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勿谓言之不预”,有4点非同一般!

作者:星空与思考

本文转载自:策辩(ID:gjjztj)

勿谓言之不预!”普遍认为,这句话是中国外交辞令最掷地有声的最高警告!不少网友用大白话的理解是——别怪我提前没告诉你,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不过近年连续多次,在不同场合把这个最高警告拎出来,又没有明显的后续对应措施后,不少人已经把这句话不当一回事。所以今年敌对势力,借用教员的一句话,反过来奚落我们“中国是纸龙”!

是真的如此吗?为什么说这次“勿谓言之不预”,非同一般?

我们先来看看近年的“勿谓言之不预”和那些硬核的“勿谓言之不预”有什么差异?

近4年(2018—2021),每一年都有权威媒体,针对较为重大事件说过“勿谓言之不预”,分别是:

2020年10月15日,人民日报第7版发表《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一文,署名“安平”,喊话对象为TW情治部门。文章中间提到“勿谓言之不预”。

2019年11月21日,人民日报第4版发表《强烈谴责美参议院通过涉港议案》一文,喊话美反华政客,文末提到“勿谓言之不预”。

2019年5月29日,人民日报第3版发表《美方不要低估中方反制能力》的评论文章,喊话美特朗当局,署名“五月荷”。亦是文章中间提到“勿谓言之不预”。

2018年4月6日,新华社客户端发表《勿谓言之不预!中国人会坚决斗争》的评论文,标题“勿谓言之不预喊话美国。

而真正让这句话建立威信的除了是教员立下的这杆旗外,就是立国后两次较大规模的对外反击战,都说了这句硬话。

1962年9月22日,人民日报头版发表社论《是可忍,孰不可忍》,喊话印度当局,文章末尾提到“勿谓言之不预”,一个月后打响对印反击战。

1978年12月25日,人民日报第3版发表社论《我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喊话越南当局,文章末尾提到“勿谓言之不预”,两个月后打响对越反击战。

综上,不知大家是否看出近年的“勿谓言之不预”和硬核的“勿谓言之不预”的差异呢?其实只有达到4点,才能真正称之为终极警告。

一是发布平台是人民日报;

二是文章性质是社论;

三是勿谓言之不预出现在文章结尾;

四是喊话对象用词是正告或严重警告。

有部分网友说署名必须是钟声,策辩查了下钟声名字来源,公开资料显示钟声开始显露头角是在2008年,寓意“警世钟声”。所以署名钟声这个说法不是终极警告的必要条件。

那么7月24日,在这个关键节点人民日报客户端由钟声发布的社论性文章——《美方醒醒,勿谓言之不预》就显得非同一般了,至少有4项:

一是次勿谓言之不预发布平台是人民日报。虽然不是纸质版,但结合现在数字信息化特征,其发布客户端头条,本质是一样的。客户端头条的性质,相当于发布在了人民日报头版。

二是钟声的文章性质均为社论,一般都是国家重点关注事项。

三是勿谓言之不预出现是文章结语。

四是这是1978年12月25日42年多以来的第一次符合上面三要素。

这必然是一次非同一般的信号!

当然这和前面两次最硬核的终极警告还有那么一丝丝的距离,如用词方面没有终极警告第四要素的正告、严重警告,而是带点奉劝意味的敦促,提醒。如标题是美方醒醒,而不是正告美方。

这点差距或许是给美方即将来访的副国务卿谢尔曼,或后续可能继续谈一谈的布林肯留下最后一点面子,毕竟中国是文明礼仪之邦。

当然,如果美方继续操弄反华议题,粗暴干涉中国内政,在最近的谈判中继续大搞“从实力地位出发“,那么最后一丝遮羞布,也必定被中国撕下!

这样,那个时候我们才能真正见证“中国终极警告的完全版模样”!

(全文完)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526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