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信陨落背后:一排树引发的高管内斗大戏

作者: 常嘉帅

本文转载自:华尔街见闻(ID:wallstreetcn)

在瑞士苏黎世的中心,瑞士信贷与瑞银集团的大楼隔苏黎世车站大街对望。在这个盛产六位数腕表和银行家的国度,两家银行一直是瑞士人的骄傲,也是全世界富人财产的集散中心。它们安全,可信,保密,是瑞士金融业的代名词——直到瑞信的丑闻撕开这层遮羞布。

瑞信陨落背后:一排树引发的高管内斗大戏

瑞银与瑞信的总部大楼临街对望

周一,在瑞士政府的“强扭”下,瑞银终于同意以30亿瑞郎收购瑞信,仅为上周五收盘瑞信市值(75亿瑞郎)的四成。瑞信167年的历史以折价贱卖画上终点。

从赫赫有名的顶尖银行到无人愿意接手的有毒资产,瑞信是怎么走到今天的?在它客户出逃、亏损加剧等难题背后,暗藏着一段惊心动魄的宫斗往事——这是瑞信由盛转衰的起点。冥冥中,瑞信今日的命运,或许早在那时就已经写就。

瑞信陨落背后:一排树引发的高管内斗大戏 “瑞士信贷的奥巴马”

2015年,金融危机的7年后,百年银行瑞信迎来了一位新CEO——谭天忠(Tidjane Thiam)。

这位身高一米九的黑人CEO家室显赫:谭天忠出身于法语非洲的科特迪瓦,母亲是科特迪瓦首任总统的侄女,父亲曾任科特迪瓦内务部长,舅舅是非洲国家塞内加尔的总理。他在顶尖商学院INSEAD接受教育,履历包含麦肯锡、世界银行、科特迪瓦政府等机构。

瑞信陨落背后:一排树引发的高管内斗大戏

在加入瑞信之前,谭天忠已经在英国保险公司保诚集团的CEO位置上坐了6年,他主导了保诚的重组计划,任内保诚的市值翻了三倍。

在官宣谭天忠即将履新的那天,瑞信的股价涨超8%。

彼时,瑞信还不是今天这幅大厦将倾的模样,但也处在不小的麻烦里——前任CEO在瑞信协助客户逃税的指控中下台;美国和瑞士的监管机构指责其经营风格过于激进,尤其是投行业务部门;投资者对瑞信不断下跌的股价不满意,把这归咎于管理层无能。

谭天忠的角色是在危机中赶来的救火队长。

上任后,他立即开始了瑞信的重组计划:大规模裁员以降本增效,削减不良债务和杠杆金融产品投资,退出以前涉足的高风险、高波动性交易,增加对亚洲尤其是中国的投入,效仿瑞银,把瑞信的业务重心转移到财富管理上。

2016-2019年,瑞信财富管理业务获得121亿瑞郎的净流入,净利润连续四年实现双位数增长,对瑞信营收的贡献已高达40%。2018年,瑞信已实现扭亏为盈,谭天忠也被Euromoney杂志评为“年度银行家”,瑞士媒体Blick称他为“瑞士信贷的奥巴马”。

一切似乎已经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但在瑞信的高管之间,罅隙早已埋下。

瑞信陨落背后:一排树引发的高管内斗大戏始于一排树墙的宫斗戏

在白人主导的全球银行业,谭天忠的肤色无比扎眼(在他之前,只有已倒闭的美林有过一位黑人CEO),而瑞信总部所在的苏黎世,更是一座一眼望去皆是白人的城市。

尽管谭天忠接受了顶尖的教育,说着和白人精英一样的语言,但在瑞信,他始终觉得格格不入,不受欢迎。

据媒体报道,2019年11月,瑞信董事会主席乌尔斯·罗诺(Urs Rohner)举办了60岁生日派对。派对上的表演,竟然是让一位黑人舞者扮演清洁工在台上跳舞。谭天忠是来宾中唯一的黑人。他在愤怒中离席而去。

老板歧视黑人的态度毫不遮掩,下属对他也多有轻慢。2017年,谭天忠一手提拔起来的财富管理业务负责人伊克巴尔·坎恩(Iqbal Khan)买下了他家隔壁的豪宅。坎恩把整座房子推倒重建,刺耳吵闹的装修日夜不止,而且,坎恩的房子位置更高,不仅能纵览苏黎世湖的风景,还能直接看到谭天忠家里面。

最后,谭天忠在两人房子中间修了一排树墙,以遮挡视线和噪音——坎恩的湖景房,变成了树景房。

瑞信陨落背后:一排树引发的高管内斗大戏

更关键的是,随着瑞信转向稳健的盈利,谭天忠担心董事会可能把他踢走,而坎恩被视为接替他的最佳候选人。谭天忠在瑞信内部本就缺少盟友,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如今还成了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

2019年1月,谭天忠在自己家里举办了鸡尾酒会,邀请了瑞信的高管参加。席间,谭天忠夫妇向董事会主席罗诺抱怨坎恩家装修噪音太刺耳,坎恩和妻子也加入了口角,最后,事件升级成谭天忠、坎恩两人相互推搡,险些打起来。消息第二天还登上了瑞士媒体,气不过的坎恩向董事会书面投诉了这件事,瑞信CEO与得力干将的矛盾彻底公开化。

这次冲突发生后不久,在瑞信内部进行了一次内部最高机构银行执行委员会的选举,原本很有希望上任的坎恩意外落选,而另外两名资历不及他的高管却入选。

坎恩认为,这是因为有谭天忠在背后操作,自己在瑞信的职业生涯已经到顶。当年7月,坎恩跳去了瑞信最大竞争对手瑞银。耐人寻味的是,和坎恩一同离开的,还有一众瑞信财富管理部门的骨干。

这是瑞信无法接受的损失。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酿成了一桩耸动街头的国际丑闻。

瑞信陨落背后:一排树引发的高管内斗大戏间谍门

2019年9月17日,坎恩和妻子在餐馆吃午餐时,发现有人尾随,他和妻子刻意驾车不规律地在苏黎世兜圈子,仍然没有甩开跟踪者。

于是,坎恩在苏黎世市中心的阅兵广场前突然停车,与跟踪者对峙,并用手机拍下了跟踪者的长相和车牌号,同时大声呼喊警察前来。

瑞信陨落背后:一排树引发的高管内斗大戏

苏黎世市中心的阅兵广场

对方试图抢夺他的手机,但未能成功。很快,警察赶到了现场,三名跟踪者被逮捕。

原来,这些跟踪者是瑞士私人安保公司Investigo的私家侦探,受雇于瑞信,来监视坎恩的行程,寻找他拉拢前瑞信员工跳槽的罪证。跟踪行动已经持续了大约两周,直到今天被坎恩发现。

消息曝光后,充当瑞信与Investigo中间人的“T先生”在家中自杀。国际大行非法监控前雇员的丑闻又牵涉上了人命,令舆论哗然。随着调查持续,警方发现受到监控的不止坎恩一人,还有包括前人力资源主管在内的十余人。

根据瑞信的内部调查结果,下令执行监控的是首席运营官博伊(Pierre-Olivier Bouée),他出于“维护公司利益考虑”,独自通过中间人聘请了私家侦探,没有向CEO或董事会其他任何人告知他的意图,谭天忠对此“毫不知情”。

不管怎么看,博伊都像是被瑞信推出来的替罪羊,而且,他与谭天忠共事多年,一同从保诚跳槽至瑞信,关系密切。但由于中间人已死,没有证据能证明谭天忠与“间谍门”有关。

然而,光是开除一位首席运营官还不够,瑞信仍无法平息舆论。12月,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Finma)也开始调查瑞信的企业文化问题。董事会希望能尽快了结这场乱局。次年1月,有媒体曝出瑞信董事会主席罗诺已经开始物色新CEO。

但瑞信的几家最大的股东——Harris Associates、Silchester International Investors和Eminence Capital,均力挺谭天忠,希望他能留任。

不过,罗诺执掌瑞信董事会多年,根基深厚,最终还是成功争取到了其他股东的支持。

2020年2月7日,谭天忠辞职。

Harris Associates首席投资官大卫·赫罗 (David Herro) 认为,罗诺等人之所以把谭天忠赶走,纯粹是因为他们不喜欢黑人。他在媒体采访中评论道:

“我们担心的是,就算瑞信迎来一位足够有能力的CEO,但在他上面,还是压着一位平庸的领导,和一个应声虫一样的董事会。”

瑞信陨落背后:一排树引发的高管内斗大戏尾声

“间谍门”的最大赢家是坎恩——他从前东家那里拿到了一笔天价和解费,且至今仍在执掌瑞银的财富管理业务,被视为瑞银下一任CEO最有力的竞争者。

谭天忠则淡出了商界,聚焦非洲的公益事业,在一些国际组织中任职,并且可能会参与科特迪瓦的总统选举。

他们两人都卖掉了苏黎世湖畔的豪宅。

至于瑞信?

在黑人CEO离开之后,瑞信重回“瑞士人领导”,瑞士业务主管托马斯·哥特斯坦(Thomas Gottstein)继任CEO。在他任内,瑞信连续遭遇Greensill Capital和Bill Hwang的Archegos Capital两桩大爆仓,累计亏损数十亿美元。

此外,去年2月,瑞信逾1.8万个账户信息被匿名信源泄露给《南德意志报》,并扩散到46家西方主流媒体,让瑞士银行业的保密信条沦为笑柄。

2020至2022年的三年间,瑞信在案件和解费和赔偿金上花了40亿美元,在最新的财报里,有12页是它正在面临的诉讼、调解和政府调查,总计有一万多字。

严重的亏损和泄密事件极大损害了瑞信的信誉,客户资产加剧流失。2022年,瑞信的财富管理账户净流出超千亿美元,不少客户转投到竞争对手瑞银,令瑞银去年四季度税前利润同比激增23%。

下面这张图是瑞信和瑞银市值的对比图。不难发现,在谭天忠就任的五年里,两家银行的市值波动大致趋同。但在间谍门之后,两家银行似乎走上了不同的道路。现在,瑞信彻底变成了它的对手的资产。

瑞信陨落背后:一排树引发的高管内斗大戏

一家百年银行的垮台,或许始于一排种在豪宅间的树墙?不管听起来多么有戏剧性,但这在某种程度上是真的——瑞信糟糕的内部文化,最终把高管间的裂痕变成了覆灭的种子。


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05770.html

(0)
上一篇 2023年3月23日 上午11:13
下一篇 2023年3月23日 上午11:2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