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上的工农红军,为什么没有变成梁山泊里的绿林草寇?

作者:小庄楼主

本文转载自:八角楼上(ID:bajiaolou99)

井冈山上的工农红军,为什么没有变成梁山泊里的绿林草寇?

文/小庄

壹、

今天我们一起来聊一聊革命的摇篮——井冈山。

1928年3月上旬,中共湘南特委派了一位代表到井冈山,这位代表的名字叫周鲁,他一到井冈山就传达了中央去年11月份所做的一项决议,这项决议给了毛泽东“开除中央临时政治局候补委员”和“撤销现任省委委员”的处分。

而这位周鲁同志,还把决议的内容记错了,结果传达成了“开除党籍”、“取消前敌委员会”。

虽然传达的时候搞错了,但是给毛泽东的处分确实是经过临时中央政治局开会决定的。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处分呢?

这是因为他们一致觉得,毛泽东在领导秋收起义之后,思想和工作都太右了,不执行中央关于进攻长沙,夺取中心城市的战略计划也就算了,居然把队伍带进了大山里,这不就是要落草为寇了吗?

不仅当时的中央是这样认为的,就连跟随毛泽东秋收起义的队伍里,也有很多同志认为上了井冈山,那就是要落草为寇了。

而从历史上来看,绿林草寇的结局不外乎三种:

一、被剿灭,

二、被招安,

三、自生自灭、作鸟兽散。

正因为落草为寇是不会有什么前途的,再加上此前中央与毛泽东在关于秋收起义的策略上存在种种分歧,比如是否没收小地主的土地等等,于是我们就看到了中央给毛泽东的那个决议和处分。

那么,为什么上了井冈山的工农红军,最终没有变成梁山泊里的绿林草寇呢?这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问题,这个问题我们得从秋收起义失败后开始说起。

贰、

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当时一共有三个团,分别从三路向长沙进军,可是它们都没有能打到长沙,便遭遇了极大的挫折,最后退守到了浏阳文家市。

这个时候部队里就有了分歧了,师长余洒度等坚持“取浏阳直攻长沙”的意见,而毛泽东则主张转兵到敌人统治力量薄弱的农村、山区,寻求落脚点,以保存实力,再图发展。

其实这并不是毛泽东即兴作出的决定,早在八七会议刚刚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方针之后,他就提出了上山的想法。

“要在湘南形成一师的武装,占据五六县,形成一政治基础,发展全省的土地革命,纵然失败也不用去广东,而应上山。”——《毛泽东年谱,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第一次会议》

虽然毛泽东的意见当时属于少数派,但是因为部队的总指挥卢德铭坚定地支持了毛泽东的意见,所以最终大家还是决定向萍乡、莲花一带前进,转入敌人力量薄弱的农村山区。

但是转兵的一路上,战斗频繁,伤员增加,部队一直处于连续行军和长途跋涉之中,加上疟疾流行,病员也开始增多,有的伤病员因缺医少药就死在了路旁。而且部队里还保留着普遍地打骂士兵的旧军队习气,使得仅剩的一千多人的部队,已经不断地开始有人脱离队伍,自寻出路。

更为严重的情况是,一直都支持毛泽东的部队总指挥卢德铭,在向莲花方向突围的时候,为掩护主力部队撤退而牺牲了。

这就使得整个部队面临着军纪松弛、人心涣散的局面,如果这种局面持续下去,那么可能还没等部队到达井冈山,就已经沦为“作鸟兽散”的结局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仅剩下1000人的部队到达了永新县三湾村,在这里,诞生了一个天才的创举——三湾改编。

三湾改编的第一个举措,是整顿组织,将一个师的编制缩为一个团,并提出了去留自愿,愿留则留,不愿留发给路费。

接着第二个举措就是建立党的各级组织和党代表制度,支部建在连上,班排设党小组,连以上设党代表,营、团建立党委,部队由毛泽东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统一领导,这一项举措拉开的就是后来我们耳熟能详的“党指挥枪”的序幕。

第三个举措,部队内实行民主制度,官长不准打骂士兵,官兵平等,经济公开,士兵有开口说话的自由,连、营、团三级建立士兵委员会,保证民主制度的执行。

这就是著名的三湾改编,由此奠定了建设新型人民军队的基础。

这种新型军队的性质不仅同历史上的绿林草寇完全不同,而且还和近代史上的一切革命军和军阀的性质都不相同,这是保证上了井冈山的工农军不会沦为草寇的第一个至关重要的基础。

为什么这样的军队性质可以保证它不会沦为草寇和一般意义上的军阀呢?其中原因我们后面再总结。

不过虽然三湾改编很伟大,但是要使这支军队真正成长为后来我们看到的无敌铁军,却还不够。

叄、

三湾改编在当时解决了部队军心涣散的问题,增强了凝聚力,但是旧军队的一些军阀习气和行为作风,却不是很快可以纠正过来的。

当毛泽东与井冈山上的袁文才沟通好以后,就率领部队向井冈山进军了,但是在进军途中,他就发现了有士兵们骚扰百姓的现象发生,而且部队没有统一的纪律作为标准来约束士兵们的一些行为。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三大纪律就诞生了:

一、行动听指挥,

二、不拿群众一个红薯,

三、打土豪要归公。

有了纪律的约束,行为就有了规范,大家心里面有了一个共同的规则,就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

在后来的不断战斗中,又发现了一些实际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士兵们拆了百姓的门板作床铺用,但是却没给重新上回去,以及买卖过程中占老百姓便宜等等现象,基于这些现象的出现,我们又看到了六项注意的诞生:还门板,捆铺草,说话和气,买卖公平,不拉夫、请来夫子要给钱,不打人骂人。

后来的三大纪律和六项注意又经历了数次的变化,逐渐形成了被战士们广为传唱的三大纪律和八项注意。

制定纪律并不是什么难事,难的是大多数人都认可这种纪律,并能自发的去遵守。

那么为什么大多数人都自愿去遵守呢?原因并不复杂,因为每一条纪律和注意的出发点,都是保护老百姓和这支部队自身利益的。

如果你一方面要求打土豪要归公,一方面经济又不公开,官兵又不平等,那么这就为长官提供了谋私利的空间,那这样的纪律也许可以短暂的约束一下士兵们的行为,但是他们不会从心底里认可并尊重它,将来一旦团队遇到挫折,这种纪律就必然会变得松弛,甚至形同虚设。

而且后来不断扩大的红军、八路军、解放军,他们都是从哪里来的呢?

答案很简单:他们都来自于老百姓的家庭,如果三大纪律和八项注意的出发点和实际作用,是不能保护老百姓的利益的,那么这样的纪律怎么可能被百姓家庭的子弟兵们发自心底的尊重呢?

井冈山时期的三大纪律和八项注意,跟任何旧军队和绿林草寇的纪律都不相同,它不仅仅只是一种纪律,而且形成了一种意识和文化,这种意识和文化使得这支军队和百姓的心是连在一起的,因此这又成为了井冈山的工农军没有沦为旧军阀和绿林草寇的另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

肆、

尽管到了这里,一支完全区别于旧军队和绿林草寇的新型军队似乎已经形成了,但是这离他们走向胜利还是不够。

任何一支队伍,如果不能实现经济和政治上的独立,那么它的道路注定是走不远的。

从短期来看,要解决经济问题,可以依赖于“打土豪”这项举措,但是这绝不是一个长久的办法,土豪再多也总有打尽的时候,要真正解决经济问题,根本还在于发展生产,而且是大多数人都参与到这个经济建设中来,这种经济发展才是最稳固最牢靠的。

梁山的绿林好汉们,解决经济问题的主要方式就是“打土豪”,而且他们还没有官兵平等这一说法,更谈不上为百姓谋利益的先进文化了。

他们打土豪几乎都是无差别对待,干的就是些“打家劫舍”的勾当,这怎么能够持续下去呢?

所以,毛泽东到了井冈山以后,便在秋收起义时制定的《土地纲领》(草案)的基础上,提出了一个没收一切土地,平均分给农民的实施办法。

这个办法经过了一年时间的尝试和实践后,总结和完善出了《井冈山土地法》,这个土地法规定:

“没收一切土地归苏维埃政府所有,以乡为单位,以人口为标准平均分配土地作为主要办法,一切土地经苏维埃政府没收并分配后,禁止买卖。”

解决了经济问题,还要解决政治问题,否则军队士兵说话的自由是有了,但是根据地百姓说话的自由呢?群众自身各种权力保障的问题呢?

没有一个政权,那么根据地的系统就运转不起来,经济、军事、文化的建设也只是空中楼阁。

所以,毛泽东在井冈山上办的第四件大事就是建设工农兵政府。

1927年11月下旬,在部队进入井冈山一个多月以后,就打下来茶陵县城,工农革命军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就此成立了历史上第一个红色政权——茶陵县工农兵政府。

第二年1月底,又成立了遂川县工农兵政府,并由毛泽东主持起草了《遂川工农兵政府临时政纲》。

这个政纲共三十条,包括了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方方面面,我们选几条看一下,这个政纲有没有什么规律?

“工人、农民、士兵和其他贫民,都有参与政治的权利”;

“凡工农兵平民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居住、罢工的绝对自由”;

“凡地主、祠庙、公共机关的田地、山林和一切附属,都分给贫苦人民和退伍士兵耕种使用。”;

“工农贫民从前的欠债、欠租、欠税、欠捐,一律停止偿还和缴纳”。——《遂川工农兵政府临时政纲》。

这些条文有什么规律?有的,那就是这个政权,不是地主、豪绅、资本家的政权,它的一切权利属于工农群众,并且直接服务于工农群众。

所以,只有保证了经济的发展和政权的建设,才是根据地可以持续发展的根本动力,这里面缺了经济,政权就没了根基,缺了政权,经济就得不到发展的保证。

因此,只有把这两项工作都同时做好了,那么这支军队和这个政权才能真正避免旧军阀和绿林草寇的命运。

伍、

所以,回到上面遗留下来的一个问题,为什么人民军队的性质可以保证它不会沦为草寇和军阀?

因为这支军队行动的一切出发点,都是为群众服务的。

在井冈山的斗争中,我们发现毛泽东一共做了四项重大的举措,这些举措就是我们上面所总结的:

三湾改编,建设一支人民军队;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形成了服务人民的军队意识和文化,养成了人民军队的军事作风;

土地革命,解决了群众发展生产、发展经济,实现独立自主的命运;

工农兵政府,建设起来一个真正属于群众自己的政府,它是维护群众利益的,而不是维护地主、军阀利益的。

有了以上四项重大举措,这支军队就永远不会陷于孤立,因为它背后会产生源源不绝的动力,帮助其完成历史赋予它的实现民族独立和自由的重大使命。

而我们只要稍微留意一下,就会发现,毛泽东的这些举措之中,虽然各不相同,但是从根本上说,它们都是在执行同一条路线,这条路线就是群众路线。不管是三湾改编,还是土地革命,它们的最终目的都是一致的:不是为剥削阶级服务,而是为广大的人民群众服务。

毛泽东在井冈山写过一首《西江月▪井冈山》,其中有这样两句:

“敌人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

这几句词描绘出来的, 就是在强大的外部力量打击下,群众所展现出来的众志成城的战斗意识。

正是这种为群众服务,为人民服务的出发点,才是使得井冈山上的工农红军,最终没有沦为绿林草寇的根本原因。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57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