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战争】史蒂芬·沃尔特:对阿富汗战争五个关键的反思

作者:史蒂芬·沃尔特

本文转载自:尚道战略(ID:shangdaozhanlue)

史蒂芬·沃尔特:对阿富汗战争五个关键的反思

但不要只责怪美国国防部。是我们的文职领导人给了军队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并拒绝为战争的战略方向承担责任。国会领导人一直在拨款维持战争,却没有对战争成功的前景提出尖锐的问题,即使战争进展不顺利的证据开始积累。外交官、发展专家和广大公众从来没有接受过美国努力中存在的致命矛盾,也拒绝接受美国力量可能取得的成就是有限的。那些赞成脱离的人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因为他们直到现在都没能说服相关官员或更广泛的国家听从他们的建议。

漫长的阿富汗战争以不光彩的方式结束,是对美国外交政策建制派的惊人控诉。这场战争是由两位共和党总统和一位民主党总统——乔治·W·布什、巴拉克·奥巴马和唐纳德·特朗普——发起的,他们中没有一个人能够赢得或结束这场战争。美国军方从来没有制定有效的战略来进行战争,也从来没有向他们的文职监督员解释为什么他们宣称的战争目标不能实现。相反,他们一再给出他们明知是错误的乐观预测。如果把它留给他们或外交政策集团的其他代表,我们仍将继续努力,看不到尽头,也没有改善的前景。

但不要只责怪美国国防部。是我们的文职领导人给了军队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并拒绝为战争的战略方向承担责任。国会领导人一直在拨款维持战争,却没有对战争成功的前景提出尖锐的问题,即使战争进展不顺利的证据开始积累。外交官、发展专家和广大公众从来没有接受过美国努力中存在的致命矛盾,也拒绝接受美国力量可能取得的成就是有限的。那些赞成脱离的人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因为他们直到现在都没能说服相关官员或更广泛的国家听从他们的建议。

面对如此严重的集体失败,也许人们能挽回的唯一好处就是从痛苦的经历中吸取正确的教训。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提出正确的问题,并以一种坦率、极其诚实的方式寻求答案。因此,本着这种精神,我提出我的“关于美国阿富汗战争的五大问题”。我将大胆地对每一个问题做一些猜测,我希望它们在未来都能得到持续的关注。如果我们希望在未来避免类似的错误,认真努力理解美国失败的原因是至关重要的。

【阿富汗战争】史蒂芬·沃尔特:对阿富汗战争五个关键的反思

为什么美国(和北约)想象他们能把阿富汗变成一个现代化的西方式民主?

美国入侵阿富汗是对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的回应。首要目标是抓捕恐怖分子本·拉登和尽可能多的基地组织高级领导人。因为塔利班政府拒绝交出本拉登,推翻他们也成为了任务的一部分。然而,一旦塔利班被驱逐和瓦解,美国及其盟友就开始了堂吉诃德式的任务,试图把一个贫穷、严重分裂、大多数人目不识丁、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变成一个中央集权的、西方式的自由民主国家。成功实现这一目标的前景本不可能更加黯淡,但美国却以一种现在看来令人震惊的傲慢态度接受了它。无论它有多么高尚的意图,在一个美国人几乎不了解的国家里,这一雄心勃勃的社会工程努力注定要失败。为什么美国从一开始就不明白这一点?

为什么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无法击败塔利班?

理论上,阿富汗政府的安全部队应该比他们的对手更强大。他们名义上比塔利班更大、装备更好,而且他们接受了大量的外部军事训练、后勤支持、尖端武器和情报信息。他们还得到了数千名美军、武装无人机和广泛的空中作战支持。然而,经过近20年的持续训练和其他形式的援助,阿富汗军队仍然领导不力,容易腐败,经常开小差,有时还成为美国顾问遭受致命“绿对蓝”攻击的源头。除了极少数的例外,它们都无法与数量更小、装备更差的敌人相抗衡。但是为什么呢?

美国未能建立有效的阿富汗安全部队是这场战争中的一个关键故事,但它经常被有关战斗的报道和评论所省略。对于这个谜题,我们可以想到许多解释:

①美国的顾问们试图教阿富汗人像技术高超、依赖技术的美国人那样作战,而大多数阿富汗人并不适合这种作战模式;

②向阿富汗军队投入大量资源鼓励了腐败和机会主义,而不是军事能力;

③美国官员无法让阿富汗政府进行有意义的改革,因为他们唯一的筹码就是威胁要撤军,而阿富汗人知道这种威胁只是虚张声势;

④阿富汗安全部队不受欢迎,因为他们与外国占领者(美国)有联系,而且喀布尔的政府极度腐败,而且大多数人都受人鄙视。我不知道这些(或其他)解释中哪一个是正确的,但我想知道为什么美国装备精良的当地盟友不能打败他们名义上更弱的对手。

为什么美国不重新评估恐怖主义的真正威胁?

阿富汗是所谓的全球反恐战争的第一个战场,防止9/11事件再次发生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关键理由。随着战争的拖延,美国领导人继续为其辩护说,他们必须防止阿富汗再次成为一个“安全港”,在那里反美。恐怖分子可能策划同样具有破坏性的袭击。这是奥巴马在2009年下令“增兵”的主要原因,特朗普在2017年下令更有限的增兵时也说了差不多同样的话。然而,这些论点从来都不是很有说服力,因为到那时,基地组织已经有了许多其他的藏身之地,塔利班也从来没有兴趣直接袭击美国本土。

更重要的是,2001年以来的岁月表明,基地组织并不像美国人曾经担心的那样存在威胁。随着时间的推移,9·11袭击被更准确地视为基地组织极其幸运的罕见事件,而不是一波可怕的新危险浪潮的预兆。投入在国土安全上的数十亿美元让美国成为一个更难对付的目标,而基地组织实施大规模袭击的能力被证明没有最初想象的那么可怕,尤其是与其他威胁(包括本土的右翼极端主义)相比。然而,美国官员从来没有调整过他们的想法来反映实际的危险程度,也没有问过自己,否认在阿富汗建立一个潜在的“安全港”的好处是否值得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这场战争能打赢吗?

既然战争已经失败,就不可能确切地知道另一种方法是否会成功。但是,如果仅仅是为了确定胜利是否总是不可能的,或者是否存在可能有合理的成功机会的可行的替代方案,那么这个问题仍然应该被提出。如果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在2003年选择入侵伊拉克时没有转移注意力,而是专注于完成阿富汗的任务,会怎么样?这或许会给当时的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领导的羽翼未丰的阿富汗政府足够的时间,在塔利班从巴基斯坦的避难所重新出现之前采取行动。如果美国官员推动阿富汗的治理结构,赋予地方政府和权力中心更大的自治权,而不是试图在喀布尔建立一个中央集权政府,而不是试图尽快改变阿富汗社会的主要特征,那会怎么样?如果美国在仍然占据上风的情况下,而不是等到自己的命运和影响力下降,就开始广泛的谈判和地区参与进程,那会怎么样?等等。

我个人的观点是,无论如何,试图把阿富汗变成一个自由民主国家一直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不仅“外国强加的政权更迭”很少产生民主结果(尤其是在像当代阿富汗这样的社会中),而且整个努力从一开始就充满了矛盾。美国对阿富汗社会、文化和政治的改造越快,面临的当地阻力就越大。它越是试图利用空中力量将自己的伤亡降至最低,它造成的平民意外死亡就会越多,美国及其当地伙伴就会变得越不得人心。由于建立了一个阿富汗经济无法支撑的政府结构,其国家建设所需的数十亿美元外部援助和发展援助更多地助长了腐败,而不是创建更有效的制度或经济基础设施。因为战争和发展的努力依赖于通过巴基斯坦的运输路线,要迫使巴基斯坦政府停止对塔利班的秘密支持是不可能的。甚至连军事战略家拿破仑·波拿巴、卡尔·冯·克劳塞维茨、乔治·巴顿和孙子都发现,在面对这些矛盾时,不可能制定出一个连贯的战略。

此外,美国人民只会支持一定程度的努力和伤亡率,这些努力和伤亡率足以让战争继续下去,但不足以让战争获胜——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公众意识到战争的利害关系并没有那么大。因此,美国成为了“帝国墓地”的最新受害者,就像19世纪的英国和20世纪80年代的前苏联一样。更令人惊讶的是,它相信自己可以在别人失败的地方取得成功。

为什么战争持续了这么久?

人们可以用另一个问题来总结上述所有问题:既然有这么多理由让美国早就应该离开,为什么一位总统花了这么长时间才得出明显的结论,找到退出的政治意愿?其中一个原因是,美国仍然拥有巨大的财富和无与伦比的军事力量,这使它有可能在不再有多大意义的时候继续前进。第二个原因是,国家安全机构设计了各种机制来掩盖这些冒险的真实成本:依赖不透明的海外应急基金、无人驾驶飞机、空军、私人承包商,当然还有全志愿军(all – volunteer Force)。如果美国一直在阿富汗作战,从美国社会各个阶层都征召士兵,那么战争早就结束了。党派政治也起到了一定作用:即使撤军是明智之举,任何一位总统都必须担心这样做会招致对手的一致谴责(即使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如何赢得战争)。再加上惯常的欺骗,以及华盛顿官老爷们(BOLB)天生不愿质疑正统或改变方向,你就得到了军事分析人士丹尼尔·埃尔斯伯格(Daniel Ellsberg)所说的越战时期“相持机器”(stalemate machine)的最新版本。总统和他们的顾问没有结束一场他们知道自己不可能赢的战争,而是专注于“不输”,并把责任转嫁给他们的继任者。

值得赞扬的是,美国总统拜登选择了一条不同的道路。但是,学者们,我们仍然有责任研究他的两位前任为什么没能结束战争,尤其是考虑到奥巴马和特朗普显然想从一开始就退出战争。即使他们这样做了,结果也不会和我们现在看到的有什么不同。理解为什么结束这场战争如此困难,可以让未来的总统们得到两个宝贵的教训:侵略一个国家通常比离开一个国家容易,而选择的战争永远不应该因为无聊或欠考虑的原因而发动。

美国结束参与阿富汗战争不是值得庆祝的理由。阿富汗的局势将变得更糟,尽管无论美国何时选择撤军,这种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将会出现新一轮的指责和党派间的相互指责,而这几乎不是这个国家现在所需要的。美国需要做的是认识到有很多责难,并探究为什么外交政策精英们承担了一个错误的使命,并且比应有的时间追求得更久。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美国的外交政策建制派并没有很好地为国家服务。如果其成员不愿就这一不幸事件提出正确的问题,拒绝承认自己的许多错误,并试图把责任推给那些明智地退出的人,那将是双重悲剧。一如既往,如果不能对自己负责,不能吸取正确的教训,只会让你更有可能重蹈覆辙。

https://foreignpolicy.com/2021/07/09/biden-top-five-debriefing-questions-about-afghanistan-war/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45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