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 印最大私立医院集团趁缅甸政局不稳大搞器官买卖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南亚研究通讯):重磅| 印最大私立医院集团趁缅甸政局不稳大搞器官买卖

本文共5307

阅读预计14分钟

 

作者 | 塞缪尔·洛维特 南迪·泰恩特  尼古拉·史密斯

编译 | 崔洛宾 张谦和 

编辑 | 赵澜清 穆祎璠

 


 编者按 

世界上最大的私立医院集团之一,阿波罗医院集团卷入“卖肾”丑闻。据卧底记者爆料,该集团诱使缅甸贫困人口“有偿捐赠器官”。医院为绕过《伊斯坦布尔宣言》、印度《人体器官移植法》等法律,采取包括伪造证件、家庭照片、结婚证以及族谱等多种手段,“虚构”捐赠者与受捐者的亲属关系。这些精心伪造的材料经医院任命的医疗委员会审查通过,便可让来自缅甸贫困人口的新鲜肾脏,以合法的“亲属间捐赠”方式,有偿“捐献”给受捐者。文章指出,两方面原因滋生出这一非法器官交易。一是缅甸政治局势混乱,经济崩盘。2021年政变后,许多医务人员参加了反对军政府的非暴力反抗运动,并遭到抓捕,损害了民众获得基本医疗服务的能力。同时,缅甸经济崩溃,民众基本生活难以保障,迫于生计压力走上“捐赠”器官的道路。二是器官倒卖相关法律不完善,监察系统失效。目前,关于阿波罗医院器官倒卖的案件还在调查中,犯罪证据虽未确凿,但该问题值得引起更大范围关注。南亚研究小组特此编译本文,供读者批评参考。

重磅| 印最大私立医院集团趁缅甸政局不稳大搞器官买卖

图源网络
世界上最大的私立医院集团之一阿波罗医院集团卷入“肾脏买卖”,该医院涉嫌诱使缅甸的贫困人口出卖器官牟利。
 
印度阿波罗医院(Apollo Hospitals)是一家市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其设施遍布亚洲各地,该公司自诩每年进行1200多例移植手术,吸引了来自包括英国在内世界各地的富豪前来接受手术。
 
和全球大多数国家一样,在印度贩卖器官是非法的。但《每日电讯报》的一项调查显示,不顾一切的缅甸年轻村民被空运到阿波罗集团旗下著名的德里医院,将自的肾脏有偿“捐献”给富裕的缅甸病人。
 
“这是一桩大生意。”秘密调查人员告诉《每日电讯报》的卧底记者。她补充说,参与其中的人“合作绕过两国政府的阻拦”。医院方面“一边装模作样地问问题,一边又冠冕堂皇地撒谎。”
 
这场骗局包括精心伪造的身份证件和虚假的“家庭”照片,将捐献者装扮成潜在患者的亲属。根据印度和缅甸的法律,在正常情况下,病人不能接受陌生人的器官捐赠。
 
阿波罗医院表示,它对《每日电讯报》的调查结果感到“完全震惊”,并将展开内部调查。阿波罗医院补充说:“我们完全否认任何故意串通或暗中支持与器官移植有关非法活动的说法。”
 
桑迪普·古勒里亚(Sandeep Guleria)医生是印度著名的医生之一,他曾在英国接受培训,并因其对医学的贡献而获得印度最高荣誉之一的帕德玛·施里(Padma Shri)奖章,病人和代理人指控是他主刀了器官移植手术。
 
他否认知道《每日电讯报》所指出的非法活动,截至目前也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能反驳他的自证。他说,将他与跨国器官移植骗局联系起来是“令人不快和可笑的”。
 
早在2016年,印度《德干先驱报》就报道称,古勒里亚博士将因与阿波罗德里医院有关的另一起买卖肾脏丑闻而被传唤。不过他同样否认了这一报道。
 
2022年9月,一位58岁的患者Daw Soe Soe花费800万缅甸缅元(3.1万英镑)换取了一个新肾脏。
 
收据显示,她的手术是在德里的阿波罗旗舰医院因陀罗补罗湿多(Indraprastha)医院进行的。她说,她完全不认识捐给她肾脏的人。
 
“我知道缅甸和印度的法律都不允许陌生人捐献器官。但因为我们在缅甸,所以中介告诉我们说假话,说我们是亲戚。”
 
随后,《每日电讯报》的一名记者假扮成一位患病阿姨的亲属,这位阿姨急需肾脏移植,但没有家人可以捐献。他们联系了阿波罗的缅甸办事处,被告知可以找一个陌生人捐肾。
 
Htet Htet Myint Wai 医生告诉卧底记者:“如果他们(亲属)都不行,我们就得找一个捐献者,而找到捐赠者很容易。”这名医生的名片显示,她在缅甸阿波罗办事处工作。
 
另一名与阿波罗医院有关的人士Phyoe Khant Hein告诉《每日电讯报》,80%在缅甸开展的器官移植手术都是在陌生人之间进行的。他说:“只有20%是亲属之间的移植。”
 
随后,记者通过Phyoe先生和一名女经纪人认识了一名来自曼德勒郊区的27岁男子,他说自己需要卖肾,因为与他同住的年迈父母 “经济状况不佳”。
 
“我的一个叔叔以前做过这个手术,我告诉他我想做,他给了我一个联系方式,”这位年轻的父亲补充道,他已经准备好进行手术了。
 
当时在场的经纪人说,这名男子的肾脏大约需要3000英镑,并透露她在过去五年中一直在安排此类捐赠。
 
Phyoe先生说,这笔钱不应被视为付款,而应被视为“感谢”。这不是“收买”。这就像是我们对他们善意的回应。交易是非法的。
 
据估计,全球每10个移植器官中就有1个被贩卖。圣玛丽大学医学伦理学退休教授、器官贩运专家特雷弗-斯塔默斯博士说:“我们谈论的是成千上万的器官。这是一个大规模的全球交易。”
 
英国也不能幸免。一位英国国家医疗服务系统(NHS,以下简称NHS)的肾脏专家告诉《每日电讯报》,有一种现象是,病人到国外接受陌生人捐赠的“活体”器官移植。
 
“这些病人大多是来自印度次大陆的移民。他们带着肾脏回来;有时会说这是来自亲戚或其他什么的,这显然很难评估。”他们说。
 
NHS的数据显示,自2010年以来,至少有158名NHS的病人前往海外接受器官移植。数据显示,这些手术大部分(25%)是在印度进行的,而印度长期以来一直存在器官贩运问题。
 
专家称,非法交易是通过国家蓬勃发展的私营医疗行业进行的,而阿波罗医院是其中的主要参与者。
 
该公司此前曾卷入一起肾脏诈骗案,该公司旗下因陀罗补罗湿多医院的两名秘书人员于2016年与一伙中间商和捐献者一同被捕。对被告的调查仍在进行中。
 
阿波罗公司当时说,它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的受害者”,它被人贩子欺骗,误认为受害者是贫困受体的亲属,从而摘除了他们的肾脏。
 
据说该公司已经彻底改革了其程序,然而《每日电讯报》的调查表明,严重的漏洞依然存在。
在与《每日电讯报》卧底记者的几次交谈中,缅甸卧底记者和阿波罗公司官员解释说,急于接受陌生人肾脏的病人需要绕过印度的《人体器官移植法》。
 
该法于1994年通过,规定器官可由近亲(如配偶、父母、兄弟姐妹、孙辈)在世的捐献者捐献。除非能证明纯粹出于利他目的,否则禁止陌生人之间的捐赠。
 
这些规则应该由独立的医院医疗委员会来执行,他们必须在每个病例进行移植前签字确认。
 
然而,这个系统却被玩弄于股掌之间。与阿波罗缅甸地区办事处合作的代理人说,他们正在伪造家谱、家庭文件、结婚证和照片,以确定缅甸病人与付费捐赠者之间的家庭关系。
 
其中一名代理告诉卧底记者:“在(去印度)之前,我们会拍照,这就是我们必须提交给董事会的内容,为了合乎逻辑,你和这位捐赠者还必须要一起去佛教寺庙。
 
“他们必须让照片看起来很老。就像有年头一样。做旧是必要的。”
 
代理人说,他们还需要为双方创建户籍,表明捐献者和患者作为亲属生活在一起。她说:“要确保他们是住在同一所房子里的人。”
 
然后,这些伪造的文件,连同一系列确认相容性但不确认遗传关系的检测结果,被提交给医院授权委员会盖章。
 
阿波罗缅甸业务负责人泰特博士(Dr. Thet Oo)向《每日电讯报》的卧底记者进一步概述了其中的潜规则。
 
“既然我们要找的人一定不是亲属,那么这样一个人是否能通过医学委员会的审查呢?”我们的记者问道。
 
泰特博士说:“是的,有过。”
 
他还与记者分享了一份阿波罗品牌的成本文件,其中详细列出了与移植手术相关的一系列费用——从家谱的绘制(315英镑)到航班费用(单程200英镑)和注册医委会(160英镑)。
 
该文件显示,病人为肾移植总共需预支高达17,100英镑的费用。不过,这还不包括支付给捐赠者的费用。
 
泰特博士向《每日电讯报》记者透露,病人可以“选择”他们的捐献者,然后同捐赠者协商付款金额。他补充道,大多数情况下是700万至800万缅币或2700 英镑至3110英镑。
 
一旦价格谈妥,并预付了现金,配对的捐赠者与接受者就会飞往印度与印度移植授权委员会面谈,该委员会由阿波罗医院的几名官员和政府任命的成员组成。
 
据一位参与其中的代理人称(阿波罗公司极力否认他的言论),“委员会只是一个幌子,对病人和捐赠者之间的关系只问一些表面问题。”
 
“阿波罗医院知道这件事。”最先向《每日电讯报》揭露这一骗局的肾脏受捐者Daw Soe Soe声称。“他们只是假装不知道。”
 
肾脏现金交易利用了缅甸的混乱和贫困。
 
2021年政变后,许多医务人员参加了反对执政军政府的非暴力反抗运动,并躲藏起来。随后,医院年久失修,民众丧失了基本的医疗服务。
 
缅甸经济也在崩溃,粮食供给普遍毫无保障,就业机会难觅。据世界银行统计,该国约40%的人口(约2200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这一比例至少15年来从未有过。
 
在这种背景下,整个社区都成了类似与阿波罗有关的肾脏交易团伙的目标。
 
仰光附近的一个村庄在当地被称为Kyaut Ta Lone,在缅语中翻译为“一个肾脏”,这是因为卖肾的村民太多了。
 
来自仰光的26岁肾脏捐赠者Moe Moe的经历是缅甸许多人的共同经历。
 
在经历了疫情和2021年政变带来的经济打击后,她变得一贫如洗,无力抚养年幼的儿子和父母。她说:“我们家的经济状况越来越糟,债务越来越多。就连自己的房子也没了。”
 
后来,Moe Moe在脸书上看到一则广告后决定卖掉自己的肾脏,并获得了2700英镑的报酬,让她得以偿还债务。她说:“我还没有感觉到任何副作用,我很幸运。”
 
但并非所有人都是如此。
 
施塔默斯(Stammers)博士说:“肾移植可能引起的直接并发症是出血。这很可能会在手术室内处理,或者在相当早的阶段被发现。但感染有时会在手术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后出现。”
 
他补充说,“最令人担忧的是捐赠者在返回缅甸后是否能得到适当的后续治疗。世界上大多数研究都表明,非法捐赠者回国后健康和经济状况都会更糟。”
 
作为《每日电讯报》调查的一部分,卧底记者参加了在曼德勒东部海泽尔酒店华丽舞厅举行的阿波罗品牌活动。大理石、镜子和枝形吊灯营造出的盛大氛围掩盖了在场人员的绝望。
 
许多等候的病人已经移植了他们支付了数万英镑换来的新肾脏,并前来复诊。这也为潜在患者提供了一个询问有关肾病治疗问题的机会。
 
著名的古勒里亚医生也来到了现场,他从德里飞了三个小时来到缅甸。
 
“他每三个月来仰光一次。”Htet医生在活动前告诉本报记者,阿波罗的缅甸脸书页面已经做了广告。“他是最好的肾移植外科医生之一,我们这里的病人总是由他进行手术。”
 
Daw Soe Soe告诉《每日电讯报》,2022年9月当她接受一个陌生人的肾脏时,古勒里亚医生曾为她做过手术,而脸书上的照片显示,这位外科医生与泰特医生在过去五年一直保持着工作关系。
 
在Phyoe先生的陪同下,《每日电讯报》的卧底记者在曼德勒的活动现场与古勒里亚医生进行了短暂会面,并试图直接向他询问为他虚构的姑姑寻找无血缘关系的肾脏捐献者的情况。
 
“这个话题与医生无关。” Phyoe先生赶紧用古勒里亚医生听不懂的缅语插话道。“他不能知道这件事。事成之后,我可以给您打电话吗?别担心。我们会帮你的。”
 
谈话很快就结束了,古勒里亚医生向大家道别。他说:“德里见。”
 
活动结束仅一天后,Phyoe先生就兑现了他的承诺。他告诉《每日电讯报》记者:“我们已经找到了捐赠者,是一对年轻男女。”
 
《伊斯坦布尔宣言》(the Declaration of Istanbul)制定于2008年,该宣言旨在为器官捐献和移植提供国际道德伦理准则。负责监督该宣言的官员称《每日电讯报》的调查“令人不安”。
 
“该机构的联合主席桑杰·纳格拉尔(Sanjay Nagral)博士说:“如果医院员工的参与属实的话,那将非常令人担忧。这是一种精心策划的企图,目的是蒙蔽系统以获取经济利益并剥削那些急需用钱的贫苦捐赠者。”
 
阿波罗医院集团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并表示:“我们的医院已经制定了全面的检查、保障措施和制度,以确保器官移植以合法和合乎道德的方式进行。因此不存在任何非法活动的可能性。”
 
阿波罗医院补充说:“说授权委员会视而不见或只是装装样子是完全错误和不正确的。严格的程序和遵守法律是委员会和医院的指导方针。”
 
阿波罗医院称,该委员会是一个“独立实体,与医院的其他部门隔绝”,并强调除非其审查的文件和病例首先得到缅甸外交部及其德里大使馆的认证,否则其审批程序将无法执行。
 
阿波罗还否认赫特医生和Phyoe先生(自称是阿波罗缅甸办事处的共同创办人)是公司代表,并称“他们对阿波罗的任何非法指控都是完全错误的。”
 
泰特博士是阿波罗医院在缅甸的代表,但并没有“推动任何非法活动”,该组织补充说:“虽然我们确信医院没有犯规行为,但我们将进行内部调查。”
 
泰特医生宣称,作为一名医生,他的唯一目标就是帮助病人。他说:“我一直以专业的态度对待我们的病人,绝不会操纵他们从事任何非法活动。”
古勒里亚医生说,他每年与泰特医生会面两次,但坦率地说,他不知道 朴先生是谁。10月14日在阿波罗品牌活动上拍摄的照片显示,两人曾在榛子酒店(Hazel Hotel)共处一室。脸书上的照片也显示他们于2018年相识。
 
他说:“我不做无亲属关系的移植手术,也从未与《每日电讯报》调查中点名的代理人和官员有过任何形式的财务交易。”他补充说,“无亲属关系的捐赠者不可能通过印度政府委员会的审核。”
 
《每日电讯报》联系了缅甸外交部、缅甸驻德里大使馆和印度卫生部长,希望他们对此发表评论。
 

作者简介:

塞缪尔·洛维特是《全球卫生安全》副主编;南迪·泰恩特和尼古拉·史密斯是亚洲记者。

本文编译自“telegraph网站2023年12月3日文章,原标题为:Revealed: Global private hospital group embroiled in ‘cash for kidneys’ racket——Desperate young people from Myanmar selling their organs to rich patients of India’s prestigious Apollo Hospitals chain

原网址为:https://www.telegraph.co.uk/global-health/science-and-disease/kidney-organ-trafficking-scandal-private-healthcare-india-myanmar/

本期编辑:赵澜清 穆祎璠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412171.html

(1)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4年1月27日 下午3:35
下一篇 2024年1月29日 上午9:0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