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尊事件:喧嚣浮沫,静水流深

无论如何,都是持久战。


霍尊事件:喧嚣浮沫,静水流深

文:五星出东方

 

目前,各方面的信息指向都是,霍尊案即将迎来警方通报。

对于在风暴里已经卷了一个多月的正主以及关心此事的所有人,这将是个标志性的节点。

但这远远不是终点。

是个人都看出,这次无妄之灾,远远不是一个明星被前女友敲诈这么简单。经过一个多月的围剿,再看看“霍尊”二字关联之下的搜索结果,完全成了一副满目疮痍的悲惨模样,不但进行中的工作被打断,而且已发布的作品也被全网封杀,只留下无数谩骂诋毁。

陈露王萌没能从霍尊那里要到900万,换了一票人来索要,打着索赔的旗号,价码比陈王开得更离谱,一说高达1500万。

理由呢,是说因为霍尊风波,平台音乐下架,由此导致平台方面蒙受经济损失,所以要霍尊赔偿。

 

但是音乐作品又为什么下架呢?

平台说,官方通告。

但是无数网友把官方通告翻了个底朝天,也没翻出任何一个部委的任何一个部门或下属机构,发出过封杀霍尊的通知。

我很不介意再说一遍:被点名明令“不得邀请参与制作节目,停止播出已参与制作的节目”的,只有郑爽一个而已,封杀令来自广电总局。

       霍尊事件:喧嚣浮沫,静水流深       

网传一张没头没尾的“封杀令”,没有题头,没有公章,没有签名,只有一个语焉不详的署名“总编室”,第一个点名的就是霍尊,落款8月25日。

       霍尊事件:喧嚣浮沫,静水流深
       

但是据网友反映,8月19日就陆续有作品消失,至晚到8月22日,就有相关报道见诸媒体。

       霍尊事件:喧嚣浮沫,静水流深         

拿个似是而非的通告,这是想糊弄谁呢,与其说是官方下令,不如说是丢了块啥都盖不住的破布,还妄图蒙蔽网民的眼睛。

各大平台,一边漫不经心搪塞网民,一边却又配合默契心有灵犀,眼神一对,就心照不宣采取行动,你说蹊跷不蹊跷,你说是不是事出反常必有妖。

总结一下可以看到的外在影响:官方压力不存在,民间呼声全都是留住霍尊,作品无辜,然而全然无用,各大厂一意孤行走到黑,完全没有通融的余地。

那么,封杀霍尊这事儿,要么出自各大厂的内在动机;要么就被什么冰山以下的力量所控制,不得已而为之——后一条是不是脑洞有点大,哈,大厂们,你们要是被胁迫了就眨眨眼~

 

其实,别看大厂们浓眉大眼的,这一次操作却是很奇葩:没有官方命令,没有统一行动,黏黏糊糊拖拖拉拉,一个接一个的下架——像不像一条街上,一票被黑势力挨家踢门威胁的店铺,随着黑势力蔓延过去,只好挨个闭门关窗,下架谢客。


PS:这帮黑势力,也无时无刻都在盯着和威胁我们,所以不保准本文能活多久,亲们能存快存,能截图快截图——当然,即使本文被删,还可以去我们自留地上看。


大厂之所以是大厂,是因为背后的金主很大,上市公司上的是哪个市,都是公开的,没啥秘密。

而金主呢,既然能投资大厂,自然也能投资别个,不可不察——他们豢养了一堆呢,行话叫“狗粮养的”。

关键是,谁让霍尊不去投靠金主,谁让他不做狗粮养的,偏要自己做独立音乐人。

这就是原罪。

 

为什么关注霍尊,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他很有代表性。

他遭遇的,可以说是文艺工作者的行业困境。如果他都走不出来,几乎可以意味着,所有人都没希望。

首先看文艺行业的特点:无论音乐、美术、诗歌、影视,等等,其生命力根源都在于“展示”,甚至可以说,“展示”就是艺术品的本质要素之一,如果没有了“展示”,甚至都不能称为艺术品。

比如中国美术史,公认的“独立绘画”开山之作,是东晋顾恺之的《女史箴图》《洛神赋图》,而比他早得多的,甚至已经画在丝织品上的作品,如战国时期的《人物龙凤图》《人物御龙图》,或者西汉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画,之所以不被视作独立绘画,是因为那些作品,都是画完之后就随墓主人埋入地下,其功能并非为了展示欣赏,而是为了给墓主人祈福升仙等其他目的,所以不能称之为独立绘画。

音乐作为一种时间艺术,当历代音乐作品,只留有标题而没有可供“展示”(演奏/演唱)的旋律,那这些作品就是“失传”,也就是“不存在”了。

 

在互联网时代,媒体平台显然占据了“展示”的主流地位,而大厂,也就掌控了每个艺人的“展示”大权。

谁掌握了大厂的话语权,自然也就掌握了艺人的“展示权”。

所以,为什么现在的剧越来越难看,歌越来越难听?是中国演员突然不会演戏了,还是中国歌手都不会唱歌了?

都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是审查“展示”流程的审查环节:是怎样的设计,导致会演戏的演员出不了头,导致好听的歌曲上不了架,导致好看的画到不了观众眼前,而被推出去漂在表层的,尽是些辣眼睛呛耳朵的东西?

 

“展示”的延伸,是“传播”。

网媒时代的传播也分两种,一种是在线传播,比如网上画廊、QQ音乐之类的网上音乐平台,既是作品展示,也是传播途径:网友看到喜欢的美术作品、听到喜欢的歌曲相互推送链接,这就是传播。

最好是“独家代理权”,别无分店,那才叫什么都是一家说了算。

其次,是网店,将作品以CD、唱片等形式固化记录下来,然后流转交易。这个对大厂来说也不是问题,反正交易平台也就那么几家,都是他们的。

 

艺术品的生命线,也维系于“评论”。艺术品诉诸视听等感官体系,艺术评论或文艺批评,则通过解读、鉴赏,以语言的形式,将感官意兴转化为理性认识或感悟,或正面宣扬,或反面批评,都是进一步加深加强作品在人群中的形象印记,艺术作品也就在层层解读中增加厚重感,进而成为不朽之作。

这一层,《红楼梦》最有发言权,未完成的红楼梦,养活了两百年来的红学家,尽管见解高下不一,却无可置疑地使得《红楼梦》具有了其他名著无可匹敌的厚重与内涵。

而现在的音乐评论,别提了,其野蛮荒凉的程度,不知道核爆现场能不能比拟。以霍尊的作品为例,本来,音乐评论就几近于无,仅有的一点声音,多半也就是些作品集锦,8月风波一来,有些号还忙不迭的自己删帖。结果就是满坑满谷,只剩了浮躁的喧哗。

浮躁不但体现在对霍尊的谩骂贬抑,包括那些只把霍尊事件歪曲成只是陈露又蠢又坏,或者将舆论节奏只推成渣男捞女狗血剧的水军,都是转移得一手好视线。

把本来应该秩序井然、谈笑风生、琴棋书画诗酒花的风雅沙龙,搞成板砖、撕架、口水、披皮黑等等污七八糟的垃圾场,它们就赢了。

事已至此,所有将此事庸俗化、刻板化、简单化、粗暴化的,不是愚不可及,就是居心叵测。

 

到这一层,其实可以看到某些大厂的用心良苦和无可奈何。

比如猕猴桃,曾经试图追求综艺节目质量,煞费苦心打造了《国风美少年》《我是唱作人》等节目,结果风波一起,黯然下架;

比如芒果,曾有“综艺节目第一台”的野心,倾力综艺十数年,推出若干国民爆款,在不断的争议、否定、否定之否定中执着探索,时至今日,已经具备了制作综艺节目的强大实力,芒果传媒也成为第一家国资控股的长视频平台。7月12日,芒果超媒8.49亿限售股解禁,均由控股股东芒果传媒有限公司持有,解禁数量占公司总股本的47.69%。之后就是接二连三的出事,不但霍尊风波席卷网络持续不散,何炅、钱枫、田源、李维嘉等一票主持人也接连被挂,芒果辟谣也没用,切割也没用,股价还是硬生生被砸出一个大坑。

资本故事,从来都是这样不顾吃相。

 

即使如此,据网友爆料,尽管提前退出,芒果还是按时足额支付了霍尊在“披荆斩棘的哥哥”节目组的劳务费,并且在节目播出之后,在“被斩杀”和“推霍尊”的双重镣铐之下,极具创意的将“马赛克”“那团雾”推上热搜,无论初衷如何,毕竟给了霍尊以歌声自证其过硬实力与人品清白的机会。

 

每一个真正关心此事的人,都看得出来:那幕后黑手,要的就是把霍尊彻底打倒搞臭,踏上10k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可它们没能达到目的。因为不但未来还没到来,具备不确定因素,即使是现在,霍尊也远远没有黑透,还有成千上万的人,在呼吁,在喊冤,在默默保存与流转他的音频与视频,以及还有无数人,在和他一样,坚持高举文化自信的旗帜,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得以如此,三条因素不可忽视:

一是霍尊自己实力过硬,人品过硬。再翻天挖地也找不到能置他于死地的黑料;

二是群众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正义的路人纷纷下场,水军抹黑诋毁带节奏,没能完全起到效果;

三是还有平台偷偷递干粮。芒果之外,还有许多央媒官媒,仍然保留昔日对霍尊的正面报道,至于QQ音乐,好歹也是坚持到了最后一刻。并且,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在一票音乐平台中,企鹅做事还是比较规矩的,即使有纠纷,但也真的不会故意刁难他的——对此我要质疑一下,网上有些账号,非要把他描绘得十分凄惨,十分软弱,十分可怜,恨不得要去唱莲花落了一样,但据我们了解,实际情况远非如此。

只有创造历史的人,才有追求不朽的野心,一个敢以“中国符号性的、时代性的音乐人”为理想的人,一个在高处不胜寒的无人之境执着拓荒十数年的人,你就算怀疑全世界,你也不用怀疑他的顽强和坚韧。

我不知道他们出自什么目的这么写,但是,如果有粉丝信了,关心则乱,不但帮不了他,反而让自己陷于哀怨焦虑不能自拔,显然是错误的。

 

真实情况,既没有糟糕透顶,也没有凄凉悲壮——某些势力,简直就是谵妄,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你们想筑牢一堵墙,把霍尊封印在里面永远出不来,你们简直比秦始皇还要狂。

要对赌封杀,焚书坑儒了解一下?《论语》还不是有孔庙的保护,安然无恙流传到今天?

自古至今,我们人民群众,都是有正义感的,有“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铮铮铁骨;有“匹夫不可夺志”的坚韧顽强;有“士可杀不可辱”的清高孤傲;也有“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的宽宏豁达。

中国人相信“人心齐,泰山移”,相信金杯银杯不如口碑,也相信乌云盖不住太阳,“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这是中华民族、中华文明的高贵品质。

话说以前,我以为,是个人都该有骨气,是个人都不甘屈服于外族,是个人都应该懂得美帝没有权力满世界当警察,是个人都该警惕脚盆鸡右翼势力的狼子野心——结果,做了几年涉外工作,和外面打交道多了,才意识到,原来世界不是我以为,原来我们耳熟能详、司空见惯的天经地义,在别国人看来,居然是高不可及的终极梦想。

呵呵,还说什么呢,此生无悔入华夏,来生还在种花家!

 

有人说你别抒情了,讲点干货。

嗯。人民警察永远是我们强大的后盾。

话说当年,MJ被诬告娈童案,不是一次,而是两次。

你可以找找,丑国警察是如何“调查”、如何“取证”、如何“搜检”的。

我只讲第一次吧。

1993年,在Dangerous巡演期间,后院起火,有人起诉他性侵儿童。

  • 8月17日,洛杉矶警署对MJ正式启动刑事调查。

  • 8月21日,这边,他刚刚抵达泰国曼谷;那边,警察搜查了他的两处住所,分别是在洛杉矶的世纪城公寓套房,和位于洛杉矶市郊圣巴巴拉的Neverland(中文一般译作“梦幻庄园”)。

 

如果单看一件事,也许只是觉得他倒霉,不走运,但是按时间顺序一排列,就各种不对劲。这分明是针对他的诛心战,而且是一招比一招狠。

在娈童案之前,他的商业伙伴被拆,他亲近的家人被挑拨,诬陷罢了,还要利用孩子诬陷——谁都知道他最喜欢孩子,就利用孩子来打击他,哪儿疼就偏朝哪儿捅。

是个人都知道MJ那演唱会的强度,几首歌下来就大汗淋漓浑身湿透,他飞速旋转,甩出的成片汗珠,都成了演唱会一景。两个小时下来必然是大量失水,据说演唱会结束时,他的皮带扣能比开场时缩进两寸。

与此同时,还要忍受巨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于不吃不喝不睡,铁打的也垮了。

外人只看到他在舞台上仍然魅力不减,极其精彩,而实际上,状况不断。

  • 8月24日,曼谷国家体育场首秀;

  • 8月25日,第二场演出因MJ急性脱水取消,推迟至次日;

  • 8月26日,演出再次推迟,因为他还没有完全康复;

  • 8月27日,举行曼谷站第二场演出;

  • 8月28日,抵达新加坡;

  • 8月29日,新加坡站首秀,这天也是他35岁生日,歌迷找了军乐队为他奏生日快乐歌,MJ为此激动不已,泪洒舞台,在那些难熬的日子里,也是难得的一抹亮色;

  • 8月30日,新加坡第二场演出,因他虚脱并有强烈偏头痛而取消,推迟至9月1日;

  • 10月21日,智利圣地亚哥,他的演唱会再次因病取消,推迟至23日;

  • 11月2日,墨西哥阿兹特克体育场,第三场演唱会因牙痛取消,推迟至7日;

  • 11月12日,宣布取消所有剩余场次,之后去了英国接受治疗。他那时,已经是身心俱疲,一堆伤病:牙痛、背痛、偏头痛,脚踝扭伤……而且对止痛药物的依赖,也严重到不能不治的程度。

 

早就埋下的重重隐患,终于爆了。

他没有什么器质性病变,但是人体在长期超负荷运转以及巨大的精神压力之下,免疫系统会受损,以至于不堪一击,病症频发。

他最需要的是放松和休息,然而总是有人不肯放过他。

唯利是图、毫无良心、见人有难,脚底抹油能跑多快跑多快的,永远是资本:

  • 11月14日,百事宣布中止和他的合作。

  • 12月10日,MJ返回美国。

  • 12月的一天,警察命令他脱衣全裸受检,并且拍摄了他全身,包括隐私部位,就那样被一寸一寸拍了个够。

 

发生这样的事情,只能说没底线了。这完全是没有任何必要的拍照,除了侮辱别人,没有任何价值。这和香港那些黑社会耍流氓,通过强拍裸照控制女明星有什么区别,而这么做的居然是警方,警方,警方。

 

大洋彼岸的歌迷,惊骇地看着这一切发生,感到的,是彻骨冰冷。

这种冰冷不单单是看不得他受屈,而是,没有一个人应该如此受辱。而如此公然施暴的,居然是警方,警方,警方。

——我需要停一下。

 

是不是?关心霍尊的人,都可以舒一口气?二霍再二,性子再软,也不至于如此受辱。

尽管也有坏人诬告,贼喊捉贼,尽管也有不良资本,阴狠毒辣,但是,我们永远可以相信,在中国,我们的警察是主持公平正义的,我们的医生是给人看病治病的。

这是底线,所以我们永远可以相信,MJ的悲剧不会在霍尊这里重演。

我们也永远相信,清朗行动必要各归其位,雾霾终会散去,晴天终会到来,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然后,是求发展。

路人能做的,可以有以下几条:

一是练就火眼金睛,提前识破诡计。及时戳穿那些鬼花招,把黑手的算计,明明白白昭告天下。

譬如这种借着清朗行动之风,暗搓搓歪嘴念经带私货的行径,就要勇敢戳破,你真的把他们的真面目给扒了,自然也就引起官方和群众的高度警惕,他们的如意算盘,当然也就打空了。

链接:让艺人持证上岗,这是“专家”念歪经

 

二是妥善保存、积极流转霍尊的音乐作品。有人说上传作品就被删掉,但是,谁还能跑去删掉你电脑硬盘的存储么?

霍尊作品推广的难度,难不成比一个无依无靠、毫无根基的外国歌手还难?平台再少,难道比没有微信、没有微博、没有优酷B站猕猴桃、没有QQ音乐酷我音乐的年代,更少么?

那年,只有论坛和百度贴吧,发个图都费劲。

只要自来水够多,那就都不是事。

对,我说的是Vitas,说他中文互联网流量明星第一人,没人反对吧。

可以去翻翻历史,看看那年他是怎么从默默无闻到全网知名的。

老V第一次在中国开演唱会,也是人民大会堂。

后面的事太乱毛线了,不提也罢,但是前期经验,是很可供赫兹参考的。

 

三是积极投身国学国风文化建设。

当成千上万、几百万几千万十几亿的人,都站了起来,你看黑手有本事把中国人全封杀了?

汉堡包永远征服不了中国。什么时候中国文化都做到像中餐一样的水准地位,那就真无敌了。

到时候,丑国又会自称“中国皇后”,巴巴儿的来献媚。

       霍尊事件:喧嚣浮沫,静水流深        

对,就是如此。

生活终将继续。

警方通告可以期待,还他清白可以期待,但是大厂们的反应会如何,鬼知道是不是可以期待。

但是无非这么两种:

一是自认理亏,乖乖把他的作品上架回去,这表面上看是雨过天晴,实际上却也意味着苦心孤诣、布局谋篇至少两年多的抹黑封杀行动,完全失败。

大厂自己也罢了,但是你觉得那黑手老大哥被这样响亮的抽了一耳光,会善罢甘休吗?前途凶险,道阻且长。

二是继续头铁,还是要把封杀进行到底。那,更是前途凶险,道阻且长。

 

无论如何,都是持久战。

当这场闹剧开启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永远回不到过去了。

你可以去翻一翻所有领域,多半会都是这同一路数:当异军突起的“新锐”仅仅是新锐,仅仅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时候,他们周围的世界,经常对他们是十分善意友好的。譬如小时候留着爆炸头的童星MJ,譬如还没拿到奥运金牌的刘翔,那时候,才没人黑他们。

但是当“新锐”长出了王者之气,已经有实力向旧有格局挑战的时候,特别是,挑战的对象还是资本巨头自留地的时候,他们的噩梦就来了。

现在的霍尊,就走到了这样一个卡口上。

能到这个卡口,首先是他的成功,是他实力的证明,绝大多数人,穷其一生,也到不了这里。

到了这个卡口,也就无路可退,躺平是死,妥协还是死,让步更是死。

如果还不信,参考华为。

不足以挑战世界第一的时候,不会被丑国使出浑身解数制裁。

而真的已经引来制裁,妥协投降的下场,就是被彻底肢解,完全死透。此处参考阿尔斯通。可以看看那被坑的阿尔斯通高管皮耶鲁齐写的《美国陷阱》。这本书的中文版,曾经就放在任正非的办公桌上。

 

所幸我们在中国,国家正在大力“培育一批‘专精特新’中小企业”,虽然说现在指向基本都是高科技企业,但是文化企业也可以参考。

归根究底,战略方向都是一样的。

企业的基础,在文化企业是创作、创新;在高科技企业,是研发、创新。

企业的框架,则是法务(合规)、商务(运营)、财务(资金),以及信息、宣传、公关、风控等综合体系。

一个健康的企业就像一棵大树,前为根系,后为枝叶,根系决定了企业能否立得住,枝叶决定了能否从外界接受空气阳光,进行光合作用,提供源源不断的营养能量,以供树木长大长高,成为栋梁之材。

大多数的水货公司,是只有枝叶没有根,所谓创新不过是PPT讲故事,故事吹爆就玩击鼓传花融资游戏,最终玩不下去暴雷凉凉,典型案例P2P。

而霍尊那里呢,正好反着的,根系牢固,枝叶不足,结果刀斧一来,被砍得骨断筋折。好在根脉尚存,尚有希望,但是又有群贼环伺,时刻准备再砍他几刀。

 

躲是躲不开的,逃也是逃不掉的,不然就这巧立名目上门追债,都能把人给搞疯了。

但是只要专业应对,也都不是什么难事。前提是真专业,而且要有良心,真的为正主着想,而不是只想扒附在他身上吸血蹭光骗流量,只图自己利益最大化,处理他的事却只是捎带脚,关键时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惜把他往沟里踢的大白鬼小黑鬼。

 

——挺好的。

秋光明媚,来日方长。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788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