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尊事件1:一场文化战的悲剧败退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星火智库):霍尊事件:一场文化战的悲剧败退

这篇长文,不是给霍尊一个人喊冤的,也不是为了撕架拍砖的。我要写的,是财产万千,是人命关天,是对错曲直,是毁誉忠奸。

霍尊事件:一场文化战的悲剧败退

 文:五星出东方

被称作国风歌手的霍尊发文告别演艺圈,绝对不是他一个人的私事或者职业选择,更不是他罪有应得咎由自取。这是在内贼外鬼多方夹击下的悲剧败退,是文化战中输掉的惨烈一局。你,我,每一个人,都将直接受损,这种损失,不但无法弥补,并且还将持续。

这篇长文,不是给霍尊一个人喊冤的,也不是为了撕架拍砖的。我要写的,是财产万千,是人命关天,是对错曲直,是毁誉忠奸。

一、战争的必然性

无数的人以为霍尊的退圈,只是最近一批被封杀的“劣迹艺人”中的一个。即使现有证据完全不能证明他违法乱纪,大众也会认为是他自己口不择言、行为不检点,导致了目前的困境。

这种认识是完全错误的。假如你肯像我一样,认真剖析一连串事件的前因后果时间线,你就会发现,无论霍尊怎么多加小心,他都难逃此劫。

并且,如果他与他身边的人、各色路人、你我吃瓜群众,仍然认不清局势,那他大概率会面临极大的人生悲剧。不但他的演艺事业被彻底终结,而且面临深不见底的深深深渊。

霍尊事件,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战役,而这场战役,是文化战的一部分。这场战役,有其必然性,单凭霍尊一个人的修身养性谨言慎行,是绝对躲不开的。

(一)天才

霍尊出生于1990年,还很年轻。在喜欢论资排辈的俗人看来,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远远谈不到什么“艺术地位”“艺术成就”之类,这些词儿要用给胡子老长的老爷爷们才对。

但是,通读艺术史,你就会知道,艺术是最讲“天赋”的领域,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如果你不知道莫扎特6岁就巡演欧洲,技惊四座,那你总该知道迈克尔·杰克逊。不说他天王巨星的光芒万丈,就说他还是个5岁的小孩,就能在闹闹穰穰的夜总会场子驻唱,而且十分成功——这根本不是人能教出来的,换句话说,就是老天爷非要给他这碗饭。

霍尊完全当得起天才二字,并且他不是单一领域的天才,而是在声乐、器乐、作曲、舞台表现力等诸多领域,表现都是绝佳。

声乐:评价霍尊的唱功,常见一句话是“真假声切换炉火纯青”,这是什么意思呢?

从最基础原理来讲,人是通过声带振动发音的。我们平时说话的声音是“真声”,如果你憋足气尖叫,发出的就叫“假声”。在真声状态下,整个声带都是振动的,而在假声状态下,只有部分声带振动,并且振动的面积越小,音调就越高。通常成年男性声音低沉而女性声音高亢,就是因为女性声带更短小的缘故。

所以,“真假声”并不是歌唱家的专利,所有能正常发音的人都会。但是绝大多数人对自己的假声是没办法控制的,只会单纯尖叫而不会更多的变化,更别说控制自如,唱出美妙的曲调了——这,就是专业歌手和普通人的区别。

霍尊还不是一般的专业歌手。

他从小接受了非常系统的音乐教育,基本功非常扎实。2012年参加东方卫视“声动亚洲”节目出道,2014年在CCTV-3“中国好歌曲”节目中推出《卷珠帘》,夺得冠军并荣获“年度好歌曲”,一举成名,时年24岁。

很多歌手,能推出一首唱作俱佳的好作品,几乎就可以到此为止了。但是霍尊并没有就此止步,接下来的几年,他的唱功仍然像乘了高铁似的飞速前进,不断探求多门派多领域的表现。只在公开演出中,就可见到他尝试了流行、R&B、中国戏曲等不同技法,将多种唱法融会贯通,又结合自己独特的声线,形成了只属于他的独有唱腔,识别度和表现力都是一等一的。

器乐:霍尊的钢琴是演奏级的,也就是说,即使他不唱歌,弹琴也已经是专业级别,是能hold住音乐会演出的水准。另外还会演奏哨笛、尺八等乐器。

你应该捉住“尺八”这两个字,多看两眼。

尺八是中国的传统吹奏乐器,唐宋时传入日本并逐渐发展兴旺,倒是在中国本土式微,成了小众乐器。

霍尊作为一个青春实力派偶像级艺人,对于尺八音乐及文化的意义,不言而喻。因为,与我国一衣带水的脚盆鸡,在过去的许多年中,在精心构建的舆论迷魂阵里,尺八几乎已经成了它的专利,压根没中国什么事了。现在被霍尊一宣传,越来越多的人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乐器本来就是中国的,不但是历史的,而且是现代的,不但有根源、有历史,而且有流传、有继承,压根不存在什么“尺八在中国血脉断绝,只有脚盆鸡才是正宗传人”的事情。

更可贵的是,他不只是摆证据讲故事而已,他的吹奏,真的非常好听。

你说,他做这事的这意义有多大?

作曲:据统计,霍尊自2012年出道以来,原创歌曲超过100首,翻唱歌曲超过300首。注意他的翻唱,大多数都不是照着原词原调唱一遍,而是在原作的基础上再加新的编排改造,既保留原作的基本面貌,又加入创新元素,从而成为令人耳目一新的“二度创作”。2017年辽宁台春节晚会,霍尊与京剧大师杨赤联袂演绎的《霸王别姬》,将京剧唱腔念白与流行歌曲巧妙糅合,被歌迷奉为经典之作。而这样的优秀作品,还有很多。

当年,皇后乐队主唱弗雷迪·墨丘利与西班牙歌唱家蒙特塞拉特·卡巴莱的《巴塞罗那》,是“摇滚+歌剧”的伟大尝试,是举世公认的经典之作,那流行歌曲与中国戏曲的结合探索,凭什么不能写进音乐发展史呢?

舞台表现力:舞台艺术是集中了美术、灯光、音响、服装、伴奏、伴舞、特效,以及拍摄、剪辑等等工作的综合体,对歌手的考验也是全方位的。不仅要有唱功,还要求相貌身材、临场发挥等等方面都不能有短板,才能称为优秀的表演者。霍尊身高180cm,并且头身比例极佳,所以他才能将那些长袍款式的舞台装穿出“范儿”——要是五短身材顶个大脑袋裹着长袍子,你可以想想那是一种什么喜感的效果。

比起身材体型,霍尊更无可挑剔的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气场,那种读书人文质彬彬的感觉,装是装不来的。不读书的人,即使面相再漂亮,也是透着浅薄庸俗,模样再甜美,多看两眼就发腻,完全骗不了人。

更绝的是观众的一致评价:他站在台上不唱歌的时候,就显得有点局促紧张,但是一旦开唱,那就如同帝子乘风,舍我其谁——没啥好说的,这就传说中的“为舞台而生”。

以上种种,常人做一样都难似登天,而年纪轻轻的霍尊,却都已经甩开了绝大多数专业人士。就像“中国好歌曲”评委蔡健雅得知他开始作曲一年多就写出了《卷珠帘》,惊讶之余感叹:“一年多就可以写出这样的曲子!老天爷很不公平,有没有?”

所以完全不用惊奇,他二十几岁刚刚出道之际,就被一众老艺术家当成宝,呵护备至,尽心调教,有证可查的就有:刘欢、李谷一、蒋大为、小香玉、王珮瑜、李胜素、于魁智……

只有最天真的人,才以为天才会被所有人羡慕、崇拜、爱戴。

实际上,越是天才,遭遇越是极端。天才招人爱也招人恨,有人爱他如珍宝,就有人恨他到发狂,爱他的人把他视为掌上明珠,恨他的人恨不得把他撕得粉身碎骨。

(二)敌人

最近趴在瓜田里吃撑了的猹们,看到这两个字,大约会想起霍尊那个不走正道的“前女友”陈露,或者兴风作浪的心机太妹“毒闺蜜”王萌。吃瓜程度较深的,可能还会联想到本名“湖上青玉柳”群里的“泄密者”,以及据说和泄密者关系相当密切的“大白兔”,之类,之类。

但是必须指出的是,这些人都是枪,而已,背后还有黑手。

因为这些人即使庸俗,即使算计,即使敲诈,但都缺乏把霍尊往死里整的动机——大白兔除外,现有的种种证据都指向,那是一只恶毒的“大白鬼”,白瞎了这么可爱的昵称。

从动机而言,就算是绑架勒索,撕票也只能落得两败俱伤,对绑票者而言,是毫无意义的。只有那真正的黑手,才是从阴谋设计之初,从根本上,就要把霍尊彻底打倒、搞臭,再踏上一万只脚,让他永远不得翻身。

只有看到这一层,你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奇葩荒唐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

霍尊究竟得罪了谁?要被他们这样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必要除之而后快?

他的敌人可真不少。

1. “丑国”

丑国,占尽道德高地,“软实力”首屈一指,作战大本营名唤CIA。并且丑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背后是整个白皮、信奉广义基教(包括天主教、新教、犹太教等等)的族群。他们自诩为山巅民族,有上帝加持开挂,高人一等,瞧不起所有的其他族群。仇华是标配,但尤其视中国男人为敌。

这很好理解——古代不同部族之间打仗,赢家经常把输家的成年男人全部杀光,却把女人小孩俘虏回去,做妓做奴。

白皮的思维,就是这么原始野蛮。中国女人是他们觊觎的对象,而中国男人则要杀光才好。

举个栗子,英国老牌摇滚巨星David Bowie的China Girl,你可以去搜一下MV看看,看看在白皮男人眼里,中国女孩是什么形象,而荒唐的是,MV里的那个女主角,压根就不是中国人,连华裔也不是,是个新西兰籍的越南模特。

霍尊事件:一场文化战的悲剧败退

所以毫无悬念,在白皮控制话语权的文化领域,中国男人很难出头。即使出于商业目的,树立几个吉祥物似的偶像,譬如体育明星,也只有那些不足以挑战丑国霸主地位,不能在赛场和丑国队或者其他白皮运动员杠正面,不能硬碰硬把他们比下去的几个,能得到一些“优待”。如果突破这个界限,直接从白皮手里抢走金牌,那人一定惨了,但凡有丁点借口,都会被揪住,然后夸大无数倍,务必在网上掀起口诛笔伐滔天巨浪,直到把他们彻底驱逐出公众视线,仍然会在之后追着不依不饶继续骂。

只要你关注体育赛事,一定知道我说谁——前有刘翔,后有孙杨(其实能直接把丑国灭得没脾气的中国女运动员,遭遇也没好到哪去,不过这个说来话长,先不提了)。

霍尊年纪轻轻,才华横溢,稳扎稳打,多面开花,甚至数次进驻丑国心脏的林肯音乐厅演出,在海外华人圈名气越来越盛,将来成为一张靓丽的“中国名片”,只是时间问题。

那,丑国和它的白皮伙伴们苦心孤诣、投入重金、刻意打造的“傅满洲”“满大人”,在霍尊面前,岂不就是雪堆见了太阳,瞬间瓦解消融,彻底崩塌?

你觉得丑国能放任这种状况发生吗??

霍尊事件:一场文化战的悲剧败退

霍尊事件:一场文化战的悲剧败退

2. “脚盆鸡”

脚盆鸡几百年来都妄图以“中华文明的真正继承者”自居,鼓吹“中华正统在东洋”。

而霍尊的中国风,是一种什么境界呢,用王刚(不用怀疑,就是那个“和珅大人”)的话来说,就是“像是一张宣纸,他在上面写书法,或者画一幅水墨丹青,旁边的人不知不觉就跟着他走进去……”。

——春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脚盆鸡,还有什么可说的?一帮连中文都不会说的人,硬拗“华夏正统”,累不累呐?更何况,现在正版来了,盗版还怎么骗人?

霍尊出道至今,已经发行了三张个人专辑,据说第四张专辑主题是“大唐雅乐”

多年来,脚盆鸡一直处心积虑、强词夺理,不惜造谣生事,也要硬说自己才是雅乐正牌传承。但是实际上呢,他们的雅乐和中国雅乐区别巨大,是本土音乐为基础,又糅合了大量朝鲜音乐、中国燕乐以及东南亚音乐元素的体系,和中国雅乐完全不同。

如果中国人的雅乐唱片摆出来,只要有耳朵都听得出其中区别——彼时彼刻,脚盆鸡以及它的拥趸,要不要冒冷汗?“中国雅乐在日本”“中国要想寻找雅乐只能去日韩”之类的言论,是不是要不攻自破?

你觉得脚盆鸡能善罢甘休吗??

3. 狗粮养的

一个佐证:不久前网上爆出一份资料,列出了一堆领取外务省“狗粮”的“太君雇员”,其中既没有霍尊,也看不到说他坏话的人。但是,这只是一份“可以拿上台面”的名单而已,所涉及的也仅仅是外务省旗下“国际交流基金会”一个项目,更多明里暗里的资金,压根就没在里面。

那些“太君雇员”,根据从事的不同行当,又叫“汉奸”“伪军”“买办”,像传染病似的,一带十,十带百,埋伏在普通人之间,平时看不出区别,遇见什么事件,这帮家伙跳起来、冲出来的时候,才会原形毕露。

根据历次网络事件可知,这种败类可真不少。

4. 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又称群氓、流氓无产者,堪称人类阴暗面集大成者。

群氓不是人民群众。人民群众有是非观、有正义感、有价值追求。人民群众大多数时候像是“沉默的大多数”,但是在实践行动、用脚投票的时候,就是无比的坚定坚决,所以才有了“小推车推出淮海战役”的壮举。人民群众是国家主人,是我党最坚实的基础,所以我党初心,永远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而群氓,“成群的流氓”。恨人有、笑人无的嫉恨嘴脸,可憎又可怜。

人民群众疾恶如仇,乌合之众专门与优秀的人为敌。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霍尊身体力行成为这句话的当代注解。

群氓面对霍尊所谓“黑料”的龌龊动机,就是这样的:原来年少成名,倾倒众生的国风王子,不过是这么个傻乎乎的二货?连个恋爱都谈不好,搞得这么水泼十八面?管你是不是被冤枉,管你是不是被夸大其词,管你是不是夏练三伏冬练三九一路奋斗?你有那么美丽的声音就已经是天然原罪了,居然还要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居然还要若干乐器样样精通?居然作曲还又多又好?居然还要高考数学140+?居然不是传说中的艺术生文化课成绩很差?什么!你大学居然读的不是艺术专业!!

是可忍孰不可忍!有你在,比得这帮人是多么渣!骂!骂得你灰头土脸,骂得你一身脏水,骂得你百口莫辩,骂得你体无完肤,骂得你霸王别姬,骂得你凤凰于飞!!

就是要毁掉你!就是要你身败名裂!就是看不得你过得好!

霍尊事件:一场文化战的悲剧败退

5. “女拳”

女拳不是女权,是蛮不讲理、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刻意将一切脏水泼给男人的泼皮流氓,其行径十分猖獗,一言不合破口大骂,污言秽语无所不用其极,并且逢中必反、奴洋媚外,堪称网络黑势力,比乌合之众更坏。

按理说,乌合之众不分男女,品质高尚也不分男女。

在霍尊事件中,有人说是女性同情心重,所以支持他的女性居多,其实这完全是错误的。在网暴最肆无忌惮的时刻,冒着枪林弹雨毅然站出来帮霍尊说话的,有男也有女,无需区别对待。

至于“女拳”套路,打着“女性”的幌子,叫嚣着“girls help girls”,无原则无底线,声嘶力竭地吹捧陈露和王萌,并且还要使出吃奶的力气辱骂霍尊。

这是近来互联网上一股非常危险的风气。“女拳拳师”们竭力要做的,就是将一切问题扯成性别对立,并借此掀起网络斗殴,甚至妄图扩大为社会事件。

最近的例子如“西安地铁事件”,以一次保安处理乘客纠纷的不妥方式为契机,迅速演化为对西安地铁、警方、政府部门甚至整座城市形象的大规模辱骂与抹黑,上蹿下跳的“女拳拳师”,则将该事件的讨论节奏,刻意带成“男人攻击女人”,并由此展开对“中国男人”的肆意辱骂抨击。

如前所述,丑国及白皮同谋们,最恨的就是“中国男人”。横行网络的“女拳拳师”,就是冲在第一线的火枪手。甚至为此专门发明了一个词“蝈蝻”,在它们看来,中国男人就是虫豸一样的存在,甚至都不配为“人”。

这是多大仇啊。

并且这样的词不是一个,是一堆;不是偶然之下的冲口而出,是精心构建的一整套话语体系。

霍尊事件:一场文化战的悲剧败退

仔细观察一下女拳的发言风格,就可以发现,这股势力最纯熟的操作,就是在一切争议事件中无原则地力挺女方,如果矛盾双方恰好是一方为男一方为女,男方必定会遭到来自它们的惨烈网暴。但如果是外国男人,它们就看不见——例如宁波黑人外教骚扰并残害女大学生,这些账号就像死了一样默不作声;就在8月,棒子国明星“黄什么玩意”被举报睡粉,还有N个女朋友,和霍尊事件几乎同时,性质更恶劣一万倍不止。并且,这个黄棒子自己还写了亲笔信承认,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拳师们全部装死,安静如鸡。

港澳台地区的男人,也有免遭拳师毒打的“豁免权”。

霍尊事件:一场文化战的悲剧败退

词条中提及柯洁,是傲立群雄、惊艳世界的围棋天才,曾经有许多年,脚盆鸡和棒子国的棋手遇见他,只有晕头转向满地找牙的份儿。但就是因为支持平权,以及“阴阳极端女拳”(阴阳,大略就是“调侃”“贬斥”“瞧不上”的意思),结果被网暴到关闭微博,彻底退出公众视野。

霍尊呢,土生土长的大陆人,没有丁点海外血统或背景。

所以完全不用奇怪,当这帮拳师发现霍尊的“黑料”,那上蹿下跳的兴奋癫狂,简直就是嗅到血迹的食人鲳。

对了,你必须知道,这些拳师并不都是女性,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具有中国国籍的男性——嗯,没错,身为“中国男人”,又以肆意辱骂中国男人为能事。可不就和身为中国人,却疯狂攻击中国一样的败类嘛。真可问候一句:贱不贱呐?

果然,贱货也不分男女。

(三)行业环境

对于一个手无寸铁、毫无抵抗力的人而言,想要生存下去,唯一的仰赖就是安全的环境。就像女孩子可以放心走夜路,唯一的原因是社会治安良好。

以业界术语讲,霍尊从事的行业,可以归类为文艺界、演艺界或娱乐界,但是近年来,这方面的业界生态简直是糟透了。

简而言之,已经很少见到“文艺作品”或“文艺批评”,横行霸道的只有喧嚣嘈杂的“饭圈文化”。

“饭”“粉丝”,是fan、fans的谐音,本意是对某明星或某作品、流派特别喜欢、着迷的人。但是在畸形发展的“饭圈”,输出的却从来不是“喜欢”或其他任何正面情绪,占据主流的,是“极端”“偏执”“恨”。

在这种生态下,粉丝如何表现对自家“爱豆”的“喜欢”?必不可少的标配就是在网络平台“签到”“打榜”“刷屏”“屠版”。并且要消灭一切反面或负面的声音,即使这种“负面”只是出于狂热情绪下的自我断定。无论是谁,一旦招来“粉丝大军”出动,则整个网络平台都会被通稿文案淹没,其中充斥了对他人的恶毒咒骂和人身攻击。如蝗虫过境疯狂啃噬,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这种网络攻击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以及时间。一个还有正常学习、工作生活的人,很少能陪得起。

结果就催生出一大批专们以刷屏屠版为生计的“职业水军”。水军们甚至对自己维护或攻击的对象完全无知无闻,只不过是出卖劳动力,执行命令干累活脏活的“工人”而已。

而雇佣职业水军的经费,多半是从粉丝群体筹集的。于是,粉丝出钱,水军出力,逐渐形成了一种上不得台面的灰产业。

水军的幽灵在网络游走,人人避之唯恐不及。因为一旦沾上,轻则身败名裂,重则粉身碎骨——在“饭圈”起源地韩国,因不堪网暴而自杀殒命的艺人名单,是老长老长的一串。

水军有强大的毁灭能力,却没有灵魂与是非,能受雇于A,自然也能受雇于B,攻击谁,维护谁,一切都是金主说了算。而资金来源,除了来自粉丝,当然也可以来自其它,譬如CIA,譬如外部省。

要命的是,对这些乱象的监管,长期以来几乎为零。直到今年网信办下达“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十条命令,其中第4条是“规范粉丝群体账号。加强对明星粉丝团、后援会等账号的管理,要求粉丝团、后援会账号必须经明星经纪公司(工作室)授权或认证,并由其负责日常维护和监督。未经授权的个人或组织一律不得注册明星粉丝团账号”。

意味着什么?说明之前那些打着XX后援会、XX粉丝团的群组,很多都和艺人本人毫无关系,单纯就是个水军组织而已呗。

而且还有专门为了攻击、诋毁某人而组建的水军。虽然打着XX明星幌子,而实际上聚集的全是以“狙击”该明星为目标的“黑粉”,这些人聚在一起,是为了挖掘该明星的黑料或隐私、策反粉丝组织领袖等“卧底”行为,上演着一幕幕现实中的“无间道”。

(四)漏洞

一个事实:霍尊没有和大型经纪公司签约。

可以理解他这样做的考虑。经纪公司的底层逻辑是利润最大化,安排行程也罢,业务洽谈也罢,第一考虑的一定不是艺人的发展需求,而是盈利模式行稳致远。那么,假如霍尊将自己的经营工作托付给经纪公司,那么公司一定不会鼓励他去尝试各种流派唱法,更不会鼓励他改编那些已经流行到大街小巷的曲目。因为观众耳朵是有惯性的,这种改编等于在挑战大众的习惯,风险极高。一旦观众不买账,对以后的出场和出场费都会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那么如果一直如此“求稳”,结果就会是他十年如一日,行程全被赚快钱的商演全部塞满,没有时间创作、没有时间学习、没有时间磨炼唱功表演。真的会是除了《卷珠帘》,啥都没了。

作为一个对“艺术境界”有追求野心的年轻人,这显然是不可接受的。

所以霍尊走了另一条路,自己经营自己,尽可能掌握选择演出邀约和合作伙伴的主动权。于是才有了那么多非常放飞而且优秀的作品,但是也因为缺乏传播资源,所以这些歌的传唱度和传播度都不算太高。除了深度追随的歌迷铁粉,大多数路人仍然只知道《卷珠帘》。同时,他的出场费也一直提不起来,进不到“顶流”之列,甚至连广告代言都拿不到,成了个名副其实的“糊咖”。

糊,就意味着,当铺天盖地的网暴袭来,他将毫无招架之力。

在这种状态下,优秀是一种冒险。而他“中国名片”“国风王子”的光环,简直就是疯牛前的那块红布。

种种迹象表明,霍尊以及他身边的人,对于所有以上虎视眈眈的敌人都毫无了解,更没有任何应对预案,风险防控措施几近于零。

尽管他的微博显示有870多万粉丝,却根本没有组织,管理更是毫无章法。最大的“工作室”“后援会”等账号,只有区区三五万关注者。他担任法人的“霍尊(上海)文化传播工作室”,已于2020年7月注销,却至今仍是微博账号“霍尊文化传播工作室”的认证主体,并以此为平台发布声明——管理无序,一至于此。

而“霍尊歌友后援会”的说明,索性是:“霍尊歌友后援会官方微博、霍尊吧官方微博、超级话题主持人、官方粉丝团 本微博与霍尊本人无关”——无关还敢称“官方”??没有任何公司实体,也能开通企业蓝V认证???

这已经不是霍尊的问题了,这是渣浪平台审核形同虚设、瞎带节奏的实锤铁证。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霍尊的商业运营水准和他的艺术天赋远远不成比例。也许不能苛责他这一点,因为毕竟大环境就是这么污七八糟混乱不堪。但是结果就是,使得他俨然就像是一座美丽温柔、繁华富贵的流金都市,却没有设防——警察为零,安保为零,军队为零,却有强敌觊觎,虎狼环伺,而且还是手段恶毒阴狠、全无底线的卑鄙流氓……

他不出事谁出事啊……

(未完待续)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732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