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到以色列难受了

作者:虚声

本文转载自:虚声(ID:lxlong20)

“以色列是一个主权国家,根据人民的意愿做出决定,而不是基于来自外部的压力,包括来自最好伙伴的压力。”以色列强硬派总理内塔尼亚胡328日在社交媒体上这样怼拜登。
当今地球村的政坛,这样的防御式外交术语越来越多,比方说之前匈牙利刚对美国使用过,再往前沙特也对美国使用过,还有伊朗、朝鲜等国都对美国使用过。之所以如此的原因在于,一方面美国霸权思维,总是对别国内政指指点点。另一方面,小国与弱国可以通过类似的话术表达捍卫自身权利的决心。
但以色列对美国使用这个术语还是非常罕见的。大家都知道美国和以色列穿一条裤子。这次内塔尼亚胡之所以不满拜登,是因为拜登在328日对着媒体表示,他至少短期内不考虑邀请内塔尼亚胡访问美国,并警告以色列“不能继续”推动极具争议的司法改革。

轮到以色列难受了

拜登和内塔尼亚胡的塑料友情正遭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内塔尼亚胡领导下的以色列究竟在折腾啥,以至于拜登也忍不住指点一番呢?还真是在搞大事。
01 搞大事
内塔尼亚胡今年1月份复出,重组了极右翼政府;除了对外说狠话与做狠事儿,还在以色列内部狠狠地折腾了一番。具体来说,就是搞了一个所谓“司法改革”提案:
1、以色列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将由政府提名。
——加强政府和议会对司法的影响。
2、取消最高法院对以色列基本法的最终解释权
——削弱司法权的独立性。
3、取消以色列最高检察长对政府各部门法律顾问的任命权,法律顾问将由各部长直接任命。
——各政府官员将受到更少来自司法部门的约束。

轮到以色列难受了

现在的以色列政体属于典型的多党议会民主制,政府一般由在议会中能控制过半数席位的几个政党联合组建。这种政体下,代表司法系统的最高法院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因为政府行政和议会立法受到其制衡,也就是美国三权分立那一套。
内塔尼亚胡改革之后,司法系统将会大幅度削弱,政府和议会的权力大幅增强。加上一般执政党在议会具有多数席位,改革之后的内塔尼亚胡政府将获得更大的权力,极大地减少各种制约,给长期执政奠定了基础。
由于以色列没有宪法(建国的精英犹太群体将希伯来圣经作为天赐宪法,反对再人为地制定世俗宪法),现行的基本法一直在世俗意义上扮演着宪法的功能。
现行的以色列制度,最高法院拥有对基本法的最终解释权。
议会通过的法案需要经过最高法院审核是否违背基本法,若最高法院判定议会通过的法案违背基本法,可通过宣布该法案“违宪”来阻止其通过。
某种意义上来说,内塔尼亚胡所谓的“司法改革”,相当于变相改变了以色列政体。
以色列各高校的法学教授们大都将这些司法改革提案称为“政变提案”,认为这样的法案一旦通过,政府将拥有不受限制的权力,以色列民主政治将毁于一旦。这个大帽子,即便是内塔尼亚胡也难以承受。
以色列陷入大乱斗的状态。
02 乱局
随后以色列就爆发了大规模针对内塔尼亚胡“司法改革”的抗议。
2月份开始,以色列各大城市开始持续大规模的示威游行。某些时候,参与抗议的人数多达60万。要知道以色列是小国,全部人口加在一起也不足一千万,去掉老弱病残,能同时上街60万人游行,已经非常严重了。
整个3月份,以色列的抗议群众几乎每个周末都自发地走上街头,阻断正常的公共交通与社会秩序,使得整个社会生活陷入混乱。抗议者们声称这是为了向整个以色列社会表达事情的严重程度,向政府施压。

轮到以色列难受了

 以色列前国防部长甘茨也曾公开警告再次当选总理的内塔尼亚胡,如果不听取抗议民众的呼求,这场抗议甚至有可能转变为一场内战。
325日,现任国防部长加兰特呼吁以色列政府停止司法机构改革。内塔尼亚胡直接把加兰特解雇,但仍然没能平息众怒。
于是在327日,内塔尼亚胡宣布“延迟”备受争议的司法改革立法以提供“真正对话的机会”。也就是那一天,拜登开始对以色列的事态表示关注。
大家可能很纳闷,按道理说这是内塔尼亚胡和最高法院的斗争,为啥那么多以色列人上街游行?这一方面说明,以色列人关心自己国家的事儿,比较有血性,不容个别政客改变现有的游戏规则。另一方面就是以色列最高法院比较会做人。冷战结束之后,以色列最高法院也开始更加注重对公民个人权益的保护。
最高法院的法官们经常介入政府公权力与公民个人权利的纠纷当中。这些纠纷案件范围很广,比方说以色列政府对阿拉伯公民所谓“违法”土地与住房的强制征收,以色列国防军女性士兵受到不公正对待等等。简单来说,最高法院通过一系列案例巧妙地塑造了一个守护“以色列人权”的人设。当政府试图改变最高法的属性时,以色列人就不乐意了。
既然最高法院人缘还不错,内塔尼亚为啥还要冒险去搞司法改革呢?这就涉及到斗争。
03 斗与和
内塔尼亚胡是著名的强硬派,以好斗著称。
在内塔尼亚胡的任期内,伊朗核科学家曾经接二连三地离奇死亡。
实际上维系内塔尼亚胡执政的基础之一,就是对伊朗强硬。伊朗寻求拥核的过程中,内塔尼亚胡就有了执政基础。但伊朗和美国核谈判,放低身段,不再展示强硬时,内塔尼亚胡就会遭遇执政危机。
比方说2015年,奥巴马和伊朗签订了《伊朗核协议》,内塔尼亚胡就非常不爽,经常和奥巴马互喷。有一次甚至直接跑到美国的国会,把奥巴马政策喷得体无完肤。
随后特朗普上台,推翻奥巴马的一切政策,退出伊朗核协议;伊朗随即重启核计划,内塔尼亚胡成了特朗普的战友。两人联手给伊朗制造了不少难题,包括2020年袭杀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
然而随着特朗普的败选,内塔尼亚胡的强硬政策也逐渐失效。因为外界普遍预期,拜登的政策和奥巴马类似,拜登可能和伊朗重启核谈判。
老狐狸拜登虽然抛出了和谈诱饵,但舍不得出筹码,所以美国和伊朗的核谈判进展并不顺利,伊朗的态度也非常强硬。
随着乌克兰战争爆发,伊朗和俄罗斯走得比较近,以色列和美国又需要强硬派出场,于是内塔尼亚胡又出山了。但是伊朗的策略又改变了,放弃了强硬立场。
进入2023年以来:
首先,伊朗强硬派总统莱西访问中国,表示要发展经济。
其次,伊朗原意在核问题上妥协,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监管。

轮到以色列难受了

第三,伊朗和沙特在中国的牵线搭桥之下,实现了复交和解。
这三步走完,中东局势大为缓和。以色列对强硬派领导人的需求大幅下降,内塔尼亚胡的强硬执政基础又发生了动摇。
权力对政客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但凡有一丝可能,政客都不愿意放弃权力。内塔尼亚胡也不例外。他想要在中东局势走向和解的趋势下保住权力,那么比较可行的方案就是集权。
很显然,以色列现有的体制不利于集权。最高法院就是集权的最大拦路虎,所以内塔尼亚胡才提出所谓的“司法改革”。
内塔尼亚胡的这些伎俩自然瞒不过以色列内部的精英阶层。要知道犹太人本身对体制层面的东西就很敏感,所以内塔尼亚胡刚想搞“司法改革”,就遭遇了巨大的阻力。
但是内塔尼亚胡代表的保守派,也不想就此退让。所以以色列的乱局,应该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最后估计还是保守派妥协。
这对中国有啥影响?直接影响没有,但有间接影响。因为不论奥巴马还是拜登,在中东抽身都是为了集中力量到东亚搞事。半岛、台海、南海甚至中印边境,都是搞事对象。包括这次蔡统领过境,都是美帝搞事的具体表现。


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09058.html

(1)
上一篇 2023年3月31日 上午11:25
下一篇 2023年4月1日 上午11:2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