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革命边缘?长文剖解法国问题!

作者: seefarer

本文转载自:胜研集(ID:Treasure-or-Trick)

法国的抗议活动已经持续十天,街头抗议者每晚与警察发生冲突!

席卷全法国

周一,政府在国民议会就养老金法案进行了两次不信任投票,然后政府在数小时内逮捕了大约300人。

过去一周,法国首都巴黎已经逮捕了近千人。

四面楚歌的马克龙正在面对法国对养老金危机的愤怒!

观察人士表示,针对马克龙总统个人的街头愤怒比对戴高乐以来任何一位总统的愤怒都更糟糕,一些示威者焚烧他的肖像并要求处决他,以泄愤。

“自从黄背心抗议以来,马克龙一直是大量仇恨的焦点,”精英政治学学校巴黎政治学院的研究主任安妮·穆克塞尔说。

周末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马克龙的支持率为 28%,是自2019年反政府“黄背心”抗议运动高潮以来的最低水平。

国内政部长热拉尔德·达尔马宁周五宣布,在反对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养老金改革的全国性抗议活动中,周四共有457人被捕,441 名安全人员受伤。

23日抗议地图,席卷全国!

大革命边缘?长文剖解法国问题!

据强硬左派CGT工会称,约有80万人在首都游行,这是自抗议运动开始以来工会给出的最高日人数。

在全国范围内,根据CGT的数据,这一数字为350万,法国内政部说是109万。

暴乱事态已形成!

达尔马宁还表示,自1月反对养老金改革的示威活动开始以来,在抗议活动最暴力的一天,巴黎街头共点燃了903起大火。

“有很多示威活动,其中一些变成了暴力,特别是在巴黎,”达尔马宁补充说,并表示伤亡人数令人震惊。

他称赞警察保护了在法国各地游行的超过一百万人。

当局警告说,预计无政府主义团体将渗透到巴黎游行中。

大革命边缘?长文剖解法国问题!

在示威的后期,有人看到戴着头巾和口罩的年轻人砸碎窗户并焚烧未收集的垃圾。

马克龙中间派政府中的右翼强硬派达尔马宁驳回了抗议者要求撤回养老金改革的呼吁,该改革上周在有争议的情况下获得议会批准。

“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因为暴力而撤销这项法律,”他说。“如果是这样,那就意味着没有国家。我们应该接受民主的社会辩论,而不是暴力辩论。”

大革命边缘?长文剖解法国问题!

周四在其他地方,波尔多市政厅的入口在西南葡萄酒出口中心的冲突中被纵火。

大革命边缘?长文剖解法国问题!

抗议导致垃圾不断堆积在巴黎街头,城市臭气熏天!

大革命边缘?长文剖解法国问题!

周一,巴黎堆积的垃圾总量估计为 9,300 吨,周三,又有 200 吨重物落在人行道上。

据France Bleu Paris电台报道,当局征用了100辆市政垃圾车和30 辆私人垃圾车在巴黎最繁忙的地区收集垃圾,但这不足以处理估计每天产生的3,000 吨垃圾。

位于巴黎周边的四个垃圾处理场(Issy les Moulineaux、Saint-Ouen、Ivry sur-Seine 和 Romainville)要么被封锁,要么正在维修中。

即使收集卡车装满垃圾,卸载和垃圾处理仍然很困难,垃圾堰塞湖已经形成!

大革命边缘?长文剖解法国问题!

这种情况不太可能迅速改善。

据《巴黎人报》报道,Ivry焚烧厂的员工宣布他们将继续罢工至周一,私营公司Derichebourg Polyreva、Derichebourg、Sepur 和Urbaser可能会加入这场运动。

“我很难理解和接受这种破坏行为,”波尔多市长Pierre Hurmic周五对记者说。

大革命边缘?长文剖解法国问题!

“你为什么要攻击我们的公共建筑?我只能以最强烈的措辞谴责它。”

大革命边缘?长文剖解法国问题!

法新社记者目睹了数百名身穿黑衣的激进示威者打破银行、商店和快餐店的窗户,并摧毁街道设施。

餐厅就餐者在抗议焚烧火堆边上坦然自若地吃饭!

大革命边缘?长文剖解法国问题!

能源转型部周四警告说,随着炼油厂的持续堵塞,首都及其机场的煤油供应变得“至关重要”。

英国国王查理三世下周访问巴黎,而代表负责制造和维护红地毯等物品的国家家具服务公司员工的CGT工会周三表示,他们将从周日开始在君主访问法国期间罢工。

工会表示,其成员将不再提供“家具、红地毯或旗帜服务”。

曾经的共和

法国人对马克龙和近20年来的总统积怨已久,养老金只是导火索,也就是说他只是背锅侠。

法国人认为,即无论他们选出谁当总统,都是一个愚蠢的恶棍,而国家不是他们的集体产物,而是他们的压迫者。

马克龙在退休年龄问题上独裁式的做法,让法国全权总统职位的第五共和国体系走向末日!

第五共和国于 1958 年在阿尔及利亚战争的混乱和对军事政变的恐惧中宣布成立。

宪法是为戴高乐编写的,部分由戴高乐编写,这位战争英雄是“天意之人”,他的名字使他成为古代法国的化身。

宪法创造了一个强大的行政机构,尽管不是以总统为中心。

第 49.3 条允许行政部门凌驾于议会之上,并在不经投票的情况下通过法律。触发 49.3 允许反对党提出不信任动议。

如果动议失败,则该法律被视为通过。

养老金策略是马克龙总理伊丽莎白·博恩 (Élisabeth Borne) 在执政 10 个月内第 11 次援引 49.3。

在 1958 年的宪法中,总统仍然是一个相对温和的人物,由大约 80,000 名官员选举产生。

但在 1962 年,戴高乐提高了总统的地位,他将由普选产生。

正如戴高乐后来解释的那样:“国家不可分割的权力完全委托给总统。”

第五共和国的执政哲学变成了一种法国儒家统治,由班上最聪明的男孩从人民的各个阶层中挑选出来。

法国总理皮埃尔门德斯的父亲出售价格实惠的女装,乔治蓬皮杜总统的父亲是小镇教师,弗朗索瓦密特朗总统的父亲是昂古莱姆的站长。

由此形成的技术官僚体系,让第五共和国处于一个相对独立的政治体系中,巴黎技术官僚的指导思想是“étatisme”,国家主义,执政者通常被描述为“国家的公仆”,而不是人民的公仆。

法国经历了它的“Trente Glorieuses”,从1945年到1975年,30年的辉煌和经济增长。

它建造了欧洲最快的火车,TGV;

共同创造了世界上最快的客机协和式飞机;

它发明了原始互联网 Minitel,只是用错了用途,法国人过去常常用它来预订网球场和进行电话性爱;

它推动德国创建欧元;

同时,成为世界事务中的独立参与者,而不是仰仗美国的鼻息。

无所不能的总统任期提升了法国的国际地位,政府以一个人的声音说话,外国领导人总是知道该拨打哪个法国号码。

通常在七国集团峰会上,智商最高、政治度量最广的领导人是法国总统。

一切都变了

现在一切都已经不一样,法国精英正在自我复制。

通俗点说,就是阶层固化!

如奥朗德,一位来自诺曼底的富有医生的儿子,或者马克龙,一位来自皮卡第的神经学家的儿子。

统治阶级不成比例地由上层资产阶级的白人儿子组成,在贵族学校成长,巴黎的生活圈禁锢了统治者的腿脚,远离了人民!

比如,法国国家行政学院的同学、奥朗德的得力助手让-皮埃尔·茹耶 (Jean-Pierre Jouyet) 意识到法国农村大片地区甚至没有宽带互联网,只是因为他在第二故乡(他父母的老房子)在诺曼底,有这种经历。

他从来没有抽空提醒奥朗德。“在我看来,”他在回忆录 中指出,“政府中没有人对这个话题感兴趣。”

当马克龙决定在2018年增加几分钱的燃油税时,他并不知道这会引发“黄背心”黄背心长达数月的全国性起义,因为他和他周围的技术官僚们还没有意识到 都市圈以外的人有多少人依赖他们的汽车。

另一个问题是,马克龙虽然野心勃勃,但是严重依赖资产阶级,让民众承担责任的时候,却对资本家网开一面。

在黄背心之后,马克龙试图控制精英的特权,但是都是隔靴搔痒。

萨科齐和他的前任总理弗朗索瓦·菲永都因腐败被判刑,不过他们都还没有入狱,而且都在上诉中。

议会只是减少了一点点福利,议员们不受管制的燃料,奢侈免费的午餐、和招收漂亮实习生。

马克龙的部长们因存在利益冲突公开一些档案,社会经济国务部长玛琳·斯基亚帕在与一家大型互助健康保险提供商的老板同居之后,不得不交出她的大部分投资组合。

能源转型部长Agnès Pannier-Runacher被要求回避她父亲曾经经营的石油公司Perenco的事务,也不能与她的前夫担任高级主管的能源公司Engie打交道。

数字经济部长代表Jean-Noël Barrot被要求回避涉及Uber的事务,他的姐姐是Uber的通信主管。

这一系列事件,让阴谋论得以发酵!

马克龙让每个法国人想起他们的统治者,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万事通,却看不起他的人民。

大家都只是看到一个跳起来的前银行家小个子装扮成国王。

马克龙在罗斯柴尔德 (Rothschild) 的短暂工作不可避免地在人们中间产生了反犹太阴谋论,虽然人们今天的精品巴黎投资银行与19世纪横跨欧洲的庞然大物混淆了。

 人们经常嘲笑是马克龙是“新自由主义”或更糟的是“超自由主义”,忙于拆除法国的社会安全网,从而使全球资本的阴暗势力更容易获益。

虽然这种比喻很可笑,因为法国仍然是地球上新自由主义最少的地方,2021 年政府支出占GDP的59%,在富裕国家俱乐部中最高。

这些愤怒的累积,才让法国人对未经投票强行通过新的退休金年龄的愤怒如此之大。

现在,马克龙已经成为法国的敌人。

要知道,当年马克龙当选的时候,其选举承诺就有提高退休年龄,改善政府财政。

马克龙表示,这是在不增加税收或增加国家债务的情况下,保持法国现有社会模式的唯一途径。

而马克龙连续两次战胜了勒庞,其实只是法国总统候选人的匮乏,而不是政见,从“天意之人”变成了“不是魔鬼”。!

这实际上是第五共和国末日的象征!

第五共和国的成果还不错,但该系统本身已经过时了,甚至连合适的总统候选人都无法提出!

负和游戏

刚刚担任全国公共辩论委员会主席五年的尚塔尔·朱安诺 (Chantal Jouanno) 诊断说,虽然法国民众反抗技术官僚,但技术官僚也反抗民众。

法国的“决策者”经常将社会描述为“充满冲突、无法控制、无法改革”,这也许是马克龙关于“顽固的高卢人”的嘲讽。

今天的法国有三个政府部门:总统、司法和街道。

如果总统决定做某事,只有街头可以阻止他,通过抗议和罢工来阻止这个国家正常运作。

街道和总统很少寻求妥协,是负和游戏。

从历史上看,工会始终控制着街道。

但是马克龙几乎没有就养老金问题咨询过他们,街道变得越来越暴力和无方向,从群龙无首的黄马甲到今天燃烧的垃圾箱。

这不是治国之道。

在去年的总统选举中,极左翼候选人让-吕克·梅朗雄以“第六共和国”的承诺竞选。

他想要一部缩减“总统”权力的新宪法。

但最适合第六共和国的领导人,其实是马克龙本人,他是一位追求大目标的政治家。

他曾经以各种方式试图取悦特朗普和普京,并重塑法国劳动力市场、欧洲国防和欧盟。

虽然他的计划都已失败,但至少他的目标很高。

然而,现在他是全法国的敌人!

在这个时间点上,谁也无法拯救法国。

要知道,22年欧洲资本流向美国的明面上就有10万亿美元之多,欧洲各国经济遭遇战争加资本外流的双重打击。

花光了养老金去支持乌克兰,转过头来要提高退休年龄,法国人的革命性一定会被激发。


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06948.html

(1)
上一篇 2023年3月26日 下午1:01
下一篇 2023年3月26日 下午1:4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