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公司:今夜我们都是江南皮革厂

作者:毕安娣

本文转载自:字母榜(ID:wujicaijing)

“救救Camp!”美国玩具店Camp的网站上,醒目的全场促销广告已经打了出来。

这家成立于2018年的玩具公司已经在美国拥有9家门店,不承想突遇横祸,由于大部分现金都存在突然倒闭的硅谷银行,如今不得不通过大促销的方式自救——全场6折甩卖,包括礼品卡。

硅谷公司:今夜我们都是江南皮革厂

想要让消费者帮帮忙,Camp费尽心力。促销广告幽默,弹窗里忧伤的女孩扶额思索,配以文案:“当你的银行崩溃时”“快跑,别用走的”。而用户需要输入的促销暗号是“银行挤兑(BANKRUN)”。

硅谷公司:今夜我们都是江南皮革厂

发给消费者的邮件则深情款款,开头便是一句:嗨,小王,Camp需要你的帮助。结尾还不忘晓之以理:你买便宜的玩具,我们得到帮助,咱这是双赢。

人在美国的中国网友感觉似曾相识,耳边响起了从喇叭里传出的“江南皮革厂倒闭了,老板带着小姨子跑路了”的声音。

硅谷公司:今夜我们都是江南皮革厂

硅谷公司:今夜我们都是江南皮革厂

硅谷银行的崩塌来得实在是太快太猛了。截至2022年底,硅谷银行为全美第16大银行,总资产2090亿美元,存款总额约为1754亿美元。然而从传出雷声、引发挤兑,再到宣布破产,仅仅用了48小时。

当地时间周四,投资者和储户试图从硅谷银行提取420亿美元,这是10多年来美国最大的银行挤兑之一。

一众规模小、现金较为集中的初创企业猛然发现自己公司还在,钱被锁死了,茫然无措的感觉和老板带着小姨子跑路了差不太多。要知道,倒闭的可是一家与当地一半左右科技初创企业都有合作的机构。美媒 《金融时报》11日刊文表示,硅谷银行的破产意味着硅谷的初创科技企业面临“灭顶之灾”。

就像Camp一样,很多初创企业正在拼命自救。

据《华尔街日报》,安全分析初创企业CompScience没能转出公司的资金,不得不暂停了在市场营销、销售和招聘方面的支出,但仍在为员工薪资问题发愁。

硅谷公司:今夜我们都是江南皮革厂

硅谷银行总部

“我有想过(出事的)会是硅谷银行吗?从来没有。”CompScience的CEO乔希·巴特勒(Josh Butler)说。

他表示,过去的一天令人紧张不安,从投资者到员工,再到他的母亲,每个人都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硅谷银行造成的影响是连锁式的,并不是公司没有将资金全都存放在这家银行才会遭受“灭顶之灾”。

如总部在哥伦比亚的咖啡公司Compass眼瞅着发不出工资,原因是其合作的薪资供应商受到硅谷银行破产的“严重影响”。

该公司在回复给福克斯商业(FOX Business)的一封邮件中,援引薪资供应商给到的信息称,员工将最迟在周末或下周一收到工资。而Compass则在“不知疲倦地”解决这一问题,将在未来一周更换供应商。

当受影响的公司做的是撮合生意的时候,涟漪波荡得更远。

号称有750万名卖家的电商平台Esty就是如此。该平台以手工制品交易为主,硅谷银行倒闭之时,平台通知店主,原本预计周五支付给卖家的款项有可能会被推迟。

通过该平台做买卖的人们很慌。一位卖家告诉福克斯商业:“我辛辛苦苦挣来的钱,他们(Esty)却不能汇到我的银行账户。”她等着这笔钱偿还贷款。

另一位女士告诉《每日邮报》,她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在家经营手工艺品的生意,这些钱养活着家人、支付着账单。

一些卖家表示,他们正在考虑离开Esty。对于这家平台来说,赖以生存的卖家对其丧失了信任,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硅谷公司:今夜我们都是江南皮革厂

在紧张的氛围下,在初创企业打工的员工也瑟瑟发抖。

在推特上,不少网友分享自己焦急等待公司的通知。一位网友表示:“之前都没意识到硅谷银行的事情会影响红酒行业。正在等待老板告诉我我们到底有没有完蛋。”

没过多久,她宣布了好消息,老板说差点就把钱存在硅谷银行了,但是没有。“大家伙,我工作保住了!”

硅谷公司:今夜我们都是江南皮革厂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等来了好消息。

硅谷创业孵化器YCombinator的CEO盖里(Garry Tan)表示,本次硅谷银行暴雷事件影响了1000家初创企业,其中有三分之一的企业将无法在未来30天内发放工资。

一位在美国工作的华人告诉字母榜(ID:wujicaijing),她所在的公司受到了影响,已经原地倒闭,“现金流全部蒸干”。她表示每位员工按照一年资历两周薪资的标准赔偿,下周一将去公司签署文件,创始人则向员工承诺会尽其所能帮大家找新的工作。

据悉,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只能覆盖存款账户至多25万美元的部分。而且即便是这笔保险,也不能立刻拿到,据FDIC,“所有受保存款人最迟将在2023年3月13日(星期一)之前完全可以动用其受保存款”“FDIC将在下周内向没有保险的储户支付预付股息”。

短短几天的“空窗”,初创企业不一定能熬得过。

美国《金融时报》,很多没有为存款上保险的企业正在争相贱卖自己的存款,以支付薪水、维持运转。截至去年年底,硅谷银行有近96%的存款没有被FDIC的保单覆盖。

根据处理破产案件的理赔交易平台Cherokee Citigroup的数据,上周五,硅谷银行未保险存款的报价为面值的55%至65%。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其他存款的报价约为存款面值的70%到75%。

总部位于奥斯汀的特殊情况基金 Fulcrum Capital 上周六联系了一些初创企业,提出从它们在 SVB 持有的存款总额中支付一定比例的款项,并“承担期限/回收风险”。“我们可以在一周内(48小时内)筹集到资金。”

硅谷公司:今夜我们都是江南皮革厂

火烧到了眉毛,甚至有多名知情人士称,有的企业不仅寻求过渡性贷款,甚至用信用卡借款,以满足流动性需求。

另一位在美工作的华人则表示,公司给员工发来了邮件,称公司的钱都在硅谷银行里。但是在公司,“高层开了一上午的会,下午没有一个人讨论这件事,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她告诉字母榜,暂时没有跳槽的打算,并幽默地表示:“万一跳过去发现新公司也是SVB(硅谷银行)的储户呢?”

硅谷公司:今夜我们都是江南皮革厂

这句玩笑不无道理,受到硅谷银行影响的公司实在太多。就连几家大型科技公司,都遭受到了不小的损失。

据福布斯(Forbes)网站报道,已有14家企业披露了其在硅谷银行的存款数额。

如迪士尼旗下的流媒体服务商Roku称公司的19亿美元现金中,约有4.87亿美元(占26%)与硅谷银行挂钩。而且Roku表示这些存款基本上没有保险,而且也不知道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收回这些存款。

被称为“元宇宙第一股”的电子游戏公司Roblox称,其30亿美元现金中有5%存放于硅谷银行,但表示这不会影响公司运营。稳定币巨头Circle则表示,其400亿美元的USD Coin储备中,有33亿美元在硅谷银行。

硅谷公司:今夜我们都是江南皮革厂

值得注意的是,3月11日,美国《财富》网站报道,就在硅谷银行10日宣布破产的11天前,其CEO格雷格·贝克尔(Greg Becker)根据一项交易计划出售了价值360万美元的母公司SVB金融集团的股票。

这为整个事件增添了又一抹“江南皮革厂”意味。

监管备案文件显示,2月27日,贝克尔出售了1.2万股SVB股票,为一年多来的首次。截至目前,对于他在1月26日提交相关计划时是否清楚硅谷银行当时计划筹资(正是筹资计划的公布引发了挤兑),贝克尔本人和SVB都没有做出回应。

据路透社,贝克尔将不再担任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的董事会成员。美联储发言人表示,贝克尔的离职于3月10日——美国加州金融保护和创新部宣布关闭美国硅谷银行的当天——生效。

连锁反应仍在继续,初创公司仍在挣扎,仍可能有受到硅谷银行事件影响的大型科技企业尚未透露消息。

被波及的人们总是说自己“近距离见证了历史”,但这样的见证,充满被动与无奈。涟漪终将平息,但不知有多少小船就此沉没,又有多少大船被打湿了甲板。


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02613.html

(2)
上一篇 2023年3月13日 下午1:41
下一篇 2023年3月13日 下午1:4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