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作者:酷玩实验室

本文转载自:酷玩实验室(ID:coollabs)

行业整顿的铁拳,终于落到了“娘炮”头上。
今天,国家广电总局发文,要求从严整治艺人违法失德、“饭圈”乱象等问题,旗帜鲜明树立崇德尚艺的行业风气。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通知包含抵制违法失德人员、抵制高价片酬、抵制泛娱乐化、反对唯流量论等8条,其中有一点是,坚决杜绝“娘炮”等畸形审美。
这个消息一出,立刻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
有人说,主流审美出现偏差,娘炮早就该管管了。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也有人认为,要尊重审美多元,否则就是文化倒退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这个“倒退”,说的是2018年,新华社就炮轰过娱乐圈“娘炮”盛行的病态文化。
那是小鲜肉当道、偶像尚未塌房的年代,新京报关于“娘炮误国”的街头采访中,绝大部分人都表现出了对社会多元性的宽容——
每个人是独立的。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不能整个社会都排斥他们。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还有人旗帜鲜明地表示,“键盘侠误国”。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但今天,当违法失德的艺人接连翻车,当空有流量没有作品的明星被推到台前,当“颜值即正义”成为了一个行业的生存法则,舆论对“娘炮”的看法也在转弯。
我们依然尊重审美的多元性,“但资本不应该照着某一种形象大量打造同质偶像。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说来说去,人们反感的从来不是“娘炮”本身,而是被资本批量复制、投放到聚光灯下的“娘炮文化”
那么,到底什么是“娘炮”?娘炮是多元审美还是畸形文化? 我们为什么要抵制“娘炮”?
01
根据维基百科的解释,娘炮也叫娘娘腔,最早形容的是一个男性在言谈举止、穿衣打扮方面更倾向于女性的传统特征。
人们对娘炮的想象力,一度来自影视剧中著名的“娘娘腔”。
他是“身穿粉红衣衫”、“脸上施了脂粉”、手持绣花针想要一统江湖的东方不败。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是为练神功挥刀自宫之后,声调尖细、胡须稀疏的岳不群。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也是阴狠冷酷又雍容华贵的东厂“厂花”们。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由于物理的残缺引发了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变化,导致曾经的娘炮都带着固定的脸谱——他们往往又娘又狠,也许面目可憎,但也不乏小人物的悲哀。
但今天大众媒体上的“娘炮”,早已变了味。
他们不是生理上的“性别女”,也并非心理上的“喜欢女”,他们更像是为了娘而娘。
打开电视,他们清一色有着精致的妆发,连眼线都一丝不苟。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他们唇红齿白,要随时随地涂唇膏、敷面膜。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他们身段柔软,搔首弄姿。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他们语气嗲嗲,娇嗔地说“小拳拳捶你胸口。”
他们眼神靡靡,暧昧地说“这是我的天命。”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涂口红、画眼线没有问题,爱跳舞、爱交际也没有问题,问题在于,当他们的“形象”出现在公共媒体,再加诸于观者,会在潜移默化中形成一种“社会教育”——娘炮才是“正道”。
于是,精致boy们涌上街头。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他们衣袂飘飘,他们弱柳扶风,他们不追求精气神,却追求柔弱美。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他们说话带叠词,让人忍不住想帮他捋顺舌头。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还有的甚至是学生,却因为描眉画眼而耽误了上课。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而反过来,这样偏狭的审美,又会“绑架”更多元的存在。
比如,曾被很多人奉为圭臬的语录——“外表更重要”、“瘦子没有前途”、“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但我选择吴彦祖”……
人固然拥有“精致自由”,但当表面精致成为主流,当内心建设遭到鄙视,当“娘炮”变成了“娘炮文化”,当人们看不到歌舞升平下的危机四伏。
就像尼尔・波兹曼 《娱乐至死》中说的一样:
“娱乐至死”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娱乐本身,而在于人们日渐失去对社会事务的严肃思考和理智判断的能力,在于被轻佻的文化环境培养成了既无知且无畏的理性文盲而不自知。
到那个时候,就晚了。
02
流行文化其实是不断变迁的。
细数这些年来的潮流文化,从90年代的哈韩、哈日,到世纪初的港台风,再到后来超女席卷全国带火的中性风,以及如今的奶狗、娘炮风……不同的流行文化,背后却都是同一个推手——资本
资本总是逐利而动。
你哈韩哈日,他们会准备好日韩偶像的专辑唱片、杂志封面。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你追求港台明星,他们会准备好明星写真、磁带贴画,还有电影周边。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你迷上了酷酷的春春,他们会复制出春春2.0、3.0,全员爆炸头,搞应援、卖周边。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市场需要什么,他们就生产什么。生产的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捞钱。
如今的娘炮文化,也是资本为了迎合市场上的女性审美而批量制造的。
时间回到1996年,日本明星木村拓哉接拍了一支口红广告。
那时,美妆广告普遍由女明星代言,男明星代言女性口红,还是史上头一遭。
所以,当24岁的木村拓哉脸上涂着口红出现在广告片中时,全日本都轰动了。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他代言的那款口红被卖到脱销又脱销,两个月就卖出了约300万支,就连广告封面,也不得已加印了10倍以上。
女性的钱真好赚,就像投资圈那个著名的笑话,论市场价值,女人>小孩>老人>狗>男人。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社会经济发展带来了女性消费力的抬升,她们开始为更欣赏的男性的买单,“男色经济”由此兴起。
一开始,资本送来了韩国男团,他们清一色阴柔帅气,会唱会跳,会把眼线挑得高高的。
后来,限韩令打破了资本的美梦,没有韩流明星,就把在韩中国艺人捞回来。
归国四子重新定义了“小鲜肉”,他们有着漂染的黄头发,时髦的耳钉,精致的眉眼是标配,如果碰巧会唱一句歌,扭两把胯,还会眯起眼来唱一句“freestyle”,那你就是天王了!
粉丝抱团集结,巅峰时期,很多小鲜肉的单条微博转发过亿,抠图、替身、干瞪眼的烂剧,也能拿下上亿的播放量;还有的粉丝团,干脆包下纽约时代广场,或者买下月球土地的永久拥有权……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粉丝消费少说十万,动辄百万……资本像一匹狼,嗅到了“娘炮”带来的利益。
一个两个的娘炮,显然不能制造海量的财富。
于是流水线上的“娘炮”出现了,他们可以不会唱歌,反正有百万修音师;他们可以不会跳舞,反正镜头跟着你走;他们也可以没有演技,反正怎么演都是C位。
但他们必须要精致可爱,必须要会卖萌撒娇,必须要组CP营业,这样资本才能不停地捞钱捞钱。
当第一个娘炮出现的时候,我说他可爱到犯规。
当一群娘炮出现的时候,我说要尊重审美的多元性。
但当一批又一批被资本复制粘贴的娘炮攻占了互联网,成为一种文化潮流的时候,当劣币驱逐良币,打开电视,找不到一个正常的偶像时,我决定不再沉默。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我抵制娘炮,抵制的不是个人行为,而是娘炮背后的资本那只肮脏的手。
他毫无下限,将一切毁灭给你看。
 
 
03
批量制造出“娘炮”只是开始,真正的目的在于和商家一起收割,也就是随之催生来的“饭圈”文化。

去年一位初中物理老师,为了搞明白自己学生在想什么,特意潜入了某流量明星的微信群。 

经过一段时间调查后,他给饭圈下了一个非常精准的定义:明星只是产品,饭圈经济本质是传销和邪教。 

“他们坑的是小学生,背后真正得利的是资本。”

据《2020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统计,我国未成年网民参加粉丝应援的比例达到了8%,其中初中生群体是主要参与者。 

处在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因为还没有脱离学校和家庭,不掌握实际生产资料,经济上也不独立,导致了在主流话语体系中的权力缺失。

所以他们特别渴望找到一种归属感。一些小孩在加入饭圈群后,甚至有种找到了组织,融入进一股庞大力量的幻觉。 

但是,这一切不是没有代价的。 

加入群后,粉丝第一重要的是绝对忠诚,第二是花钱打投。想要提升地位,就要买偶像代言的产品,如果你一段时间不在群里晒购物支持的图片,很快就会被无情地踢出来。 

吃准了粉丝这根软肋,资本收割的好戏就开场了。 

还记得前阵子爱奇艺的《青春有你2》吗?粉丝们为了给“哥哥”打投,短时间内大量购买了某款牛奶,但扫码投票后根本喝不完,导致一天内倒掉了27万瓶,引起轩然大波。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这场人神共愤的闹剧,最终以节目停播、饭圈整改落下帷幕。但少有人注意的是,作恶的奶企资本却全身而退。 

为什么我说奶企资本作恶呢? 

看下这款打投“特供奶”的包装就知道了,这家奶企专门把投票的二维码印在了瓶盖里面。要投票,必须开盖扫码,开一瓶就破坏一瓶,而在之前不是这样的。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之前也有供粉丝打投的奶产品,但二维码要么是被放在箱子里,要么放在奶瓶包装内侧,开箱或者撕开包装就可以投票,这样的话,只是破坏了奶产品外包装,密封性并不受影响。

所以之前粉丝打投,可以只花一部分钱到渠道商那里买那张二维码,而外包装被破坏的牛奶,还可以被渠道商放到闲鱼等平台上低价处理。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这样显然不会造成大量倾倒浪费的现象。但问题是,这条链条里渠道商就成了“一鱼两吃”的赢家。 

奶企才不管你浪不浪费呢,它们要的是出货量,要的是自己站在收割的最顶端,于是果断修改了二维码的位置。 

收割完的奶企全身而退,留下来遍地鸡毛。其中受伤最深的就是这群粉丝和他们父母。 

很多人看完这些小孩乱倒牛奶会感到气愤,但如果你知道这些钱出自什么样的家庭,会更加怒不可遏。 

今年4月,一位饭圈粉丝在贴吧里发帖求助。原因是她妈妈把几千块钱放在她手上,春天到了,开春了需要买种子进行农作。 

但是这一笔钱却被她败光了:用在了饭圈打投上。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看得出来,这大概率是个并不富裕的家庭。她妈妈因为心疼2万块钱定期存款的利息,不舍得取钱出来,着急买种子也应该是个农民。

是的,参与饭圈打投的小孩家庭并不都是富裕的。那位潜入饭圈群的老师之所以发出“是邪教”的感叹,因为这群孩子:

心疼爱豆,甚于心疼妈妈。也甚于心疼自己。

今年6月,山东某高校辅导员马诚告诉记者,00后”学生追星很狂热,借贷追星的现象不断蔓延: 

“甚至有‘学生粉’在各类借钱平台欠款过万元。”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一位初中生明确说,“宁可自己挨饿,也要送爱豆出道。”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近日发布的《2020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我国未成年网民参加粉丝应援比例达到8%,近15%的“00后”粉丝每月为追星花费5000元以上。 

资本邪教式的收割,除了让一些普通家庭陷入泥沼,生活雪上加霜之外,更大的恶果是带坏了新一代的三观。 

比如吴亦凡在被抓后,马上就有粉丝出来洗,“谁还不犯错呢?”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甚至有极端的粉丝不惜与整个社会秩序和法律做对,扬言要去北京“劫法场”。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又比如肖战的“老师粉”,曾指挥小学生们在抖音上拍短视频给肖战应援。 

整治饭圈,为什么要从娘炮下手? 

试问有哪位家长愿意自己小孩被老师“安利”这些玩意儿呢? 

面对这些乱象,又有谁不为娘炮和饭圈被整治而拍手称快呢? 

尾声 

最近“娘炮”“饭圈”被接连抵制后,有人跳出来说遏制“娘炮”审美是不对的,是性别歧视。 

但我要说的是,我们不是不尊重审美的多元化,只是抵制资本按照某一种形象大量打造出的同质偶像啊。 

比如梅兰芳,《梅兰芳蓄须》直到现在也在小学课文里,我们不会因为他在台上男扮女装就歧视或者怎样。

比如张国荣,我们不会因为他在《霸王别姬》里说“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就把他列为“娘炮”劣迹艺人。

也不会抵制唱《新贵妃醉酒》的李玉刚,原因很简单,这些都只是唱戏“旦角”的职业需要

我们反对的是资本裹挟,是披着“娘炮”的壳来收割老百姓财富的乱象。 

说白了,资本无序收割的时代,该停一停了。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72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