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空军部长:坚持发展让中国感到“恐惧”的项目

作者:学术Plus高级军事观察员 徐秉君

本文转载自:学术plus(ID:caeit-e)

在新近召开的AFA 2021年航空航天和网络会议及美国《空军杂志》网站上,美国空军部长弗兰克·肯德尔(Frank Kendall)、美空军参谋长小查尔斯·q·布朗、美空军副参谋长克林顿·希诺特、美空战司令部的潜在指挥官马克·凯利等空军高层领导分别在会议发言和网站发文称,美军如果不迅速改变,美国将失去空中优势。

这些言论一方面企图渲染“中国威胁”,但也反映了美国空军层面日益严重的“战略焦虑”。本文就此梳理了美空军高层近期相关言论,包括其“战略焦虑”的重点,以及美军可能的应对策略与重大改变。

美空军部长:坚持发展让中国感到“恐惧”的项目

图:在一系列测试期间,美国空军 F-22 猛禽和 F-35A 闪电 II 与 XQ-58A Valkyrie 低成本无人机在美国陆军尤马试验场试验场上空编队飞行,2021 年 3 月 1 日。

美军高层发出警告:如果不迅速改变,美国将失去空中优势

作者:学术Plus高级军事观察员 徐秉君(华语智库高级研究员、新华社瞭望智库国际观察员、军鹰智库特约研究员)

本文主要内容及关键词

1.首要任务依次是“中国、中国和中国”:中国可能在2035年之前打破美国的空中优势,重点在于空中和太空组合及其现代化

2.为了阻止或击败中国,美军将如何改变:发展让中国感到“恐惧”的项目,确保制空权的绝对优势,应对中国第六代战机,改革装备及管理机制

3.结合战略与能力应对中国挑战:国防战略、核态势评估、预算要求国防部:创新指导小组,创新技术与先进系统评估,战略思路改变

内容主要整理自外文网站相关资料

仅供学习参考,欢迎交流指正!

文章观点不代表本机构立场

1.首要任务依次是
“中国、中国和中国”

8月31日,在第十三届中国航展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空军新闻发言人申进科大校表示,中国空军历史性地跨入战略空军门槛。中国空军力求转变为,不仅能够为陆军、海军提供空中支援,而且能够独立解决战略任务,构建空天一体攻防兼备的战略空军。

10月初,中国空军连续出动149架次多型军机巡航台海地区,这是针对当前台海安全形势和维护国家主权需要采取的必要行动。美媒对此评论说,无论从兵力规模还是兵力构成上看都创下了新的记录,显示了中国空军在争夺战场制空权、空中力量体系化和信息化等方面迅速扩张所取得的进展。

近年来,中国空军在战略转型过程中的快速发展引起美军高层的深度焦虑和高度警觉,在最近的一系列活动和讲话中频频发出警告。
重点空中和太空组合+现代化
美国新任空军部长弗兰克·肯德尔(Frank Kendall)在AFA 2021年航空、航天和网络会议上发言时,一再强调对此迫切需要做出回应。肯德尔说,他的首要任务是依次是“中国、中国和中国。”并把“中国”问题列为美国空军的重要优选项。他强调,“一刻也不能耽误,”呼吁从空中作战到太空和电磁频谱的整个空中和太空组合的现代化。

美国空军未来学家、负责战略、整合和需求的副参谋长克林顿·希诺特中将在给记者的简报中说,中国不再是未来的挑战。他解释说,中国过去是一个“未来10到15年”的问题,现在“这是一个当前的问题”,如果没有重大的现代化推进,美国空军面临着在与中国的战争中失败的可能性。

美空军部长:坚持发展让中国感到“恐惧”的项目
图:负责战略、整合和需求的副参谋长克林顿·希诺特中将说,来自中国的威胁已经出现。
 
美空军参谋长小查尔斯·q·布朗将军说,中国拥有印度-太平洋地区最大的空军和世界上最大的常规导弹库存。中国还在全球范围内建设新基地,以提高其力量投射能力。布朗说,他预计中国将在2035年实现全面现代化,2050年实现“世界级”的计划。布朗认为,这意味着“中国可能在2035年之前打破美国的空中优势”

2.为了阻止或击败中国
必须进行的改变

对于中国空军的战略转型与快速发展,美国空军高层的焦虑反映有些过度,并采取一系列措施和手段意欲阻止或击败中国。

发展让中国感到“恐惧”的项目
在之前的另一次公开讲话中,肯德尔多达27次提到“中国”,而提到“俄罗斯”和“阿富汗”只有3次。反映出美国已把中国作为“头号对手”,并采取措施对中国加以遏制。最近肯德尔在接受美国《防务新闻》专访时表示,他将坚持发展让中国感到“恐惧”的项目。
美空军部长:坚持发展让中国感到“恐惧”的项目

图:美国空军部长弗兰克·肯德尔在ASC21上说,中国的军事实力与美国相当或接近。

空军的当务之急
美空军总参谋长查尔斯·布朗则警告说,如果美国空军的变化不够快以跟上中国的步伐,那么将产生“灾难性”的影响。他说,中国已经“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建立了一支太平洋地区最大的航空兵力量,拥有太平洋地区最大的常规导弹能力。他上个月底在《华盛顿邮报》撰文说,“让军人们了解与中国竞争才是空军的当务之急”。

布朗在他的会议讲话中说,“中国继续以超过美国的速度推进其现代化时间表”,“为了迎接明天的挑战,我们今天必须带着紧迫感行动,因为回归战略竞争是我们国家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美空军部长:坚持发展让中国感到“恐惧”的项目
图:美国空军参谋长小查尔斯·布朗将军在AFA ASC21上说,中国的现代化推进使其越来越接近第六代战斗机的能力。
 
这种新的战略竞争构成的威胁可能“就像9/11式的突然袭击一样具有灾难性。现在推迟行动意味着空军将“为时已晚”,无法在晚些时候与之对抗。
美国空军副总参谋长克林特·希诺特(Clinton Hinote)坦言,就解放军追赶美军而言“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他在网络会议上说,过去我们在兵棋推演中设置为未来5、10、15 年的时间点是就很困难,而这两年的巨大变化使得兵棋推演中的未来问题成为了眼前的问题。
制空权优势面临威胁
空战司令部的潜在指挥官马克·凯利将军警告说,在美国的战争方式中,前提假设是控制制空权,而后其他武装力量将依赖于此。然而,美空军已经面临无法在与中国的战斗中获得空中优势的风险,这必将是灾难性的。因此,他呼吁像曼哈顿计划这样规模的全国性反应,以恢复在空战能力上对中国的强大领先优势。
美空军部长:坚持发展让中国感到“恐惧”的项目
图:美国空军司令部司令马克·凯利将军说,失去对中国的空中优势对美国所有军事部门来说都是灾难性的。
 
战斗的前30个小时,“第六代”战机
凯利还假设,如果中国首先投入“第六代”战斗机能力——远远超过今天的第五代F-22和F-35——对美国来说,“结局会很糟糕”。对此他警告说,美国还必须为更困难和代价更高的冲突做好准备,他说,中国军力结构和体系的设计都是为了“在战斗的前30个小时造成比美国在中东30年还多的伤亡。”
空军,需要更好的机制来改变
肯德尔呼吁国会不要阻止美国空军退役与中国作战无关的老化飞机,并表示必须授权空军专注于发展其所需的制胜部队结构,并一再呼吁,为了威慑或击败中国,我们不得不做出改变,并且一个更好的机制来实行

3.结合战略与能力
对中国挑战

国防战略、核态势评估、预算要求

在国防新闻论坛上,美国防部副部长凯瑟琳·H·希克斯表示,由于中国增强的军事信心、愿意承担风险以及中国对印太地区采取强制性和侵略性的方式,国防部将中国作为其长期、节奏性挑战的优先事项。这意味着国防部必须将其战略与其能力联系起来,构建国防部的国防战略、核态势评估和2023-27财年总统的预算要求。

国防部:创新指导小组

为此,希克斯成立了一个创新指导小组,该小组有权提出分析、想法和建议,以推动与国防部科学、技术和创新方法有关的问题的决策制定。希克斯说,“它确保尽快为我们的作战人员提供正确的能力”。

美空军部长:坚持发展让中国感到“恐惧”的项目

图:在国防新闻论坛上,美国防部副部长希克斯表示应对这样的挑战意味着国防部必须将其战略与其能力联系起来。

 

评估创新空间与先进技术

希克斯提出,通过评估现有的创新空间并检查国防部如何获得先进系统的变化来确定国防部如何改进新技术纳入计划的流程。其具体内容包括:

  • 支持国防部的联合试验工作,加强其在新技术开发和采购方面的合作
  • 制定投资政策,充分投资必要的研究、测试和实验室基础设施
  • 优化国防部创新生态系统,解决最紧迫的技术优先事项(国防部创新生态系统,是一个由 200 多个实体组成的复杂网络,致力于从研发到快速采购的各个方面)

改变,改变,改变

肯德尔认为,中国和俄罗斯对美国的战争方式进行了30年的深入研究,并制定了“利用我们的弱点并击败我们的不对称步骤。因此我们必须改变。

凯利则分析认为,在美国近20年的战争中,从未有人能挑战空中的霸权,但就是这20年,中国专注于发展针对美国的高端战斗,他还特别提到了中国和俄罗斯在电磁频谱作战方面取得的进,指出:如果我们在电磁频谱上输掉了战争,就等于在空中输掉了战争,而且会输得很快。用英国伯纳德·劳·蒙哥马利将军的话就是:不能控制空中的军队将被迅速击败。

这或许是美军高层对与中国战略竞争的深层忧虑。不难看出,美军高层的这种战略焦虑,既反映了美空军对日渐丧失“空中霸权”的担忧,也反映了美空军越来越缺乏以往的那种自信。

尽管美军认为中国空军在技术能力和作战实力方面仍落后于美国空军,但令其担忧的正是这方面的差距正在缩小。而美国最不愿意看到的是,美空军正在由“空中霸权”向确保“空中优势”转化。

(全文完)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930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