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作者:酷玩实验室

本文转载自:酷玩实验室(ID:coollabs)

相信大家最近都知道了,在中国的斡旋之下,伊朗和沙特阿拉伯同意恢复外交关系。消息一出,震动了中东的地缘政治格局。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有很多人从大国外交、中东局势、中国担当、两国恩怨这些角度去分析,都有道理。


这个话题太火,以至于有人开始造谣——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此为谣言


大家都在期待着这场中东变局,能够对抗长期以来美国对中东和石油产业渗透的影响。


长期以来人们认为,沙特这样的国家,都是美国在中东的“代理人”和铁瓷。


但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一家神秘的公司,就会发现这样的结论并不完全成立。


它的名字叫沙特阿美(Aramco)。

它是沙特最大的国有企业,是全世界最大的石油公司之一,2022年净利润超过1万亿人民币(1611亿美元),相当于4个壳牌或7个中石油的利润。

 

就在最近,沙特阿美正式对外宣布,拟以246亿人民币(约折合3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荣盛石化股份有限公司10%的股权,全面扩大在华业务!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这几天,沙特阿美已经接二连三地与中国多家石油石化企业联手官宣重磅合作。

 

中沙合作即将迈上新的台阶。

可以说,沙特整个国家的命运都寄托在这家公司的兴衰荣辱之上。


有人甚至说,沙特这个国家就建立在沙特阿美公司的税收和效忠上。


下图是沙特政府收入,灰色的是石油收入,基本都是由沙特阿美贡献的。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因为这家公司的存在,沙特阿拉伯的海外现金储备高达8000亿美元(2015年)。


即便国际油价跌到十几美元,他们还能够盈利,而很多国家都做不到。


而沙特人能一步步做到这些,还要“感谢”美国人的栽培。


美国人在这里钻出了第一桶油,办了第一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的前身),让沙特人分到了第一桶金。


过去很多人都知道,沙特是亲美的,就连沙特阿美一开始都是地地道道的美国公司。


但是这些年来,沙特跟美国渐行渐远,沙特阿美也奇迹般地变成了沙特的国有企业——在我们看来,这岂不是“与虎谋皮”?沙特人是怎么做到的?


当你真正理解了沙特阿美这家神奇的公司,你就理解了为什么今天沙特跟中国走得越来越近。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因为从它诞生的那一天起,沙特人就从来没有真的“跟美国人一条心”。



01


1933年,沙特国王批准美国加州标准石油公司在沙特开采石油。


国王当时没把这当回事,他的心态就是“有枣没枣打三杆子”,反正老外愿意出钱出力出设备。


只要他同意,他就能立即拿到3.5万英镑,18个月以后,美国人会搭好井架,他还能再拿到2万英镑,如果真能找到石油,这两份钱立马会变成总计10万英镑,外加石油销售收入的分成。


就为这么点钱,国王就把他的沙漠使用权给卖了,因为沙特当时实在是缺钱。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沙特的主要营收来源之一是——朝圣。


但是20世纪30年代初,美国大萧条影响波及很多国家,农产品价格暴跌,很多来自东亚的朝圣者没有钱来沙特长途旅行。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1930~1933年,朝圣人数从10万骤降到2万。


除此之外,沙特主要的贸易收入来源是——枣、鱼和珍珠,还仅限于波斯湾附近。


这个一穷二白的沙漠国家,连最基本的生活必需品,比如食物、衣服、农具,都供不应求,严重依赖进口。


所以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从沙子里淘出金子来,都值得一试。


但100年以前,石油钻探设备远不如今天先进,美国人上手以后才发现,这地方的岩层很难开采。


他们用火烧,再往石头上泼冷水,使劲折腾,第一口井确实冒出了油,但每天产量只有100桶。


于是他们开打第二口井,打出3000多桶油以后,再冒出来的就只剩水了。


他们接着打了4口井,还是没什么“油水”。


本地人看着这帮美国佬抱着一堆化石在洞穴周围爬来爬去,一脸懵——他们是在观察远古海洋生物的化石,判断油层结构。


国王听说美国人对贝壳着了迷,哈哈大笑。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随后他请勘探员们吃了顿烤羊肉大餐,然后请他们帮个忙,打几口水井,至少不算白忙活一场。


当时勘探队里有个小伙子叫巴杰,他喜欢的漂亮姑娘是个农场主的女儿,小伙子非常需要这份工作带来稳定收入,这样他才好求婚。


所以面对挫折,他是最积极的那个人——因为爱情。


但是经过近5年的钻探,美国公司总部几乎要放弃了,他们判断沙特境内没有可以商业化开采的石油资源。


直到1938年3月,团队准备打道回府前的最后一次钻探,7号油井,钻头都打坏了好几个,坚持又往下打了200英尺,到达前所未有的1500米深度,冒油了——每天1585桶。


3天后,每天4000桶。


1940年,每天2万桶。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美国总部决定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给他们盖好办公楼和住宅。


总部一位高管表示:“虽说‘一燕不成春’(这是他原话),但我非常有信心,这口油井可以变成一个油田。”


在沙特国王收到的第一张支票上,金额一栏写的是152364美元——请注意这是80年前的美元。美国人告诉他,沙特已经成为全球第22大产油国。


二战结束以后,美国人引入了另外三家美国石油公司,要拿更多钱扩大沙特的石油项目——战争让所有人意识到石油的重要性。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1947年,产量又翻了10倍,达到20万桶。沙特这家公司的名字也改了,叫“阿拉伯美国石油公司”(Arabian American Oil Company),简称阿美石油,也就是沙特阿美的前身。


到这时,沙特国王一年就能从阿美石油拿到1800万美元的收入。13年后,这个数字变成了3.34亿美元。


当时美国人还担心,美国支持以色列建国,会不会让沙特国王不高兴。


忙着数钱的国王说:没事没事,你们搞你们的,犹太人定居点建就建吧,我们阿拉伯人不反对。


国王不是个守财奴,他有钱了就想着花钱。


美国人油田区里建的那种医院、机场、发电厂,美国人没有的宫殿、学校、清真寺,他全都要。


钱到手了,“沙特式现代化”就得搞起来。


不用担心,有人来帮他花钱。


一个叫柏克德的美国人找上门来说,我有工程建设公司,都包给我来做。


他想垄断沙特的基建生意,因为第一笔订单就是1700万美元。


但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活儿干完了,沙特人不结尾款。


他去催收,沙特财政大臣告诉他,那100万美元我们国库给扣下了,那是你们公司应该支付的“所得税”。


这事闹到美国驻沙特大使那里,大使给出了个馊主意:


美国政府给沙特放贷,用来支付拖欠柏克德的工程款项。


结果美国的进出口银行真的给沙特放了一笔1500万美元的贷款。


但这招治标不治本,沙特人继续欠钱,越欠越多——修王储宫殿的钱、王储买房车的钱、修路的钱、地下水钻探的钱……


他们问柏克德:合同续签不?明年工程继续干不?


柏克德说:签签签,谁不签谁是孙子。


柏克德最害怕的就是垄断沙特工程的地位没了,因为有太多建筑公司排队等着这块“肥肉”呢。


为什么沙特人要故意拖欠工程款呢?因为他们发现柏克德的报价明显高于其他国家同类工程的报价,沙特人拒绝被割韭菜。


柏克德闹到最后,沙特人只付清了他们认为的实际欠款,一分钱都不多给。


很快,他们就找到了几家新的工程公司,其中就包括本·拉登集团,也就是恐怖组织头目本·拉登他爹办的公司,在上世纪50年代是沙特的第三大公司。老拉登更是被誉为“国王的御用建筑师”。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美国工程公司打交道的方式,后来成了沙特人对外谈判生意的主要模式。


我脚底下有石油,可我缺知识,缺设备,没关系,我可以买。买来的设备我再租给其他公司,帮我建造更多的宫殿、道路;请来的人才要给我们沙特工人当老师、做培训。


外国人占有的,最后我都会有的——比如一家扎根在沙特土地上的美国石油公司。


哪怕花费半个世纪,也值得。



02


就在沙特国王贷款1500万美元的同时,罗斯福总统还给了他一架道格拉斯C47运输机作为私人飞机使用。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美国人根本没有看起来那么慷慨。他们利用这个机会开展了针对沙特国王本人的情报行动。


美国战略情报局在C47机组成员中安插了1~2名特工人员。


为了确保沙特国王身体健康,确认他对美国开采、获取石油的承诺有效,他们甚至安排人获取国王的粪便和尿液进行监测。


没有迹象显示沙特人发现了这些举动。但沙特人这边觉得,美国人是卖沙特石油才挣到了大钱,所以沙特人没必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1950年,沙特财政大臣苏莱曼,也就是拒付工程款的那位,开始跟美国人谈判。


从这时开始,主导权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美国人一开始当然哭穷,苏莱曼说我们能调查出来你们到底挣了多少。


美国人马上回应说:挣的钱都投到新的工程里了。


苏莱曼说:两码事,多给我们钱不耽误你搞工程。


他还威胁美国人,可能采取极端手段来提高沙特的分成,但他没说是什么手段。


谈判结束,美国人天真地以为这只是苏莱曼个人的意思,国王态度没有他这么强硬。


但苏莱曼是国王最信任的人。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他开始上手段了。


他巧立名目,对阿美石油征收飞机降落费、输油管道安全费、隔离费……让美国人明白,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连沙特驻美国大使阿萨德长老都说:


“阿美石油付得起更多的钱,所以你们必须付钱。”


“如若不然,沙特政府会对你们开采石油的事‘另作安排’。”


凭借十足的耐心,苏莱曼让美国人重新坐到了谈判桌上。


经过几周的拉锯战,美国人意识到沙特是举全国之力来迫使他们妥协。


最终他们拿出了一份在中东富油国史无前例的合同——收益五五分。


但鸡贼的美国人要求,沙特所得要当成对阿美石油征收的“所得税”,这样他们回美国就可以申报税收抵免了,不用再交一次税。


结果就是原本应该流入美国国库的税款流进了沙特的国库,美国财政部因此承受了每年几百万美元的损失。


沙特人谈判时抓住了一个历史性的机遇:从1948年开始,美国变成了石油净进口国,从上一年净出口509万桶变成了净进口5347万桶。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对于美国人来说,保住沙特的石油供给,不跟这个产油大国撕破脸,是首要的关切。他们非常害怕给投资带来风险,而沙特人利用了他们的投鼠忌器。


这是沙特的一小步,却是阿美变身沙特国企的第一步。


转过年来,沙特国王对美国大使说:“我希望你和阿美石油永远留在这里跟我们一起奋斗,开创财富和繁荣。你们就像我们的儿子,除了你们,我不想让其他任何一家石油公司来到这里。”


听到这番话,美国人心里踏实了,他们觉得沙特人五五分以后应该很开心,该消停了吧。


但这只是“大胃王”的开胃菜罢了。


1951年,阿美石油的产量目标从每天10万桶提升到85万桶。


可国王的甜言蜜语刚过去不到一个月,“你大爷”苏莱曼就发来了一份新的催款单:


沙特要预支明年的分成款。


美国人当面拒绝了苏莱曼的要求。


结果他们送苏莱曼上车离开的时候,他的助手萨哈不经意地说:


“诶呀,这说不好什么时候,我们讨论的可能不是阿美石油,而是‘沙特国家石油公司’啦,您说是不是?哈哈哈开个玩笑,可不要当真啊。”


这幅嘴脸让我想到了《狂飙》里的他: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威胁信号释放得已经很充分了。


当时在其他富油国,比如伊朗,已经掀起了一股石油企业国有化的风潮。


伊朗政府用武力手段把英国人赶走,建立了国家石油公司。


苏莱曼抓住了这个让美国人恐惧的时机。


而他还发现了对方新的“把柄”:


美国人告诉他们的油价,跟实际油价之间严重不一致。


五五分的时候按1.43美元/桶算,实际卖到美国可能是2.41美元/桶。


但这次“你大爷”学得更聪明了——师夷长技以制夷。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他没有来硬的,而是用美国人的方式,请了一家美国的咨询公司来审查阿美石油的价格问题,结果第三方报告显示,阿美石油靠差价多赚了7000万美元。


经过漫长的14个月,包括美国驻沙特大使从中斡旋,最后阿美石油同意补齐这些差价,并为未来每桶油重新计价。


表面上看,阿美石油又要出血了。但最后美国母公司同意兜底,用更高的价格采购这些石油。


美国人处处退让,除了之前说的原因,跟当时的国际环境也有一定关系。


当时飞在朝鲜半岛上空的美国军机,相当一部分燃料供给都是产自沙特的石油。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苏莱曼后来对其他人承认说:“阿美石油和沙特的关系挺可笑的,两边表现得都像小孩子一样。”


但作为沙特的财政大管家,他必须考虑更多。


这时的国王萨乌德已经学会了穷奢极欲:宫殿一座座地盖,有的盖完了也不住;买下的游艇一直停在港口,因为沙特没有人会开。


他赊账找柏克德买的房车,主要用来“车震”。


各地贝都因人部落为了巴结他,给他献姑娘当王妃。


房车里四周和天花板贴满了镜子,中间摆一张法兰绒大床。


完事了他也不一定纳人为妃。


除了王室开销大,沙特还要搞基建,另外为了安抚民心,还需要大笔公共福利支出。


到1958年,沙特陷入债务危机,公务员和军队几个月没开工资,政府欠美国银行9200多万美元。


国王的弟弟费萨尔作为首相,想尽办法用贷款支付了工资,不然很可能面临造反;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他还让阿美石油作担保,借新还旧,不然国家很可能破产。


他的长袍口袋里塞着一张纸,上面写着每位部长的预算。


每次见一个部长,他就说:“你这笔钱怎么花的?给我看看详细账目。”


沙特政府勒紧裤腰带过了一年,才逐步恢复收支平衡。


就在50年代,发生了另一件事,最终实现了让沙特人进一步控制阿美石油的目的。


按合同,阿美石油垄断了沙特的石油运输权,但沙特人就是觉得自己有权组建船队,还找了希腊船王帮忙运油。结果阿美石油把沙特告上了国际仲裁机构,闹了几年都没结果。


1959年,阿美石油胜诉了,希腊船王没有分到蛋糕,沙特失算,国王震怒。


为了安抚“虽然不占理,但是很生气”的沙特人,阿美石油提出可以在董事会里给沙特人提供两个位置,作为和解。


橄榄枝抛出来,沙特人后来派了一位曾任律师的石油顾问加入了董事会,他的名字叫亚马尼。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而这个儒雅先生一手策划了阿美石油公司的国有化进程。


20世纪60年代,亚马尼花了很大精力培育跟国际石油公司高层的关系。


1968年,他第一次透露了沙特希望拥有阿美石油50%股份。


美国人没把他这话当真。


但亚马尼说:“时间站在我们这边,我们不争不抢,相信我们的理由足够充分,最终我们会如愿以偿。”


最终,可以是十年以上。


不过他们不用等那么久。


机会来了。



03


沙特的石油生产有一个特点,就是弹性大。


沙特有“剩余生产能力”,说白了就是挤一挤还能出油。


直到1970年,美国人一直可以靠自己增产来满足需求。


但此后,德克萨斯州油田产量下降,美国人产能不够了。


想要继续满足全球旺盛的石油需求,就只能靠欧佩克成员国的剩余生产能力,大约每天400万桶。


1971年,欧佩克同国际石油公司谈判成功,提价35美分/桶。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亚马尼觉得时机成熟,美国人第一次发现自己家没有余粮,沙特和欧佩克的话事权变大了。


1972年,国王费萨尔通过媒体发布声明:


“先生们,沙特参股势在必行,希望各大公司与我们合作,达成双方满意的方案。”


他软硬兼施地威胁说,无论用什么手段,沙特都要实现这个目标。


经过几轮谈判,亚马尼说服阿美石油出售25%的股份,但没人知道沙特花了多少钱。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这份协议里还有一则条款:


同意沙特政府在1981年前买下不超过51%的股份。


或许在今天看来,美国人显得傻乎乎的,怎么这么“乐善好施”呢?


但实际上,还是回到那个问题:


就在同一时期,伊拉克政府突然将伊拉克石油公司国有化,卡扎菲也把利比亚境内的英国石油公司全部国有化。


对比起来,美国人已经算走运的了,沙特不是他们那样激进的政权,而是用讨价还价的方式跟你谈判。


沙特人在石油公司国有化问题上,表现出了跨世代的超强耐心,愿意为了达成这一目标采取商业手段,而不是武装暴力。


随后他们利用中东的石油危机,在国际原油市场上长袖善舞,大幅提升了沙特的产量和市占率。


根据双方早先的协议,美国的沙特石油开采特许权协议将在1993年到期。


20世纪70年代,美国人意识到终结之日即将临近,而沙特人时不时就要拿出“国有化”概念来吓吓他们。


一位美国外交官懊恼地说:“现在是我们更依赖他们,而不是他们依赖我们。”


在70年代展开的很多场股权谈判中,美国人关切的焦点不再是死磕“我能不能在这里采一辈子油”,而是阿美未来不管姓美姓沙,美国公司能不能持续得到这里出产的石油。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充满了神秘色彩:


精明强干的亚马尼说服了4家美国石油公司,使得股权分离的过程“非常和睦”。


后来成为沙特石油部长的纳伊米说:“买断很公平,双方没有任何不满。”


《纽约时报》说当时沙特花了15~20亿美元买股,但无法证实。


30多年后,当记者问到沙特人到底花了多少钱,纳伊米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直到多年以后,参与各方对股权买卖的谈判细节依然讳莫如深。


整个收购过程也十分缓慢,直到1980年,沙特对阿美实现了完全控股。


以至于很多公司员工都感受不到丝毫变化,连公司大门口的牌子都没换。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连石油和财经行业新闻都没怎么报道这件事。


如果当年美国人知道2022年这家公司一年纯利就有1万亿人民币,他们应该会重新掂量掂量。



04


在将阿美石油收归国有之后,沙特人终于能按照自己的意志来发(搞)展(钱)了。


很多人都知道沙特这个国家,贪污腐败、贫富差距、宗教保守、压抑女性,一堆的社会问题。


但沙特人有一句老话:“想把事儿办成,就交给阿美石油来做。”


在沙特足球队踢得很差的时候,沙特人甚至开玩笑说:“让阿美管国足,准能赢。”


因为它继承了一家现代化大型能源企业优良的管理基因。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沙特财政部曾几度想要把阿美的收入收归国有,然后再给阿美发一部分钱。


这被沙特阿美断然拒绝。


“我们从利润里给国家付特许费、税金、分红,但不能让所有钱直接归国家所有。”


沙特阿美花了2年说服了沙特政府。


纳伊米回忆说:“如果当时国家管钱包,那么我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发展壮大。”


而沙特人利用这一层优秀的基础设施,开始打造一家全面整合全球能源资源的国际石油公司。


比如1986年,阿美与美国德士古公司合资,控股了美国的几家炼油厂。


为什么沙特最终花钱撵走了美国人,过去几十年来,我们还是会感觉沙特“亲美”呢?


下面这件事起了很关键的作用。



05


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


萨达姆会不会进一步入侵沙特?没人能打包票。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如果他拿下沙特石油,他将攫取全球45%的石油份额,成为世界石油寡头。


撒切尔夫人对老布什说:“失去沙特石油是我们无法承受的打击。”


美国国防部长切尼则告诉布什,如果介入,沙特是美军“最合理的驻扎地点”。


但沙特人不想让美国异教徒军人踏上沙特的土地。


双方会晤,美国一位将军拿出了伊拉克军队在科威特和沙特边境集结的照片,其中5辆伊拉克坦克已经越过边境,进入沙特境内。


国王立即回应:“哪怕一辆坦克开过来也不行!”


沙特人甚至没有回避美国人,自顾自地用母语争论了起来。


国王急眼了,其他亲王、王储觉得得再考虑考虑。


国王激动地说:“科威特人倒是不着急,现在科威特都没了!”


他弟弟冷静地说:“科威特还在呢。”


国王说:“是,他们的领土就是伦敦、开罗和世界各地的酒店客房。”因为当时连沙特首都的宾馆都住满了逃难的科威特人。


大家不说话了。


国王看着切尼部长,说出了这一场会面中唯一一个英文单词:


“OK。”


随后,美国军机从阿拉伯半岛上空呼啸而过。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多国联军把伊拉克赶出科威特以后,美军持续监控伊拉克禁飞区,继续在沙特境内的基地进行部署。


而自1991年起,沙特重新恢复了全球最大石油生产商的地位。


2003年,沙特国王允许美军从基地对伊拉克发动空袭,前提是美国人打完伊拉克以后必须收拾行囊,永远离开。


在从海湾战争到伊拉克战争的十几年时间中,沙特从美国、俄罗斯等国家购买武器装备,即便在国防领域也没有在美国一棵树上吊死。


而与此同时,沙特阿美继续在全球开枝散叶:


1991年,沙特阿美入股韩国双龙石油冶炼公司。


2004年,沙特阿美入股日本冶炼公司昭和壳牌,成了日本最大的原油供应商。


2009年,沙特阿美与中国福建石化成立合资公司。也正是在那一年,沙特对中国的出口额首次超过了对美出口额。


2017年,沙特阿美与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合资建立炼油厂。


2022年,沙特参与开发中国辽宁盘锦的大型炼油化工一体化联合装置,将为这一装置提供每天最多21万桶的原油原料,项目总投资预计100亿美元。


美国驻沙特大使史密斯说:“国家石油公司一般都牛哄哄的,但沙特人知道自己缺少知识,那么他们就会与掌握知识的人合作,从中学习。”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同样是面对跟雪佛龙合作的机会,科威特人说:“雪佛龙能做成,那这件事就不会太难。”


而沙特人就希望从雪佛龙那里学到这项蒸汽注入的技术,提高旧油井里的石油产量。


后来美国人搞出了水力压裂技术,用来开采页岩油,虽然这种方法成本很高,不能帮助沙特阿美带来利润,但沙特人还是在上游研发团队中传授这项技术。


早在20世纪30年代进行特许权谈判时,沙特人就加上了一条:


“美方必须聘用沙特员工,只要能找到合适的沙特人,公司不得聘用其他国家员工。”


沙特人的刻苦努力是有回报的。


到了90年代,沙特有一处谢巴油田招标,壳牌和美孚都参与了,承诺开发5年,报价50亿美元拿下。


沙特阿美知道了,提出3年搞定,只要25亿美元:“这事关乎到国家荣誉。”


当时沙特阿美并不需要这些石油,但秉持着民族主义情怀,他们挤走了外国巨头,凭借已经过硬的技术实力拿下了这块油田,后来发现这是一个大金矿,每天出油100万桶。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事实证明,美国人售出股份的一次性收益远远比不上未来几十年的石油收益。


如果用一句话来评价美国人为什么在维护阿美石油产权的努力最终失败了,我想只有一句话——


他们低估了沙特人世世代代利用石油建设美好家园的壮志雄心。


讲一个小故事。


1959年,纳伊米还是个年轻人,来到美国的里海大学。


一个美国女士问她怎么来的。


纳伊米跟她说:“我是坐着会飞的骆驼来的!”女士感到很惊讶。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人家这么说,只是迎合你的刻板印象,方便你理解。


不代表人家真傻,不知道什么叫“飞机”。


就像老外来北京,你问他爱吃啥,他说“北京烤鸭”。你笑笑,表示很满意,你觉得外国人都傻,就爱吃这些糊弄游客的东西。


人家爱不爱吃心里门儿清,用不着跟你废话。


从一开始,美国人就把沙特这个国家当成了地理上的油井,而没有把沙特人当成平等的合作伙伴。


他们不相信沙特人能做到今天沙特阿美所做到的一切。


如果他们真的理解中东,他们不会在阿美的合作问题上节节败退。


做好外交,无论跟谁打交道,都别把人当傻子。


老把人当傻子的人,才是真正的大傻子。


尊重人,尊重彼此的利益关切,在这些关切中找到共识,找到彼此最大的契合点,推动“和而不同”的外交大格局,让“零和”变成“多赢”。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05


沙特阿美以低于市场价的油价向国内提供原油、柴油、汽油,沙特阿美的营收分成也有力支撑了沙特的国家财政,从而巩固了沙特的政权。


但是“深谋远虑”的沙特人也有很深的危机感。


石油总有开采殆尽的那一天,那之后呢?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沙特人认为在可再生能源时代,骄阳和沙漠也是上天赐给他们的礼物。


2008年,纳伊米说:“我们正在开发太阳能。未来我们会输出两种能源:千万桶石油和千兆瓦电力。”


在沙特的“2030愿景”发展战略中,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在该国能源结构中的占比将达到50%。为此,沙特政府决定投入高达3800亿里亚尔,也就是近7000亿人民币的资金。


做到这一点,他们需要依靠谁呢?美国还是中国?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现在全世界最便宜的光伏发电,就是沙特的光伏电站,可以做到0.0104美元/度电,按当时汇率合人民币0.067元,是中国企业晶科帮他们做成的。


但沙特人不满足于进口设备,然后在本土发电。


如纳伊米所说:“虽然我们仍然面临着很多障碍,但我觉得我们有希望最终跻身世界上最强的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我们在分析东方盛虹的时候讲过,可再生能源发电装备要用到很多辅料辅材,离不开重工业和石油化工,比如石油炼化的产物EVA粒子,就可以做光伏EVA胶膜。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沙特人估计每1兆瓦(1000千瓦)的可再生能源装备平均需要8~11吨的化学品,所以他们正在推动扩大石化与可再生能源产业的整合范围。


沙特阿美2021年宣布要在2050年实现公司层面的碳中和。


不仅在光伏领域雄心勃勃,沙特人还要利用光伏打造规模巨大的绿氢产业,来支持沙特未来的能源供给和能源出口。


2022年12月8日,在两国领导人的见证下,中沙两国就氢能等领域合作签署政府间协议和谅解备忘录。


未来,沙特有望将蓝氢、绿氢出口欧洲、东北亚等地区。2020年10月,沙特已向日本出口了世界首批40吨氢基蓝氨。


而绿氢,需要用可再生能源发电,然后用电解水制氢。


沙特有个问题,缺淡水,但是海水多。


电解海水制氢,对电解槽设备的耐腐蚀等性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谁能像光伏设备一样,又好又便宜地给沙特供给绿氢设备呢?


沙特氢能产业起步较晚,自身科研实力尚待加强,氢能技术装备基本依赖进口。


而我国在碱性电解、固定式高压储氢等技术方面处于国际领先地位,在氢能储运、燃料电池、氢气加注等技术方面的研发水平持续提升,正追赶国际先进水平。


除了光伏、氢能之外,沙特还在建全球最大的微网储能项目,规模达到1.3吉瓦时,充满电有130万度电,放一次电足够全体沙特人使用2分钟。


而给他们提供设备并进行现场建设的,是华为。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我们欢迎沙特采购中国的可再生能源装备,我们也欢迎沙特自主发展可再生能源相关产业。


中国人不会搞阿美石油公司那样的能源商业殖民,中国人也从不惧怕来自其他国家的可再生能源产业竞争。


另外还有一点,沙特首都利雅得距离中国西部的喀什,直线距离只有3000公里。


而中国的特高压能覆盖超过5000公里以上的距离。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在不同经度、存在时差的国家之间,电力可以互济余缺,这样可以解决“你是白天太阳能发电用不完,我是夜间用电高峰没有光伏”的难题——跨国的可再生能源电力输送,将是最有想象力的合作空间。


未来的中沙能源关系,一定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尾声


一个旧时代正在落幕,一个新时代冉冉升起。


2022年,亚洲客户购买了沙特阿美79%的出口原油。


2022年,中国从沙特进口超过5000亿人民币,从伊朗进口超过1000亿人民币,连续十年成为两国第一大贸易伙伴。


在中、沙、伊三国的联合声明中,采用了阿拉伯语、波斯语和中文,而没有采用英文。


沙特没有倒向中国,他只是反美反了一个世纪(万字长文)


至于大规模的石油人民币结算,还要徐徐图之。


沙特几代人用耐心、毅力和实力赶走了美国人。赶走美元,我们同样有的是耐心。建立石油-人民币、建立绿色电力-人民币体系,我们有的是耐心。


因为殖民者、侵略者、霸权主义者永远都不会懂,守护好、建设好我们的家园,是每一个爱好和平与繁荣的东方人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

 

参考资料:

Saudi Aramco: Annual Report 2022, 230页

Anthony Cave Brown: Oil, God and Gold: the Story of Aramco and the Saudi Kings, 480页

Irvine H. Anderson: Aramco, the United States, and Saudi Arabia: A Study of the Dynamics of Foreign Oil Policy, 1933 – 1950, 278页

David G. Victor: Oil and Governance: State-Owned Enterprises and the World Energy Supply, 1036页

Marin Katusa: The Colder War: How the Global Energy Trade Slipped from America’s Grasp, 272页

Daniel Yergin: The New Map: Energy, Climate, and the Clash of Nations, 512页

埃伦·R.沃尔德:《沙特公司:沙特阿拉伯的崛起与沙特阿美石油的上市之路》,320页

阿里·纳伊米:《石油先生:阿里·纳伊米自传》,312页

《财新周刊》王自励:《沙特伊朗在北京破冰》


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08325.html

(9)
上一篇 2023年3月29日 上午11:49
下一篇 2023年3月29日 下午12: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