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明星村长”沦为阶下囚,专家:腐败与年龄并无直接关系

作者:佟西中

本文转载自:中国新闻周刊(ID:chinanewsweekly)

警惕腐败低龄化

0后“明星村长”沦为阶下囚,专家:腐败与年龄并无直接关系"

0后“明星村长”沦为阶下囚,专家:腐败与年龄并无直接关系"

图/图虫创意

 

90后硕士研究生,村委会主任,阶下囚。最近,一名“90后”村委会主任落马的消息,引发外界对腐败低龄化现象的关注。

 

4月24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在一篇题为《90后硕士村主任,上任两年沦为阶下囚》文章中透露,日前,福建省屏南县纪委监委查处了岭下乡富竹村村民委员会主任叶荣榕涉嫌受贿案件。

 

叶荣榕,1992年12月出生。官方简历显示,叶荣榕原是福建农林大学的硕士,2018年8月当选福建省屏南县岭下乡富竹村村民委员会主任。然而,这样一位年纪轻、学历高的“明星村长”,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却沦为阶下囚。

 

近年来,全国已经有多名“90后”公职人员落马。

 

相关反腐领域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腐败与年龄没有必然联系,不必夸大90后公务人员腐败程度,正是因年轻和腐败比例低,所以出现90后腐败案更为引人关注。但也要对贪腐低龄化现象保持警惕。

 

90后“明星村长”沦为阶下囚

 

2018年8月,叶荣榕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当选富竹村村委会主任。作为全县最年轻、学历最高的“明星村长”,叶荣榕当时胸怀满志、斗志昂扬,他提出了人才振兴项目,着手实施各类工程,计划先改变富竹村生态环境和村容村貌。

 

然而,村民对村里工程建设常常众说纷纭。上述文章介绍,叶荣榕请了村里几位宗族的长辈出面帮助协调,为了鼓励他们的“积极性”,也为了“消化”村里违规接待产生的费用,在宗族的长辈的“指点”下,他打起了项目建设的“小九九”。

 

其间,他利用职务便利,伙同他人向村级工程施工方索取好处费,在富竹村“乡村振兴”主干道改造工程、村口景观提升和停车场工程、富竹小学墙体彩绘等乡村振兴相关工程中涉嫌受贿21.58万元,其中实际收受11.58万元。2020年12月15日,叶荣榕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福建省屏南县纪委监委称,在审查调查初期,叶荣榕居然说不知道已经触犯法律。他将自己的“高智商”运用得淋漓尽致,却表现得像个“纪盲”“法盲”。

 

事实上,“90后”公职人员腐败已不罕见。今年2月下旬,《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刊发了有关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蛟川街道(开发区)经济发展服务中心原副主任张裕的违纪违法案剖析。

 

张裕原本颇有前途,28岁就被提拔为中心副主任,是当时“最年轻的街道中层干部”。但后来沉迷网游,仅网络游戏就充值18万,而钱财都是收受贿赂所得。

 

2019年9月中旬,广西纪委监委官网发布有关广西柳州市原鹿寨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出纳杨光曦挪用公款的案例分析,他因挪用公款900多万元被查。

 

杨光曦是家庭条件优越的“90后”,后来深陷网络赌博的漩涡。为赢回输掉的钱,他仅通过假冒财务分管领导签字、加盖公章等方式就挪用公款94次,资金超过800万。

 

浙江杭州余杭区纪委监委曾披露称,余杭区市民中心余杭分中心不动产交易窗口工作人员田琦浩(“95后”)利用职务便利,11个月内侵吞国家税款达595万。

 

2018年9月,江西赣州市中院发布的案例称,江西省上犹县扶贫专干邹某(1994年生)自22岁从事扶贫工作开始,就利用职务便利,骗取22名贫困户资料,虚报项目套取补贴达53万,落马时才24岁。

 

今年4月初,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在题为《警惕腐败低龄化》的文章中指出,年轻干部要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年轻干部能否做到廉洁自律,直接关系到党和国家事业的未来,对腐败低龄化现象必须引起足够警惕。

 

西北工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钱周伟2019年11月发表在山东青年政治学院学报的论文《“80/90官员腐败:类型、成因及治理》,分析得出“80后/90后”腐败主要有7种类型:分别是谋求权力型、谋求利益型、贪慕虚荣型、消费享受型、依附关系型、急功近利型、随波逐流型。其特点主要是:年龄轻、学历高,级别低、权力大,入职时间短涉案金额大,作案工具智能化,犯罪手法低端化。

 

该论文指出,80后90后能熟练运用各类智能化电子设备,犯罪手法非常低端,主要表现在虚列信息、伪造信息、篡改信息、损毁信息等,只要相关主管人员稍微核实就能发觉。

 

专家:腐败与年龄没有必然联系

 

近年来,腐败低龄化越来越为社会所关注。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工作报告曾提到,“高度关注年轻干部违纪违法问题,加强教育管理监督”。

 

多位基层公务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总体上说“90后”腐败还是比较少见的,大多数人也都在基层并未走上领导岗位,而且现在监管也非常严格,风气也比以前好很多。他们还提到,身边的90后多是积极上进,因为人生路还长,想的更多的是如何提高能力,如何能在工作中有所进步。

 

北京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主任宋伟曾对媒体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80后’‘90后’‘95后’走上工作岗位,特别是任领导职务以后,如何对年轻干部的监督‘关口前移’,治理贪腐低龄化成为亟待解决的重要课题。”

 

他认为,对年轻干部要高标准、严要求,着眼早、立足小,完善监督机制,健全监管制度,增强对年轻干部权力监督的规范性。

 

反腐专家、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反腐败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彭新林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90后初入职场,各方面定力都不是很强,面临外界的诱惑也比较大。相比较70后、80后,90后在消费观上更讲究品味和享受。

 

彭新林认为,对于90后干部要坚持严管和厚爱相结合,对于优秀人才要大胆使用,尤其要注重在艰难险重的一线锻炼,同时对其加强管理,对他们行使权力加强监督和制约。

 

“腐败与权力属性及权力制约机制的健全程度有关,而与年龄并无直接的关系,任何年龄的权力行使者均可能腐败。”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廉政法治中心主任魏昌东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部分情况下会产生腐败在特殊年龄段“富集”的情况,25岁的年轻人刚刚走近权力,多在操作性强的岗位,所涉及犯罪也多是运用具有操作性的权力,由于内心失衡可能会不计后果地实施犯罪。

 

魏昌东说,中国的腐败犯罪有这样几种现象,分别是“59岁现象”、“35岁现象”以及“25岁现象”。90后干部腐败就符合“25岁现象”,他们参加工作不久,对法律法规缺乏敬畏心。

 

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社会发展研究所教授王文章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不必夸大90后公务人员腐败程度,因为他们资历浅,位不高权不重,掌握资源也少。

 

在王文章看来,腐败与年龄没有必然联系,而是与权力大小、掌握资源多少关系更为紧密。与年龄更大权位更高的公务人员相比,90后腐败比例也要低很多。但是就是因年轻和腐败比例低,所以出现90后腐败案更为引人关注。

 

王文章认为,年轻公务员腐败的根本原因还是权力不受监督或监督不严,如果制度严密,使其不能贪和不敢贪,坏人也无法作恶。他表示,防范年轻人腐败,需要加强监督制度的建设和执行,特别是要加强第三方监督制度的建设。同时加强职业道德的教育和个人自律的建设。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52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