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触时代”没结束,世界正进入“新接触时代”?

作者:风留痕

本文转载自:动态大参考(ID:dongtaidacankao)

日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在斯坦福大学舒思深亚太研究中心的一场视频研讨会上表示,“接触的时期已经结束,美国正进入激烈的大国竞争时期。”话音刚落,白宫就宣布拜普会将在6月中旬进行。中美之间就进行了一次虚拟贸易会议。那么接触时代到底结束没结束?其实,“接触时代”并没结束,只是世界正在进入“新接触时代”。

世界正在进入新接触时代的最大标志有三。

一是美欧修复关系。修复关系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在分裂后重新接触的过程。也是建立新关系的过程。目前美欧关系的修复,也只是开始接触沟通阶段,如何修复?建立什么样的新型关系?目前还不确定。所以也只能是称之为“接触阶段”。 

二是美俄建立可预测的稳定的关系。美俄外交关系几乎中断,目前已经紧张到了冰点。要建立可预测稳定的关系,或者说要避免爆发激烈的冲突,就必须重新接触,以建立新型关系。 

三是中美关系的不可预测性。一直有人威胁要结束接触时代。拜登也确实采取了高压政策。但两次贸易通话,就表明了走向不明的关键时刻,美国要通过接触了解对方的底线,要稳定紧张的关系,更要建立新型关系。 

所谓“接触战略”,就是通过接触合作,在对手取得发展的同时,向对手灌输美国价值观,实现一个国家的“西化”。 

然而,随着全球化进程不断加速,世界产业链和供应链不断完善,特别是新兴经济体的崛起,发现美国价值观并没有做到普世。相反,西方模式却越来越受到了空前的质疑,美国价值观受到严重质疑。而美国的霸权却在不断流失。 

到了特朗普时期,“接触战略”失败声音越来越大,遏制的呼声自然也就越来越高。贸易战就是遏制的象征。

然而,贸易战注定了是一损俱损的局面。“美国优先”也受到了全世界强烈抵制。遏制与全球化多边主义相背离。美国自然就显得越来越孤立。

一场不期而遇的新冠疫情,重创了世界,更重创了美国。虽然美国经济已经进入复苏模式,但美国霸权却并没有进入复苏模式。 

拜登欲走强硬路线,欲展开“大国竞争”,可一方面对手绝不妥协,另一方面是美国依然势单力孤。重要的是,修复关系和建立“大国竞争”的联合战队进展不利。 

虽然有心结束“接触时代”,可无奈自己无法承受一损俱损的伤害和两败俱伤的局面。 

要想永久独霸世界,仅仅是采取高压政策打压对手,并不能保证美国绝对的领先地位。要想长期保持绝对领先的优势,就必须发展美国自己。 

不取消高关税政策,就意味着贸易战并没有停止。而高关税对美国的伤害正在日益扩大。因此,解决关税或贸易争端,加强经济合作,应当是白宫重要工作之一了。 

所谓的“接触时代的结束”,实际上效仿的依然是特朗普的“极限施压”战略战术。还是在利用世界普遍恐惧于对抗或乱局的出现重创世界的心理。极限施压实际上就是绑架和要挟世界的“新国际恐怖主义”。至少也是在世界范围内制造恐怖情绪。称霸不了世界,就搞乱世界。怕世界乱局,那就承认美国霸权。就这么简单。 

然而,白宫也清醒地知道目前的现实。与俄罗斯的军事对峙和外交战愈演愈烈,已经彻底激怒了普京。普京早就扬言,没有了俄罗斯,要世界何用?因此,不得回过头来与俄罗斯接触,必须建立可预测的稳定的美俄关系。 

一句“可预测”,也道出了对白宫的恐惧心理。虽然国力较弱,但俄罗斯的新式武器特别是战略毁灭级武器,实际上已经领先了美国。正所谓“不怕横就怕不要命”。 

美国经济虽然开始复苏,但不确定性依然很大。重要的是复苏的脚步明显落后,被追赶的脚步声越来越响。因此,必须重新进行接触,或尝试进行接触。 

目前看来,组建“大国竞争“战队几乎是不可能的了。而修复与盟友的关系本身也是一种“接触战略”。 

美欧关系分裂严重,已经到了必须修复的程度。而如何修复关系,双方目前也存在严重的分歧。 

美国修复关系的目标是建立联合舰队,以帮助美国重塑霸权地位。虽然是为了维护西方世界的价值观,但这却有可能牺牲盟友的利益。而盟友特别是欧洲国家修复关系的目标,是共同化解目前的衰退危机以及应对世界难题,是为了维护西方主导的多边体系(恢复自由贸易停止贸易战)和推进全球化进程。 

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美欧的分歧严重,关系难以修复,更不要说建立联合舰队了。 

因此,不管是挑起人权争端,还是近来同意解决关税争端,这实际上都是美欧修复关系过程中的一种“接触”形式。 

布林肯这四个月来一直与盟友特别是欧盟接触交流沟通,分歧并没有得到解决。拜登即将开始的欧洲之行,同样也是要与欧洲北约进行战略上的接触沟通。 

目前,与其说美欧在修复关系,还不如说是在建立一种新型的同盟关系。共同的价值观体系发展道路还在,但旧有联盟体系恐怕是难以恢复到从前。从这一点来说,建立新自由联盟也没有错。关键是新联盟的形式和目标上双方存在严重分歧。 

美俄会接触到什么程度,目前还不好说。不过,从目前双方的态度来看,要想建立可预测的稳定的关系不是那么容易。对俄罗斯来说,要建立可预测的稳定的关系,前提是解除生存和发展危机。而要美国放弃在人权问题上的干涉打压,要完全解除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和经济遏政策,在美国内部都难以通过。只要俄的生存危机不解除,普京就一定会采取更加不可测的战略战术。 

俄罗斯方面已经说的非常明确,在制裁和经济打压问题上,美俄双方实力不对等。言外之意,能让美国恐惧的也就是军事战略上的不可预测性。这是唯一能够自保的手段。而美国恰恰是害怕已经拥有强大军事实力的俄罗斯在经济上实现崛起。 

尽管如此,接触依然是必要的。如果拜普会能够顺利进行,双方能够解决的唯一问题就是结束相互驱逐外交馆的外交战。这是实现可预测性的第一步。 

在对华问题上,不到一周两次贸易通话,且强调了贸易关系的重要性。这表明经贸关系依然还是双方关系的压舱石。 

虽然美欧在谈关税问题,但也仅此而已,并没有涉及TTIP。虽然对华政策上强硬,更不时威胁结束接触,可两次贸易通话就说明了接触不得不继续。相信双方很快就会进入贸易谈判的正题。 

双方首谈贸易,这实际上再一次表明了对美国来说,依然还是最重要的关系。 

目前拜登的打法基本上已经明确。那就是在外交、人权甚至是新冠问题上施压,目标却是直接落在了贸易关系问题。 

首先,3000多亿的高关税,对美国消费者和经济的伤害越来越突显。近来世界上普遍出现的高物价,以及通胀预期,令白宫开始恐惧和承受不了了。

尽管白宫强调无意取消高关税,那是在等着对手主动谈这个问题。或者说是想通过尽早恢复贸易谈判来解决高关税问题。这样白宫才有面子。不主动提出取消关税问题,实际上也是想保留谈判的强势地位。对内对外都是一个交待。 

另外,新冠疫情的新变化有关。欧洲经济复苏乏力,而原指望的印度、越南等有可能替代中国制造的国家的疫情越来越严重,对世界供应链的影响正在显现。这决定着中国制造依然是不二的选择。在这种情况之下的高关税政策,对中国没有多大的影响,对美国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而如果中国制造不首先满足于美国市场和消费者的话,美国社会就要面临生存危机。 

其次,美国经济复苏依然存在巨大的不确定因素。高通胀有可能随时到来。美债危机也不确定。美国就业并不景气。在这种情况之下,对华贸易就显得非常重要了。这在第二次贸易通话后的白宫声明中明确体现。 

白宫声明说:(双方)讨论了拜登贺锦丽政府计划支持美国经济持续强劲复苏,以及双方在符合美国利益的领域进行合作的重要性。声明还说,耶伦还坦率地谈到了美国关切的议题,并期待未来继续与中方会谈。 

双方“讨论了拜登贺锦丽政府计划支持美国经济持续强劲复苏”,这是一句双关语。一方面表明了拜贺政府支持经济强劲复苏,另一方面是在暗示要中国支持美国经济强劲复苏。 

近来,拜登突然下令情报部门调查所谓的实验新冠泄露问题,实际上就是借此施压支持美国经济强劲复苏。 

中国强劲复苏了,美国也理应强劲。否则怎能体现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这实际上在说,支持美国经济强劲复苏,是双方贸易合作的前提。 

其三,在世界产业链和供应链严重受创的情况之下,中国显然是最重要的一环。如果此时不能抢得与中国合作的先机,势必就要吃亏。 

也就难怪在欧盟议会冻结CAI后,法德领导人有微辞,西班牙人更是要联合法德意等国单独与中国谈合作,而欧洲四国立即抢先访华。这显然是怕失去合作的先机。 

总之,世界并没有进入“接触结束时代”,而是要重新接触,以建立新型的关系。美国之所以无法放弃接触战略。一方面是势单力孤;盟友不选边站队,美国就难以展开激烈的“大国竞争”,更无法取得“大国竞争”的胜利。另一方面,中俄坚持底线不动摇,甚至合作无极限。三是孤立的美国,已经无法靠实力说话。更需要新合作形式支持美国稳定的踏上复苏之路。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49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