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的风,还在吹

作者:铁血老蒋

本文转载自:蒋校长(ID:jiangxiaozhang666)

撰文:权周

1919年1月15日,鲁迅在《新青年》上写出了他对中国青年的希冀和期待。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可中国青年们,能做何事?能发何声?

该向何处走,又该如何发光呢?

鲁迅也没有给出答案。

01.

3天之后的1919年1月18日,巴黎和会召开,中国作为名义上的战胜国也派出代表出席。

顾维钧代表北洋政府提出了几条要求:

取消列强在华特权、废除和日本签订的“二十一条”不平等条约,以及收回德国在山东省的全部特权。

五四的风,还在吹

实事求是地说,前两条想要拿下确实困难,因为毕竟中国这个战胜国含金量并不高,很难真正作为一个平等国家和其他列强据理力争。

但第三个条件,拿回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这是我们绝不能退让的底线。

但西方列强们还是决定,把德国在山东的特权全部转让给日本,中国是战胜国,但依然要跪着被列强凌辱。

顾维钧在会场上舌战群儒据理力争,但并没有用。

五四的风,还在吹

因为北洋政府已经认命了,决定以出卖主权换一时的和平。

强权战胜公理,北洋政府决定签订卖国条约的消息传回国内,举国哗然。

5月4日,北平爆发激烈的示威活动,数千名学生上街组织游行,五四运动爆发。

五四运动迅速席卷全国。

五四的风,还在吹

5月7日,长沙各学校学生举行“五七”国耻纪念游行,被当地军阀张敬尧镇压。

很快,邓中夏找到了毛泽东,希望把湖南省的爱国学生组织起来,响应北京上海等地的爱国运动。

当时的毛泽东,未满26岁,他此前的经历里,也没有什么太亮眼的成绩。梁启超像他这么大的时候,已经领导戊戌变法名满天下了。

从18岁到25岁这7年的时间里,毛泽东在辛亥革命后参加了湖南新军,半年后退出。

然后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读书,五年半后毕业。

五四的风,还在吹

1918年,他来到北京结识了李大钊,在李大钊的帮助下担任北京大学的图书管理员,开始初步了解到俄国的十月革命。

1919年的4月,他刚回到湖南,5月邓中夏就上门找到了他,希望他能在湖南领导学生运动,进一步扩大五四运动的影响力。

毛泽东当时的心里,一定是既激动又忐忑的。

激动的是,他终于有机会去唤醒、改造这个病入膏肓的国家了;忐忑的是,他实在没有经验,这么大的责任交到他的肩上,该如何做起呢?

毛泽东苦苦思索一段时间后,给出了自己的方向:办报纸。

理由有两个,第一,学生运动必须要出圈,必须要从学生群体中扩大到更大的社会群体中,志同道合的参与者越多,影响力才能越大,而只有发声,才能吸引更多的人加入队伍。

第二,毛泽东的文章好,从19岁到25岁,他一直在扎扎实实地读书,五年多的时间里,光读书批注就写了上百万字,老丈人杨昌济更是对他的文章赞不绝口。

在众人的推举下,毛泽东成为新创刊的《湘江评论》总编辑。

说是总编辑,其实是个光杆司令,从写稿、到编辑排版、再到校正发行,基本都是他一个人负责。

五四的风,还在吹

本来最早说的是约稿制,但很多人交上来的文章,都是些内容空洞的泛泛之言,既有白话文又有文言文,整体的文风和观点都比较分裂。

作为新办的报纸,一定要观点犀利、风格鲜明,参与的人越多,反而会弱化毛泽东的个人特色,所以毛泽东选择了大包大揽,这样的报纸才能有战斗力和凝聚力。

白天他要去教书,晚上回来熬夜写文章,平时还要抽空参与社会活动了解外部讯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报纸的进度一点点推进着。

7月14日,《湘江评论》第一期顺利出版。

02.

在创刊词中,毛泽东发出了他的呐喊和怒吼。

“世界什么问题最大?吃饭问题最大。什么力量最强?民众联合的力量最强。什么不要怕?天不要怕,鬼不要怕,死人不要怕,官僚不要怕,军阀不要怕,资本家不要怕。”

这话无论再读多少遍,都会觉得气势磅礴震人心魄。为什么?

因为他简简单单就把中国的“革命问题”点清楚了。

吃饭问题最大,而食物是农民和工人生产出来的,所以农民和工人联合在一起的力量是最强的。

天不要怕,鬼不要怕,是告诉我们要破除封建迷信;

死人不要怕,是告诉我们要勇往直前不怕牺牲;

官僚不要怕,军阀不要怕,资本家不要怕,是告诉工农联合力量一定要破除这几股力量铐在自己身上的枷锁。

了解时局现状的人被毛泽东的道理说服,懵懵懂懂的人也能读的热血沸腾。

这样的报纸,怎么可能不成功?

2000份报纸迅速售空,加印2000份,两天后又售空,还被送到了北京,李大钊读后赞誉:“《湘江评论》是全国最有分量,见解最深的报刊之一。”

五四的风,还在吹

这个含金量基本等于,今天有人在小号上写了一篇文章,阅读量破千万还被共青团中央转发认可。

而且这个人还是第一次写文章的新人!

第二期,毛泽东又写出了《民众的大联合》。

他先为民众大联合定了性,说这是改造国家的“根本”。

“国家坏到了极处,人类苦到了极处,社会黑暗到了极处。补救的办法,改造的方法、教育、兴业、努力、猛进、破坏、建设,固然是不错,有为这几样根本的方法,就是民众的大联合。”

然后,他论述民众大联合的必要性和必然性。

“古来各种联合,以强权者的联合、贵族的联合,资本家的联合为多……强权者、贵族、资本家的联合到了极点,国家也坏到了极点、人类也苦到了极点、社会也黑暗到了极点,于是乎起了改革,起了反抗,于是乎有民众的大联合。”

“民众的大联合,何以这么厉害,因为一国的民众,总比一国的贵族资本家及其他强权者要多。贵族资本家及其他强权人数既少,所赖以维持自己特殊利益,剥削多数平民…..”

民众大联合,为在黑暗中寻觅出路的中国人民指明了方向。

在文章中,毛泽东还给所有处于茫然和未觉醒中的读者鼓劲: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

刻不容缓的民众大联合,我们应该积极进行。

五四的风,还在吹

至于民众大联合的前景,毛泽东也有自己的预判。

“我们中华民族原有伟大的能力!压迫愈深,反动愈大,蓄之既久,其发必速。”

“我敢说一怪话,他日中华民族的改革,将较任何民族为彻底,中华民族的社会,将较任何民族为光明。”

“中华民族的大联合,将较任何地域任何民族而先告成功!”

一个月后,《湘江评论》被湖南军阀张敬尧查禁,一共只出版了四期。

但26岁的毛泽东,在四期《湘江评论》中,已经将未来三十年中国革命之道路尽收眼底。

农村包围城市,工农联合为主体,搬掉三座大山,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几乎我们所有的革命纲领,都能在《民众的大联合》中找到出处。

天不生毛润之,万古如长夜。

03.

1925年,毛泽东在《民众的大联合》基础上完成了其理论的进一步修改与补充。

12月1日,在他发表的《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中,他抛出了所有人最关心的问题: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他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一切勾结帝国主义的军阀、官僚、买办阶级、大地主阶级以及附属于他们的一部分反动知识界,是我们的敌人。

工业无产阶级是我们革命的领导力量。

一切半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是我们最接近的朋友。

那动摇不定的中产阶级,其右翼可能是我们的敌人,其左翼可能是我们的朋友——但我们要时常提防他们,不要让他们扰乱了我们的阵线。

同月,在动身南下广州经过长沙时,立于湘江之前的他又一次留下了自己的感慨: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他心中的答案,此时已经无比的明晰坚定了。

五四的风,还在吹

中国革命最为关键的问题,至此已经被毛泽东全部梳理清楚了。

1926年9月的《国民革命与农民运动》,阐述了农民参加革命的必要性及其所发挥的作用。

1927年3月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摸清了农民生活之现状及参与革命所待解决的关键问题。

1930年1月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指明了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武装夺权道路。

这一切指导中国革命的方法论,其本源都脱胎于1919年的那个5月,那是26岁的毛润之,对中国前途的思索。

他为中国的革命厘清了方向,然后用剩下三十年的时间,去探索、去完善、去修正自己最初所踏上的道路。

1919年的五四运动,孕育了新中国诞生的火种。

如今,五四运动的风,还在继续吹。

一周前,一个清华的土木工程博士曹丰泽选择了前往非洲,去坦桑尼亚,做一个水电站的工程师。

在被问到为何清华博士毕业而要去非洲时,他给出了自己的理由。

我说出来,希望你不要笑话我:“一个共产党员的一生,究竟应该如何度过?”

他谈到了毛泽东的三个世界理论,第三世界的国家该如何发展?能够为第三世界国家做些什么?

“我在非洲感受到最令我痛苦的,莫过于人类发展的不均衡。在第一世界的发达国家,一个最普通的人的生活,对非洲人来说都是无法想象的天堂。哪怕能够在非洲推广一些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科技,都可以为当地百姓的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问题根本不出在技术上,恰恰就出在政治上,出在这个有问题的国际环境上。”

“在赞比亚,一个结实的无纺布袋子,在超市要卖到合人民币35元,相当于一名工人两天的工资,而这种袋子,就是你从超市里拎回来准备扔掉的…..”

五四的风,还在吹

对于这样的现实,你不想改变他吗?

“作为曾经遭受过苦难,如今刚刚摆脱的我们,是继续看着这种极端不均衡的世界永远像现在这样维持下去,还是从现在开始思考,我们应当做些什么,来改变这种极端的不均衡、不合理?”

同志们,同志们,我们是时候起航了。

为了我们最初的、久远的,但却从未忘记的,人类共产主义的梦想。

这是五四运动102年后,一个中国青年为世界留下的承诺。

先烈回眸应笑慰,擎旗自有后来人。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58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