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还剩最后一年

作者:局势君

本文转载自:局势很简单(ID:TalkForEasy)

5月3号晚上,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当着媒体的面注射了新冠疫苗,针头扎到胳膊里的疼痛是短暂的,但是这一针带来的影响却是长期的,因为他用的那支疫苗来自中国。

 

菲律宾的政治制度是复制美国后做的二次修改,因此杜特尔特像拜登一样是国家元首、行政首脑和三军统帅,典型的斜杠政要。要搁在平时,他们这类人打什么针吃什么药都会高度保密,但是打新冠疫苗必须公开进行,拿他们做个免费的广告来普及和推广疫苗,这是他们无法拒绝的安排,混到了那个位置就不得不牺牲一些自我主张。

 

各国政要公开打疫苗早就不是新鲜事儿了,挖掘新鲜素材得从细节处找差异,比如谁的胳膊更白或者谁的表情更淡定,杜特尔特打疫苗的新鲜之处在于他打的是我国的疫苗,市面上知名的疫苗有好几种,为什么选择我们这一款呢?这个就有点意思了。

 

消灭新冠肺炎依然是2021年各国的首要任务,去年抗疫斗争的弹药是口罩和呼吸机,今年抗疫斗争进入了下半场,弹药换成了疫苗,哪个国家掌握了最多的疫苗,那个国家的政要心里就不慌,疫苗如同战争年代国库里的黄金一样让人踏实。

 

目前几个大国和强国在疫苗领域厮杀的厉害,谁家的疫苗能抢占国际市场,这不仅是赚一笔快钱的问题,还是证明医疗水平和扩大国际影响力的问题,更是一个争夺国际领导权和话语权的机会,所以现在选择谁家的疫苗,以后跟谁的关系就好,业务往来开展的也就更顺利。

 

 

菲律宾作为美国传统的势力范围,没有从美国或欧洲买疫苗,而是用了中国的疫苗,这一定让拜登和他的部长们很不高兴。杜特尔特想的是实际生活,他查一查银行卡的余额,只能做出最有性价比的选择;而拜登想的确实面子和战略问题,这一次菲律宾总统没有照顾他的面子,也没有考虑美国的战略。

 

不过拜登可能也不会在乎这事儿,杜特尔特以前不给特朗普面子,再往前也没给奥巴马面子,他不是被特殊对待的那个人,再说杜特尔特能从他那儿得到什么呢?救助计划的几万亿预算他又不能拿一点出来援助菲律宾,辉瑞又不会看他的面子给杜特尔特打折,那么在疫苗外交中落于中国的下风也是无可奈何的。

 

所以说社会很单纯,复杂的是人啊!

 

当年在达沃市当市长的时候,杜科尔特通过纪律整顿和提高薪水笼络了警察,然后想方设法绕过司法机关,指挥警察疯狂绞杀各种各样的犯罪分子,于是达沃市变得井井有条夜不闭户,在整体混乱危险的菲律宾是一股清流。

 

2015年竞选总统的时候,杜特尔特把丑话说到了前面:如果我成了总统 ,将会发生很多流血事件,我会杀了罪犯和瘾君子,我会发起一场针对毒品和腐败的战争,如果你们还没有做好接受我这种人的思想准备,那就不要把选票投给我。

 

他这话说的很不讲究,政治对手可以找各种角度抨击他;但是他这话听着很过瘾,饱受腐败和犯罪折磨的普通人听完激动,一激动就把手里的选票给了他,他们虽然不懂表达,但是真实的想法是乐意牺牲部分自由和法治,来跟杜特尔特换取安全和稳定。

2016年6月30号,做了7届达沃市市长的杜特尔特宣誓成为菲律宾新总统,到今年6月底,他做总统就整整5年了。虽然菲律宾独立后复制了美国的制度,但是菲律宾的政治精英们依然不放心,于1987年在宪法里写死了一条:总统任期只有6年,不许连任。

 

任期只有6年,却经历了3位美国总统。

 

第1年杜特尔特变本加厉地使用了他在达沃市的手段,给警察先斩后奏的权力消灭毒贩,甚至将这项运动扩大到了全社会,毒贩们遭遇了最恐怖的一年,出门工作走着走着人就没了!律师出身的奥巴马受不了这种国家化的违法行为,跟杜特尔特隔着太平洋就骂上了,美菲关系也因此出现了倒退。

 

后面的特朗普是欣赏杜特尔特的,他俩不用开口讲话,确认一下眼神就知道是一路人,特朗普还羡慕杜特尔特,他也想绕过议会和法院随心所欲地驰骋政坛,俩人的关系多少提升了美菲两国的关系。但是特朗普的政策是“美国优先”,杜特尔特知道很难从这个抠门的商人那里得到多少好处,所以美菲关系也没有比奥巴马时期好太多。

 

拜登的上台才刚过100天,虽然他不玩“美国优先”,但是他玩“美国重新领导世界”,而且他眼下面临着严重的疫情和经济衰退,卡上的余额虽然多但都是借款。面对这位老谋深算的老哥,杜特尔特知道从他那儿捞不到好处,而且拜登还会对菲律宾这个“盟友”提不少要求,杜特尔特对这种好处不到位却指手画脚的行为非常反感,奥巴马就因为这个挨了他的骂。

 

综合下来,美菲关系回不到2016年那样的蜜月期了,杜特尔特前几年在中美之间玩平衡外交,而迫在眉睫的国际形势不得不让他把平衡朝着中国那边倾斜。

 

 

竞选期间杜特尔特向选民承诺了三件事:打击腐败、打击毒贩、发展经济。前两样他可以利用暴力机关自己想办法,发展经济就不好办了,他必须依赖一个既有市场又有资金还重视自己的国家,他认为这个国家是中国而不是美国,至少目前是这样。

 

在杜特尔特上台的2016年,中菲两国的贸易额是211亿美元,之后频繁的交流和互动大大增加了经济合作,到2018年两国贸易额增长为300亿美元,我国也成了菲律宾第二大游客来源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国。

 

1937年脱离美国独立以后,美国长期对菲律宾进行经济援助和产业援助,目的是在冷战中给自己培养个帮手,菲律宾因此过了一段从安全到经济完全依赖美国的好日子。苏联解体以后,美军于1992年大量撤走,各种援助跟着大幅度缩水。但是1951年两国签署《美菲共同防御条约》一直有效,美国在菲律宾依然有军事基地和军人常驻,多年的习惯让菲律宾在安全方面离不开美国。

 

看过去这段经历,菲律宾应该像韩国或者日本那样,在外交上积极追随美国的政策,大力弘扬美菲友谊,把美国的敌人当自己的敌人,前总统阿基诺三世就是这样衷心执行的,但是到了杜特尔特这里情况就变了,他居然高调地注射了中国的疫苗。

 

难道美国的疫苗名气不大、可靠性不高吗?

 

像杜特尔特这种从基层摸爬滚打上来的领袖,推崇“有奶便是娘”这样的实用主义哲学,他也知道菲律宾的安全要靠美国人,他也知道美菲两国的悠久历史和制度传承,但是在他的心里,现在的国家利益首先是经济利益,意识形态的东西排在经济利益后面。

 

如果菲律宾像韩国或日本那样自力更生搞定了经济,那么现在的菲律宾在我们看来一定不友好,或者比日韩强不到哪儿去,杜特尔特这次也就不可能注射我国疫苗了,可惜没有如果。

 

总统生涯还剩最后一年,杜特尔特的梦想是搞定新冠肺炎并让经济回到正轨,当然这也是他无数同行们的梦想。比同行们幸运的是,他有个在乎他的邻居,这个邻居是新冠疫情期间经济唯一增长的大国,这是他实现最后梦想的最后希望。

 

遇上杜特尔特这样的实在人,是菲律宾人的幸运,遗憾的是杜特尔特的任期还剩一年,一年后一个什么样的人会走进总统府呢?如果那个人和杜特尔特相似,菲律宾的国运将继续向好,如果那个人是蛰伏了6年的对手,那菲律宾人的好运将走到尽头。

 

互相对立的执政者交替上台,几乎都要否定前任的各种安排,导致内外政策失去连续性,有时候大好的发展形势因此戛然而止。对于美国那种高度发达而且联邦政府可以随时关门的国家,这种中断的伤害还可以承受,但是对于菲律宾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中断的伤害就不好承受了,这是复制美式民主而不加以本地化改造的弊端。

 

杜特尔特曾经说过:我们可以谈论民主,但是在开始民主之前,我认为我们应该要有纪律。他这话说得委婉,不然会被人抨击,要不是他集中了权力,打击犯罪发展经济他根本就没办法开展,现在他力排众议注射中国疫苗,是为了在最后一年搞好经济,也是希望可以抛砖引玉,让晚辈们明白权力集中和民主集中的重要性,要是真有这样的人在政坛默默努力,那杜特尔特这一针也就没有白挨。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58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