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尊事件:性格决定命运

 文:五星出东方

霍尊事件,到底被扯成了乱七八糟一地渣。

回头看去煞是荒诞:多大点事儿,硬是搞得无边狗血萧萧下,天雷地雷滚滚来,真好本事也。

行吧,既然都撕成这烂茄子样儿了,我也说几句。

以下内容可以接受任何审判、监督和对赌,只要你敢实名站出来,并找到可靠的第三方公证,我随时接受邀约。

我们和霍尊有直接联系。但是最近10天左右,什么也没说过。

原因是他说几个月来一直都是神经紧绷,脑袋都成浆糊了。所以很想放空,彻底倒空自己,静一静,再考虑未来长远的打算。

并且,不但是他,施姑娘也一样疲倦不堪。

我们当然完全尊重他的决定。

实际上,所有真正关心他们的人,也都会这样想。希望他们能尽快从这无聊的网暴旋涡里脱身,把大好年华、宝贵天赋,放在有价值、有意义的事情上。

但是呢,世事偏不遂人愿。

我同意一句话:今年的翻车艺人中,他绝对不是过错最严重的,甚至可以说是最轻微的一个。结果呢,就他这里最乱,最闹,最一地鸡毛。

不用找借口,闹成这样,他自己当然是有责任的。

折腾了这么久,他的那些缺陷:幼稚、软弱、怂包、不理性……是个人就看得出来。而且这估计都可以达成高度共识。无论左中右,只要吃了几口瓜,都不难得出这一印象。无论你是不是粉丝,无论你是不是水军,无论你是不是星火黑。

性格决定命运。

一些事情,甚至常人看来天经地义、毫无疑问的事情,到他那里,就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变形。

我曾经提出一些建议被他们采纳。包括但不限于:建议火风先生删除与某人互动的微博;建议施姑娘发布呼吁理性发言的微博,等等。

没被采纳(或者暂缓采纳)的建议也有的是。比如:自主发声、夺回话语权、积极向官方靠拢、认真做音乐、坚决不服输,等等。

以及:可以借助我们的资源,主动与网络平台沟通,搞清楚作品下架的真正原因,并通过相应的整改与谈判,争取得以恢复。

所有这些,他都没有拒绝。但是很显然,案件是他的心结甚至心魔。尽管在实际上,他是百分之百自由身,但他却自己把自己拘在了毫无必要的条条框框里,上述建议显然“超纲”,他尽管听得两眼放光,却不敢采取任何行动。

显然,我们也干不出把他反锁在屋里、强迫他就范的流氓行径。

我们是来帮助人的,不是来绑架人的。

那就只好“等”着呗。

我也不是没强硬过。

曾经,有一堆“朋友”建议他发个“声明”,内容主旨是要他表示“卑微”“卑微到尘土里”“随你唾骂随你打”“打完左脸递右脸”“从此退隐,回去做公益”……我看到的时候,这份招雷的玩意儿,已经被N个人编辑修改提意见。而霍尊本人,也几乎认为这玩意儿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就在这档口,被我斩钉截铁,一票否决,完全没有任何通融的余地。

我鼓励他自己发声,但是绝对不准发这个东西。我也给他提了三点要求:你如果要发声明,必须要言简意赅、政治站位高、正能量。

他听了前一句话,后一句,他没做到。

我还给他们详细讲述了许多“公益”幌子下的风险,力劝他们:做公益是好事,如果力所能及又想做,我们一定全力支持,但是切记要选择正规机构、官方机构:红十字会、民政局、国家民委,这些机构支持的活动可以放心去做;但千万不要和社会评价已经极低的人/机构厮混在一起,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如果认不清楚机构性质,可以随时来问我们,我们帮他鉴定把关。

他答应了。

但是毫无疑问,我的态度,足以引发某些人的强烈反弹。

再后来,骂星火的就多了去了,也不差你一个。

另一方面,从这一事件,也可以看出,他是多么容易被人挟持——几个“朋友”起哄架秧子,他就乖乖就范,是丢锅里炖,还是上架烤,悉听尊便。

北冥有鱼,其名为尊,尊之大,一锅炖不下;

化而为鸟,其名为尊,尊之大,需要两个烧烤架。

他的良善温和,是刻在骨子里的。

他不傻,他很聪明。给他讲作恶的套路,他不是听不懂,但是他无法理解。

那种感觉,就像普通人听说那些恶性犯罪事件,当然是听得懂,但会心下愕然,不理解好好一个人,为什么能干出那些伤天害理的行径。

所以他就毫无防人之心。即使有,也识不破那些套路。等到别人看到,跌脚大叫不好的时候,已经晚了。

一个细节可见一斑:

有次,4个人(霍尊、施姑娘、我的搭档、我)彻夜长谈。期间谈到一出奇葩的事情,简直就差把“设局”俩字写在每个人的脑门上。

讲完了种种表现,施姑娘很无语的指着他,对着我们俩说:“他到现在,都不认为是那些人设局害他。”

这句话把我们也雷到了,于是3个人6只眼睛齐齐的盯着他。

就只见这霍尊本尊,两只手交叠放在膝盖上,攥了攥拳头,沉默了几秒,喃喃道:“可是他们为什么要给我设局呢……”

轮到这3个人面面相觑了。

还是我接了一句:“哈哈,那到底怎么样你才能相信是别人设局呢?是不是非要那本人站在你眼前,亲口告诉你:‘嗨,我是设局害你的哦’……你才信?”

于是大家哄然一笑,岔开了话题。

所以这算什么呢?

他是31周岁不假,但是给他这社会关系处理能力打分,说13岁也差不离。

你可以说这种人是奇葩,也许普通人一辈子都不会遇见一个。但是也正是这种常人难以想象的纯然天真,使得他在成年之后,依然保持着孩童般细腻敏锐的感觉系统。这种感觉,与扎实的专业功底结合,就成就了那些灵气十足的音乐作品。

去刨那些能在艺术史留名的艺术家,就能看到很多他的同类项。

作为艺术史论专业人士,在这个圈子摸爬滚打几十年,见到他的最大感慨就是:好家伙,简直就是书里的人跑了出来,古人诚不我欺也。

他太需要精明而专业的经纪人,以及能干能打的公关团队了。

但是很可惜,他没有。

关键是,他只适合那种绝对忠心于他的经纪人。不然,别人稍微玩点花招,都是人为刀俎,他为鱼肉——也不是他一个,娱乐圈最惨痛的教训,来自王宝强。

如今经纪人都要持证上岗,考证也并不难。我曾建议施姑娘去考这个证,她没有反对,但是今年的报考期已经过了,也许以后她还会记得这个建议。

我还说他:“理论上说,这个证你也可以考,自己经营自己……但是我估计你能通过考试,真到实操就傻了。”

没听清楚他是不是咕哝了一个“是”,就看他在那里傻笑。

我也和他说过很多关于专业的话。

其中一个问题是:“大尊,专业对你意味着什么?音乐对你意味着什么?”

他沉吟了一下,没吭声。

我又说:“我年轻的时候,我说的是‘专业就是我的情人’。”

他嘿然一笑,显得有点感触的样子,但是这种痞话,显然不是他的风格。

又想了想,他说:“以前不知深浅,我说‘音乐对我就是玩,不做音乐了还可以做很多别的事’,但是现在……我觉得音乐对我意味着很多很多,差不多就是我的全部。

我说:“就像是你的命脉所系?”

他说:“是啊,感觉没了音乐的话,我的生命都没有意义了。

我说:“古人云‘人贵有自知之明’,又说‘认识你自己’,你应该认识清楚你自己的历史地位——作为历史学家,这句话我绝不会轻易说出口,但是对你,我必须这样讲。”

他嗯嗯点头“我明白了”(我赌一个西红柿:他似懂非懂)。

我的原话:“实事求是的说,放眼现在的文艺圈,在同龄人中,你当然是出类拔萃,很秀的一个。但是,这距离你的野心,是不是还有很远?”

他深深的点头,表示同意:“是这样的。”

我说,你真的还要多读书。

但是你不能瞎看乱看,由着性子看,而必须学思践悟,领悟真正的学问。

说到这一层,就是掉书袋了,此处略去一万五千字。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聊得很和谐,很尽兴,也很开心。

中间他还是表示困惑:“五星老师好像并不关心这敲诈案的事。”

我说“不就是个法律问题吗?按流程走就完了呗。你又不是被告,你又不会因此受罚,为什么要念念不忘?这玩意儿就是个有害垃圾,不可回收。不赶紧扔垃圾桶,有多远扔多远,总抱在手上干什么?害自己呀?”

他听得一愣,想想又觉得有理。

然后还似是而非的抗议了一句:“可是不澄清,事情的热度就过去了呀?”

我说:“热度过去了还不好?这是什么有脸的好事?生怕别人不记得?还要翻烧饼一样天天烤?还要煮开了锅一样的煮着?还要搞个牌位供着?你乐意别人提到你,作品也没有,表演也没有,节目也没有,天天就是扯皮那点子烂事?非得到全国全世界的人,一提霍尊,就‘啊,那个狗血八卦榜上有名的人啊’,满意了?”

他这才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对啊,是这么个道理啊。”

我又说:“你不是把MJ作为偶像吗?他被泼得满身脏水的额时候,干什么来的?天天巴望着澄清?我没有漂白皮肤?我不是整容怪物?我没有吸毒没有滥交没有和粉丝发生不正常关系?天天干这个?还做不做音乐了?那还能叫流行之王?”

他连连点头:“我明白我明白,是这样的。”

但是毫无疑问,等我们一走,他又弹回去了。

呐,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是这样。

其实,他已经在他“会做”“能做”的范围内,尽了他的最大努力了。

也许这个范围,在外人看来简直就是螺蛳壳里的道场;也许这些努力,在外人看来还是微不足道,甚至弄巧成拙。但是呢,期望一株兰花长出松树一样的钢筋铁骨,期望一只蝴蝶长出象牙犀牛角,那本来就不现实。

我不想,也不能强人所难。

最后我只能提了一个底线要求:“我知道我提的许多要求,你一定是想做,可是你做不到,至少短期内是没戏的。但是请你至少保持一个底线:千万不要和他们产生任何实质性的关联,不要和他们有任何资金、财务、代言、合作之类的活动,不要听从他们摆布发布任何消息,不要在公开场合和他们有任何互动。

他答应了。

至少到现在,他还没有破功。

我相信,他是顶住了很大的压力,才做到这一点的。

我也百分之百确定:那些贼,一分钟也没有放过他。

为什么我们会闭麦沉默,不再喊话?

因为我不想再给他施加压力。

总是不同的意见在他耳边嘈杂,时间久了,会把他扯断的。

就像那个“抢孩子”的故事:两个人抢孩子,真正心疼那孩子的人,会率先放手。

我们当然知道,在他们手里,没他半点好事。

所以我们仍在持续关注,持续跟踪,也持续在做我们能做的一切努力。

你可以说他这是能力不足,这是性格缺陷,这是大脑偏科。

你可以说他稀里糊涂,优柔寡断,一把好牌打稀烂,一点小破事,搞得乱七八糟水泼十八面。

但这个家伙本质上绝对不是坏人,也没有丁点坏心。

那些横行霸道的网络流氓,打着他的幌子到处惹是生非,他最多是没有能力制止,但是他绝对没有主动发起。

如前所述,某些人是主动贴呼他,他不会躲,甚至都不敢躲。
你可以说他怂死了。但是呢,人生在世,谁又能那么全然无畏。有人恐高,有人怕黑,有人听见打雷就受不了。他们不勇敢,但是这不是错,更不是罪。
就是这么怂的一个人,他顶着重重压力也要主动邀请的人,是我们,不是他们。
他表述自己的途径,被网络流氓和他自己的心魔堵了个严严实实。好不容易还有这么一条微缝,能够窥见他的真实意图,所以我们无论如何也要说出来。

写下这些,诚恳希望有关部门能够看到。

诚挚希望:有关部门精准执法,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

诚恳希望:霍尊的错,由他自己去领,该道歉道歉,该反省反省,关几天小黑屋面壁思过,也是活该;但是别人的恶,不要由他顶缸。

果能如此,幸甚至哉。

PS:文章写完了,喷子们,举报吧。

话说,你们不就是妄想给星火蒙头堵嘴,不让发声吗?嗤,“老子到处说”,你们有本事,去其他平台找出本文,再一篇一篇投诉删除掉呀~

你们这帮必输客!

因为只要我们的文章,网上还有留存,你们就输了哈哈哈。

再话说,网络断案家不用成天猜测这个是我们小号,那个是我们小号。话撂这里了:我们聚是一团火,散作满天星,走哪都是坐不改姓行不改名,看我口型:“星~火~”

当然,星火俩字太常见了,到处都有重名的,所以带“星火”的不一定是我们,但是没带“星火”的,一定不是我们~

Enjoy~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883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