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远丨G7伦敦外长会:渗透着反华阳谋和阴谋

作者:周远

本文转载自:东方智库Orientalthinktank(ID:OrientalThinktank)

周远丨G7伦敦外长会:渗透着反华阳谋和阴谋
周远

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东南大学国际战略智库首席研究员

在中断了两年多后,七国集团(G7)外长会议本周在伦敦得以举行。此次会议长达3天,期间有公开的内容,更有不公开的双边、多边会谈密谋。从会后发布的联合公报看,此次会议既有面对国际局势变化的泛泛而谈,对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关注呼吁,更有针对中国和俄罗斯等国的浓烈火药味。

G7外长会议的联合公报,大多是长篇大论的,上次的G7外长会议公报长达25页,今年全文长达12400余字,可谓洋洋洒洒,但半遮半掩,话中有话,话中带刺,甚至不乏威胁恐吓。

周远丨G7伦敦外长会:渗透着反华阳谋和阴谋

资料图片: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新华社发,北约供图)

此次G7外长会议给人的印象是诡秘的,明显带有密谋性质。从会议期间和前后透出的信息看,至少有四大动向值得严重关注和警惕。

其一,此次会议既有西方七国的外长正式与会,也有澳大利亚、韩国和印度外长作为特邀嘉宾出席。虽然G7外长的有些内部秘密会议后者不能参加,但他们有机会在会议期间与G7外长进行深入具体的双边和多边会晤,进行战略与策略的谋划、勾兑与口径、行动的协同对表。

从这个意义上说,此次G7伦敦外长会议实际是“G7+3”外长会议。印度代表团两名成员在5月4日确认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印度外长苏杰生不得不改在线上参加剩下的会议。这些国家自称是全球“民主样板”国家,有共同的民主理念和价值观追求,实际上不过以此为借口,在强化国际战略联盟,而其主要针对的目标不言而喻。说穿了,这是拜登上任之后,华盛顿在构筑反华国际和地区联盟方面跨出的又一步,而且是实质性的新一步。

周远丨G7伦敦外长会:渗透着反华阳谋和阴谋

图片说明:5月6日,在印度加尔各答,一处足球场被改造成新冠隔离中心。印度卫生部6日公布的疫情数据显示,该国新增新冠确诊病例数和新增死亡病例数均再次打破此前纪录。(新华社发)

拜登上任后,一再强调美国不会单打独斗,而将紧密联络盟国一起行动。今年以来,华盛顿已经召集了美日印澳“四方机制”外长会议和首脑会议,并与欧洲盟国领导人和外长们进行了勾连,仅国务卿布林肯就在短时间内两次去往布鲁塞尔访问协调。此次积极紧跟美国的其他9个国家的外长与布林肯聚集到一起,而且是在美国的铁杆盟国英国的首都伦敦举行外长会议,场景和意图更不一般。既有巧合,更有有意为之。这既是为定于今年6月举行的G7首脑会晤作具体筹备,也是为了进一步游说9国协同美国的联盟战略与行动。

华盛顿很明白,目前10个国家除去彼此间不无矛盾分歧外,在对华态度上还是有所不同的,有的国家多少还有些顾忌,不愿得罪中国,损害自己的实际利益,但拜登政府要的是盟国和伙伴国的战略统一和言论行动的趋同,以展示美国牵头的国际同盟力量和对抗能力,并避免在6月的G7首脑会议上发生分歧,影响美国推进同盟战略和议程。

美国在日本、英国等国的策应下,一直都想扩大G7峰会,把澳大利亚、韩国和印度等国拉进去,甚至想把俄罗斯也重新拉进去。今年的G7峰会究竟会有多少国家参加很快就会见分晓。即便不能一步到位,有些国家被作为特邀国也很有可能参会。

最近拜登对印度疫情大秀“同情与厚爱”,并不顾美国企业的坚决反对,要对印度暂时开放美国疫苗的专利,让印度感激不尽。印度是注重实利的。新德里称赞美国“雪中送炭”,给予回报,对美变得更加热情起来。只要印度的立场态度松动了,美国“紧密层联盟”中个别仍公开表示不愿在中美两大国之间选边站队的国家,是否会被威逼拉拢过去不好说。华盛顿的当政者不仅是阴险的,而且是老谋深算的,手段和手法很多,这是特朗普所无法企及的。

其二,此次G7伦敦会议避免了以往G7外长会议的争吵。在G7峰会前先开外长会议是惯例。由七个工业发达国家组成的G7集团发起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最先是G5,后来因意大利和加拿大的加入扩大为G6、G7, 在1997年至2014年间又因吸纳俄罗斯而变为G8,但克里米亚事件后因俄罗斯遭受西方制裁,俄在G8的席位被冻结,该集团再次称为G7。G7主要是协调七国在国际和地区重大问题上的立场。

G7曾经比较抱团,在国际上有较大影响力,但内部一直都是矛盾重重。尤其特朗普执政的4年中,奉行“美国优先”单边主义和极端民粹主义,对盟国照样打压欺诈霸凌,美国与其它G7国家矛盾尖锐。去年美国担任G7轮值主席国时,既未开成G7峰会,连个G7外长会议也是吵吵闹闹,最终连惯常的联合公报都未能发表。上次G7外长会议2019年4月在法国西部城镇迪纳尔举行,因美俄矛盾深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连会都没有参加,甚至连个解释也没有,仅委派了较低级的美国国务院官员出席。

但此次伦敦G7外长会议大不相同,不仅七国外长悉数到场,而且对外刻意展示一致团结。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实际坐镇此次会议,布林肯不仅与韩日两国外长分别密谈,而且撮合彼此矛盾争端较大的日韩两国的外长一起密谈。

日本外务省在会谈后发表的公告称,美日“两位外长就包括中国和朝鲜在内的地区局势交换了意见”,双方将“在最近的日美首脑会谈讨论的基础上,同意继续为实现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而努力,强烈反对中国单方面改变东海和南海现状的企图,强调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共同严重关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人权状况,并将在今后继续合作”。在经济方面,美日外长“重申需要对有关中国的各种问题作出回应”。实际上,这是美日两国在菅义伟访美回东京受到批评舆论压力后,双方的继续沟通协调和对表。在美韩外长会谈后,尽管公开没有提及中国,但韩方强调了美韩战略联盟的牢不可破,其用意也很明显。

其三,G7伦敦外长会议依然对中国耍弄两面手法。一方面表示要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和疫情等问题上与中国合作,另一方面又不断恶毒指责攻击中国,称要与中国竞争乃至对抗。其实,前面的表态轻描淡写,后者才是实质性和重磅性的,前者不过是在欺骗舆论,施放烟幕弹。

布林肯是最善于做这种表演的,其在伦敦外长会议期间多次发表了涉华言论,有时似有些善意,但随接又是对中国的严厉指责和攻击,说来说去主要是四个方面:一是指责中国不讲规矩、不守国际规矩甚至破坏国际规则;二是诬指中国在新疆侵犯人权,在香港破坏选举制度,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表示所谓的严重关切;三是污蔑中国在国际上搞经济科技胁迫行为,四是在台湾问题上对中国施加压力,干涉中国内政。

美国这些干涉中国内政、颠倒黑白的反华立场态度和言论,实际上为伦敦G7外长会议联合公报定了涉华基调。此次外长会议发表的联合公报分为俄罗斯、乌克兰、中国、白俄罗斯、印度-太平洋地区、朝鲜和南海、东海等不同的部分。虽然在排序上把中国放在了第六项,但其中包含了6段篇幅,而且在“中国”和“南海与东海”的分类中都提到了台湾。相比较,公报针对中国的分量更重,用词也很尖锐恶毒,可见公报的主谋和同谋们费尽了心计。

公报称“对中国侵犯人权状况,特别是新疆维吾尔少数民族以及其他宗教及少数民族团体的人权极为担忧”,公报指责中国“在香港从根本上侵害了香港民主选举制度”,呼吁“中国尊重人权以及基本自由”。公报威胁称,七大工业国将“加强集体行动”,阻止中国的“强制性经济政策”。公报还表示,“G7支持台湾有意义地参与世界卫生组织(WHO)论坛及世界卫生大会”,并称“G7严正关切东海与南海情势,我们重视台湾海峡和平及稳定的重要性,鼓励和平解决两岸问题”。

周远丨G7伦敦外长会:渗透着反华阳谋和阴谋

图片说明:5月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外交部网站)

5月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记者会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七国集团外长会“对中国进行没有事实依据的指责,公然插手中国的内部事务,搞开历史倒车的集团政治,这是对中国主权的粗暴干涉,是对国际关系准则的肆意破坏,违背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中方对此予以强烈谴责”。

其四,G7伦敦外长会议期间欧洲对华频频发声,很不寻常。分析人士认为,这一方面是伦敦会议期间G7勾连策动的结果,另一方面是欧洲一些势力在美国的唆使鼓动下蠢蠢欲动。

德国媒体报道称,继欧盟议会之后,欧盟委员会近日也表示将不会就与中国的投资协定开展进一步工作,并要求中方“首先必须放弃制裁”。欧盟议会贸易委员会主席朗格称,中欧投资协议“已被我们放在冰箱里,将在那里待一段时间”。欧委会副主席东布罗夫斯基斯5月4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协议“将以某种方式被搁置”,贸易政策不能同中方的制裁相分离。但欧盟委员会方面反驳了这种说法,解释称目前搁置对协议的审议只是一种简单的技术性延迟。

值得关注的是欧盟委员会5月3日提出了一项新法规,以“应对获政府补贴的外国企业的竞争问题”,欧盟表示希望透过促进公平竞争,为欧洲工业蓬勃发展提供合适的条件。

欧盟委员会主管竞争的执委维斯塔格表示,欧洲是开放投资的大国,但开放需要公平,“当你向客人开放自家时,希望他们像自己一样小心翼翼地对待家具和物品。而欧洲的统一市场就是如此”。

欧盟主管工业和服务业的执行委员布勒东表示,“欧盟正在确保所有公司在平等的基础上竞争,并且没有人可以通过扭曲的外国补贴来破坏公平竞争环境和欧洲的竞争力,这将增强欧洲的抵御能力”。根据欧盟新法规,获得外国补贴的公司在欧洲进行大型合并之前,需要获得欧盟的批准。公司必须说明收到哪些补贴,且如果没有欧盟的同意,无法拿下公开招标案。

法国媒体评论说,欧盟虽然没有透露针对哪个国家,但目标所指是明确的。

在欧盟宣布相关决定后,始终力挺欧中投资协定的德国总理默克尔迅速表态,重申中欧投资协议的重要性。默克尔表示,尽管目前要批准协议必然面临种种困难,但这份协议依然是“非常重要的承诺”。

默克尔在参加德国联邦议院联盟党党团关于跨大西洋关系的网络会议时表示,在讨论欧中投资协定时应该将更为广泛的问题纳入考量。欧盟在中国问题上的利益具有多样性,一个如此强大的国家必须纳入多边体系之中。默克尔强调,“无论是气候变化,还是世贸组织的问题,我们都无法在没有中国的合作,或与中国对抗的情况下解决”。默克尔的态度被认为是明智的、理性的。

正如汪文斌所言,七国集团作为发达国家集团,应当为推动世界经济复苏、帮助发展中国家加快发展多做实事,而不是在国际社会中制造矛盾和分歧,干扰全球经济复苏进程。

来源:东方网·东方智库

作者:周远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75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