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地媒体人:敌人正和我们玩一局更高明的游戏

作者:英特纳雄耐尔湃

本文转载自:国际湃(ID:pengpainews907)

海地媒体人:敌人正和我们玩一局更高明的游戏

作者丨陈沁涵  编辑丨张无为

自海地总统遇刺身亡之后,海地首都太子港街头人少车稀,夜晚处处漆黑,异于往常。处于戒严状态中的加勒比岛国被疑云笼罩。

“谁刺杀了总统?几乎每一个海地人都在琢磨这个谜团。”海地当地媒体Ayibopost的主编兼记者梅兰考特(Widlore Mérancourt)观察到,总统被刺杀后,太子港许多居民不敢出门,害怕还会有事情发生。

梅兰考特7月10日通过电话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正在追踪报道案件的进展,尽管他在与警方、检方等各路消息源密切接触,仍然很难拼凑出事件全貌的一角。“反腐活动人士告诉我,他们担心幕后凶手可能计划清除国内更多人,敌人正和我们玩一局更高明的游戏。”


当地时间7日凌晨1时,海地总统若弗内尔·莫伊兹在太子港的住所遭枪击身亡,其妻子身受重伤,被送往美国的医院接受治疗。海地警方说,一个由28人组成的武装团伙涉嫌参与刺杀莫伊兹,其中包括2名海地裔美国人和26名哥伦比亚人。据路透社报道,截至11日,涉案的19人被捕,3人被击毙,6人在逃。

血色夜幕后,政治权力的角斗上演。本应在上周下台的海地总理克洛德·约瑟夫临时接管政局,莫伊兹生前任命的新任总理阿里尔·亨利亟待就任,几乎“失能”的海地参议院10日任命参议院议长约瑟夫·兰伯特为临时总统。此外,今年5月被反对派推举为过渡总统的让·路易斯仍在伺机而动。
“我们正身处一场政治风暴,脆弱政局下,权力的斗争将愈发激烈。”梅兰考特认为,总统被刺在海地引发的动荡才刚刚开始。

不可思议的“细节”

“一眨眼的功夫,雇佣兵们就闯进了我家,开枪将我丈夫打得千疮百孔……他都没来得及说一个字。”7月10日,正在美国迈阿密接受治疗的海地总统遗孀马蒂娜·莫伊兹遇袭后首次发声,她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段音频,声称莫伊兹的政敌买凶杀人。她强调,不会让总统的血白流。

梅兰考特说,尽管海地历史上曾有6任总统被刺杀,政局不稳、安全堪忧,但此次总统遇刺事件仍然让每一个海地人都陷入“巨大的震惊”之中。
现居迈阿密的海地小说家约萨法特(Fabienne Josaphat),听闻总统遇刺消息后彻夜未眠,甚至一度认为是假新闻。她9日对澎湃新闻说,“在这个时代,怎么会有人去暗杀一位现任总统,而且就在他家里。但是我知道海地很多人要求莫伊兹下台,并为之抗议了很久,而莫伊兹拒绝下台也使事态进一步滑向失控。”

“人们还在整理自己的情绪。有些人很生气,也有些人一点也不惊讶,整个社会的情绪是复杂的。” 约萨法特移居美国后也一直关注着海地的局势,她近日与身在海地的朋友联系后,确认他们安然无恙,但情绪十分不安。

海地总统遇刺案初步调查结果显示,莫伊兹身中12枪,他的夫人马蒂娜也身受重伤,但总统身边的安保人员均未受伤。据美国广播公司(ABC)11日报道,海地总理克洛德·约瑟夫还透露,莫伊兹遇刺前遭受了酷刑。

梅兰考特在案发后采访了一名参与调查的法官,获取到两个在他看来不可思议的细节。“参与袭击总统的两名海地裔美国人在作案后没有逃跑,也没有被警察追捕,而是主动向警方投案,并表示自己有生命危险。”此外,这两名海地裔美国人还对法官说,他们还未进入总统居所时,就有哥伦比亚雇佣兵告诉他们总统已经身亡。

梅兰考特认为,这可能是参与刺杀海地总统的嫌犯们放出的烟雾弹,他们的话目前还无从考证,但这些线索让人们意识到这起案件远比想象中的复杂,幕后主使可能不止一方。

海地“第一夫人”将矛头指向莫伊兹的政治对手,同时该国帮派也来“搅局”,指认凶手。据路透社报道,海地最有权势的帮派头目之一吉米·切里齐耶10日指责海地警方同反对派政客及资产阶级勾结,导致莫伊兹身亡,并宣称帮派成员将上街抗议。

种种表态使得莫伊兹遇刺的案情愈发扑朔迷离,这个岛国也陷入了更深的政治危机。

“我们并不迫切需要外军”

海地宪法规定,总统一旦空缺,最高法院院长应当接掌职位,但院长西尔韦斯特(Rene Sylvestre)在莫伊兹被刺前19天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于是大权暂时落入海地临时总理克洛德·约瑟夫手中。

事实上,莫伊兹在其遇刺的前一天,已经任命阿里尔·亨利为新总理,只是亨利到目前为止还未宣誓就职。简而言之,无论是约瑟夫还是亨利都不具备完全的执政合法性。

乱局之下,克洛德·约瑟夫7日宣布国家进入为期2周的戒严状态,并请求美国和联合国向海地派遣军队,以协助保护该国港口、机场等关键基础设施。

据路透社9日报道,应海地方面的请求,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国土安全部将尽快派出高级官员前往太子港,但美方拒绝了出兵帮助保护海地关键基础设施的请求。

“海地大多数人对外国军队的干预持极度质疑的态度。”梅兰考特说,曾有联合国军队驻扎在海地,一些军人卷入了侵犯人权事件,人们经常抗议。“根据现在所知的事实,我们并不迫切需要外国军队帮助。不过政府可能掌握更多情报和信息,基础设施可能有遭袭的风险。”

海地长期处于政治动荡,充斥着猖獗的犯罪和暴力,尤其是今年,太子港的帮派暴力激增。据半岛电视台报道,6月底太子港发生枪击案,5人被杀害,包括1名记者和一名政治活动人士。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海地代表近日警告,海地帮派暴力导致数千个家庭在6月流离失所。

梅兰考特不认为帮派暴力与总统遇刺有关,但他坦言,“海地的安全形势正处于最糟糕的境地,任何枪支都可以毫不受限地进入国内。”

“今天,我们如何在不寻求外国军队援助的情况下支持海地?”约萨法特8日在推特发出了这样一条提问帖,虽然没有收到太多有效答案,但回复的多数网友和她都有一个共识:不应该让外国军队干预海地局势。

前一次海地总统被暗杀是1915年,之后美国担心海地动乱,曾派兵占领海地并实施严格的军事管制,直到1934年才撤出。约萨法特说,“现在,外军干预的威胁迫在眉睫,但海地必须自我治理,自己做决定,这样才能摆脱不断依赖外援的恶性循环。”

海地的“昨天”和“明天”

“西半球最贫穷国家”、“长年政治动荡”、“暴力犯罪猖獗”……外媒在报道莫伊兹遇刺时,通常给海地贴上这些标签。

谈及美媒和法媒对海地的报道,约萨法特有一丝愤怒,“为什么不能多用一些笔墨解释海地混乱的结构性根源?”“殖民者每一次都会贬低我们,我们需要书写自己的故事。”

约萨法特5年前出版了一部名为《在男爵的阴影下跳舞》的历史题材小说,以海地前总统弗朗索瓦·杜瓦利埃的独裁统治为背景,讲述太子港的兄弟俩因反抗杜瓦利埃政府入狱,却不断与命运抗争的故事。

上世纪50年代末至80年代末的30年间,在绰号为“医生爸爸”的弗朗索瓦·杜瓦利埃、及其绰号为“医生娃娃”的儿子让-克洛德的独裁统治下,海地苦难深重。而约萨法特的一部分童年时光就在“医生娃娃”的统治下度过。

“在我印象中,政治抗议一直没有间断过,学校经常被迫关闭,即使在平安无事的日子里,我们也没有太多安全感。” 约萨法特1997年移居美国,但即使身在迈阿密,她几乎每一天都不可避免地会谈到海地,“从革命到土地所有权、阶级问题,再到国际干预、帮派暴力,海地经历创伤和胜利的历史造就了这个国家现在的样子。”

海地是拉美最早独立的国家,1803年脱离法国统治后便开始了独裁和政变的恶性循环,2010年一场毁灭性的地震让这个国家雪上加霜。帮派势力受到一些政客的资金支持而变得日益猖獗,更加剧了该国的混乱。

目前,海地参议院宣布的临时总统、参议院议长约瑟夫·兰伯特仍未宣誓就职,原定于10日下午举行的宣誓就职仪式被推迟。此外按照计划,今年9月海地将举行总统和议会选举,以公投方式制定新宪法。莫伊兹遇刺后,海地下一步的走向难以预料。

“海地是生存专家,我们将通过某一种方式度过难关。”约萨法特说道。

原文:

《连线|海地媒体人士:“我们正身处一场政治风暴”》: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543844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453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