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港毒分子的落魄

作者:有里儿有面

本文转载自:有里儿有面(ID:youli-youmian)

大家还记得,那个曾在英国大街上被3个黑人揍得头破血流的港毒刘祖迪吗?自他2020年1月出逃至英国,可以说是事事不顺心,件件不如意,“事业”生活双双走下坡路。
 
6月9日,刘祖迪在脸书上说,他准备效仿去年“612”组织所谓的“全球声援香港计划”,发文招募海外黄丝报名参与。然而这条帖文下的评论数量却寥寥无几,仅有15条,其中还有一条直指刘祖迪“揽炒?揽钱挂,又来众筹啦!”可见刘祖迪所作所为并不受其他黄丝的待见。
 

一个港毒分子的落魄

 
想当年,刘祖迪这个跑路的“黄丝”在“港毒圈”内也算是排得上名号的人了。那么他是如何走到无人问津这一步呢?
 
“发家”
 

刘祖迪最开始使用网名“揽炒巴”,在乱港论坛LIHKG讨论区发布反中乱港的言论,吸引了一批乱港分子的目光。“修例风波”爆发后,以提出揽炒“战略”和建立名为“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 ”(又称“揽炒团队”)的团队而闻名。作为“我要揽炒”的一号头目,刘祖迪及其一手组建的“我要揽炒”组织,通过聊天软件Telegram在香港“修例风波”期间,大量招募“志同道合”的港毒分子形成团队,筹划各种非法活动。

 

一个港毒分子的落魄

 
在2020年6月30日香港国安法实施后,“我要揽炒”组织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愈发嚣张,继续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的活动。“我要揽炒”干了多少反中乱港的坏事?有理哥在之前的文章《大起底!“我要揽炒”到底都藏着些什么鬼》中有写到,感兴趣的可以移步此文。
 
此时,“我要揽炒”背后有境外“政治黑金”的资助,在金钱来源一时较稳定的情况下,在乱港分子中着实抢眼,连带着刘祖迪在港毒圈也一时“风头无二”。
 
但是,刘祖迪的“巅峰”也就到此为止了。
 

一个港毒分子的落魄

失意
 
2020年1月,刘祖迪潜逃至英国。彼时“我要揽炒”还在香港大行违法之事,刘祖迪虽然远在英国,却借着该组织的热度,在美英政客和境外反华组织眼中还算有用。
 
请注意,这个时期刘祖迪的身份还是个问号,他仅以刘祖迪这个名字活动,却未曾在大众视野中露过面。
 
但随着背后资助人黎智英以及“我要揽炒”二、三号头目周庭、李宇轩相继被捕,“我要揽炒”的影响力大不如前,连带着刘祖迪也失去了与洋主子交换的资本。
 
这时候刘祖迪要是还端着藏着不露脸,等到自己的热度和影响力逐渐耗尽,怕是再也得不到洋主子的半点赏赐。
 
于是,2020年10月5日,刘祖迪在视频中首次露面,称自己就是“搅炒巴”,“揽炒”概念就是由其2019年6月10日率先提出。

一个港毒分子的落魄

 
大家注意这个时间点,正好是黎智英、李宇轩因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被拘捕之后不到两个月。
 
之所以刘祖迪要挑在这个时间点首次露脸,就是明白“我要揽炒”基本走到了尽头,不得不“卖脸”继续维持热度。
 
然而,当天刘祖迪不仅在视频中叫嚣要在海外推动“香港自治”,还在网上演一出大戏——与昔日“手足”Stand with HongKong的分家之战。双方就如何瓜分约1600万港币黑金,在网上爆发了一场骂战。但是刘祖迪显然在“乱港”能力上被背后金主所嫌弃,这场黑金争夺战中完全敌不过“与港同行”,被其在网上发文反击:“资金受到美国当地法律约束,无法实行刘祖迪提出的资金重新调配方案”。最后刘祖迪还是竹蓝打水一场空,失去了这1600万港元众筹资金的“话事权”。
 

一个港毒分子的落魄

 
这次的战败对于刘祖迪“事业”来说又是一场巨大的打击,让他用露脸博关注的计划彻底落空。
 
落魄
 
其后,刘祖迪只能靠着蹭“声援12瞒逃”和英国反华NGO组织“香港监察”的热度,维持自己的岌岌可危的流量。
 
2020年12月,凭借着在乱港黄丝圈仅存的知名度,刘祖迪以“揽炒巴”身份高调录制播视频,在香港监察组织的乱港音乐集会上播放,向洋主子展现自己残存的那点价值可惜效果并不佳,其社交账号每条信息下不超过两位数的评述数,恰恰说明了刘祖迪在港毒圈那近乎于无的影响力。
 

一个港毒分子的落魄

 
可笑的是,刘祖迪那段时间热度最高的动态,竟然是2021年1月他在英国街头被暴揍的消息。据刘祖迪自述,某个晚上其独自在街上时,发现有身影靠近,其后即被数名黑人包围并殴打到昏迷。
 
刘祖迪社交账号上“乱港反中”的信息千千万,却远不抵一条“被不明人士揍得头破血流”动态的热度,可见脱离了大额黑金和洋主子的支持,其价值也就止步于哗众取宠,为网友提供笑料和饭后谈资而已。
 

一个港毒分子的落魄

 
“乞讨”
 
失去热度加持的刘祖迪,在英国如何维持基本的生活开销?很简单,向多方“乞讨”。
 
2021年4月16日,香港区域法院法官胡雅文就“8.18”及“8.31”未经批准集结案进行了判决,黎智英被判刑期1年2个月,还被加控两罪——涉助李宇轩潜逃及串谋勾结外国势力。李宇轩为自保则“反水”转为污点证人。
 
得知这个消息,远在英国的刘祖迪慌了,当天连忙在脸书上和黎智英划清界限,称“揽炒团队”和“重光团队”都是其自发创立,不受黎智英的资助。
 

一个港毒分子的落魄

 
两天后,刘祖迪在社交网站发布主题为辞职与觉悟的文章,通篇提到最多的是他在英国募款平台开设专页,呼吁网民捐款。可能是看到黎智英等人被判刑的结局后,为给自己逃亡的生活做资金准备,又或是近期港毒不好混了“狗粮”质量明显下降,刘祖迪把圈钱的意图明晃晃地写在了这白纸黑字中。
 

一个港毒分子的落魄

 
这边向港毒分子们伸手要钱,另一边忙着讨好洋主子领到更多的“狗粮”。
 
去年6月19日,刘祖迪接受了BBC针对香港警方拘捕《毒果日报》张剑虹等5名高层一事的现场视频采访。采访全程,基本是BBC主持人问什么,刘祖迪就乖乖按照洋主子想要的答案去回答,期间不忘摇尾巴祈求主子的怜悯,给他更多的支持和“狗粮”。
 

一个港毒分子的落魄

 
从那以后,刘祖迪一直活跃在“乞讨”的路上,只要是能赚到“狗粮”的活,刘祖迪几乎来者不拒。直到去年12月31日,刘祖迪称自己感染新冠。
 
这次的感染,将刘祖迪小心翼翼维持的假象完全打破。同样在冬天,刘祖迪上一年在街头被暴打的动态还能获得近800条的评论,这次感染新冠关心他的人却寥寥,讽刺与嘲笑充斥着刘祖迪的社交账号。再看他今年以来的动态,很多评论数量已跌至个位数。
 
文章开头提到的所谓“612全球声援香港计划”已过去一周,刘祖迪至今还未把小视频小作文放出,想必效果并不理想。从非常可怜的回复数来看,恐怕是无人响应,组织了个寂寞。
 
香港国安法实施之日,便是刘祖迪等港毒分子落魄之时。他们的“巅峰”也不过是乘了美西方政客和“修例风波”的东风,被不知所谓的港毒分子捧得太高,自以为自己是一个有能力有影响力有统治力的组织头目。当国安法的利剑直指侵犯国家安全的犯罪行为,港毒分子被抓的抓,逃跑的逃跑,失去了虚假的吹捧和泡沫的热度,刘祖迪等人也就被打回了原型。
 
如今香港新一届特区政府架构已定,又有国安法利剑当头,香港早已筑起安全的铜墙铁壁,美西方国家携境外组织再想渗透破坏已是难上加难。这种情况下,一个身在英国的乱港分子,无组织影响力、无煽动能力,又能对香港造成什么影响?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一个被美西方豢养的家犬罢了,要说他还有什么作用,那可能就仅剩向主人摇尾巴跪舔了。
 

一个港毒分子的落魄

 
图片源自网络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03976.html

(2)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6月21日 下午1:19
下一篇 2022年6月21日 下午1:28

相关推荐

  • 方方的“新年诅咒”

    作者:申鹏 本文转载自:平原公子(ID:pingyuangongzi) 前天,汪主席写了个“年末感言”。 标题很“温柔”,叫做《2022,祝天下所有人好好活着》,然而内容却咬牙切齿…

    2022年1月4日
    137
  • 你都不愿叫一声郭沫若同志?

    作者:温伯陵 本文转载自:温伯陵的烟火人间(ID:wenboling2020)     伯陵说:     抹黑造谣的人们, 看低了郭沫若, 更看低了毛泽东。 1 郭沫若万万没想到,…

    2021年11月19日
    118
  • 为了翻红,你不知道北冰洋有多拼

    作者:王明雅 本文转载自:新零售商业评论(ID:xinlingshou1001) 作者:王明雅,新零售商业评论编辑 “有一方立足之地,北冰洋也有了一点底气。” 你很容易在北京的街头…

    2021年10月13日
    184
  • 你也配喝普洱茶?

    作者:乌鸦校尉 本文转载自: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 犹记上个月,福建神药片仔癀被黄牛炒出茅台价,实体店一粒难求,股市上一飞冲天,当时乌鸦就断言,资本的镰刀马上就要…

    2021年7月23日
    189
  • 芯片彻底断供一年了—聊聊华为的三季报

    作者:深圳宁南山 本文转载自:宁南山(ID:ningnanshan2017) 华为的芯片是去年9月彻底断供的–因为制造被卡了。 今年10月29日华为发布2021年前三季…

    2021年10月30日
    143
  •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怎么回答?

    作者:王文博 本文转载自:钧正平工作室(ID:jzpgzs) 1925年秋,韶山。一名对中国革命前途忧心忡忡的年轻人正在思考:“中国革命过去一切斗争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为不能…

    2021年11月25日
    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