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莉岛上的爱泼斯坦和西方权贵们

作者:朱孟姝

本文转载自:直新闻(ID:zhi_news)

萝莉岛上的爱泼斯坦和西方权贵们

2010年的美剧《斯巴达克斯:血与沙》在美剧迷心目中有着不可小视的份量,剧情围绕着历史人物色雷斯角斗士斯巴达克斯领导奴隶起义对抗罗马共和国的故事而展开。该剧还描写了当时罗马贵族荒诞奢靡的生活细节,其中一幕是几位贵族女子戴着面具,观看奴隶的表演,对于心仪的奴隶,主人是允许被贵族女子带到房间里任其摆布,尽管这些贵族女子已经身为人妻。在古罗马时期,奴隶不仅没有说不的权利,他们的生命也随时可以被剥夺。

《斯巴达克斯:血与沙》发生在公元前72-71年的古罗马,2000多年后的美国,也发生了一起类似的事件,只是贵族女子成了美国政商界权贵,其中多半是男性,而奴隶则是一群未成年少女。

 

美国当地时间1月3日,纽约曼哈顿联邦法官普瑞斯卡发布法庭令,要求在2024年年初公开数百份密封的法庭文件,其中包括披露上百名与美国“淫魔富商”爱泼斯坦案件有关联的人物身份。

首批文件公开当晚,这一“重磅炸弹”在西方媒体和社交平台上激起了千层浪花。此次公开的文件源于2015年来自美国女子弗吉妮娅·尤弗里控告爱泼斯坦前女友马克斯韦尔一案,第一批公开的法庭文件就长达943页,涉及至少184位名人,文件内容更是涉及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克林顿,美国前副总统戈尔,英国安德鲁王子,以色列前总理巴拉克等政商权贵;还涉及到魔术师大卫·科波菲尔、演员凯文·史派西等社会名流。而此份名单信息目前为止还未完全公布,已揭露出的人员也未有新的重大指控,也没有揭露同伙。

爱泼斯坦没被曝光之前,他是白手起家的金融巨鳄、投资者和慈善家、媒体口中的“当代盖茨比”,社交圈十分广泛,与许多政治家、商界巨头、皇室成员、名流明星等有着密切的联系,但他光鲜亮丽的外表下却是组织性交易、拐卖未成年女性的恶魔。

为了能更加肆无忌惮地为英美权贵阶层提供“未成年人特殊服务”,爱泼斯坦联手自己的前女友、英国名媛马克斯韦尔,以招募按摩师为由诱拐年轻女孩,将他位于加勒比海的私人岛屿打造成“成人乐园”,只要搭乘爱泼斯坦“定制”的私人飞机“洛丽塔特快”,就可以被拉到“萝莉岛”快活。

2015年,爱泼斯坦案被媒体曝光。早在此前,经过美国警方长达11个月的卧底调查,爱泼斯坦于2008年被捕,但凭借其在执法机构中的权力关系和收集到的各界名流的“把柄”,他仅仅以“教唆未成年少女卖淫罪”被判18个月的“羁押与工作假释”,这意味着他可以随时去监狱外“遛弯”。

然而手握“把柄”的爱泼斯坦第二次被定罪就没那么幸运了。2019年7月,爱泼斯坦再次因与佛罗里达州和纽约州的未成年人性交易案而被捕。同年8月,爱泼斯坦在曼哈顿一处受到管束的监狱中死亡,法医认定为自杀,但疑点众多,至今无解。

在爱泼斯坦死后多年,美国政商界还活在被他的丑闻支配的恐惧中,但他们犯下的罪行并没有被一起掩埋。解密文件中提到,早已因爱泼斯坦案身败名裂的英国王子安德鲁再次令王室蒙羞。据爱泼斯坦事件的受害人约翰娜·舍贝里讲述,2001年她曾在爱泼斯坦位于曼哈顿的寓所中接待过安德鲁王子。双方首次见面她就被安德鲁王子“袭胸”,这一不雅之举不仅是当着众人的面进行,还被拍下照片。她在证词中称:“他(安德鲁)把手放在我的胸上,大家都笑了……挺恶趣味的。”对于相关指控,安德鲁王子与英国白金汉宫都多次坚决否认。

同时,文件中还提到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最新公布的文件中被定名为“John Doe 36”(意为无名氏36),这个代号被提到了50多次。根据舍贝里的证词,爱泼斯坦生前曾对她提及克林顿,有一次他直白地对她说道:“克林顿就喜欢年轻的(女孩)。”据舍贝里所述,爱泼斯坦和克林顿之间有来有往,在克林顿任总统期间爱泼斯坦至少17次访问白宫,两者之间确实存在着某些“交易”。不过早在2019年,克林顿就竭力撇清与爱泼斯坦的关系,虽然他承认二人有私交,但表示对其犯下的“可怕罪行”并不知情。就在本月3日,克林顿的发言人再次重申这一说法,强调“双方上一次联系都快过去20年了”。

美国《纽约邮报》1月3日刊发了对爱泼斯坦胞弟马克的独家专访。据马克透露,爱泼斯坦生前就掌握着美国两党总统候选人的诸多黑料,他在2016年曾言之凿凿地对马克说:“如果我把两名候选人(希拉里和特朗普)的事情抖出去,他们就得直接取消竞选”。

特朗普曾一度与爱泼斯坦私交甚笃。上世纪90年代,他曾7次搭乘爱泼斯坦的私人飞机往返于佛罗里达州和纽约两地。舍贝里也在最新披露的供词中佐证了爱泼斯坦与特朗普的“交情”:有一次爱泼斯坦的私人飞机临时改变航线,降落在新泽西州的赌城大西洋城,爱泼斯坦这样说道:“我们叫上特朗普,一起去他的赌场。”不过先前的调查未发现特朗普在爱泼斯坦案中存在任何违法行为,舍贝里也否认曾为他提供过任何“服务”。另一方面,媒体并不确定希拉里与爱泼斯坦存在哪些交集,所谓的“黑料”来源可能出自她的丈夫克林顿。
此外,已故著名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的名字也在文件中出现。爱泼斯坦曾在一封邮件中否认爱泼斯坦案受害者弗吉妮娅·尤弗里关于“霍金曾在美属维尔京群岛参加爱泼斯坦组织的未成年人性派对”的指控。
 
最终至少有170个名字将会分批次向公众公布

 

美国法庭此次公开解密文件,文件总数约为250份,与爱泼斯坦案相关人员共计184人。除了少数受害者的姓名不会被公开外,另有几人因牵涉到其他司法程序也会被暂时搁置,但最终至少有170个名字将会分批次向公众公布。

首次大规模的公开共犯所犯下的罪行,是因为当年案件的严重程度并未得到充分审视,它甚至被舆论视为“以权贵掩盖恶行”的一起典型案例。爱泼斯坦案的受害者之前已经取得了小规模的胜利,譬如摩根大通因在爱泼斯坦首次被定罪后仍然与他保持商业往来而受到集体诉讼。

随着真相的不断揭开,富人与穷人、有权势者与无权势者之间存在着的巨大鸿沟也日益显露。爱泼斯坦案严峻地揭示了西方社会的系统性缺陷,以及对正义和透明度的迫切需求。

萝莉岛在哪里?

与爱泼斯坦案息息相关的萝莉岛,也引发外界关注。其实萝莉岛是外界对于小圣詹姆斯岛的别称,因为涉事女性多为未成年少女,故而又叫萝莉岛。

小圣詹姆斯岛(Little Saint James)是美属维尔京群岛的一个私人岛屿,位于圣托马斯岛东南海域。其面积约30万平方米,行政上归属圣托马斯岛东区。此岛位置极佳,远离大陆,有庇护的入口和森林树林,高耸入云的山脊和陡峭的悬崖。蓝色水域包围着这座被珊瑚礁环绕的小岛,然而,在爱泼斯坦治理下,这里成为了“玩乐天堂”。

萝莉岛上的爱泼斯坦和西方权贵们

图源:谷歌地图

如果不是曝光了萝莉岛的不堪用途,这里的风景其实非常不错。从2007年开始,爱泼斯坦开始了一项大规模的建设和改造计划,岛上的主院子几乎扩大了一倍,变成了一座豪华豪宅,外面有一个露台,连接主卧室和游泳池,还有一个海水淡化系统。

萝莉岛上的爱泼斯坦和西方权贵们

图源:美国《商业内幕》

卫星照片显示,岛上设施完备,包括海滨别墅、游泳池、码头、公用事业大楼、直升机停机坪、网球场,甚至有封闭的湖泊。在棕榈树环绕下,高尔夫球车将客人从一个地方运送到另一个地方,穿越岛屿大约需要5分钟。在岛的中心,还有一个巨大的日晷仪器,岛的两端立有美国国旗。

萝莉岛上的爱泼斯坦和西方权贵们

图源:美国《商业内幕》

爱泼斯坦的座上宾来自世界各地,包括社会名流、科学家和王室成员,他们乘坐私人飞机降落,然后登上直升机前往该岛。

美属维尔京群岛的司法部长在一份刑事起诉书中,将萝莉岛描述为“贩卖年轻女性和未成年女孩从事性奴役、虐待儿童和性侵犯的完美藏身之处和避风港”。

出事前,爱泼斯坦每个月都会去萝莉岛呆上几天。一名前雇员将其描述为“一个禅宗般的静修场所”,在那里,这位金融家会穿着人字拖四处走动,扬声器里播放着“冥想的音乐”,女人们经常袒胸晒日光浴。

岛上有大约70名员工,从场地管理员、园丁到洗衣女工,再到随叫随到的船长。他们穿着黑色或白色的polo衫,发誓要严格保密,并被指示在工作时远离爱泼斯坦的视线。他们还被禁止进入爱泼斯坦在主庄园的两个办公室,其中一个办公室里有一个戒备森严的钢铁保险箱。

萝莉岛上的爱泼斯坦和西方权贵们

萝莉岛全貌

1998年,爱泼斯坦从投资家阿奇·康明斯(Arch Cummin)手中买下了爱泼斯坦,支付了不到800万美元。受丑闻所累,2023年5月,一位不具名的投资者以低价买下萝莉岛。

作者:朱孟姝,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410005.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4年1月9日 上午11:53
下一篇 2024年1月9日 下午12:0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