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无能”。

作者:一界·东林遗孤本文转载自:一界oneworld(ID:yijie_20200518)

日本,“无能”。
日本,“无能”。
 
作者:一界·东林遗孤
编辑:一界·东林遗孤

日本向太平洋倾倒核废水,人神共愤。实际上在菅义伟政府上台伊始,日本就提出了要在海洋里“处理”核废水,不过这一决定过于荒唐,且菅义伟计划在2022年再开始排污,所以国际社会普遍没有当真。当日本真这么做时,举世震惊。

 

日本,“无能”。

 

日本之所以想尽快处理核废水,是希望尽快重启福岛核电站。对于日本而言,核电对于经济发展乃至日常生活异常重要。作为一个资源相对匮乏而工业却十分发达的国家,日本对于能源的依赖本就相当严重,而电力又是日本数字经济发展必不可少的一环。核电之于日本有如生命线一般。核电的问题是日本能源危机的体现。

 

01

岛国的无奈

 

日本的发展深受资源限制。由于起步较晚,日本的工业化模式与欧洲不同。自从明治维新喊出“殖产兴业”的口号以来,“错过”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日本将两次工业革命的特征相结合,发展国家主导的重工业。欧洲国家的工业化模式是由私人资本主导,由粗放化的轻工业逐渐向集约化的重工业过渡。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技术和资本门槛陡然提高,私人资金雄厚的欧美逐渐形成了托拉斯,而日本政府本身就是最大的托拉斯,其走的是国家资本主义路线。

 

日本,“无能”。

 

国家主导的重工业对能源提出了要求,而日本自身既有的资源条件并不能满足本国工业发展需要,这也是1894年甲午海战后日本要求在中国进行资本输出的原因。日本首先盯上了中国自然资源丰富的东北地区,在甲午战争、日俄战争和英日同盟签署后正式将满洲地区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

20世纪,当经济大萧条席卷全球,日本国内经济也受到冲击,其自明治维新以来的经济高速增长受到挑战。为了安置过剩的劳动力和资本并拓宽市场,日本于1931发动九一八事变,几乎兵不血刃地占领了满洲地区,并不断蚕食中国在长城外的领土。

 

日本,“无能”。

 

满洲的开发缓解了日本国内资本闲置的状况,满足了其国内劳动力就业的需求,日本在满洲的移民在极端意识形态的驱使下加速了满洲的开发,布鲁玛在《创造日本》中将日本人的热情用“啊,我们的满洲”这一感叹加以形容,反复强调日本对满洲的重视,将其比作“东方的鲁尔区”。

鹤见俊辅在《1931-1945战争时期日本精神史》中指出,对满洲的开发转嫁了日本国内生产过剩和市场狭小带来的经济社会矛盾,满洲很快上升为日本“文明阶梯”意识形态的重要一环。对中国东北的占领解决了日本的资源短缺,却加剧了日本的能源短缺。

 

日本,“无能”。

 

战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体制使日本成为了一台只要一经发动就停不下来的战争机器。为了加深对中国的经济侵略,日本从1931年开始就不断扩张在中国的势力范围。未曾设想,在西安事变后中国发生了两大变故,一是中国共产党联合一批爱国进步人士要求停止内战一致对外,二是国民政府依照英美金融巨头的意愿进行了法币改革而获得了西方世界的同情。

 

蒋介石在日军入侵北平和上海后或许是有些出人意料地喊出了“全面抗战”的口号。此时的国民政府寄希望于西方的居中调停,而日本则寄希望于在夺取首都后扶植傀儡政府。

 

日本,“无能”。

 

从1921年华盛顿会议之后,日本的国策是与美国争夺太平洋地区的霸权,所以当日军在中国陷入战争泥潭后,其对于中国战场的定位也随之改变。美国希望其一手扶植的国民政府帮助自己消耗日本这一竞争对手,西方国家纷纷对日本进行经济制裁,日本能源的短板暴露出来,能源捉襟见肘的日本匆匆停止在中国的进攻。

 

1938年,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为了实施有效统治,汪精卫伪政府也紧急在青岛召开制宪会议。最终,日本在能源危机的逼迫下不顾海军的反对在东南亚和太平洋两面出击,以实现占领资源丰富的南洋和迅速歼灭美英荷军队的目标。由于“百团大战”,日本不能有效借助占领区的交通线调配掠夺的资源,这场“国运豪赌”最终失败。

 

日本,“无能”。

 

能源和资源的短缺是日本发动战争的原因,也是日本战败的原因。这进一步加深了日本的危机意识。在战后日本的发展中,能源问题在各项议题中,始终被置于一个相对优先的位置。

 

02

石油的利剑

 

战后的日本继承了1940年确立的经济统制体制,高度计划性的国家资本主义成为了日本延续至今的经济体制。利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带来的两次制造业红利,日本经济迅速腾飞,在20世纪60年代进入了连续的“景气”时期,殊不知能源危机会再一次敲门。

 

日本,“无能”。

 

日本自民党的政客、大藏省(该时期中央政府财政机关,后改制为财务省和金融厅)的官僚和财团的董事雄心勃勃,将日本经济发展方向定位为重工业。从宏观上看,日本大力发展动力导向型的重工业,注重产业链的完整性,建成了一套高度发达的包含科研、设计、制造、销售、贸易在内的重工业产业链体系。

 

从微观上看,日本牺牲中小企业来保全财阀垄断的巨头集团,牺牲劳工的权利来保证经济发展的效率,催生了垂直管理体制的本田、三菱重工等一系列重工业集团。时任大藏省负责金融投资的技术官僚野口悠纪雄后来在《战后日本经济史》中指出,尽管日本重工业拉动的经济蒸蒸日上,但他依然对其高度依赖的进口资源和能源表示担忧。

 

日本,“无能”。

 

后来,能源危机果然再一次爆发。20世纪70年代初,国际金融体系发生剧变,1971年发生“尼克松冲击”后,各国开始由固定汇率制转为浮动利率制,日本的经济继续发展。此时的日本要求大企业承担公共责任,强调企业内部的劳资合作,赞同政府对市场进行干预,是统制体制的经济。日元的升值使日本挺过了这一次能源危机。

 

日本,“无能”。

 

1973年10月爆发的第四次中东战争中,阿拉伯产油国以原油为斗争方式,OPEC宣布对支持以色列的西方国家进行石油禁运,日本也在制裁名单中。这一时期,以日本的平价购买力(PPP)计算,石油价格从1970年的每桶3美元左右上涨到1974年的每桶12美元左右并一直保持高位。此时的日本恰好内部矛盾激化,长期的工业化带来的劳资纠纷和环境污染使发展主义经济模式倍受批判。

 

日本,“无能”。

 

原油价格的居高不下使日本高度依赖原油的重工业备受打击,土地价格飙升,全产业链的生产成本陡升,日元的通货膨胀率接近10%。而且这不只是钱的问题,因为原油往往有价无市。

 

日本紧急结束了田中角荣制定的交通基础设施开发计划,通过提高央行存贷款基准利率来抑制社会总需求,达到遏制通货膨胀趋势的目的。不过最后使日本走出能源危机的途径是“内卷”——面对原料成本的上升,日本企业不得不强行降低劳动力成本作为补偿,日本员工因而被要求“每月加班200小时”。但这一时期的能源危机反而缓和了日本的社会矛盾,日本人意识到经济发展才是硬道理,不再要求提高待遇和保护环境。

 

日本,“无能”。

 

第一次能源危机后,日本通过积极开展“湄公河外交”发展与东南亚国家的环境以拓展资本输出和原料进口的来源,与苏哈托统治下的印尼保持良好关系以获取稳定的石油供应。但是国际局势的变化使得日本防不胜防。广场协议的签订和美国针对日本发动的贸易战使日本的制造业和金融业陷入双重困境。

 

1978年,伊朗发生推翻巴列维王朝的革命,反美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停止输出石油60天,造成每日500万桶石油的缺口,石油价格飙升至将近每桶40美元。在这一次刺激下,日本泡沫经济被彻底戳破,日本迎来了GDP停滞不前的“失去的十年”。其后,海湾战争又引起一轮新的能源危机,日本则随之遭受了又一轮动荡。

 

03

制造业之殇

 

在与美国的贸易战、金融战失利后,日本在半导体和汽车制造行业逐渐丧失了比较优势,开始向服务业转型。日本的服务业转型并没有带来经济红利,大部分从事第二产业的劳动力主要从事医疗护理服务业,工资水平有减无增。

 

日本,“无能”。

 

彼时已经在一桥大学任教的野口悠纪雄在2011年东京大地震后写下了《制造业毁灭日本》一书,表达了对日本制造业的担忧。

 

野口悠纪雄认为,由于新兴市场国家在劳动力成本方面的优势,日本在传统制造业领域受到挑战,在半导体和汽车等高端制造业领域又受制于美国,服务业转型并不成功,所以建议日本将制造业转移到海外,在国内模仿硅谷发展互联网经济。野口悠纪雄的这一考虑是基于日元升值背景下制造业出口比较优势丧失的现状,但促使他如此忧心忡忡的深层原因则是日本的电力危机。

 

日本,“无能”。

 

2011年的东京大地震摧毁了福岛核电站,日本的电力供应陷入危机。出于对核电的不信任,日本政界和商界不主张继续发展核电,如此一来高新制造业和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受到了限制。

 

日本自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大力发展包括潮汐能、核能、风能等在内的新能源,污染严重的火电被注重生活质量的日本人嫌弃,如此一来,核电成为了日本电力的重要来源。正是在东京大地震的背景下,一来福岛核电站无法继续正常供电,二来日本社会各界越来越不信任核电,日本才急于向海外转移制造业。在东京大地震后,日本的火电供应增加,截至2018年火电占据了日本电力来源的82.7%。

 

日本,“无能”。

 

电力管理系统的混乱和无序是致使日本核能供应出现危机的另一原因。《制造业毁灭日本》一书指出,日本的电力供应商被按照地域划分为了9个电力公司,经营核电、负责东京都市圈附近8个县的电力供应的东京电力公司是最大的一家。地域框架下的日本电力公司很难灵活地跨区域调配电力供应,而相应的改革因为触及地方利益而很难推进。

 

东京电力公司内部腐败严重、效率低下,在本就是豆腐渣工程的福岛核电站2号反应堆发生事故后10年都没能妥善处理核废水就是一个例子。以东京电力公司为首的日本电力系统有日本政府为其背书,改革很难推行。

 

日本,“无能”。

 

此次日本政府最终决定将核废水排入大海,归根结底还是其官僚体制下无能的东京电力公司无力处理此类应急事件所造成的后果。日本的能源危机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而是自日本工业化伊始就如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一般,高悬在日本的头顶。眼下,日本只能寄希望于在能源科技领域有所突破,否则未来还将继续被能源问题困扰。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67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