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争夺战,正演变成“车裂欧洲”

作者:风留痕

本文转载自:动态大参考(ID:dongtaidacankao)

大变革时代,世界局势复杂多变是自然的事。而在建立新的战略平衡的过程中,正在从过去的中美俄“三国杀”变成中美俄欧英“五方角力”。原本一直主张建立多极世界格局的欧洲是一支重要的力量“平衡器”,是各方争夺的焦点。然而,目前看来,欧盟正在错过独立“成极”的机会。欧洲争夺战正在演变成“车裂欧洲”。

 

修复关系建立新联盟重塑美国霸权,这是拜哈政府的外交攻略三部曲。正如拜登所说,有了盟友美国才更强大。因此,修复与欧洲的关系是拜登外交攻略成败的关键和前提。

 

然而,对于欧洲来说。一方面,修复关系的前提并不是让美国重回过去的盟主宝座,更不是为了成为美国独霸天下的棋子。因此,美欧关系的修复进展的并不顺利。另一方面,世界格局的演变也给了欧洲一次重要的历史机遇。利用美国急于修复关系的心理,可以进一步提高自身在世界上的影响力。目标自然是独立“世界成极”。

 

或许,欧洲对美国的依赖习惯成自然。也或许,欧洲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独立成极不成反而正在陷入大国“竞争”的漩窝之中。本想做大国竞争的平衡器,反而增加了被“车裂”的危险。

 

虽然欧洲一直梦想独立成极,但一方面内部思维和利益不统一,二是在处理与大国的关系问题上总是忽左忽右、患得患失的犹豫不决。这反而使欧洲可能错失独立成极的机会。

 

欧洲之所以犹豫不决,一方面与内部意志不统一有关。法德等老牌欧洲大国独立成极的想法更强烈,而东欧小国则更愿意在美国的保护下过日子。与其让法德做盟主,还不如直接听命于美国。

 

另一方面,在处理大国关系上想脚踏两只船、左右占便宜。既想得到美国的保护,或利用美国维护旧有的西方秩序,在美国强大的经济优势带动下尽快走出衰退危机。又想通过与中国这个目前的世界经济火车头的合作摆脱自己的衰退危机。

 

早就说过,大国竞争是否升级,很大程度上决定于欧洲的选择。如果欧洲坚定的追随,美国就会形成“大国竞争”的强大优势。就会有勇气挑起体系性对抗。如果反之,即形不成体系性对抗,美国反而拿欧洲无可奈何。因为美国也怕逼急了欧洲彻底偏向中俄。这也就是所谓的欧洲争夺战的成因。

 

川普之所以不待见欧洲,就是因为欧洲脚踏两只船。总想占便宜不出力。而拜哈政府一开始修复关系的过程太直白,就是拉欧盟介入大国竞争,让欧洲成为棋子的用意太过明显。

 

而目前,拜哈政府似乎改变了打法。只强调维护共同的价值观和利益,弱化让欧洲介入大国竞争之意。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一说,实际上就是回归过去的传统。这很合欧洲政客的们的胃口。

 

拜登一直强调的是“竞争”而非对抗。而在G7外长会议期间,布林肯更是强调:“试图遏制中国或压制中国不是我们的目的。”他说,西方将捍卫“基于国际规则的秩序”,以防止包括中国在内的任何国家的颠覆性企图。

 

这里面有两层意思。一是维护西方秩序和共同利益;二是不强调压制中国。意思就是说无意让欧洲成为大国竞争的棋子。这可能让欧洲人心理上很“受用”。似乎是在抬高欧洲的身价。实际上是换汤不换药而已。可欧洲就是乐意这样自我满足或自己欺骗自己。

 

目前,美国基本上成功激化了俄欧之间的矛盾。也成功在对俄攻略问题上制造了欧洲内部的矛盾。但美国却迅速由强硬变缓和。强调的是重建“稳定的”美俄关系。

 

由于在对俄关系问题上欧洲内部不统一,难以短时间内调整对俄攻略。这一下就把欧洲摆在了与俄冲突的前线阵地。至少阻止了欧俄合作。自然也就加剧了欧盟内部的撕裂。这就是拜哈政府的阶段性目标的实现。这是一石二鸟之计。

 

而近来欧洲为了迎合美国的修复关系,也或许是拜哈政府吐口可以谈自由贸易协定的诱惑,在对华政策上开始有了重大的转变。

 

先是从欧盟领导人嘴里说出“中欧存在根本性分歧”,然后就是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兼贸易专员东布罗夫斯基斯周二对法新社表示,欧盟委员会暂时搁置了与中国签署投资协定的努力。

 

而这一说法,正是在中德政府“云对话”发出加强合作的强烈信号之时。很显然,这是欧盟领导人与欧盟成员国领导人之间的严重分歧。要知道,德国可是目前欧洲经济复苏的火车头风向标之一。

 

而搁置中欧投资协定,这也正是美国的愿望。对中欧合作大局势必产生重大的负面影响。而此举,最直接的作用就是在分裂欧洲。

 

尽管还不是那么强劲,但中国与法德等国以及中国与中东欧十七国的合作模式还是在积极推进。早就说过,欧盟领导人和欧洲议会就是欧洲分裂的第一大推动力。

 

虽然欧盟领导人表态中欧投资协定搁置,但似乎态度上也并不那么坚决。东布罗夫斯基斯的发言人表示,法律审查等技术方面的工作仍在进行,但在政治审批的问题上,“我们还没有到那一步”。

 

“政治审批”问题正是欧洲内部严重不团结不统一的重要标导。中欧合作放缓,对中国自然是一个损失,但受损最大的依然还是需要合作走出危机的欧洲自己。

 

中国需要欧盟的合作,但却不会坐等欧洲做出整体决定。中欧投资协定可以搁置,但中国与中东欧十七国合作模式会继续推进,中德合作会不断强化。也就是说,中国可以积极推动绕开欧盟的模式与欧洲各国推进双多边合作。

 

欧盟希望通过一些小动作来换取美国的“合作”,但拜哈政府可不会按着欧盟的套路出牌。或许6月份的G7领导人峰会上拜登会松口谈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协定,但要消除重大分歧或签署协定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拜登的修复关系计划,就是直钩钓鱼,连鱼饵都舍不得下。欧洲不主动成为大国竞争的帮手或棋子,美国是不会给欧洲半点好处的。重要的是,拜登也无胆量在贸易协定问题上放弃美国利益,也就是放弃“美国优先”。他是过不了美国政治或国会这一关的。可以说,谈贸易无助于修复关系,只能伤“和气”。这也是拜登对谈贸易协定不感兴趣的主要原因之一。

 

对美国来说,一个强大的统一的欧洲,既可以成为重要的帮手,也可以成为独霸世界的挑战者绊脚石。如果不能为美国所用,那就不如让欧盟分裂。一个分裂的欧洲才更有利于美国的控制。其实这也是当初川普的想法。

 

总之,以欧盟的整体实力,原本是有能力独立成极的,也有这个强烈的愿望。而世界大变革时代也给了欧洲一次极好的机遇。然而,欧洲的犹豫不决、患得患失,甚至是还梦想在大国竞争中脚踏两只船,就等于是错失良机。对于中美俄三方来说,一个分裂欧洲似乎成为了共同的利益选择。

 

早就说过,欧洲面临着被大国“车裂”的危险,这绝非危言耸听。而原本的欧洲争夺战,目前真的正在演变成“车裂欧洲”。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60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