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出版商董事长猝死,12亿家业留给女下属引发继承闹剧

作者:加美编译

本文转载自:加美财经(ID:meilijianbidu)

《哈利·波特》出版商董事长猝死,12亿家业留给女下属引发继承闹剧

纽约时报的凯瑟琳·罗斯曼和伊丽莎白·哈里斯报道了出版业巨头学乐出版公司(Scholastic publishing company)的董事长继承事件。学乐公司自创始以来一直是罗宾逊家族的企业,但是在上一任董事长去世后,他却选择把自己的股份转移给了公司内的女性高管伊奥莱·卢凯斯,据传卢凯斯曾和罗宾逊有过情侣关系,这项举动引起了公司其他董事的震惊和不满。

6月6日,当她的电话响起时,伊奥莱·卢凯斯(Iole Lucchese)还在消化前一天发生的震惊事件。她的老板,学乐出版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小理查德·罗宾逊(M Richard Robinson Jr.),在与他的一个儿子和他的前妻在玛莎葡萄园岛(Martha’s Vineyard,马萨诸萨州著名的富人度假胜地)散步时突然去世。

现在,学乐的法律总顾问安德鲁·海登在电话里带来了第二个惊人的消息。

《哈利·波特》出版商董事长猝死,12亿家业留给女下属引发继承闹剧

伊奥莱·卢凯斯

他在电话中告诉她,84岁的罗宾逊,已经把学乐公司53.8%的A类股票留给了卢凯斯。罗宾逊把他父亲的图书和杂志业务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儿童图书出版和发行商,以出版数以千计的受人喜爱的系列图书而闻名,包括《大红狗克里弗》(Clifford the Big Red Dog)、《饥饿游戏》和《哈利·波特》等。卢凯斯在这家公司工作了30年,从加拿大市场的一名初级雇员晋升为公司的最高主管之一,它现在成为了一家由她控制的公司。

卢凯斯在位于纽约SoHo区的学乐公司总部接受采访时说:“一时间让人不知所措。”水塔在她身后点缀着城市景观。

掌握了这家价值12亿美元的公司的控制权,使55岁的卢凯斯成为图书出版业最有权势的女性之一,而股票为她这个建筑工人和家庭主妇的女儿,带来了大量财富。这份礼物还将原本应由父亲传给儿子的业务转移给了家族以外的人,并使学乐公司处于一个上市公司不常遇到的情况:一个许多关键参与者都不知道的继承计划。

在他的遗嘱中,罗宾逊将卢凯斯描述为“我的合作伙伴和最亲密的朋友”。但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将他们描述为“长期的情侣”。六名前雇员因不愿给罗宾逊的儿子们造成进一步的尴尬而不愿透露姓名,他们向本报证实,学乐的许多员工都知道卢凯斯和罗宾逊的情侣关系。

卢凯斯在公司是负责公司战略和娱乐部门的高级管理人员,她说:“我们是很好的商业伙伴和亲密的朋友。”

她拒绝回应华尔街日报关于她和罗宾逊曾有过一段恋爱关系的说法,员工们认为这段关系在他去世前几年就结束了。

这是罗宾逊去世后,卢凯斯第一次接受新闻媒体的采访,大家都称罗宾逊为迪克。公司的新任首席执行官彼得·沃里克(Peter Warwick)也出席了这场圆桌会议,两边是两位公关人员,一位来自学乐,另一位来自公关公司爱德曼。

卢凯斯谈到罗宾逊决定将他的A类股份留给她时说,“迪克明白,我和他一样对学乐充满热情,我们都很清楚这家公司对我们所服务的教师、儿童、其他所有人意味着什么。他把这份遗产托付给我,我想这是因为我们一起工作的经历,使他知道我们的想法一致。”

这笔遗产绕过了他的两个儿子,34岁的约翰·本纳姆·罗宾逊(John Benham Robinson)和25岁的莫里斯·罗宾逊(Maurice Robinson),也叫里斯。罗宾逊的儿子们拒绝对本文发表评论。

学乐在一份声明中说,董事会定期讨论公司的继任问题。

这家出版商的办公室位于一栋仓库式建筑中,有裸露的砖块、地铁式的瓷砖、以及凸出大堂墙壁的内裤队长(Captain Underpants)的巨型雕塑。采访当天,由于疫情的影响,许多员工仍然在家工作,所以办公室里基本没有人。谈话间的沉默在空气中弥漫。

卢凯斯有时只用一个词来回答问题,她谈论了她的职业生涯,以及作为一个长期高管,现在成了公司董事长的不寻常情况。在卢凯斯左肩后的一个大木制书架上,一摞《哈利·波特》的小说默默地观望这一切。

她说:“他才是老板,”她向沃里克示意,沃里克作为首席执行官,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的地位确实高于她。

他回答,“但我还是要向董事会报告。”

“保险箱中的信封”

罗宾逊去世的第二天,学乐的一份新闻稿中写道:“学乐宣布,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小理查德·罗宾逊不幸去世”。新闻稿强调,尽管他已经84岁了,但他的去世既在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大约六周后,卢凯斯作为新任董事长的消息被公开,公司在题为“彼得·沃里克被任命为学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的新闻稿中加入了这一新消息。

《哈利·波特》出版商董事长猝死,12亿家业留给女下属引发继承闹剧

罗宾逊(右)与大红狗克里弗的作者诺尔曼·伯德韦尔(左)

学乐没有特别去宣传这位新董事长,尽管她是几十年来第一位女性,也是罗宾逊家族之外第一个担任这个职位的人。在华尔街日报报道了继任消息的几天后,这家以受人喜爱的儿童经典读物而闻名的公司成为了八卦小报关注的对象,纽约邮报的一条标题写道:”‘变色龙’伊奥莱·卢凯斯如何赢得了12亿美元的学乐帝国”。

当本报的一名记者在8月向学乐公司发送电子邮件要求采访卢凯斯时,公关公司爱德曼的执行副总裁艾拉·戈尔斯基打电话询问卢凯斯是否会被问及“所谓的外遇”.他说:“你能理解这有多令人反感吧,这些指控暗示她不是因为功绩而得到她的职位。”

戈尔斯基说,作为“接受采访的基本规则”,本报的记者不能问及卢凯斯与罗宾逊的私人关系,当记者拒绝同意这种限制时,戈尔斯基回应说,“那就没什么好说了。”

卢凯斯最终同意接受采访,没有人代表她再次要求对话题或问题进行限制。记者除了与卢凯斯和沃里克进行了长达一小时的谈话外,还在一位图书管理员的带领下参观了公司的档案馆,学乐公司拒绝提供任何其他员工接受采访。

卢凯斯的支持者说,作为一名有30年工作经验的老员工和公司的长期高管,她代表了公司内的连贯性,具备领导公司的资格。电影制作公司Picturestart的创始人埃里克·费格说,对罗宾逊选择卢凯斯的任何怀疑反应都是“带有性别歧视的”,这家公司是学乐投资的媒体融资和制片公司,卢凯斯也是这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费格说:“她对公司的各个层面都了如指掌。”

华尔街并不像好莱坞的一些参与者那样了解她。总部位于巴尔的摩的投资公司普信集团是学乐仅次于罗宾逊家族的投资者,但这家公司却并不了解罗宾逊的继任计划。

普信集团投资组合经理大卫·瓦拉克持有学乐超过18%的普通股,他说:“在很多场合,我都问过迪克,他告诉我,‘我死后,有一个保险箱,保险箱里有一个信封,董事会打开保险箱,就会看到我的愿望。’” 瓦拉克说,他与罗宾逊交往了20年,“我还以为这是夸张的说法。”

学乐在声明中称,今年夏天的过渡过程是顺利而高效的,并称在罗宾逊去世后,一个临时团队按计划立即接手工作,六周后,沃里克和卢凯斯便被正式任命。

声明说:“在这一时期,也就是疫情关闭学校后,正准备重新开学的情况下,公司确保了业务的无缝延续,在历史性的返校季为教师和学生提供支持。”

瓦拉克说,他曾希望在罗宾逊去世后,董事会能对首席执行官职位进行更大规模的选拔,候选人包括内部和外部人员,同时将一名董事会成员提升为董事长。他说,7月份,当董事会任命自2014年以来就是董事会成员的沃里克为首席执行官,并让卢凯斯进入董事会担任董事长时,“我们当然觉得震惊”。

他说,罗宾逊从来没有和他提过卢凯斯,也没有和他分享过她对公司的任何贡献。

瓦拉克说,他无法评估她的能力,“我从来没有见过她,我的同事也没有见过她。”

在她被任命为董事长后,瓦拉克等待着卢凯斯的消息:“我们是仅次于家族的最大股东,总会希望公司的董事长与她应该代表的股东接触并进行对话。”

瓦拉克在6月和9月分别联系了一位投资者关系代表,要求与卢凯斯会面。他说:“我们被告知他们会在她有空时通知我们。”他补充说,他现在仍在等待。

公司的总法律顾问、今年夏天前的董事会成员、罗宾逊遗产的共同执行人海登在一份声明中说,他也不知道罗宾逊的计划。海登说,“根据我对迪克的了解,我知道他私下为他的遗嘱做出了决定,这是他的天性,他考虑的是学乐的最佳利益和他遗产的延续。”

但是,罗宾逊的遗产包括一场混乱的继承剧,同时也是一出家庭剧。他的遗嘱将卢凯斯列为共同执行人,并将他的个人财产交给她,“要求但不是命令”她以“她认为符合我意愿”的方式分配给他的子女。

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领导力研究高级副院长杰弗里·索南菲尔德说,让一家上市公司的领导权取决于一笔令人惊讶的遗赠,这一情况可能代表了董事会的失职行为。

索南菲尔德说:“如果他只有40岁,董事会也应该有个计划,但如果是在讨论一位八旬的老人,情况就对他更不利了。”

制作《魔法校车》电视剧

卢凯斯在多伦多长大,家中还有一个姐姐,毕业于多伦多大学。1991年,她在大学就业中心的招聘栏中看到了学乐的标志:一本飞翔的小书,就申请了公司在加拿大图书俱乐部部门的一个职位。自1948年以来,学乐公司通过目录和在学校分发的传单向学生出售书籍,卢凯斯早期的任务之一就是帮助制作在教室里分发的传单,有时只能靠裁纸刀和胶水。

通过她的新工作,她在20世纪90年代初认识了罗宾逊。卢凯斯说,她在去平面设计部门的路上,怀里抱着图书俱乐部的拼贴图穿过办公室,罗宾逊叫住了她,问她传单上写了什么。她在学乐的工作以及与罗宾逊的关系始于一个规则和防备较少的时代,当时与上司的恋爱关系对一个人的职业生涯的意义与现在并不相同。

早期,卢凯斯试图扩大俱乐部提供的书籍范围,除了经典书籍,还应该有更多学生想阅读的当代和商业书籍。她说:“你可以尝试让他们阅读经典作品或你最喜欢的作品,但在他们发现真正喜欢的书之前,让他们看书可不是容易的事。”

《哈利·波特》出版商董事长猝死,12亿家业留给女下属引发继承闹剧

via Wikimedia Commons

她通过加拿大图书俱乐部部门和在加拿大企业总部的工作,成为联合总裁。根据她在学乐网站上的简介,卢凯斯在加拿大工作的几年里,公司的年收入从2500万加元增长到1.5亿加元。

她被任命为公司的首席战略官,之后在她的一系列头衔中又增加了执行副总裁,负责精简业务领域等。鉴于她的职责不断增长,董事会在2019年给卢凯斯加薪并发放了奖金,这使她的总薪酬达到近120万美元。

据参与交易的人说,在她搬到纽约前后,罗宾逊在自己居住的楼里买了一套公寓供卢凯斯使用,由于此人未获授权向新闻媒体发言,所以他不愿透露身份。

近年来,卢凯斯将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她作为学乐娱乐公司总裁的工作上,将她的时间倾注在电影和电视项目上,如《魔法校车再次启程》(The Magic School Bus Rides Again),这是一部网飞系列动画,其中热心的老师Frizzle带领她的学生到外太空或海底等地方进行神奇的科学探险。

卢凯斯说,公司的目标是专注于少数高质量的作品,反映学乐及作者的愿景,希望将观众转化为读者。她说:“归根结底,对我们来说,关键在于卖书。”

在讨论这些投资时,卢凯斯表现得最为活跃,她描述了一些特定的项目,如即将上映的电影《大红狗克里弗》。当她得知一位记者的孩子是《魔法校车再次启程》的粉丝时,她发出了一阵欢呼:“耶!”。

《克里弗》是在疫情前拍摄的,计划于11月在影院和流媒体服务中上映。改编后的影片让克里弗去了纽约市,远离他在伯德维尔岛的老家。制片人之一乔丹·克纳说,根据卢凯斯的日常参与度,他将卢凯斯的身份定为“制片人”(producer),而不是更具仪式感的“执行制片人”(executive producer)。

克纳说:“我们担心学乐公司会对克里弗出现在纽约表示反对,但她理解其中的喜剧性,即纽约人更愿意低头看手机,而不是抬头看10英尺高的狗。”他还制作了2006年的真人版《夏洛特的网》电影和《蓝精灵》。

在采访中,卢凯斯似乎确实考虑了很多关于大红狗该如何在大城市生活,以及它将如何适应城市生活的问题。

“如果你读过书,就知道里面的克里弗就像房子一样大,但为了使他在真人电影中可以互动,他必须能进入一个房间,所以他只能是只小奶狗”。

哈利、克里弗和迪克

自老理查德·罗宾逊于1920年在他父母位于西宾夕法尼亚州的家中的缝纫室里创立了这家公司以来,学乐一直是一个家族企业。迪克·罗宾逊的兄弟姐妹仍然拥有约47%的A类股份,这些股份由信托机构持有。

罗宾逊的姐妹之一芭芭拉·巴克兰说,他们两人经常在周日一起吃饭,不过如果他能和他的儿子们一起吃饭,就会取消他们的会面。她说,在他去世前不久,他曾来她家吃饭,“充满了他一贯的活力和朝气,还问了各种问题”。

巴克兰说:“我们很难过,但我们知道公司正被很好地管理着。没有人有任何出售的打算。没有人担心。我们只是很伤心。”

尽管罗宾逊年事已高,但他的死亡对他个人和职业生活中的许多人来说是震惊的。他每天都在锻炼身体,身体健康,完全控制着学乐的日常运作,任何对他有一点了解的人都会说,公司是他一生的执着。

《哈利·波特》出版商董事长猝死,12亿家业留给女下属引发继承闹剧

学乐的纽约总部

在学乐总部的画廊墙上挂着一幅他的漫画,画中的他像一个超级英雄一样眺望远方,旁边是哈利·波特和克里弗的肖像。卢凯斯说,几年前重新设计办公室时,罗宾逊不希望有任何自己的照片,但卢凯斯说她偷偷把那张漫画放了进去。

罗宾逊毫不掩饰地表示,他希望学乐能继续是一家独立公司,即使他周围的出版商都在加速整合。企鹅兰登书屋(Penguin Random House)本身就是2013年合并的产物,它目前正试图收购西蒙与舒斯特(Simon & Schuster)。如果得到联邦监管机构的批准,这笔交易将创造一个远大于美国所有出版商的巨无霸。

但是,其余的大型出版社也希望扩大规模来提高竞争力,特别是通过收购丰富的“后备书目”,即可靠的、长期赚钱的旧书目录,这无疑使学乐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目标。

公司的新领导团队似乎认同罗宾逊最宝贵的目标:卢凯斯和沃里克都表示对出售没有兴趣。

沃里克说:“我们有自己的资源,可以按照我们想要的速度前进。”

鉴于罗宾逊对学乐的奉献,他的追悼会上个月在那里举行是很合适的。这是一个只有几个人参加的虚拟活动,其中包括他的儿子里斯发表的视频悼词。里斯·罗宾逊在谈到他的家人与父亲的关系时说:“我们将珍惜在疫情期间与他一起度过的假期和周末的记忆,那时他没有每天工作12小时。”

仪式还邀请了各路好莱坞巨星,戈尔迪·霍恩、比尔·克林顿和J.K.罗琳的视频致辞不时地穿插在前雇员和董事会成员的发言中。最后一位发言人亚历克·鲍德温(Alec Baldwin)描述了他与罗宾逊在市中心公寓楼里建立的邻居情谊,并向罗宾逊的家人、学乐内部人士和卢凯斯表示哀悼,他是唯一提到卢凯斯名字的发言者。

瓦莱克是公司第二大股东的投资组合经理,他说他曾两次与学乐的投资者关系部联系,要求提供有关罗宾逊葬礼的信息,但没有人提醒他参加追悼会。他说:“我希望能被邀请参加,或者至少能得到一个视频链接。”(对此,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这项活动在社交媒体和公司网站上进行了宣传。)

卢凯斯是罗宾逊最亲密的商业伙伴之一,也是公司的控制人,她却选择不亲自发表讲话。相反,她在介绍单里写了一条悼词,出现在罗宾逊宽厚笑容的照片下。

她写道:“迪克知道学乐能够以独特的方式帮助儿童克服障碍,他知道这项工作是值得做的,他激发了我们所有人完成这项工作的热情。”

悼词的署名是:“伊奥莱·卢凯斯,董事长。”

原文链接:https://www.nytimes.com/2021/10/18/business/scholastic-iole-lucchese-succession-battle.html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917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