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年过去,法国还需要拿破仑吗?

作者:一界·普天一光

本文转载自:一界oneworld(ID:yijie_20200518)

两百年过去,法国还需要拿破仑吗?
两百年过去,法国还需要拿破仑吗?

作者:一界·普天一光

编辑:一界·普天一光

 

值此拿破仑逝世两百周年之际,法国人似乎又一次回想起了第一帝国时代的荣光,关于拿破仑的各类纪念活动和讨论日渐活跃,法国总统马克龙也在5月5日发表讲话,表示“拿破仑是我们的一部分”。时至今日,凯旋门虽矗立依旧,法国社会却早已换了人间,对于这位皇帝的是非功过,也总有争论与质疑。

矮子还是巨人,英雄还是莽夫,革命者还是皇帝,征服者还是军阀,一个篡权夺位的小人,还是一位统御欧陆的王者?在第五共和国的治下,拿破仑又将在法国国家认同与公民教育中扮演怎样的角色?没有拿破仑的法国历史不能被称之为历史,没有拿破仑的法国也绝不会是今天的模样。如何看待这位饱受非议却又赞誉满堂的伟人,无疑是当代法国社会绕不开的话题。

 

两百年过去,法国还需要拿破仑吗?

01

拿破仑所写下的历史

 

雨果在《悲惨世界》中曾这样评价拿破仑:“失败反把失败者变得更崇高了,倒了的波拿巴仿佛比立着的拿破仑还要更高大些。拿破仑是战争中的米开朗琪罗。他是重建废墟的宗师巨匠,是查理大帝、路易十一、亨利四世、黎塞留、路易十四、公安委员会的继承者,他当然有污点,有疏失,甚至有罪恶,就是说,他是一个人;但他在疏失中仍是庄严的,在污点中仍是卓越的,在罪恶中也还是有雄才大略的。

就此来看,拿破仑堪称是高超的、非凡的,他所有的过失、全部的疏忽,都是他所一手建立的宏图伟业的注脚与陪衬。在法国大革命时期兴起于军旅的他,挫败了保皇党却于1799年11月9日发动雾月政变独揽大权,并于1804年加冕称帝,建立了法兰西第一帝国。我们可以说,作为一个皇帝,他切切实实地复现了查理曼大帝的伟业,南征意大利,北伐比荷卢,西取西班牙,北破奥地利,打散五次反法同盟,建立了法国的欧陆霸权;作为一个执政者,他并行多项政治、教育、司法、行政、立法、经济方面的重大改革,亲拟《拿破仑法典》,既巩固了大革命的成果,又为后世法学打下了基业。

 

两百年过去,法国还需要拿破仑吗?
然他1812年负于俄罗斯的严寒,节节败退后被迫于1814年退居厄尔巴岛;尽管其于1815年卷土重来、重返巴黎,也最终无法避免在滑铁卢的战败,只得在圣赫勒拿岛度过余生。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拿破仑和查理曼一样,都没能将其一手建立的伟业维持下去,最终只在历史上留下辉煌的一笔便没于时代的洪流当中了。

拿破仑,拿破仑,这个名字是法国人的荣耀、封建君主的噩梦、共和党人的仇敌,他勤于内政、功于远略,在杜伊勒利宫宵衣旰食,在奥斯特里茨力压两皇;可他也在加勒比海与印度洋岛屿恢复奴隶制度,对被征服地区横征暴敛、竭泽而渔。

 

两百年过去,法国还需要拿破仑吗?
不论如何,拿破仑已经永远地倒下。我们不好定义他究竟是一个出色的革命者还是一位严酷的独裁者,只是从客观上来看,他的所作所为确实扫荡了欧洲的王朝秩序、推广了法国大革命的成果、推动了法国资本主义的发展,顺应了时代的潮流。但自然地,当他逆势而动,试图延续他的帝国的时候,他也理所应当地被时代所抛弃。

 

02

拿破仑在当代法国

 

在当今的巴黎,凯旋门风采依旧、用精美的浮雕向来往的行人述说着拿破仑的辉煌,而这位伟人本人的铜像,也依然矗立在为纪念他的胜利而建的旺多姆圆柱上,俯瞰着这座伟大的城市。

从1789到1875,法国人走过了近一个世纪的历程,才最终在这个国家永久地实现了他们的共和梦想。拿破仑,这位旧日的巨人在共和的语境下无疑是个令人尴尬的话题,以至于法国政治人物通常都对其避而不谈,以防引火自焚,例如在标志着拿破仑称帝200周年的2005年,法国总统与总理都在这个时候出国,时任内政部长萨科齐等内阁官员也纷纷决定不参加任何纪念仪式。

但马克龙不一样,他公开在荣军院发表演讲,肯定了拿破仑的历史功绩与丰富遗产,可他同时也强调:“我们纪念拿破仑并不是为了用我们当今的标准去评价他,而是为了追根溯源,塑造我们法国人的认同与归属。”可见作为一位秉持中间路线的总统,马克龙即便没有对拿破仑避而不谈,也已经在最大程度上保持客观、减少了其评价的政治色彩。

 

两百年过去,法国还需要拿破仑吗?
那么,如果现在问一个法国人,他们如何看待拿破仑,他们会怎么回答呢?左翼人士会说,他是个暴君、独裁者,窃取了法国大革命的成果;而右翼人士则会说,他是民族英雄,是我们应该共同铭记的对象。而对于一般法国人而言,这个名字的重量大概还比不过夏尔·戴高乐。毕竟当前的法国所要培养的,是Républicain(共和主义者),是共和国的认同者,而不是皇帝的追随者,在这个语境下,不论是谁都不会认可其独裁行为,但拿破仑毕竟曾为法国人带来荣耀,作为法兰西民族实力的一大象征,其在凝聚共识、塑造民族认同方面仍有价值。

 

两百年过去,法国还需要拿破仑吗?
马克龙今日谈起拿破仑,可能是为了在疫情面前凝聚共识,也可能是为了独树一帜、表明自己的中间路线。只是不论如何,拿破仑这个名字,连同他的胜利、他的功勋、他的失败都早已成为全体法国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虽时移世易、沧海桑田,却仍名传千古,如一面旗帜始终飘扬在法兰西的心头……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85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