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爽片酬1.6亿背后,甲方北京文化何去何从

本文转载自: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

作者/邓颖翀

如何日入208 万?成为郑爽。


昨天下午,郑爽前男友张恒在微博上公开跟郑爽以及郑爽父母的微信聊天记录,录音视频长达5分14秒,主要围绕着天价片酬和阴阳合同展开。


录屏显示,郑爽拍摄《倩女幽魂》的片酬高达1.6亿元(原合同额为1.5亿,但郑爽要求涨到1.8亿,最后双方1.6亿达成协议),拍摄77天,郑爽日入208万元。


此外,聊天记录还爆料了郑爽方通过代持公司和阴阳合同,进行逃税漏税。1.6亿总片酬被拆分成阴阳合同执行,其中“阳合同”约定片酬4800万,“阴合同”约定乙方向郑爽母亲实控公司增资1.12亿,以此躲避限薪令。


“阳合同”的4800万,需要交40%的个人所得税,郑爽妈妈觉得税额太高,于是想让郑爽以新沂萃珊雯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签约艺人的身份逃避个人所得税,最后只需要交20%的税。


《倩女幽魂》出品方是北京文化的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世纪伙伴是北京文化副董事长娄晓曦创办的,北京文化以13.5亿元将其收购,最终4800万元“贱卖”。


娄晓曦去年实名举报北京文化财务造假便是通过世纪伙伴官方微博发布的。娄晓曦在举报微博中也曾透露过,北京文化利用《倩女幽魂》等项目助力未完成业绩的子公司,通过电视剧输送业绩及利益输送。


举报事件后,北京文化麻烦不断。2020年6月6日深交所向其发出《年报问询函》,随后北京文化对该《问询函》做出回应。


回应中,北京文化详细披露了一些项目的投资和收益情况,对《倩女幽魂》这笔“糊涂账“,北京文化也曝光了大量令人费解的交易细节。


娱乐资本论曾对此次回应做过详细报道,大家吃瓜之余跟随小娱一起复习下吧。

郑爽片酬1.6亿背后,甲方北京文化何去何从
“娄晓曦实名举报北京文化财务造假”事件后(点击蓝字复习),北京文化麻烦不断。6月6日深交所向其发出《年报问询函》,最近北京文化正式对该《问询函》做出回应。
回应中,北京文化详细披露《我和我的家乡》《特警队》《刀背藏身》《诗眼倦天涯》等项目的投资和收益情况。其中《我和我的家乡》8600万元制作成本加大于6000万元的宣发费,总计成本超1.46亿元。
此前曝出项目有财务问题的《倩女幽魂》和《大宋宫词》,北京文化在此次回应中也厘清了这笔“糊涂账“。令人诧异的是,本次回应还曝光大量令人费解的交易细节。
郑爽片酬1.6亿背后,甲方北京文化何去何从
其中,世纪伙伴曾累计支付给一家名为“有伽有茵”的工作室约1.3亿元款项,用于《霍元甲》《人皇纪》《神盾的荣耀》《燃烧父子》等项目的编剧、选角或拍摄。然而这些项目大部分并未开拍,且工作室代表、现北电文学系老师刘伽茵对北京文化表示对这些事情“并不知情”。
通过这次回应,北京文化不仅把家底全盘托出,还给自己的财务情况彻底“洗了个大澡”。公司在2018年营业收入中扣减的“会计差错”高达4.64亿元,2019年则计提应收款项坏账准备 2亿元,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1亿元,计提预付账款减值准备 4.6亿元。
最惹人注意的是,光是娄晓曦领导的世纪伙伴一家公司就影响了北京文化财务报表中将近16.6亿元的资产变动,其中8.3亿是商誉减值,另外8.3亿则主要归功于上述提到的项目,最为匪夷所思的是徐皓峰电影《刀背藏身》、《诗眼倦天涯》还未上映就被预计亏损,北京文化最新回应函内真是大有乾坤。
虽然不知背后有何种故事,但众所周知的是世纪伙伴正等待着被正式售出。果断剥离世纪伙伴的北京文化,看似已经“洗”尽铅华、涅槃重生。
郑爽片酬1.6亿背后,甲方北京文化何去何从
那些扑朔迷离的项目和资金走向
北京文化在公布2019年年报的同时,还发布一份会计差错更正公告,称“公司在2018年多确认了约4.64亿元的收入”。核对公开信息后不难发现,这个“会计差错”可能来源于世纪伙伴的项目《倩女幽魂》和《大宋宫词》。
郑爽片酬1.6亿背后,甲方北京文化何去何从
娄晓曦曾在举报信中称公司通过舟山嘉文喜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成立的基金,借这两个项目向北京文化输送业绩7800万元。而世纪伙伴正是这支基金的一般有限合伙人,出资4.5亿元。
郑爽片酬1.6亿背后,甲方北京文化何去何从
这两个至今尚未播出的项目的真实收益情况到底如何?北京文化在回应中对此作出清晰解释。
原来2018年,世纪伙伴就作价3.8亿元(含税)把《倩女幽魂》60%的投资份额收益权转让给雅格特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雅格特”)。
然而雅格特只支付过一笔金额为5500万元的款项,未结清余款,按照合同规定《倩女幽魂》的权益仍然在世纪伙伴手中。据回应显示,该剧虽然已经取得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办法的发行许可,但尚未获得任何销售和发行收入,给公司带来约1781万元的资产减值损失。
郑爽片酬1.6亿背后,甲方北京文化何去何从
世纪伙伴曾在2018年作价1.08亿元(含税)把《大宋宫词》15%的投资份额收益权转让给海宁博润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宁博润”)。
海宁博润在支付2300万元后同样没有付清其余款项,其公司法人表示日后也没有支付后续款项的安排,相当于这次份额转让又泡汤。北京文化对此预估540万元的资产减值损失。
郑爽片酬1.6亿背后,甲方北京文化何去何从
郑爽片酬1.6亿背后,甲方北京文化何去何从
看到这里,想必大家不难理解为何北京文化需要把两个项目的收益全部扣除。但这些公司已正式签约合同、付清首款后,为何都不愿继续支付尾款呢?
这样的疑惑对于回应披露的世纪伙伴其他项目情况而言,已经不算什么。一家名叫有伽有茵的影视工作室和世纪伙伴的交易才叫扑朔迷离。
2015年,世纪伙伴和北电文学系老师刘伽茵主导成立“有伽有茵文学策划工作室”,世纪伙伴每月向其支付5万元运营费用。
此后三年间,世纪伙伴就《霍元甲》《人皇纪》《神盾的荣耀》和《燃情父子》四个影视项目分别与该工作室签署过承制、演员聘用等委托协议。
郑爽片酬1.6亿背后,甲方北京文化何去何从
除《霍元甲》已经杀青外,其余三部剧连拍摄和播出信息都没有。北京文化对世纪伙伴内部审计时访谈有伽有茵工作室代表刘伽茵时,对方表示不知情。恰巧的是,河豚君看到这位刘伽茵还出现在《倩女幽魂》的编剧名单中。
同样给了钱却不见项目踪影的情况还发生在世纪伙伴和天津嘉煊的合作中。2018年两家公司签订共同投资拍摄校园青春剧《模范生》,世纪伙伴出资30%,天津嘉煊出资70%。世界伙伴在2018年4月就已支付项目投资款3000万元后,然而该项目至今没有任何拍摄和播出信息。
虽然河豚君不知这些匪夷所思的情况背后还有怎样的故事,要不是这次问询,我们不会看到北京文化原来有这么多项目“白花了钱”,此前却从未发声。
郑爽片酬1.6亿背后,甲方北京文化何去何从
北文影视项目财务情况大公开
通过这次回应,北京文化不少影视项目的成本也一目了然。更为罕见的是,公司还对部分电影进行未来的票房预测,并早早计提了存货跌价准备。
于2019年12月27日上映的《特警队》,总成本约1.12亿元,据猫眼专业版统计总票房约为5710.1万元,北京文化承担1117.81万元亏损。
郑爽片酬1.6亿背后,甲方北京文化何去何从
郑爽片酬1.6亿背后,甲方北京文化何去何从
原定于2019年7月19日上映的徐皓峰执导的《刀背藏身》,突然撤档。在回应中,北京文化透露该片投资成本为2871.77万元,预计未来公司可以收回的资金只有1977.58万元,公司对其计提约971.77万元的存货跌价准备。
本可能于今年上映的徐皓峰电影《诗眼倦天涯》也被北京文化提前预测收入,对影片计提存货跌价准备2166.46万元。
据回应透露,北京文化投入5444.58万元占有该片20%的投资份额,也就是说该片的成本约为2.72亿元。下表中显示,影片还有2000万元宣发费用。
郑爽片酬1.6亿背后,甲方北京文化何去何从
北京文化还曾与宁波摩登视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浙江艺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联合投资拍摄了一部疑似名叫《烈火永生》的电视剧,早在2016年该剧就获得《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由于负责开发、制作、发行的宁波摩登世界团队人员已经陆续离职,项目推进停滞,北京文化现对该剧计提存货跌价准备3001.11万元,并神奇的保留保全1元。
再加上一些无法查证的项目,北京文化此次总共计提存货跌价准备1.01亿元,这些项目大部分来自于世纪伙伴。
郑爽片酬1.6亿背后,甲方北京文化何去何从
在披露资金情况的项目中,《我和我的祖国》姊妹片《我的我的家乡》引人注目。回应显示,该片由五家公司分别出资1720万元共同拍摄,也就是说总成本为8600万元。
郑爽片酬1.6亿背后,甲方北京文化何去何从
同日发出的“关于电影《我和我的家乡》的关联交易”中披露,北京文化还与坏猴子文化签署了《电影<我和我的家乡>联合发行协议》,其中坏猴子文化需要垫付部分宣发费用6000万元。也就是说,这部影片的制作加宣发费用将超过1.46亿元。
剥离世纪伙伴、财务大洗澡,进行完这些操作的北京文化未来能否真的涅槃重生,还得等时间验证。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51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