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该组织已经渗透多个国家

作者:乞力马扎罗的雪

本文转载自: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

警惕,该组织已经渗透多个国家

作者:乞力马扎罗的雪 

制图:孙绿 

近年来,一个极端组织在非洲东南部国家莫桑比克北部地区悄然崛起,成为全球“最南边”的极端组织。该组织被称为“圣训捍卫者”(Ansar al-Sunna),他们有时自称青年党(al-Shabaab),也被当地人这么称呼,但与索马里恐怖组织“青年党”并非同一组织;不过该组织的起源确实与索马里“青年党”有渊源。

被很多人视为“伊斯兰国”在东南部非洲的分支(已经效忠“伊斯兰国”,图:www.alwatan.com)▼

警惕,该组织已经渗透多个国家 这一组织最初的成员都是肯尼亚宗教极端思想家阿布•罗戈•穆罕默德(Aboud Rogo Mohammed)的追随者。阿布•罗戈•穆罕默德是一名肯尼亚穆斯林领袖。他创立了肯尼亚极端组织“穆斯林青年中心”(Muslim Youth Center),该组织与索马里“青年党”关系密切。阿布•罗戈•穆罕默德思想激进,是肯尼亚乃至整个东非地区重要的宗教极端主义思想家。

先对这位老哥有个第一印象▼

警惕,该组织已经渗透多个国家

圣训捍卫者的由来


2007年,由于埃塞俄比亚军队出兵介入索马里冲突并击败“伊斯兰法院联盟”,阿布•罗戈•穆罕默德在演讲中将索马里战争视为最终的“圣战”。在此期间,他发表了许多“法特瓦”(伊斯兰教令),认为给肯尼亚政府工作是违反教律的行为。他还赞扬“基地”组织。

肯尼亚位于非洲东海岸的中间位置

极端思想从这里可辐射东非和东南非

2007年,中东的“伊斯兰国”还尚在萌芽状态▼

警惕,该组织已经渗透多个国家
他的许多演讲都在网络和社交媒体上发布,并对包括肯尼亚、坦桑尼亚、卢旺达、乌干达和布隆迪等国的年轻人产生了重要影响,而且在这些国家拥有一定数量的支持者。阿布•罗戈•穆罕默德于2009年访问了索马里,据称他参加了那里的军事训练营。

这自古以来都是一门大生意▼

警惕,该组织已经渗透多个国家

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等国政府对阿布•罗戈•穆罕默德发起了一系列指控;联合国、美国、英国等也对他采取了一些制裁措施。

2012年7月因为“从事直接或间接威胁索马里的和平,安全或稳定的行为”,特别是为索马里“青年党”募捐和筹款,而被列入美国制裁名单;联合国安理会也对其实施了旅行禁令和资产冻结,称他向“索马里‘青年党’提供财政,物资,后勤或技术支持”。英国财政部也宣布了同样的制裁措施。

索马里“青年党”(其实这类极端组织的“清真言”旗都是相互借用的)▼

警惕,该组织已经渗透多个国家

2012年8月27日,阿布•罗戈•穆罕默德在肯尼亚第二大城市蒙巴萨街头被枪杀。他的死在肯尼亚引发骚乱。骚乱参与者主要是阿布•罗戈•穆罕默德的支持者,这些人认为是肯尼亚安全部门暗杀了阿布•罗戈•穆罕默德。骚乱者在肯尼亚蒙巴萨等地烧毁教堂、到处发动袭击,随后肯尼亚政府对骚乱进行了镇压。
部分骚乱参与者遭到肯尼亚政府武力打击后,进入坦桑尼亚南部的基比提(Kibiti),然后借助坦桑尼亚与莫桑比克边境地区疏于管理的状况,再进入莫桑比克。这些暴力份子2015年在莫桑比克德尔加杜角(Cabo Delgado)成立了一个激进组织,命名为“圣训捍卫者”(Ansar_al-Sunna)。

从肯尼亚向南转移到莫桑比克北部▼

警惕,该组织已经渗透多个国家


“伊斯兰国中非省”


该组织于2017年首次发动袭击事件,并变得越来越暴力。目前,这一组织已在德尔加杜角省建立了自己的据点,并招募莫桑比克当地人加入他们所声称的“圣战”。
同时,该组织的袭击目标也从政府机构逐渐变成了平民目标,袭击也变得越来越残酷。莫桑比克政府不得不派出警察收复被极端分子占领的莫辛布瓦-达普拉亚(Mocímboada Praia)镇。

莫辛布瓦-达普拉亚在北端

首都马普托在南端

对于政府较弱的莫桑比克,

这真是鞭长莫及了(图:google map)▼

警惕,该组织已经渗透多个国家

以莫桑比克的人口规模

莫辛布瓦-达普拉亚已经算是其北部的沿海“重镇”了(图:google map)▼

警惕,该组织已经渗透多个国家

“圣训捍卫者”组织在当地并没有一个统一核心,而是分为若干个小型组织活动。后来有研究者发现,该组织与索马里“青年党”并非同一组织,但是有联系:一些武装分子在索马里、刚果、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等国接受训练。该组织欺骗一些穆斯林青年说,去这些地方“学习”可以获得奖学金,但是事实上他们仅仅是去接受武装训练。
此外,还有一些在当地从事非法商业活动的人士也卷入其中。有学者指出,这些恐怖主义活动的最终目标不是要占领德尔加杜角或在该国北部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目标是为德尔加杜角地区的非法商人创造商机。

这事实上形成了一个地下武装+黑灰产业的网络

由于东南非国家动员组织能力普遍较弱

这样的扩张网络一旦形成就很难根除▼

警惕,该组织已经渗透多个国家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极端分子也受到宗教极端主义思潮的影响。2017年3月和2017年4月,莫辛布瓦-达普拉亚地区警察逮捕了一群宗教领导人,他们被指控煽动公民反抗。据称,宗教领袖敦促人们不要交税,不要在公共卫生部门寻求医疗服务,并专门把孩子送到古兰经学校。

在非洲国家穆斯林比例大于40%的国家中

莫桑比克属于40–50%那一档

足够的教众基础也为极端分子蛊惑人心提供了土壤▼

警惕,该组织已经渗透多个国家

“圣训捍卫者”在意识形态上与索马里“青年党”有联系,但是近年来,“圣训捍卫者”已经向“伊斯兰国”靠拢,“伊斯兰国”已将“圣训捍卫者”视为自己的“分支”,并宣称在莫桑比克存在“伊斯兰国”分支。
2018年,非盟声称“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已渗透到莫桑比克北部,但是遭到了莫桑比克政府的否认。2019年6月,“伊斯兰国”声称其中部非洲省成功袭击了莫桑比克莫辛布瓦-达普拉亚地区的莫桑比克国防军。2019年10月,“伊斯兰国”宣称其“中非省”在对莫桑比克安全部队和帮助莫桑比克开展“反恐战争”的俄罗斯瓦格纳集团的雇佣军进行了两次伏击。

鼎盛时的“伊斯兰国”

曾经将非洲做为重要的扩张方向

他们已经把目标定位为

祸害全世界了(不过莫桑比克距离ISIS确实是相当遥远的)▼

警惕,该组织已经渗透多个国家

根据国际媒体的报道,“伊斯兰国”总部将宣称效忠自己的“圣训捍卫者”组织和刚果极端组织“民主同盟军”(Allied Democratic Forces,ADF)以及在索马里的“伊斯兰国”分支统称为“伊斯兰国中非省”(Islamic State’s Central Africa Province,ISCAP)

从此你们就是“中非省”的人了(图:wiki)▼

警惕,该组织已经渗透多个国家


反恐形势严峻

进入2020年后,“伊斯兰国中非省”的活动更加活跃:
2020年6月22日,“伊斯兰国中非省”在刚果民主共和国贝尼附近袭击了联合国刚果稳定特派团的维和士兵。
2020年8月,“伊斯兰国中非省”宣布占领莫桑比克莫辛布瓦-达普拉亚(Mocímboada Praia)及周边一些岛屿,并将此地确立为“首都”。“伊斯兰国中非省”实际上控制了沿海大片地区。
2021年3月,“伊斯兰国中非省”的武装分子进攻了莫桑比克北部的帕尔马市(Palma),该市有法国公司承建的大型天然气工程。

遭受袭击的贝尼、莫辛布瓦-达普拉亚、帕尔马▼

警惕,该组织已经渗透多个国家

2020年下半年以后,“伊斯兰国中非省”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和莫桑比克的分支加强了行动。该团体正成为“伊斯兰国”一个强大的分支,拥有先进的战术和能力。其在刚果、莫桑比克、索马里及周边国家的招募、占领城镇、破坏财产和袭击造成的伤亡都呈上升趋势。
更为严重的是,在2020年10月14日的一次行动中,“伊斯兰国中非省”的武装人员第一次攻入了坦桑尼亚境内,这标志着该组织的战斗力进一步增强。

越发猖狂(图:www.alwatan.com)▼

警惕,该组织已经渗透多个国家

而且,“伊斯兰国中非省”不同分支之间的袭击手法越来越相似,显示该组织的内部联系正在加强,“伊斯兰国中非省”各分支之间很可能有协调和技能转让活动。“伊斯兰国”核心团队对“伊斯兰国中非省”也很重视。例如在2020年9月,“伊斯兰国”核心团队就通过“伊斯兰国”网络和索马里及一些东非国家的同情者为“伊斯兰国中非省”提供资金支持。

要知道,2020年,“伊斯兰国”

已在中东老家基本覆灭

然而其“核心团队”仍然活跃于“网络空间”

随着向更多贫困国家扩散,真的是无处不在▼

警惕,该组织已经渗透多个国家

“圣训捍卫者”组织与莫桑比克北部的非法活动有关系。根据媒体报道,“圣训捍卫者”的资金主要来自非法走私、宗教网络和人口贩卖。莫桑比克北部森林资源丰富,也分布有珍贵的红宝石资源,此外该省油气资源也十分丰富。有报道称,“圣训捍卫者”每年至少从木材交易中获得300万美元,从红宝石中获得3000万美元。
该组织活跃的莫桑比克东北部卡波德加多省(Cabo Delgado)是一个欠发达地区,并且几乎被政府忽视,也已成为从该地区向欧洲和南非出口海洛因的登陆地,“圣训捍卫者”也从可观的毒品贸易中获得收益。该组织还可能参与了象牙和违禁品的非法贸易。

产自莫桑比克北部蒙特普埃兹的红宝石

(蒙特普埃兹就在卡波德加多省)(图:shutterstock)▼

警惕,该组织已经渗透多个国家

“圣训捍卫者”领导人与肯尼亚、索马里、坦桑尼亚和非洲大湖区的原教旨主义者团体保持着宗教,军事和商业联系。“圣训捍卫者”鼓励激进的莫桑比克穆斯林青年出售他们的财产前赴索马里接受“培训”,并进行“圣战”。
“圣训捍卫者”日常的军事训练是由曾加入莫桑比克警察队伍的成员提供的,这些人因为其极端思想被政府开除,从而对政府怀恨在心。“圣训捍卫者”还联系了东非的其他伊斯兰激进分子。据报道,该组织从索马里,坦桑尼亚和肯尼亚雇用了青年党教官。但是,这些青年党的训练员充当雇佣军,并非出于青年党和“圣训捍卫者”之间的实际联系,而是由于他们从后者那里获得了报酬。一些“圣训捍卫者”武装分子也曾出国旅行,接受其他激进组织的直接训练。

圣战者、激进分子、地方兵匪、走私商团已经分不清了,

大概也是同一拨人的不同身份(图:www.alwatan.com)▼

警惕,该组织已经渗透多个国家

该组织的成员招募主要是通过家庭关系和激进清真寺进行的。据报道,“圣训捍卫者”的成员主要是来自Mocimboa da Praia,Palma和Macomia地区的莫桑比克人,但也包括来自坦桑尼亚和索马里的外国国民。
“圣训捍卫者”组织效忠“伊斯兰国”后,使国际极端组织的活动范围向南大幅度扩张,非洲的反恐形势依然严峻。

参考文献:
1. “Kenya: Aboud Rogo Fact Box”. All Africa. Nairobi. The Star. 28 August 2012,https://allafrica.com/stories/201208290115.html.2.”Kenyan backer of Somalia’s Shebab insurgents killed”. RNW Africa. 28 August 2012.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30 August 2012,http://www.rnw.nl/africa/bulletin/kenyan-backer-somalias-shebab-insurgents-killed.3.Ansar al-Sunna: A New Militant Islamist Group Emerges in Mozambique. Jamestown Foundation. 14 June 20184.Ibid.5.Sirwan Kajjo、Salem Solomon, Is IS Gaining Foothold in Mozambique?,Voice of America ,7 June 2019,https://www.voanews.com/extremism-watch/gaining-foothold-mozambique.6.Caleb Weiss (4 June 2019). “Islamic State claims first attack in Mozambique”. Long War Journal.7.Caleb Weiss (1 July 2020). “ISCAP Ambushes UN Peacekeepers in the DRC, Exploits Coronavirus”. Long War Journal.8.”Insurgents Kill 8 Gas Project Workers in Northern Mozambique”. Defense Post. 6 July 2020. https://www.bbc.com/news/world-africa-537566929. 联合国安理会:《秘书长关于伊黎伊斯兰国(达伊沙)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的威胁以及联合国为支持会员国抵御这一威胁所作广泛努力第十二次报告》(中文版),2021年1月29日,第5页。https://undocs.org/zh/S/2021/9810.联合国安理会:《秘书长关于伊黎伊斯兰国(达伊沙)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的威胁以及联合国为支持会员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96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