数百至几千美元的穷国或动荡之国。总统死于非命的海地,人口1150万,人均GDP仅854美元,是政局动荡、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

大树之下,寸草难生

为什么海地1804年立国至今依然如此衰颓?原因很多,其中之一恐怕就是因为离强国美利坚太近,大树之下,寸草难生。海地与美国近在咫尺,非但没有沾上这个富豪邻居什么光,反而一直生活在美国的阴影之下。

认识了解海地这个命运悲催的国度,要把握其三个特质。

首先,这是一个始终充满腥风血雨的地方。海地所在的伊斯帕尼奥拉岛,是哥伦布1492年“发现”的,当时岛上有100万印第安阿拉瓦克人。到1533年,白人殖民者凶残地将岛上的印第安人消灭得干干净净,原住民的鲜血浇灌了这片土地,原住民的冤魂充盈着这片土地。

1679年,西班牙正式将该地割让给法国。法国据有该地后,大力发展种植园奴隶经济,种植烟草、靛蓝、棉花、甘蔗、咖啡卖给欧洲。

大树之下,寸草难生

法国种植园主残酷压迫黑人奴隶,“将他们绑起来让蚂蚁和蚊子吃,将他们活活扔到沸水中,将他们绑到大炮前轰碎,让狗吃他们……”,数十万黑人奴隶的血泪浸泡了这片土地。不堪沉重压迫奴役,黑人奴隶在十八世纪末奋起革命,先后与法国人、英国人浴血奋战,1803年11月29日海地正式公布《独立宣言》,1804年1月1日成立世界上第一个黑人共和国——海地国。

此后海地长期政局不稳,政变频仍,内乱和外部干涉交织,人民生灵涂炭。海地还极易遭受地震和飓风等自然灾害。2010年1月12日,一场7级地震造成20多万人死亡,让这个国家雪上加霜。

大树之下,寸草难生

其次,这是一个失魂落魄、无根乏源的国度。海地自1533年后,已再无原住民印第安人,目前人口的95%均是黑人。与美洲其他欧洲殖民国家不同,尽管受到法国殖民者带来的欧洲文化影响,但海地并没有深厚的欧洲文化根源。

实际上,当初海地的奴隶大多来自西非的达荷美、刚果和几内亚,他们带来了西非的伏都教。伏都教起源于非洲传统多神崇拜,同时融入了一些天主教中的魔鬼崇拜元素。海底官方语言为法语和克里奥尔语,上层精英多用法语,90%居民使用克里奥尔语。

可以说,海地是非洲黑奴后代在加勒比海地区创建的一个国家,既已失去非洲大地的文化文明滋养,也没有欧洲文化的营养脐带,很大程度上讲,此地文化文明失魂落魄,无根乏源。因此,海地社会缺乏文化凝聚力,在治国理政上长期跌跌撞撞摸索。

现在的海地,表面上严格遵循着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搞多党制自由选举,实施三权分立,但实际上与海地经济社会发展严重脱节,代议制形同虚设,政党脱离人民,处于长期的政治和社会动荡。

有一个统计数据很能说明问题,1843年至1915年的72年间,共产生了22位总统,其中21位被暗杀或流放。最近数十年间,海地政局也非常动荡。

大树之下,寸草难生

再者,这是一个被美国阴影牢牢笼罩的国家。1804年海地共和国诞生时,美国时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就拒绝承认这个反抗殖民统治而新成立的共和国。为什么呢?因为美国惟恐海地的黑人奴隶起义会激励自己南方各州的奴隶起而行之。

随着美国国力渐强,1823年门罗主义正式诞生,美国将美洲尤其是加勒比海地区视为自己的后院禁脔,不允许欧洲国家干涉。打着“门罗主义”旗号,美国一百多年来一直自视为美洲主宰,不遗余力干涉美洲国家内部事务。美国干涉海地内政是常态,历史上更是两次直接出兵侵略。

大树之下,寸草难生

1915年7月,美国悍然入侵海地,选配总统,全面控制海地的海关及全部资产。美国在海地实施严格军事管制,直至1934年才结束。军事管制期间,海地大量财富流入美国,美国农产品在几乎没有关税的情况下流入海地,摧毁了海地原本自给自足的农业结构,使得数十万农民沦为贫民,国家经济衰败越发加重,自主发展能力被进一步削弱。

美国多次干涉海地内政,导致该国动荡不休。1994年9月,美国再次入侵海地,将流亡三年的总统阿里斯蒂德送回海地履职。两年后,美军方撤出海地。海地在政治上、经济上无疑对美国依赖性很大。

大树之下,寸草难生

据美国媒体报道,拜登多年前曾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海地迅速沉入加勒比海,或上升300英尺,都不会对我们的利益有什么影响”。特朗普当政时,曾直接讥讽海地为“粪坑国家”。话虽这么说,但这不代表美国对海地听之任之。

实际上,美国历来重视控制海地,是该国的最大贸易伙伴和援助国,长期以来投入资源“帮助”海地政府稳控局势,专门在海地设立缉毒局办公室。2018年与海地同属一个岛的多米尼加与中国建交后,美国专门出台法案,阻止海地这样的台湾“邦交国”与中国建交。

大到海地的外交,小到海地国内事务,美国的“关心”是无微不至的。当然,从本质上讲,美国关心的是自己的地缘政治利益,而不是海地的发展及其人民的死活。200多年来的事实表明,海地作为美国的小邻居,一直又穷又乱,彷佛是生长在美国这颗大树下的小草,怎么长也长不好。

大树之下,寸草难生

当前海地总统被暗杀,没有议会,一位大法官因新冠病毒离世,有两名自称在职总理,还冒出一名临时总统。

一个政治撕裂、经济困顿、社会动荡、腐败丛生、黑帮横行、疫情肆虐、民不聊生的海地,就这样无助地在距离美国600英里的岛上沉浮煎熬。

据报道,海地已在请求美国出兵保护海地的关键基础设施,美国拜登政府“准备好随时提供帮助”。这一次,美国大兵会不会再次光临海地?世人拭目以待。海地的明天会如何?历史已经告诉未来。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453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