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手撕某想,有错吗?

作者:李子熙

本文转载自:李子熙(ID:Lizixi_2020)

司马南手撕某想事件发生后,网上有一些人,力挺柳爷,痛骂司马南,把司马南祖宗八代骂了个遍。
各种大帽子,带尖儿的,带刺儿的,带锁链儿,一顶接着一顶,扣在司马南的头上。

骂他否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骂他否定“改革开放”,骂他否定“中国企业家”的巨大贡献。

一个个的,歇斯底里,丧心病狂,要把司马南骂死而后快,这是要干嘛啊?

司马南手撕某想,有错吗?

还有宵小之徒卖弄聪明,给柳爷“巧献连环计”,真是什么奇葩都有。

我前两天写了一篇某想的文章,招来一些读者的非议。有个读者在后台留言,写了一堆某想所做的社会贡献,对我进行了深刻的道德教育。 

司马南手撕某想,有错吗?

我觉得很好笑,这位兄台,你说的这些,即便都是真的,那又如何呢?

司马南质疑某想的那些问题,就变合理了吗?

脏东西,就洗白了吗?

假设,我是一个大庄园的管家。我通过一些手段,乾坤大挪移,把这个大庄园据为己有,然后我请庄园主一家人,撸串、烤面包、喝啤酒、唱KTV,还送他们几瓶庄园自酿的干红葡萄酒。

那么,我就可以把人家的庄园,心安理得地据为己有吗?

看看第四条,说某想没有拖欠工资,没有少纳一分钱的税,好伟大啊!

但是,等一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呢?大哥,这难道不是企业的份内之事吗?

企业不违法、不犯罪,很伟大是吗?我们消费者应该给他们磕头谢恩是吗?

好奇葩的价值观!

最离谱的是第三条,关于所长夫人的那一段,看完我都气笑了。看来这个留言的读者,是某想的内部人士,否则不会知道得如此详细。

在这位兄台的眼里,所长夫人站个柜台,好大的委屈啊,简直堪比王昭君出塞,委曲求全,忍辱负重。

这就感动中国了?

这就可以身价上亿了?

可见这位兄台,不但价值观奇葩,还是个奴性十足的贱骨头。

人家站个柜台,又不是上刑场,看把他给感动的。还“红着脸”,画面感都出来了,我差点就心软了。

若按照这个标准论功行赏的话,我们广大人民群众,工人,农民,干部,教师,警察,医生,清洁工,快递小哥,超市收银员,奶茶店店主,餐馆服务员等等,各行各业的劳动者们,还有保家卫国的解放军战士,哪个人的身价,都不该比所长夫人差吧。

司马南手撕某想,有错吗?

为某想洗地的人,都老实消停一下吧。

某想的话事人,都没出来放个屁,你们就不能安静一会吗?

搞得好像分了红、分了股票一样,屁颠屁颠地替资本大佬们洗白,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认认真真看过视频的人,都会发现,司马南只是把某想公开的资料,做了一下归纳和总结,提出合理的质疑而已。

他不代表公检法,只是作为一名中国公民,对发生在某想身上的,一些明显不合理的现象,提出有理有据有节的质疑。

这些不合理现象,是客观存在的,不是凭空杜撰的。

只要你眼睛不瞎,脑袋里不是浆糊,屁股不歪,都会觉得,这TMD确实不合理。

某想的话事人,请不要装聋作哑,能不能推举一个代表站出来,认真回复一下群众的质疑,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如果说司马南数据造假、资料造假,恶意造谣污蔑的话,那很简单,该起诉就起诉,该报案就报案,我举双手支持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千万别姑息这种随意造谣的坏风气。

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这是我们打小在心里,树立起来的法律观念,简直深入到我们的骨髓,我们坚决支持依法治国。

但是,半个多月过去了,某想方面没有回应啊!

什么情况?

难道在憋大招吗?

司马南手撕某想,有错吗?

皇上不急太监急的那些媒体人,你们骂司马南,到底在骂什么呢?

高管们的天价年薪,柳爷的天价退休金,杨总的股份超过中科院,研发占比不超过3%,玩金融业务断头贷,资产负债率超90%,同等配置的电脑,国外比国内的便宜……

请问,哪一条是假的?

谁站出来帮忙指正一下,让我们好好学习学习,只要您说得对,我们愿意虚心接受,改正错误。我们必须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绝不能冤枉了好人。

以前在这方面,我们吃过亏,主要原因就是不实事求是,在具体事情上不较真,马马虎虎,所以走了一些弯路。

好在我们的党,不忘初心,坚持从群众来、到群众去,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总能及时纠正偏差,不会像美国一样,彻底走上了资本家骑在人民头上拉屎的邪路。

中国在发展的过程中,即便遇到荆棘,也总能在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下,大踏步地向前走。

就这样,走着走着,一不小心就走到了今天的国际地位,长成了巨无霸,在实力上超过了绝大多数西方国家——曾经欺负过我们的那些国家。

在民族复兴的道路上,我们走路带风,越走越稳,正在努力翻越最后一座大山——落基山。

在前进的路上,那些容易克服的困难,已经克服了。如今横亘在我们面前的,是一股顽固势力,等待我们去征服。

通俗地说,我们已经把肥的肉吃了,把瘦的肉也吃了,现在剩下的,是难啃的骨头。

怎么办?

不啃了吗?

现在不啃,难道留给后人?

包括台湾问题在内,教育、医疗、住房、金融、扶贫等等领域,都已经到了最艰难的攻坚战时刻。

司马南手撕某想,有错吗?

就像当年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爬雪山、过草地一样,我们必须咬牙坚持,同仇敌忾,无所畏惧,奔向光明。

只要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中华民族就将势不可挡。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泄汪洋。

如今,我们党正带领全国人民勇闯难关,为开创中国美好未来,攻城拔寨,与阻碍历史步伐的顽固势力,做坚决的斗争!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每一个中华儿女,都应该在事关人民切身利益的问题上,较起真儿来!

司马南手撕某想,有错吗?

决心表完了,来聊聊什么叫做难啃的骨头。

举个例子,这两年最让国人印象深刻的硬骨头——芯片!

卡脖子的芯片,就是难啃的骨头。

芯片国有化,摆脱美国科技霸权的封锁,一直是我们的梦想。

1993年,时任某想集团总工程师的倪光南院士,提出筹建集成电路联合设计中心,由某想集团牵头,组织国内有实力的计算机企业一起参与,从而制订一个国家投资计划。

当初,倪光南院士之所以带着专利技术加入某想,就是希望某想集团,能把格局放大,能够担负起振兴民族科技产业的重任。

他希望将某想集团的定位,放在整个国家的科技主权发展战略上,做时代先锋,披荆斩棘,帮助国家解决“卡脖子”的问题,而不是为了赚大钱、赚快钱,培养一群亿万富翁。

我想,倪光南的朴素愿望,也代表了当时中科院组建某想集团的初心。

司马南手撕某想,有错吗?

1994年,倪光南与复旦大学、长江计算机公司达成意向,计划合资建立芯片设计中心,大力发展集成电路芯片。

但这一举措,没有得到某想集团的支持,最终该计划胎死腹中。

随着倪光南在1995年被解除职务,某想的ASIC芯片等项目,纷纷被废止。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某想的高管们,对啃科技硬骨头没有兴趣。他们不愿意埋头做芯片,而是盯上了另一块业务。

1992年开始,中国房地产市场大热。某想集团紧跟时代潮流,在烟台、福州等地购买土地,走上了另一条发展道路。

司马南在视频里说,某想手握六张信贷牌照,已变身为一家金融公司,吃相难看,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在某想的身体里,流淌着“资本”的血。

人往高处走,它往低处流。

什么“中国企业家教父”,不过是个无利不起早的商人罢了。

赚钱本不丢人,既当又立,很招人烦。

那些捧“教父”臭脚的媒体人、主持人,你们不嫌害臊吗?

司马南手撕某想,有错吗?

外界一直不理解,倪光南为什么如此固执,非要坚持做芯片,以至于被某想扫地出门。

对此,倪光南解释说:

“我没去考虑这些事情,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在一定条件下尽可能去争取。你如果仔细想一下,往往1.0不太好用,但没人做就不去做了吗?那也得做。”

虽千万人吾往矣!

2018年,被称作“中关村第一才女”的媒体人梁宁,写了一篇关于倪光南的网文,发表在自己的公众号里,叫《一段关于国产芯片和操作系统的往事》。

读完以后,我掩卷长思,唏嘘不已。

司马南手撕某想,有错吗?

可惜倪光南院士心怀科技报国之志,却在对的年代里,没有遇到对的人。

有人在文章下面留言:

“看得热泪盈眶,唯有希望堂吉诃德式的人物,在中国能有生存的土壤。”

“中国这样的人多了,国家才有希望!”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1086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