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怪美国发飙,中国这一击,可真的不轻

作者: 风留痕

本文转载自:动态大参考(ID:dongtaidacankao)

原本说好了要落实巴厘岛“会晤共识”,双方也进行了密集的接触沟通。可就在外界认为中美关系会有所改善的关键时刻,白宫却突然对华发飙,致使双方关系急转直向310日,当看到沙特、伊朗在中国主持下发表了复交北京声明之后,终于明白发飙的原因了。是中国推动下的沙、伊复交,彻底打痛了美国

表面上看,中美这一轮交恶加剧似乎是与美方无理击落中国的“流浪飞艇”有关。而正是因为美方明显的小题大做,说明此事是意在向中国表达强烈的不满。

在击落流浪飞艇的同时,美方密集出台众多对华攻击政策举措。特别是布林肯竟然声称“台湾问题不是中国内政”,而美国国会也出台了一系列涉台新法案。这预示着美国是不惜与中国撕破脸皮了。中美显然正在进入冲突对抗的节奏,甚至于有大战的风险。

尽管急于对华施压在情理之中,可是突然摆出决战的架势,则令人意外了。要知道,拜登两年来可是一直强调的是竞争而非对抗,更强调要建立防冲突护栏。近来的表现显然是要做出重大的改变了。

既然是意外,就一定是有难言的苦衷。这个苦衷是什么呢?就要看除了应对中国加速的复兴进程之外,拜登面对的最大危机困局是什么了?

首先就是俄乌冲突的恶化。尽管俄乌呈现胶着状态,可很明显乌克兰是在做垂死挣扎。要打击俄的士气,或者说要想逼俄知难而退。除了冒险加大介入乌克兰战争力度之外,就是增强对俄制裁与消耗的有效性。

目前白宫最忌惮的就是中俄合作的加强。因此,近来美国一直警告中国对俄的“致命或非致命”的支持。并因此而制裁中国的相关企业公司。

然而,尽管中俄合作不会受到任何外界事务影响,可中国却不会直接对俄进行所谓的致命或非致命性援助。而俄方恐怕也并不希望如此。中俄互动的增强,应当只是拜登的一种担心,不应当成为近来对华发飙的主要原因。

其次就是应对符合中美共同利益领域的公共性国际安全或难题。这被拜登视为是除了大国竞争之外的第二大挑战。

然而,如果要想中国与之进行合作,就必须加强与中国的接触与沟通。而非是采取强硬手段断绝联系。也只有加强了接触与沟通,在找到了共同利益点的基础之上才能谈合作。可如今显然是美方主动断了联系。因此,这也不应当成为拜登发飙的重要原因。

其三就是北溪管道被炸案炒得是沸沸扬扬。尽管欧洲国家不明说、不追究真相,可显然美国是最大的嫌疑人。尽管表面上没有影响到美欧关系,可美欧的关系显然正在呈现“隐性”撕裂加剧。

尽管对华发飙可以起到一定的转移视线的作用,可毕竟此事与中国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而爆炸行为早就被欧洲定性为战争行为,这个隐性撕裂只能加剧而不可能弥补得了。更与中国扯不上边。因此,恶化中美关系来转移爆炸案视线也是基本不成立的。

除此之外,还真难以找到能让拜登如此发飙的原因。所以就只能另找原因。

中国“放开”新冠严控政策之后,被压抑了3年的经济动能一下子被释放出来。预示着中国的经济结构调整已经到位,内循环经济圈也开始了强劲的运行。

重要的是,这让世界又感受到了中国时刻的来临。中国的影响力又将得到提升。这让拜登有些坐不住了,这也可能是让其发飙的重要原因之一。

然而,中国恢复正常运行是意料之中的事,而中国产能的恢复对带动世界复苏有益,自然也对美国有益。美国首先要做的是想办法如何从中国的强劲经济运行中获利,而非是与中国彻底闹翻脸。因此,这也并非主因。

直到310日,中沙伊三国发表了北京声明,才明白了拜登发飙的最主要最直接的原因。

其实,沙特与伊朗复交这件事,虽然令美国难堪,似乎打击也没有那么大。沙伊双方复交接触谈判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复交是早晚的事。

问题的关键是,沙特与伊朗的复交是在中国主持下进行的。是在北京发表沙伊复交的三方声明,这是空前的事。

声明的第一句就是,双方响应中国领导人有关支持复交的倡议。复交决定是在中方的主持/支持下做出的决定。这表明了沙伊双方有意在复交中体现中国的作用和地位。

要知道,沙特可是美国在中东的重要盟友。沙特也是中东逊尼派伊斯兰国家的领袖。又OPEC+的主导国。接受中国的倡议与伊朗这个对头复交,这显然也是在对外传递一个重要的或特殊的信息。直白地说,就是给美国人看的。那就是中东是可以没有美国的。

沙伊复交后,海湾国家会相继复交。这对于一直处于对立状态的逊尼派和什叶派来说,应当是一次历史性的时刻。

特别是在美国重返伊核协议失败的情况之下,沙特此举,简直等于直接打美国的脸。这意味着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将进一步流失。

尽管三方领导人在北京会谈大事会保密,但相信也肯定躲不过美国的耳目。也就是说,美国早就感知到了中沙伊三国在酝酿大事。

而不久前,中国与海湾国家联盟加强合作联合声明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中国在中东的影响力将得到极大的提升,也意识到了中东局势将加速演变。这是中国抓住美沙或美阿之间的战略利益分歧矛盾的机会在布大局,已经让拜登肉痛不已了。

早就可以预料的是,拜登为了集中精力应对大国竞争而对中东战略进行重大调整是犯了一个极大的战略错误。从阿富汗大撤军,为了重返伊核协议而与伊朗谈判,弱化对沙特等阿拉伯国家的军事支持等等,无一不是令阿拉伯国家心寒不满之举。

也正因为如此,在石油增产问题上,沙特领导的OPEC+才断然拒绝配合。而在俄乌冲突问题上,同样拒绝站队美国一边。

目前的中东地区,可以说是有四大势力存在。即沙特为首的海合会或逊尼派,伊朗为首的什叶派,以及以色列和土耳其。而这四大势力也正在推动建立新的战略平衡。其实,严格的说,还有埃及这个北非国家。

问题的关键是,拜登的中东战略大调整,这几派势力都非常不满。既然美国已经不在以中东战略为主,或弱化中东战略,这四方都只能寻求建立一种新的力量平衡。

虽然在巴勒斯坦问题上伊斯兰国家都对以色列不满,可沙特联盟的成员还是在积极与以色列推动建交或缓和关系事宜。也就是说,以色列实际上已经弱化了立场。当然是感受到了美国战略撤出后的孤立。

而同时,沙特联盟中的国家也在寻求与处于对立状态的伊朗的接触谈判。

而土耳其则主要的是以强硬手段介入俄乌冲突和拉拢中亚国家建立“突厥联盟”。

埃及与卡塔尔则基本上是寻求一个中立国的地位而发挥重要的作用。

中东正在加速建立的新的力量平衡,显然是抛开了美国。也就是“去美国化”。而沙特领导的OPEC+则正在推动石油美元脱钩运动,也就是去美元化运动。也就是政治上去美国化,经济上去美元化。

尽管大国竞争时代,中东的战略地位有所下降。尽管新能源时代注定了中东的能源地位会有所下降,可是,在地理位置上,中东依然是亚、欧、非的战略枢纽。而在新能源完全取代化石能源时代之前,中东的能源地位更显得重要。特别是与俄乌冲突直接相关的能源危机时代,和高通涨时代,中东的能源供应更显重要。

美国的国家战略是全球独霸战略,也就是要维持在世界各个地区的力量存在。弱化中东这一战略要地,其全球战略链条就自动断裂。

而从中东撤出容易,再想进入可就难了。原因就是中俄都在中东拥有较大的影响力。而欧洲与美国的中东战略也不统一。

其实,犯错的不仅是拜登,而是从奥巴马时代就已经开始。而特朗普同样的也是接着犯错。

当时我们就认为,奥巴马在没有稳定或控制住中东局势的情况之下,就贸然进行战略东移,就是犯了重大的战略错误。中东的战略地位决定了美国不可能摆脱其局势演变的牵制。而一旦中俄乘虚而入推动中东建立新的战略平衡,美国就更被动。失去了中东的控制权,美国的全球战略就被分割区块化。

相反,却有利于亚欧大陆的一体化进程。要知道,欧洲可是一直主张推动建立多极世界格局。这也是美国最忌惮的事情之一。

目前,美国正在与俄在欧洲角力。而表面上配合美国的欧洲实际与美国并非完全战略上的统一。在这种情况之下,拜登又欲挑起中美恶斗。非洲国家以及南美国家也都在积极与中国加强合作。

坚持全球称霸的美国,在战略上却越来越收缩,越来越孤立。中东之变对美国的打击自然就更大了。

中国与阿拉伯世界的合作正在推向高潮。中国与伊朗的关系也维持得很紧密。中俄合作更是紧密。如今,就在美国与伊朗谈判破裂之际,沙特却在中国的倡议下与伊朗复交。这意味着美国已经基本上失去了对中东的控制权。

美国化的中东,又将成为美国的一大心病。而中国与阿拉世界关系的强化,这个局布的太大太狠。因此,美国是有理由通过歇斯底里发飙对华发泄强烈的不满情绪。

如果中美关系恶化甚至引爆冲突对抗,乌克兰战争就难以顾全。而一旦乌克兰彻底被摧毁或投降,欧洲就要建立新的安全秩序。而这个新秩序同样会是去美国化的。可以说,目前美国已经基本上陷入了自己给自己挖的战略陷阱之中。


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02752.html

(2)
上一篇 2023年3月14日 上午11:39
下一篇 2023年3月14日 上午11:4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