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内卷了,世界怎么办?

作者:子政

本文转载自:底线思维(ID:dixiansiwei)

文/子政

时政评论员

古时候,每逢大疫之年,地上只见死人,天上都是大鸟,这叫哀鸿遍野。

放在古代,这两天参加英国G7外长会的国家,包括“嘉宾国”在内,有好几个都是哀鸿遍野的国家。

会议结束时发了一份公报,1万2千多字,人们以为这是要检讨为什么自己的国家好好的却搞成了哀鸿遍野,看了才知道还是一直以来的老毛病,对世界各国说三道四、指手画脚。

全文其实12个字也就够了。比如:“注意!我还是老大!我很不高兴!”意思完全一样。

既然没有了12字定乾坤的气魄,就只见啰里啰嗦了,而且是东道主英国人那种啰嗦,咬文嚼字,花言巧语。

G7内卷了,世界怎么办?

截图来自路透社

针对俄罗斯,公报花言巧语地说:“我们对俄罗斯不负责任和破坏稳定的负面行为模式持续下去深感担忧。”

这话根本没什么意义,因为表达完“深感担忧”之后什么行动也没有,西方这种情况已经很久了。

针对中国,公报咬文嚼字地说:“面对任意妄为的、胁迫的经济政策和做法,我们将共同努力,增强全球经济的韧性。”

此话倒是有点意思——今夕是何年?中国这个国家居然已经“任意妄为”了?已经动辄“胁迫”和“霸凌”他国了?但为什么西方还不大打出手“执法”呢?竟然只顾低头检查自己,看看“经济韧性”还够不够?

这很不西方。

原来的那股神气呢?西方没了曾经的那股神气,还有必要出来集体亮相吗?

G7代表的西方,从经济上看,仍然狠强大,全球13%的人口,占全球30%的GDP,比中国和俄罗斯加起来还多出很多。

军事上更是强大,全球13%的人口,占全球52%的军费开支,相当于中国和俄罗斯之和的3倍多。

但却干不成什么事了,只剩不高兴了。路透社的新闻稿唉声叹气:公报中几乎没有提及会引起中国和俄罗斯过度担忧的具体行动。

这就叫有气无力。

西方是靠力量崛起的,当年力量最大的时候,全球化几乎等于西方化,非西方世界全被挤到了墙角里。

可以说,没有了力量的西方就不再是西方了。

G7内卷了,世界怎么办?

G7外长会议 图自G7推特

一百多年前,西方的代表人物是这样说话的:“我们将会在所有的事情上发号施令——工业、贸易、法律、新闻、艺术、政治和宗教;从霍恩角到苏利斯海湾,甚至超过那里,如果北极有什么值得得到的东西的话。这样我们就有可能把世界上那些遥远的岛屿和大陆统统弄到手。我们要管理这世界上的事情,不管它愿意不愿意。世界对此无可奈何。”

虽是康拉德小说里的人物,但真实世界的西方人只会比这位旧金山的金融家更为嚣张。1902年,温斯顿·丘吉尔说:“我认为我们将不得不牵着中国人去规范他们。……世界将不耐烦忍受伟大的野蛮国家的存在,这些野蛮国家随时可能武装自己并威胁到文明国家。我相信中国将被彻底分裂——我的意思是彻底。”

1898年,时任英国首相的索尔兹伯里(Salisbury)爵士声称:“由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有生命力的民族将逐渐侵占行将消亡者的领地。”

“有生命力的民族”是西方人的自称,其他人都被视为“行将消亡者”。那时候的西方人没工夫写1万多字的公告,他们要干什么就干了,看上了哪些人的领地就直接侵占了,“世界对此无可奈何”。

这才叫西方。“任意妄为”的只能是西方,“胁迫”和“霸凌”他国的只能是西方,没有其他国家的份。

什么叫“经济韧性”?这不是殖民地国家才考虑的事情吗?比如中国,晚清变局,国门洞开,欧风美雨穿堂而过,洋人洋货泛滥于市,最终靠了曾经世界第一经济体的“韧性”死扛了下来,100多年后重新复苏。

如今的西方也到了要考虑自身“经济韧性”的时候了?而且是因为中国?

七国外长戴着口罩,因为社交距离,歪七扭八地站在会场外的台阶上,有气无力地说些不知所云的话,想表达不高兴又不敢直说,想表示不容忍又没有行动。就这副德行,没听见地底下索尔兹伯里和丘吉尔的棺材板都快要掀起来了?

此西方的确不是彼西方了,那一股为所欲为、不可一世的气势没有了。

这件事如何理解呢?

表面上看,似乎是因为中国挤压它了,俄罗斯冒犯它了,伊斯兰对抗它了,整个第三世界不服它了,或者因为这些方面加在一起。

而一旦更深入地看,会发现其实更多是因为西方自身的问题。

追溯历史,西方人纵横驰骋、侵占他人领地,并不是近代帝国主义时代才有的事,而是自古以来一直如此。

2019年,古DNA 研究领域的科学家们终于证实了一个长期以来的猜想:今日欧洲大陆上的居民与这块土地上文明早期时的居民,这两个群体之间没有血缘上的连续性,也就是说,这块土地上最初的原住民在某一个时间被外来的入侵者团灭了。

根据古DNA数据分析,90%的英国人、70%的欧洲中部人群和30%的伊比利亚人群,都不是史前“老欧洲”农民的后人。

这个入侵者是谁呢?科学家们通过“双重证据”证实,这是一个叫做颜那亚人(Yamnaya)的游居采猎群体,在大约距今5000年的时候,这群野蛮人从东欧草原上“横空出世”,“抹平了大多数地方原有的文化特色”,“永久定居点则几乎全军覆没”。

这是一个很恐怖的历史事件,因为真的发生了“抹平”和“全军覆没”。在瑞典哥德堡大学工作的丹麦人克里斯蒂安·克里斯蒂安森(Kristian Kristiansen)教授是这个领域的著名专家,他甚至认为,颜那亚人很可能是“历史上最凶残的人”。

很不幸,今天所说的西方人,主要就是颜那亚人的后代。

从5000年前那一次大入侵、大屠杀、大灭绝、大占领开始,这个人群的后代一直在周期性地重复其祖先的同一行为。3500年前的雅利安人大入侵,1500年前的日耳曼人大入侵,1000年前的“十字军东征”,500年前的“大航海”“大殖民”,本质上统统都是“颜那亚人归来”。

这才是西方,5000年的蛮族。

有人问:古希腊古罗马怎么说?西方说,这是它的古典时代,但别忘了,它们首先是被蛮族毁灭的,然后才又被“重新发现”。放在中国,就犹如是犬戎、獯鬻毁灭了丰镐和洛阳,1000年后的匈奴单于又“绍修三祖之业”,为了建国把自己硬说成了周公孔子的嫡传。

今天所说的西方,其实根本没什么古典,按斯宾格勒的说法,不过是大约1000年前从西北欧诞生出来一个的新的蛮族文化。这个文化的首次亮相,就是持续大约200年的7次“十字军东征”。而这次大入侵和近代之后的全球殖民大入侵,本质上不过就是“颜那亚人归来”的再次上演。

与当年的颜那亚蛮族一样,这种入侵首先就是占领新土地,进入新边疆。如果新土地、新边疆上的原住民人口稀少,那就硬解决,直接种族灭绝;如果原住民人口众多,那就软解决,通过经济、技术、文化多重手段将其变成新殖民主义的殖民地。

G7内卷了,世界怎么办?

近几百年来,西方一直都在玩这个鹊巢鸠占、杀人越货的游戏。但重要的是,这个游戏里有一个决定性的因素,就是永远要有巨大的新空间留待“颜那亚人归来”。“东方!东方!”“海洋!海洋!”“新世界!新世界!”“西部!西部!”“非洲!非洲!”“拉美!拉美!”“中国!中国!”“互联网!互联网!”……无论哪里,也无论是什么,总之要有供蛮族们释放其过剩能量、展示其开拓精神的新空间。

但是,地球毕竟有限,而地球之外的新空间还迟迟未能开发,干等马斯克的火箭也来不及。终于,1000年来始终都在入侵新空间的兴奋中心醉神迷的西方,遭遇到了它自诞生以来从未出现过的情况——没有可供它施展身手的新空间了。

本来,中国是最后的、最大的新空间。本来,金融手段和舆论手段都可以用来在这块“新殖民地”攻城略地。非洲掏空了,拉美掏空了,东欧和俄罗斯差不多被玩残了,互联网眼看也快要一地鸡毛了,最后的希望就是经济越来越好的中国。但是这一次,一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墙,让西方碰了壁。

于是,千年历史上第一次,西方在从地理空间到虚拟空间的所有地方,都遇到了坚硬的边界,而边界之内的新殖民地没有了。

2007-08全球金融危机是什么?一句话:为洗劫新殖民地而准备的金融武器无处可用,在本国民众身上引爆了。

欧洲债务危机是什么?一句话:能够像当年的印度和拉美那样消化西方巨量债务的新殖民地找不到了,最后全压在欧洲各国自己身上了。

英国脱欧是什么?一句话:原来我英国自己单干的时候独享世界的四分之一,新殖民地大家都找不到了,看来还是得我自己找。

特朗普运动是什么?一句话:一旦新殖民地没有了,精英们也就都没辙了,我只好带领草民们起来造反了。

一句话,千年历史上第一次,西方内卷了。

于是,所有滑稽戏都出来了。事情不会做了,话也不会说了,领袖一个不如一个了,民众暴乱一场接一场了。2020年不大不小的疫情从天而降,整个西方社会稀里哗啦了。

G7内卷了,世界怎么办?

截图来自乌合麒麟微博

西方内卷了,世界怎么办?

没什么怎么办。除了西方,所有其他文明都经历过内卷,尤其是中国,内卷化生存几千年了,活得好好的。

大家心里清楚怎么回事就行了,西方既然是千年以来第一次,任何大瓜都有可能冒出来,所以不必少见多怪。中国人自己的凉棚修得很结实了,东风快递使命必达,不用太担心。有瓜就吃,没瓜睡觉。

G7外长会也好,高峰会也好,一律按西方的“内卷化困境”来解读即可,公报多少字、都写了些什么,已没有了重要性。

借马丁·雅克的话:Farewell,G7!接下来就是:Farewell,the West!

G7内卷了,世界怎么办?

“永别了,G7:你们曾经主宰全世界,现在却只是一个“缩了水”的派系。你们无法忍受自己地位的下降,所以只能责怪中国,认为中国要为你们的失败负责。请尊重中国,平等相待,致敬14亿人的成就。”截图来自马丁·雅克推特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80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