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这一“历史性胜利”会否变成历史性失败?

作者:风留痕

本文转载自:动态大参考(ID:dongtaidacankao)

美国时间周四,包括G20在内的130个国家和地区在线上会议中同意推行美国政府提出的最低跨国企业税的框架方案,其中包括中国和印度。对此,美国财长耶伦称这一进展是“经济外交历史性的一天”。然而,目前就说这是“历史性的胜利”恐怕还为时尚早。因为美国国会对此方案似乎并不完全支持。一旦美国国会否决,就会变成拜登的历史性失败。

拜登政府推出的最低跨国企业税方案,是欧洲行取得的为数不多的外交成果。而税改,是拜登内政外交的重要工作之一。如今顺利得到了世界各国的认可,某种程度上表明了拜登正在按既定方针计划推进其内政外交。 

首先,体现了美国政府的世界领导力。 

这是拜登全球性经济规则改革的重要组织,是重塑美国领导力的重要体现之一。如今,不仅得到了G7盟友的支持,也得到了G20肯定,更得到了包括中印在内的130多个国家的支持。说是历史性胜利也确实不为过。

其次,有利于推进拜政府的国内税改计划推进。 

为了提高美国竞争力,拜登的首要工作就是推进基建竞争。而基建计划的实施,必须以税改政策进行配套。说白了就是通过增税筹资。最低跨国企业税与提高美国企业税是同时推进的,也是相辅相承的。跨国税方案得以通过,美国内部税改也就有望推进。 

其三,阻止美国资本外流以及吸引外资进入美国。 

美国的跨国资本最大最多,流入低税率的国家的资本也最多。此税政一出,全球跨国税率基本一致。这样有可能阻止美国资本外流,同时也可能促进一些外国资本流入美国。这就有可能实现振兴美国制造业和实现“雇美国人购美国货”的愿望。 

其四,这样可以打压发展中国家和经济小国。 

以低税率吸引外资,这是发展中国家的通行作法,也是一些小的发达国家的通行作法。提高最低跨国税率,就可以起到阻止发展中国特别是中印越等制造业能力较强的国家吸引外资。这样美国制造业的振兴美国就业岗位的增加才有机会。 

正是基于以上几点,连拜登恐怕都会认为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是需要费一番口舌的,甚至是需要威逼利诱才行。

可拜登没想到的是,这一方案在G7提出时,都费了拜登不少口水。却在G20上顺利推进,更是得到了包括中印在内的130多个国家支持。连经合组织(OECD)秘书长马赛厄斯科尔曼都称这是一个历史性时刻。 

难道这表明美国真的完全“回来了”吗?为什么得到G7的支持那么费劲,得到130多个国家的支持反而容易? 

G7峰会上需要磨嘴皮子,可能是因为欧盟成员国中有不少国家实行的就是跨国企业低税率,特别是爱尔兰、匈牙利、爱沙尼亚等国。这些国家显然是反对的。欧洲大国自然要考虑欧盟成员国的立场和利益。 

另外,或许欧盟最终的支持是有条件的,那就是不取消数字税。因为在数字税方面美与欧特别是以法国为代表的欧洲主要大国有严重分歧。 

而美国共和党反对此方案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里没突出表明取消数字税的问题。

前面已经提到,制定跨国企业最低税率问题,对急于吸引外资的一些发展中国家来说,应当是一个打击。那为何还是得到了130多个国家的支持?这是否说明都惧怕了美国的淫威?或者说都认可了美国重塑世界领导力? 

如果是这样的话,似乎也没有道理。因为特朗普的贸易战、关税战手段可谓是极限施压手段,也没见哪个国家屈服。而拜登显然还是继承了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对此就妥协没道理。 

那么,这130多个国家到底是怎么想的? 

自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带动了整个亚洲的繁荣发展。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通过税收优惠等条件吸引了大量外资。当然这也是全球化的必然过程。而近来似乎外资还在不断向亚洲涌入。这也是拜登出台这一税收方案的重要原因之一。 

亚洲国家支持这一方案,自然不是妥协屈服,而是有其它的重要考虑,甚至可能认为此举有利。 

目前,中国吸引外资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那么此方案会否影响到资本外流或回流美国? 

中国正在积极进行结构调整,中国制造正在转型升级。也就是说,目前中国吸引外资的领域主要是在高科技领域。过去中低端或者说是来料加工类投资的已经不是那么需要了。 

重要的是,随着中国制造装备的升级和产能的过剩,目前需要的是限制中低端领域里的投资。 

目前中国在积极推进改善投资环境,过去靠低人工成本和低税率吸引外资时代即将过去。信息通讯物流服务水平的提高,国际合作平台的建立,消费需求和消费市场的扩大,这才是吸引外资的主攻方向。提高跨国企业税率,对国家税收更有利。 

还有就是,目前世界经济正处于衰退困境之中,世界产业链供应链正在受到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的破坏,那些被希望能够取代中国制造地位的国家,相当长时间内还无法顶替上来。也就是说,中国制造依然是不二的选择。顺水推舟的提高税率就是最佳时机。 

那么,其它发展中国家会怎么想呢?一方面中印这样的制造大国都支持了,一些发展中国家想硬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 

重要的是,税率是税率,并不是决定吸引外投资的唯一工具。你有税率规则,我有其它的优惠手段。对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来说,人工成本、地皮费用才是吸引外资的重要手段。而提高税率对政府就更有利。

另一方面,或许一些国家很清楚,拜登这一跨国最低税率方案很难得到美国国会的批准。美国国会不批准,一切都是空谈。 

当然,能顺利得到这么多国家支持,就表明这些国家有能力消化这一最低税率。 

对于拜登的税改方案,共和党是坚决反对,而一部分民主党人也同样不支持。 

共和党高级立法者指责称,拜登提出的15%的全球最低企业税率损害了美国的竞争力,将征税权让给了其他国家,并且也未能解决数字税方面的长期争论。参议院财政委员会共和党一把手克拉波(Mike Crapo)写信给美国财政部,认为G7声明中所说的“对重新分配的利润部分征税”,可能打击的是那些在市场上领先的美国公司,包括美国技术、制药和消费品公司等。 

如果共和党人坚决反对,就很难得到2/3的通过票数。而如果再有一部分民主党人反对,连过半数的票恐怕都得不到。 

这个跨国企业最低税率对于拜登来说到底有何重要意义?或者说拜登到底想得到什么?这个具体还真说不好。但目前看来,对美国是好是坏还真的不一定。 

基建竞争是拜登对内对外的主要工作。通过基建推动美国经济复苏、创造GDP、增加美国就业岗位,这是显然易见的目标。更被视为拉选票的手段。

而通过美国的基建计划推动“B3W”计划,以积极展开大国竞争,甚至是借此建立联合战队,这也是显而易见的。 

而基建计划的推进,就需要通过税改政策的配套支持。不仅要增加跨国企业税,而要增加美国国内的企业税和富人税。

通过跨国税收计划推动国内税改,这是顺理成章的事。如果是这个目标,那这个跨国税就难以通过。

最低跨国企业税的目的是阻止美国企业和资本外流,或给投资国外的资本增加压力。但这就能促进资本回流吗?还真的难说。 

虽然拜登此举对一些国家的吸引外资能力有所影响,但这却并不等于这些外资就一定会回到美国。 

在海外的税率是提高了,可依然还是远低于在美国内的税率。而如果拜登再提高美国内企业的税率,资本回流的意义就更小了。甚至可以说,跨国最低税率的提高与美国企业税的提高相抵了。回流不回流都没有太大意义了。甚至是回流要面临更高的税率。 

关键是,如果资本没有流入美国,而美国的跨国企业在海外还有因为拜登一句话而要多交税,那就真的是在牺牲美国企业的利益。 

正因为如此,拜登顺利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支持,却有可能在美国国会吃瘪。而在国际社会普遍支持以及在经合组织形成决议的情况之下,美国国会却没有得到批准,这显然又是美国政府毁约、退群了。这对拜登的打击可就太大了。所以说,这一“历史性胜利”,很可能变成历史性失败。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403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