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部队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个番号

作者:铁血老蒋

本文转载自:蒋校长(ID:jiangxiaozhang666)

撰文:权周

“731已经进行过足够的暴行了,没必要用谣言增加新的,胡编乱造耸人听闻的新暴行,反而是对真正受害者的不尊重。”

某科普大v以辟谣为名,给731部队洗地,说他们根本没有做过活人风干测水含量的实验。

理由有两个:

如果用活人蒸干测水含量,不可能测出含水量78%这个结果;

活人整体蒸干是不现实的,表皮面积根本不够水含量蒸发的。

综上,他们认为731部队没做过这个活人蒸发实验,是有人在给731部队脑袋上扣屎盆子。

万万想不到,现在连731部队都有人洗白了。

31部队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个番号"

01.

老蒋不是科普作者,我们不去讨论人体内含水量78%这个数据可信不可信,也不去讨论这个实验方式是不是科学正确。

就看731部队是不是真的做过这件事。

答案就是是的。

731部队确凿无疑地做过这个残忍的实验。

31部队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个番号"

在风干室内,被试验者绑在椅子上,燥热的风一点点把他身体内的水分烘干,将近15个小时之后,已变成“干尸”的被试验者,身体重量不再变化,体重只有之前的22%。

人体含水量78%这个数据就是这么来的。

不是每一个人体内的含水量都是78%,但那个死去的被试验者,那个十岁的孩子,他身体内的水含量就是78%。

31部队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个番号"

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日本作家森村诚一采访了日本731部队老兵,写下《恶魔的饱食》这本书,明确地记载了这件事。

如果了解过哪怕一点点731部队的罪行,就不会有一丝一毫想要为他们洗白的想法。

31部队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个番号"

在731的研究基地里,所有的被试验者都不配拥有姓名,他们只有一个代号,maruta(马路大),在日语中的意思就是原木。

今天卸货多少“马路大”,意思就是又有多少囚犯被运来做人体实验;今天掉落多少“马路大”,意思就是多少囚犯在实验中死去了。

在731部队眼里,“马路大”当然不是人,他们唯一的价值和作用,就是和“人”的身体构造生理机能一样,所有“马路大”都是他们了解人体的实验用品。

31部队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个番号"

▲731部队拿孩子进行细菌实验

孩子浑身溃烂,痛苦万分

在细菌实验中,所有的被试验对象都是活人。

在一群被试验对象中,随机选择一两个,给他的馒头里注射炭疽菌,糖水中加入伤寒杆菌,然后看细菌在宿舍环境中的传播速度。

把四五个人关在一整栋楼里,扔进去鼠疫跳蚤,过一段时间再来看。结果一个活人都不剩了,空荡荡的大楼变成了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

31部队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个番号"

▲日本纪录片《731部队的真相》

京都大学的田部井和研制出了细菌炸弹,他的部下研究如何才能取得最大的杀伤效果。

31部队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个番号"

被试验者间隔几米被放在柱子上,有人全身裸露,有人裹着一层棉被,有人穿着防护服但没有防毒面具,有人有防毒面具但没有防护服,炸弹引爆后,所有人都会感染致命病菌,但根据感染程度不同,有人会三天后死去,有人会被折磨一个月后最终死去。

为了摸准炸弹的杀伤半径和角度,被试验者会被绑到距引爆点不同距离的位置,有人身体悬空,有人半截身体被埋在土里,还有人倒悬着口鼻向下。

还有一次做炭疽感染实验时,给十几个被试验者穿了特制的胸甲还有防护服,只把他们的屁股露在外面,炸弹引爆,带着无数炭疽病毒的碎片插入每个人的屁股上。只要6个小时,他们的肌肉就会腐烂坏死,变成黑色并产生恶臭,直至痛苦地死去。

为什么选择屁股?是因为士兵们在遇到爆炸卧倒时,屁股是最容易被杀伤的位置……

在活体解剖实验里,很多被解剖者只是被打了一针麻药后,就被绑到解剖台上,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皮肤被划开,肌肉被剥离,器官从腹腔中被拿出来,永远也不会在醒来。

31部队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个番号"

▲这个被解剖者还睁着眼睛

取出的器官丢到福尔马林里,还在砰砰地跳动……

731部队认为,人死了之后会被杂菌污染,必须在活着的时候进行解剖,而不打麻药,同样是为了保证人体的最佳状态。

31部队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个番号"

▲场景还原的解剖室

1943年的某一天,解剖台上来了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他并不是被关起来的“马路大”,解剖课想要研究一个健康的青少年的内脏,而“马路大”的健康情况都达不到他们的要求,于是他们就从哈尔滨街头上直接抓来了一个少年。

只要两个小时的时间,五脏和大脑就被取出,在解剖台上就只有四肢和空躯壳了。

02.

731做的最广为人知的实验,莫过于冻伤实验。

当时的日本关东军一直有意出兵苏联,但西伯利亚冬天极为寒冷,冻伤究竟会对人体造成多大的伤害,以及冻伤后的救治恢复,就成为了731部队的一项重点研究任务。

31部队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个番号"

被试验者剥光衣服困在雪地里,然后直接浇水,水在人体表面很快就会结冰,根据实验原则,必须要把这层冰凿掉,因为西伯利亚的严寒环境是干燥的空气,人体表面有冰与实际环境不符。

敲掉冰之后,再泼上冷水,如此反复数次,期间还要用棍子去敲打。

如果被试验者喊疼,那证明还没有完全冻伤,如果是完全冻到坏死的组织,拿木棒敲起来纵使砰砰直响,也不会有痛觉了。

31部队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个番号"

到后来他们已经可以通过颜色来判断冻伤的程度了,轻度是贫血发白,中度是红紫色还有血泡,等到完全冻伤的时候,就是乌黑一片。

再下一步,就是要看如何才能恢复冻伤。

把被试验者冻伤的四肢放到水里,从5度、10度、15度……看哪个温度下的冻伤恢复程度最好。

最后他们得出结论,37.7度的温水效果最好。

而这只限于轻度、中度冻伤,完全冻伤的四肢,被温水这么一“烫”,全部组织都会皮开肉绽,骨肉分离,最后只剩下光秃秃的白骨露在外面,被试验者想要保命,只有截肢……

31部队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个番号"

“我经过监狱实验室时,看到有5名中国人坐在长椅子上。他们中有两人没有手指,双手都变黑了,有三个人的手已露出了白骨。虽说还有手指,但只剩下骨头了。听吉村说,这些都是对他们进行冻伤实验的结果。”

最灭绝人性的则是毒气实验。

在《恶魔的饱食》中这样记载:毒气实验….主要是把冻伤和其他实验中用过的“马路大”再送到毒气实验室……多数都烂掉了手脚,躯体像海豹一般,有的全身瘦的青筋毕露,只是一张皮包骨头……

“凡是被氯酸瓦斯毒死的‘马路大’,他们的脸上都无一例外露出鲜红色…..被芥子气毒死的,全身都要起水泡,一直把皮肉烧的烂糊糊的。”

“根据我们的实验结果看,‘马路大’的生命强度,大体上和鸽子一样,当鸽子死的时候,‘马路大’也断了气……”

其他的实验,通常是伤残,或者一次死掉一两人,而送往毒气实验室的被试验者,是“隔一段时间就有一卡车‘马路大’被拉走”。

31部队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个番号"

还有很多实验,完全可以通过其他的实验材料完成,但是在731,活生生的人就是实验材料。

把被试验者捆起来放到装甲车里,外面泼汽油燃烧,烧完之后看里面的情况,检验坦克的隔热性和密闭性。

被试验者穿着日本兵的标准军大衣,用38大盖在不同距离射击,看子弹的穿透性。

当人的良知完全泯灭的时候,残忍就成为他唯一的取乐方式。

731会做很多仅仅是为了满足“好奇心”的实验。

比如真空实验。

把活人放到一个玻璃室里,然后用空气泵慢慢抽干室内的空气。

随着内外压差的增大,内脏开始从口腔、肛门、肚脐等地方挤出来,身体的血管隆起,宛如蚯蚓一样在皮肤上蠕动,眼珠从眼眶中爆出来,身体各个部位都会像胶皮一样伸长……

31部队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个番号"

这种惨绝人寰、只为“取乐”的实验,731做了非常多。

比如母性实验。

把母亲和孩子放到一个铁皮密室里,然后加热她们脚下的铁皮,就是为了看母亲会不会热的受不了把女儿踩在脚下。实验结果证明,烫伤不会阻碍母爱。

那死亡呢?

他们又把母女扔到毒气室里,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把孩子的头摁在地上,脱下衣服捂住孩子的口鼻,又把她死死地裹在自己怀里。

氯酸瓦斯包围了两人,而外面的禽兽们,在拿着秒表记录两人断气的时间。

把一颗手榴弹绑到被试验者的脑袋上,等炸开之后再去检查头部被弹片穿透的情况。

让一个武士冷不防的拿起棍子,直接暴击被试验者的头部把他打死,然后检查大脑的受创情况……

而这些满手鲜血淋漓的禽兽,很多人曾经都是医学生。

731部队的创建者石井四郎在军队里人脉雄厚,他部队的公开番号是关东军防疫给水部,主要是为关东军做净化水业务的,他在国内贴出“高薪诚聘海外劳务、长期有效”的招募告示,长期从国内招募刚毕业的学生和年轻学者加入731部队。

31部队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个番号"

数千名医学专业相关的毕业生和学者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石井给的钱实在是太多了,是国内研究所的三倍以上甚至到十倍,很多家庭穷苦的学生为了钱,误打误撞地来到这里。

柄泽十三夫来到731的时候已经28岁了,家里生到第十三胎才盼来这个孩子,他从小学习刻苦立志当一个医生,但家里实在太穷,只能上陆军省赞助的委托培养生,毕业后当了三年军医,听说海外劳务的津贴更高,就来到了这里。

两个月后,他开始接触到最核心的“活体解剖”业务。

半年之后,他已经不再害怕这里的一切了。

在731部队里不断地接受洗脑教育,以及在教授和同行们的群体效应影响下,他认为自己做的一切事情不过是服从命令而已,而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一个个恶魔就是这样诞生的。

31部队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个番号"

无论是哪个名校毕业的精英学生,只要在731部队呆上半年,就会从人变成魔鬼。

那些绝望的哭喊、痛苦的呻吟和挣扎的肢体,还有悄无声息死去的生命,在他们眼中仅仅只是实验材料。

03.

1945年8月10日,在日本投降前夕,石井四郎仓皇率部回到日本。

所有的建筑物和设备被炸毁,被关押的“马路大”被集体屠杀,实验资料就地焚毁,除了极少部分绝密资料被带走。

731这支部队消失了,但犯罪还在继续,只不过这次的凶手变成了美国人。

对刽子手的姑息,就是对无辜受害者最大的犯罪。

1945年12月,逃回日本老家的石井四郎被美军情报人员抓获。他是日军实施细菌战的直接责任人、731部队总指挥、日本陆军中将,无论是罪行、职务、军衔,都足以将他推上东京审判的被告席。

然而,石井四郎最终逃脱了审判。不只是他,731部队绝大部分的核心人员、研究人员,在战后都安全地回到了日本,甚至继续在日本的学校、医院、企业等部门任职。

31部队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个番号"

在整个东京审判过程中,没有提及731部队,也没有找到任何“活人人体实验”的控诉追问。

因为在整个东京审判的过程中,石井四郎都在和美国周旋。

1945年到1946年之间,美军情报部门就收到了很多关于日本在中国东北进行细菌战和人体实验的匿名告发信。

同时美军也抓了石井四郎还有他的20多个亲信人物,展开了为期7周的秘密审讯,但是收效甚微。

石井四郎他们太清楚,以自己在中国的所作所为,如果被送上了军事法庭,随着更大规模的调查取证,一定会有更多的证据被挖出来,到时候就是死路一条。

想要逃过一劫,无非是看美国能不能看中他所获得的“研究成果”。

他们私下向参与审讯的日本翻译报价:“我们愿意合作……如果你能向我们提供书面豁免保证的话,也许我们能弄到所有的情报。”

美军当时也开始了细菌研究,并且也取得了初步成果,但在活体研究成果上,石井四郎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真实数据,这些数据是全世界独一无二并且也不会再有的。

加之冷战已经开始,美国对一切可以提高军队战斗力的东西都极度渴望。

美国国务院在1947年9月的一份秘密文件中明确提出:“731部队细菌战的情报价值远远超过追究石井等人的战犯行为所产生的价值,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极为重要。”

一份最肮脏丑恶的协定就这样达成了。

31部队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个番号"

远东军事法庭对细菌战的调查,被麦克阿瑟以保密的理由阻止,关于石井四郎、细菌战等相关内容的报道也没有再出现在媒体上,石井的很多部下被遣散回日本,过起了正常人的生活,仿佛731部队里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31部队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个番号"

那个白天对小患者满目慈祥的诊所医生,几年前还是剖腹剜心的恶魔。

石井四郎作为回报,交出了731部队十几年的研究成果,60页的人体实验报告、8000张关于细菌战实验研究中的解剖病理观察玻片和幻灯片,还有《炭疽菌实验报告》、《鼻疽菌实验报告》、《鼠疫菌实验报告》。

当这三份报告被公诸于世的时候,上面已经印上了“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基地生物战实验室化学部队研究与开发部,此函归还至战后总部档案部”的字样。

31部队从未消失,只是换了个番号"

▲鼻疽、炭疽、鼠疫菌实验报告

石井四郎摇身一变成为了德特里克堡的生物顾问,所有的研究资料更是被尽数交到了德特里克堡,而美国付出的成本,仅仅是25万日元而已。

美国政府内部同意免于起诉石井四郎的《希尔报告》中说,收集到的这些证据信息对于我们开发细菌战十分重要….为了拿到这些数据共花费25万日元,与事迹研究成本相比,只是花费了如此低廉的价格,就获得了如此珍贵的资料。

成千上万的生命无辜惨死,一本本的数据资料浸透着无数的鲜血,在美国军方眼里,不过是一笔很值的交易而已。

731,这个最邪恶的番号从来没有消失,他只是换了一个地方,换了一个规格更高、也更加安全的地方。

他们依旧在做着那些事情。

比毒气病毒细菌更可怕的,永远都是人心。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78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