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败战日有感:谁重铸大国的魂魄?

作者: 同华

本文转载自:民生文化(ID:travel-my)

今天是伟大的
立国之战胜利69周年!
我们没有生活在和平的年代,
只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
面对朝鲜战争这企图颠覆我国和平发展环境,妄想迟滞甚至阻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的重大风险挑战……
毛主席和党中央果断出手、坚决斗争,解决了许许多多自1840年以来,长期想解决而未解决的民族难题……
因为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又办成了许许多多过去想办而没能办成的大事,推动中华民族取得历史性成就、发生空前性变革!

第一部分

美军败战日有感:谁重铸大国的魂魄?

1953年7月14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68军203师607团侦察分队在副排长

 

杨育才指挥下,化装成韩军潜入韩首都师防御纵深,一举摧毁了韩国首都师第1团(“白虎团”)团部,并缴获了白虎团团旗。

美军败战日有感:谁重铸大国的魂魄?

“白虎团”顷刻全线溃乱,大部被歼。第203师穿插营乘机又迅速歼灭了配属首都师的美军第555榴弹炮营大部和赶来支援的韩首都师机甲团第2营大部,击毙机甲团团长陆根洙。

友邻的第204师在战斗中生俘首都师副师长林益淳。

1953年10月13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为杨育才记特等功,侦察班荣立集体特等功。1954年授予杨育才“一级战斗英雄”称号。

根据其英雄事迹编写的现代京剧《奇袭白虎团》1955年进行首演,参加了1964年的现代戏曲汇演,1972年被摄制成电影艺术片。

杨育才是陕西勉县人,离休前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某师副师长,离休后在济南安度晚年,1999年5月26日与世长辞,享年74岁。

曾受到毛主席的接见。

说起老虎,今年还是虎年,不得不让我们想起白老虎连!

同样以虎冠名,双方的意志能力和战斗结果却大相径庭!

辽沈战役初始阶段的“白老虎屯”战斗,历经穿插渗透、屯外阻敌、院内坚守、胜利突围四个阶段,四个阶段都贯穿着一条红线,

悲壮、决绝、视死如归。

面对敌人以碾压性优势的飞机、坦克、火炮等现代重工业武器的狂轰滥炸,面对敌人蝗虫如潮的攻势,1连虎踞龙盘,岿然不动。

全连由138人战至37人,37人如铁钉一般牢牢地铆在阵地上,誓与阵地共存亡。

身负重伤的副排长王得福,在子弹打光的情况下,无所畏惧地拉响了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

2排长吕绍德双腿被敌炮弹炸断,血流如注,他掏出仅有的两枚手榴弹投向敌群,与敌同归于尽。

3排全排几乎打光,仅剩下副班长王高金,他毫不犹豫地拉响了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

1连剩下37名勇士,几乎弹尽粮绝,

指导员田广文向战士们发出了喷血的号令:“同志们,我们的弹药快打完了,但我们的刺刀还在。敌人如果再上来我们就用刺刀拼!用嘴咬!用木棒打!用石头砸!

我们要向狼牙山五壮士学习,

誓与阵地共存亡!”

全连仅存的最后力量、仅存的最后血脉准备与敌同归于尽,这是何等的悲壮,何等的决绝!

“同归于尽”,这是中华民族特有的民族气节。“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吾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同归于尽”,是人民军队独有的风骨,“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人的生命是宝贵的,人的生命属于人生只有一次,但诚如方志敏烈士所说:“为着共产主义牺牲,为着苏维埃流血,那是我们十分情愿的啊!”这才是人生的高贵,这才是人生的价值。

当部队陷入绝境时,不同的军队有不同的人生选择。

美军选择的是,随身携带由多国文字书写的乞降书;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选择的是“有我无敌、誓死不降”的大无畏精神。

这种精神就是我们敢于向全世界宣示,中国军队无敌于天下的民族自信。“白老虎连”把这种民族自信演绎得可歌可泣、人鬼敬畏。

1949年9月,第9纵队授予1连“死打硬拼白老虎连”战旗一面。至此,“白老虎连”威名远扬,虎威赓续。

1953年7月26日晚,“白老虎连”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中的最后一战——第三次攻打马踏里东南山作战。

激战中,连长杨万忠高呼:“同志们,为了祖国,前进!”率先跳出屯兵洞,身负重伤后,继续顽强地向主峰爬行,鲜血染红了50多米的土地,最后牺牲在冲向主峰的战斗中。

突击队员沈大奎在爆破主峰的一个母堡时,他用尽全力顶住敌人从枪眼里外推的爆破筒,随着“轰”的一声,母堡里的10多个美军全部被炸死,沈大奎也壮烈牺牲。

在马踏里战斗中,“白老虎连”由138名锐减为83人,再次重演了“白老虎连”那血染的风采。

虎威在延续,精神在延续;

战魂在延续,胜利在延续……

美军败战日有感:谁重铸大国的魂魄?
铁原铁在烧的那只猛虎

郭恩志也属虎,他在1926这个虎年的8月出生于河北省任丘县(今任丘市)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由于兵荒马乱和天灾人祸,在他年少时,不得不跟随母亲四处讨饭,后来靠父亲磨剪子、戗菜刀维持生活,受尽了地主恶霸、国民党军和日本鬼子的欺辱。

为了替穷苦人报仇,18岁时,他毅然决然参加了八路军。

在革命队伍里,接受了党的教育,懂得了为谁当兵,为谁打仗,由于思想纯正,作战勇敢,第二年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属虎的郭恩志,打起仗来也像一只老虎一样虎虎生风,有一种敢于上刀山、下火海、宁死不当孬种的英雄气概。

我们从他在作战中曾经8次荣立战功的档案记载看,也足以说明他在战斗中所表现出来的英勇与果敢,还有把脑袋“掖”在腰里的那种不怕死的革命精神!

美军败战日有感:谁重铸大国的魂魄?

在《燕赵英烈传》一书中,对他有着如此描述:

解放战争时期,“(1948年2月)在攻打稍化营的战斗中,敌人凭借桑干河负隅顽抗。为了侦查水情,找到消灭敌人的道路,郭恩志同志不顾冰块滚滚的河水和密集的弹雨,(把)棉衣一甩,抢先跳进刺骨的河水,当他摸清水情上岸时,身体已被冻僵,断断续续地汇报完情况后便昏倒了。

醒过来后,战斗已经打响。他一把推开正向他喂酒的卫生员,抄起枪冲了上去。”这样的人、这样的精神,战斗英雄的荣誉称号是当之无愧的。

解放军第18、19、20兵团在会攻太原时,郭恩志也有不俗的表现。

太原,东依罕山,西靠汾河,南面百里平川,北面山峦起伏,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明碉暗堡林立,枪眼炮口密集,是“山西王”阎锡山的老巢。阎锡山曾扬言:“地球转动一天,我们的工事就加强一天”。

蒋介石也把太原称之为“反共的模范堡垒”。攻打太原,无疑是一场硬仗。不得不承认是解放战争中最惨烈的城市攻坚战,战事相当惨烈。

在563团一连第一个把红旗插上太原城头的同时,郭恩志所率领的7连也冲到钟楼街附近,向一座商业大楼(实际上是阎锡山储藏黄金的地方)发起进攻,根据上级尽量保护商业设施的指示精神,郭恩志的7连首先对敌进行政治攻势,进行劝降。

敌人不但拒绝了投降,而且还向我军投掷手榴弹,炸伤了紧跟7连的团参谋长甄林和七八名战士。

郭恩志非常生气,心想:“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你们就不相信马王爷三只眼!”他顺手从战士手中夺过两枚燃烧弹,从窗户投进大楼,大楼顿时浓烟弥漫。

敌人一看情况不妙,派出一名文化教官,向解放军洽谈投降事宜。

郭恩志连长对来人声色俱厉地说:“你们是人民的罪人,必须缴械投降,如果晚了,连俘虏也别想当了,就和你们的大楼同归于尽吧!”

慑于解放军军威,一个加强连的敌人把全部的武器完好无损地交给了7连。所谓加强连,不但人员比常规连队多,火力配备也比常规连队强大得多!

此战,在连长郭恩志带领下,7连共缴获敌轻机枪5挺、重机枪1挺,重迫击炮1门,步枪200多支,俘敌300多名。正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郭恩志同志先后参加了大同、井陉、固城、庄町、太原、小宁县等20多次重大战役、战斗,多次带伤连续作战,单独完成攻坚爆破任务,曾6次获得物质奖励,8次荣立战功,并被评为模范共产党员,先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五一勋章”。

美军败战日有感:谁重铸大国的魂魄?
威震铁原扬国威

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不久,百废待兴,中国正在迫切需要进行国家建设之时,朝鲜战争爆发。郭恩志又踏上了抗美援朝的征程。

1951年6月,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已接近尾声。遭志愿军沉重打击的李奇微部队乘志愿军结束第二阶段作战,向北转移之时,在西线集中了四个军的兵力,以摩托化步兵、炮兵、装甲兵、航空兵组成的“特遣队”,采用所谓的“磁性战术”和“火海战术”,疯狂开展反攻,企图达到歼灭志愿军、使战线迅速向北推移之目的。

为了挫败敌人的企图,志愿军司令部首长令第63军在连川、铁原地区正面宽约25公里,纵深约20公里的地段组织防御,迟滞敌人的进攻。由于敌我兵力对比悬殊,志愿军伤亡很大。战至第三天,战场形势已十分严峻。军首长决定188师进入二线防御阵地。188师563团8连,在连长郭恩志率领下冒雨进入了阵地。

美军败战日有感:谁重铸大国的魂魄?

铁原,位于朝鲜半岛中北部,与金化、平康构成朝鲜战争中著名的“铁三角”地区。

这是朝鲜半岛罕见的平原地区带,汉城(今韩国首尔市)至平壤的铁路和几条重要公路都交汇于此,是志愿军囤积、转运物资的重要的交通枢纽,同时也是遏制“联合国军”进攻态势的战略要地。

铁原一旦失守,志愿军东西的联系就会被割裂,同时也会对整个战局产生至关重要的负面影响。铁原阻击战,对诞生于冀中的63军而言,将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郭恩志的8连所扼守的高台山,主峰是255.1高地,主峰向左延伸的山梁是200高地,向右延伸的是无名高地。远远望去,255.1高地就像一只卧虎,东侧主峰似虎头,由主峰向东、向南伸出的两条山岭似两只虎爪,紧紧抓住山下的公路和铁路。

进入阵地后,郭恩志带领8连战士连夜修筑工事。他要求每个战士必须修“一洞三位”,即防空洞、防空炮位、坚守位、机动战斗位置。他知道面对他们的将是一场场恶战,工事不但要坚固,而且必须便于实战。

他命令2排防守地势平缓,阔叶树和白鹤松覆盖于其上的200高地。由1排防守的200高地右侧表面光滑、坡陡崖峭的无名高地,3排在主峰当作预备队,随机用于支援防守两个高地的战士们。

6月5日,美军开始向63军二线阵地发动攻击。尽管说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但郭恩志连面对的是和美军王牌军开国骑兵第1师的较量。这个师机械化程度很高,作战经验丰富,自美国建国以来,在历次战争中,屡建奇功,少有败绩可言,其凶悍程度和战斗作风也是少有匹敌的。

美军败战日有感:谁重铸大国的魂魄?

一顿猛烈炮火准备之后,有两个连的敌人开始向200高地进攻,2排战士把敌人放到30米时,苏文禄指导员下达了开火的命令,轻重火器一起开火,敌人在扔下60多具尸体后狼狈得滚下山去。

在战场出现少有的平静之后,敌人又开始了更猛烈的进攻,先是数架敌机一阵轮番轰炸之后,紧接着就又是一阵猛烈的炮火轰击,足足持续了近一个钟头,8连阵地上又是一片火海。特别是无名高地,被密集的炮弹犁起了厚厚的焦土。

敌人向200高地几次进攻受挫后,郭恩志根据无名高地上密集的爆炸声判断,敌人可能会有新的企图,改变攻击方向。等炮火刚一停止,他便立即招呼六〇炮手和重机枪手直奔1排阵地。

果不出所料,敌人开始向1排阵地进攻。等到敌人进攻到了志愿军火力最佳杀伤范围后,郭恩志第一声枪响,宋乃成的六0炮砸向敌人,立刻有30多个敌人见了阎王。

等郭恩志的第二声枪响,王森茂的重机枪开始发威,密集的子弹在敌群中扫出了一条胡同。在郭恩志的第三声枪响后,轻重火力一起开火,趁敌人混乱之机,副连长滕俊英带领两个反冲锋小组扑向敌人,手榴弹像冰雹一样落入敌群,紧接着勇士们端着刺刀杀向敌人,敌人再次被打退。

等敌人强烈的炮火再次袭来时,郭恩志和他的战友们却美滋滋的靠在防空洞吸开了烟。

天近黄昏,敌人的炮声停息下来,郭恩志马上命令司号员通知部队打扫战场、抢修工事,最后补充一句:“告诉大家,打扫战场时别忘把敌人的领章撕下来保存,这是把他们交给阎王爷时的凭证!”

就这样,激战一天,8连50多人顶住了敌人两个营的进攻。

此时,天已慢慢地暗下来。3排长刘明甫急匆匆走进掩蔽部:“郭连长,敌人正在山角下构筑工事!”

郭恩志随刘明甫走出掩蔽部,取出望远镜朝山脚下一看果真如此。冲炮手宋乃成一挥手:“去他妈的,干掉他!”

一阵爆炸之后,十几名美国鬼子上了西天。

夜深人静后,郭恩志安排3排长带上8班三名战士奔袭敌人阵地,四个人轻轻模到敌人阵地前,一阵手榴弹过去,有不少美国鬼子被打发回了老家。

还没等这些敌人明白过来,负责警戒的敌人就又被八班长的自动步枪给解决了。随后,4个人毫发无损,将缴获敌人的一大堆武器肩背人扛地带回了自己阵地。

6月6日早晨,敌人两个营的兵力在8辆坦克和两辆吉普车的配合下开始向8连阵地攻击,郭恩志重新对防守阵地的兵力进行了部署,将3排分别加强到了1、2排阵地上,将敌人击退。

敌人再次发动进攻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郭恩志正准备组织大家进洞隐蔽时,担任侦察任务的3排长报告说:“刚才山下的敌人在大声地用中国话说攻不上去就不攻了,让炮火把山头炸平”。

郭恩志把眉头一皱,冷笑道:“哼,狡猾的美国佬想涮我们!你们想想,他们果真想用炮砸咱们,还会用中国话大喊大叫吗?”

“敌人这是想设圈套,让咱们上当!”

指导员苏文禄在一旁点头同意郭连长的分析。我们研究敌人,他们也在研究我们。

看来,他们已经掌握了我们的防炮规律,想骗我们进洞,然后偷袭我们!兵不厌诈,今天咱们就给他来个反其道而行之。

郭恩志说着便命令3排长:“通知各排,注意警戒,不要进防空洞,马上做好迎敌准备。”

果然,敌人在没有进行炮火准备的情况下,一个营的兵力向我阵地偷偷摸来,正当他们自以为得计时,又被8连的火力打了回去。

恼羞成怒的敌人,像输红了眼的赌徒一样,一批又一批的向8连阵地扑来,从山脚到山腰、从树丛到空地整个防御正面,到处都是敌人。

郭恩志看到情况危急,端着冲锋枪,一边指挥战斗,一边向敌人猛烈扫射,从1排打到2排,又从2排打到1排,哪里有危险就往哪里冲。

在1排阵地,战斗最为激烈,王森茂的机枪管都打红了,枪口下已有四五十个敌人丧命。

敌人呼唤炮兵支援,十几发敌人的炮弹砸来,王森茂连人带枪被埋在土石里。

当他再次从土石中钻出来时,又有十几个敌人被他的机枪打翻在地,滚下山去。

敌人刚倒下一批,马上又上来一批。阵地上子弹呼啸、弹片乱飞、硝烟弥漫、遮天蔽日。当机枪仅剩100余发子弹时,郭恩志命令机枪手老王:“节约弹药,每5发进行一个点射。”

最后,郭恩志光着膀子带领战士们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战!直至将敌人打退为止。

此时此刻,志愿军各级首长都在密切关注着255.1高地的战况。

师政委张迈君亲自组织炊事员、宣传队给8连运送弹药未能成功。

军长傅崇碧得知8连已与团部失去联系,预感到情况已经十分严重,命令团长:“一定要把八连接出来。哪怕是剩一个人也要接出来!”

团长马兆民、政委刘炎田想办法让3营教导员刘国欣组织40多人前去接应,由于敌人封锁甚严,两次接应也未能成功。

阵地上,松林在燃烧,山峦在震荡。

八连连长郭恩志带领八连最后一批战士在一连二排的掩护下杀出了重围,转移到了新的阻击阵地。

傍晚,东侧高地上,一连二排的战士已与指挥所失去了联络。借着余晖远远望去,只能看见阵地上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美军败战日有感:谁重铸大国的魂魄?

时任志愿军第63军188师563团团长马兆民 :

天还不黑,枪不响了,我的一线希望就没了,一营长给我报告,说二排可能跟敌人共存亡了。

在志愿军第63军抗美援朝的军史上,详细记录了这个排最后的几个小时:

在副排长李炳群率领下,将敌放至二十米处,冲锋枪、步枪一齐开火,连续打退了敌人两次进攻。敌人不甘心,又用炮火猛烈轰击,并把坦克开到我阵地前直瞄射击。

八名战士面对数倍于自己的敌人越战越勇,直至弹药用尽,突围已不可能。

八人高喊“胜利属于我们!祖国万岁!”,纵身跳下了悬崖。

最后有三人被崖下的树枝托住,带伤穿越敌人的封锁,一步步爬回了自己的部队,剩余五人壮烈牺牲。这八位英雄的名字分别是:李炳群、贺成玉、崔学才、张秋昌、孟庆修、翟国灵、侯天佑、罗俊成。

这张照片是生还的翟国灵、侯天佑、罗俊成三人的合影,也是八勇士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透过这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我们仍能感受到70多年前志愿军战士们血卧沙场的勇敢和豪迈!

入夜,已弹尽粮绝的8连,在连长郭恩志带领下,集中全连仅有的13发子弹和1枚反坦克手雷,趁着夜色由他和三排长刘明甫打头阵,指导员负责后卫掩护,按照3、2、1排的顺序,经过勇猛冲杀,从敌人力量较薄弱的西面跳崖突围成功,安全地回到营指挥所所在地—–400高地。

此后几天,志愿军第563团继续在高台山一线战斗,直至6月9日接到撤退命令。第563团共迟滞了“联合国军”七天,最后撤退时全团1600多人仅剩247人!(入朝2800多)

战斗结束后,一直跟随志愿军第63军的摄影干事蒙紫将宁死不屈的八勇士的故事发表在了《前线报》上。从此“八勇士”的名字广为传颂,鼓舞着志愿军战士继续冲锋陷阵!

全连备足弹药后,他们又风尘仆仆地赶到阵地,采用阻击和伏击相结合的形式,大量的杀伤敌人,令敌人闻风丧胆,直至完成阻击任务。

在郭恩志带领下,8连在铁原阻击战中坚守阵地6天6夜,打垮了美国王牌军——开国骑兵第1师一个加强团的13次进攻,以伤亡16人的代价,毙伤敌军800余人,出色地完成了阻击任务,打出了国威和军威。

战后,8连被第19兵团授予“保卫开城钢铁连”荣誉称号。郭恩志同志荣立特等功,并被志愿军总部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三次受到金日成主席亲切接见。

1953年,他作为第二批“归国英模报告团”成员,荣幸地参加了国庆典礼并先后4次受到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的亲切接见。

1980年6月离休前,任63集团军188师副师长。1984年10月,郭恩志随同中国人民解放军友好代表团出访朝鲜,金日成首相特意向他敬酒。1987年8月,郭恩志光荣出席了全国第二届英模大会,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美军败战日有感:谁重铸大国的魂魄?

美军败战日有感:谁重铸大国的魂魄?
精神长留天地间

郭恩志多次接受军旅作家魏巍的采访,为其塑造长篇小说《东方》主人公郭祥提供鲜活的素材,也使郭恩志成为郭祥原型之一。魏巍专程将自己签名留言的《东方》一书送到郭恩志手中,表达他对这位英雄的敬意!

正是由于《东方》这部长篇小说塑造了以郭恩志为代表的众多志愿军英雄的鲜活形象,表现了波澜壮阔的抗美援朝的战争场面,因而此作品荣获了1982年中国首届“茅盾文学奖”。

美军败战日有感:谁重铸大国的魂魄?

郭恩志同志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曾被选为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第五届人大代表,曾长期担任部队领导工作,兢兢业业,呕心沥血,为社会主义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建设,为部队的革命化、正规化、现代化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

他离休以后继续保持和发扬了战争年代那种革命精神和革命传统,以满腔热情关心部队建设和青少年成长,他经常到部队、机关、厂矿、学校讲传统、赠书籍,与青少年一起参加各种有意义的活动。曾担任机场路小学、槐北小学、市第二中学校外辅导员,为培养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做出了贡献。

郭恩志同志曾18次负伤,身上大小疤痕无数,在生活上简单、低调,从不以功臣自居。

他常对子女们说:“我的很多战友在战争年代就早早地牺牲了,和他们比起来,我还算是很幸运的。党和政府已经给予了我很多,完全没有必要为了个人的问题再给党和政府添麻烦”。

据郭恩志的儿子郭长勇说:“我爸他只要是一提打仗的事儿,就眼睛圆睁,鼻翼翕动,特别有精神头儿。

美国人的炮火厉害,我爸爸就叫战士们躲进防空洞里,只在外边放一个观察哨,等敌人的炮火过后,战士们才从洞里钻出来阻击敌人,减少了不少伤亡。

还有,冲锋前他叫战士们先甩出衣服,把敌人火力吸引过去,再冲出战壕,也是他们减少伤亡的一项作战经验”。

美军败战日有感:谁重铸大国的魂魄?

1991年9月13日,郭恩志同志因患淋巴癌,在石家庄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逝世,终年65岁。他的骨灰被安葬在了“河北省英烈纪念园”内。

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博物馆,朝鲜平壤中国人民志愿军纪念馆、山西忻州188旅战史馆都有郭恩志英雄事迹介绍。

美军败战日有感:谁重铸大国的魂魄? 

第二部分

1928年,秦建彬出生在河北省邢台地区南宫县的一个共产党区委书记家里。全家7口人先后6人被敌人杀害,秦建彬不仅成了孤儿,同时还成了当地被日本鬼子通缉的年龄最小的“赤匪”。

1947年,死里逃生的秦建彬参加了解放军,从此开始了他充满传奇色彩的战斗生涯。他机智勇敢,屡建奇功,先后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勋章、一级人民英雄勋章等12枚勋章、军功章,荣立17次战功。

最让人称奇的是,他参加大小战斗近千次,竟没受过一点伤。(始终是最一线的战斗人员,若真没有受过伤,就是最顶级的人间奇迹!)

战壕里还有一只炸坦克用的爆破筒,便急速把它扒出来,双手紧握爆破筒冲出战壕。一声巨响,美国兵被炸得血肉横飞,爆炸的强大气浪把秦建彬抛出5米多远(仍然没有受伤)……

秦建彬在朝鲜战场上首创用爆破筒炸死敌人的先例,战后他被评为一级人民英雄,戴上了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国旗勋章。

秦建彬作为英模人物,曾4次参加国家的重大庆典。

1951年国庆,他随英模归国代表团在中南海怀仁堂受到毛泽东、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并合影留念。

当时,按毛主席不要更换新衣服的指示,秦建彬身穿一身破旧军装,国宴开始后,毛主席走到秦建彬身边,幽默地说:“让我闻一闻前线战士身上的火药味。”

突击敢死队

1951年3月在朝鲜上牌里212高地阻击战中,秦建彬所在的志愿军某部七班,受命把守上牌里212高地。在弹药用尽的情况下,秦建彬急中生智,顺手从掩体里抽出一根炸坦克的爆破筒,拉开导火索投向敌群,自己也因被气浪掀翻而昏迷。

在这次战斗中,七班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被记了集体一等功,秦建彬也被授予战斗模范称号。著名作家巴金以这段史实为蓝本,写了著名的长篇小说《团圆》。1964年,长春电影制片厂将这部小说改编为电影《英雄儿女》,而秦建彬也成了主人公王成的原型之一。

1951年4月21日,是人民志愿军全线反击的前夜。

在横连战线的金鹤山,是五次战役志愿军发起全线反击的跳板和大门。

彭德怀司令员亲自电话指示七十八师师长齐安聚“要坚守阵地,不能后退,为五次战役创造条件。”

20日9时,美军第三师一个营在三十多辆坦克及炮兵、航空兵支援下向我军坚守的金鹤山687高地发起进攻,轮番冲击四次,我坚守阵地的志愿军大部阵亡,阵地失守,687高地被夺占。

齐安聚师长命令必须尽快夺下金鹤山,不然,让敌人把我军反击的跳板抽掉,就会影响到整个战役。

金鹤山687高地一共四个制高点,美军一个营防御,其营指挥所设在第四个山头的最高点下。

齐安聚师长亲自部署作战方案,命令二三二团一营一连担任这次攻守任务,要求部队利用夜间使用突然袭击的战术,快速夺回金鹤山687高地。

夜战向来是我军的强项,是我们的优势,美军不敢夜战。

根据上级作战命令,秦建彬所在的一连立即组成了由指导员李春华、副连长刘振高为指挥,秦建彬率领的七班和同连的五班组成的“突击敢死队”。

夜暮降临,勇士们迅速扑向687高地。天黑夜暗,风雨交加,能见度极低,看不见前进的道路,战士们滑倒了又爬起来,攀着树枝石块艰难地向金鹤山逼进。

美军败战日有感:谁重铸大国的魂魄?

战士们爬上了第一个制高点,在离敌工事只有十几米远时,指导员让两个班摆好冲锋队形卧倒。

美军没有发现他们,通过观察看到美军阵地上有一门无后坐力炮,一挺重机枪,美军则在一旁睡袋里睡觉,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们会在这时打来。

“打!”指导员大喊一声,立刻,子弹、手榴弹一齐扫向敌群,不到五分钟就结束了战斗。

第二个制高点离第一个只有一百多米远,被惊醒的敌人用猛烈的火力把我们压制在工事里,两名战士负伤。

不行!得赶快消灭敌人的火力点,稍有迟缓,敌人的火力一起打来,进攻主阵地就相当困难。

正面的路又陡又滑,很难通行。秦建彬爬到李春华面前说:“指导员,我从左边迂回过去,消灭这个火力点。”

“好,要快!”指导员果断地说。

于是,秦建彬带领七班的一名战士跳出工事,刚跑几步,这个战士就中弹倒下了。

秦建彬大声喊道:“张华进,跟我来!”他俩一口气冲到左侧的山头,看清敌人两挺重机枪正在扫射,两个人一起将手榴弹投进机枪工事。随着一声巨响,机枪工事被摧毁,没炸死的敌人屁滚尿流地跑下了山坡。大家趁势冲上山头,秦建彬带领七班率先在第二个制高点上打起了胜利的信号弹。会合后他们立即向前推进。

接着,第三个制高点很快又被我们攻占。

美军败战日有感:谁重铸大国的魂魄?

1992年秦建彬被朝鲜中央人民委员会授予

人民共和国二级勋章

奇袭敌首 夺回687高地

胜利随及扩大到第四个制高点。这是美军的主阵地,有七十多个敌人把守着,如果让敌人喘过气来,将前功尽弃,还有被围困的危险,必须迅速占领主阵地。

五班和七班的大部分由指导员和副连长带领在正面冲锋。秦建彬带了一个战斗小组从左侧突过一条环形的交通壕后,美军的指挥所就完全暴露在他们的面前。

橙黄色的灯光从指挥所里射出来,三个美军指挥官还在报话机前打转转,拼命地嘶叫。秦建彬和张华进一步跳出工事,一起把手榴弹投进了指挥所,这个营指挥所就此完蛋。

指挥所外的敌人发现指挥所被炸,便分两路向秦建彬冲来,双方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一个美国兵和张华进对打,另一个已冲到秦建彬面前。

美军败战日有感:谁重铸大国的魂魄?

秦建彬想退后一步开枪,无奈枪管已被对方握住,两个扭打在一起,在泥滑的地上摔来摔去。秦建彬想,敌人个子大,纠缠时间长了没有什么好处。他扫了一眼,发现旁边一个低洼,便瞅准机会飞起一脚,向这个美国兵的小肚子踢去,美国兵仰面朝天倒下,没等翻身,秦建彬手起枪响,朝着他的胸部就是两枪,结果了他的性命。

这时,秦建彬扭身看到另一个美国兵丢下枪,拿着一把闪亮的刀子向张华进刺去,立刻向这个美国兵的腰部开了两枪,随着刀子落地,美国兵的尸体也沉重地摔下山沟。

正当秦建彬和小分队会合的时候,发现右侧有一团火球乱滚。秦建彬立刻提着枪跑过去,原来是五班的鲁中林死抱着一个美国兵不放,火在两个人身上燃烧,秦建彬瞅准了,朝那个美国兵腰部开了一枪,美国兵松开手,完蛋了。小分队胜利会合后,大家一鼓作气,消灭了阵地上负隅顽抗的剩余敌人。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速战,我们夺回了金鹤山687高地。

美军败战日有感:谁重铸大国的魂魄?

秦建彬为战士们做操炮动作示范

夺取金鹤山687高地后,为了确保大部队能安全出击,上级命令“死守金鹤山,战至最后一兵一卒!”这种死守的命令,在国内战争中是很少下达的,由此可见金鹤山阵地的重要性。

小分队很快对金鹤山687高地进行了兵力部署,快速进入各自阵地。严阵以待,做好了反击敌人进攻的准备。

果然,美军仍不甘心,他们像受了伤的野兽,又以两个连的兵力,从后山包抄上来,妄图夺回阵地。

这次来势更加凶猛,炮弹、火箭筒首先倾泻在七班阵地,美军随后跟进。秦建彬率七班顽强抵抗,侧邻阵地的五班密切支援,敌人又遭到劈头盖脸的打击,对七班阵地只好绝望地放弃,把矛头改向五班阵地。秦建彬看穿了敌人这一局,没等美军爬上五班阵地,就组织好火力把鬼子截在了半路上消灭之。

坚守阵地,最难熬的是饥渴。饿了,吃树叶草根;渴了,喝自已的尿液。到最后,连尿都尿不出来,喝尿都没有了。就这样,他们又坚持苦战了一天一夜,圆满完成了反击和坚守金鹤山的重任。

美军败战日有感:谁重铸大国的魂魄?

第二天,出击部队经过金鹤山,一路向南冲去。

这次争夺战我们志愿军伤亡11人,打死美军70多人,缴获无后坐力炮1门,火箭筒3支,轻重机枪6挺,卡宾枪自动步枪43支,报话机1部……

秦建彬自豪地说:“我们守起来敌人攻不动,我们攻起来,敌人是挡不住的!”

战后,上级给五班、七班记集体一等功,授予五班、七班“金鹤山突击模范班”称号。

美军败战日有感:谁重铸大国的魂魄?

这位参加过上百次战斗、荣立过17次战功一级人民英雄回国后,上级本打算安排他到军区机关,却被他拒绝了。秦建彬说,自己的荣誉是党给的,想想那些已经牺牲的战友,自己能活着回来,还有什么理由向组织提要求、讲条件?

想到这,他毅然选择了艰苦的小岛,成为我军第一代守岛建岛人。打坑道、建设国防工程、搞军事训练,他与战友们一起摸爬滚打,始终把自己当成普通一兵,在长岛一干就是一辈子。在他的影响下,他的儿子、女儿、孙女也都留在海岛,成为建设海岛的“军二代”、“军三代”。

同样创造奇迹的还有雷保森前辈!

他1923年出生,1941年参加革命,194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他出生入死,身受11处重伤,曾荣立特等功一次、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被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和“一级战士荣誉勋章”。

 

他先后两次被邀去北京参加国庆观礼,受到老一辈革命家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邓小平等中央领导的接见,并合影留念。1992年,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签署命令,授予其“胜利功勋荣誉勋章”。

平凡的出身

雷保森出生于今河南省兰考县大岗集张毛庄村,原姓李,兄弟3人排行第一,后因生活艰难来到上蔡。他5岁时,母亲因病去世;6岁时,父亲得病无钱医治病故,遂成孤儿,四处流浪;8岁时,经人介绍,过继给上蔡城南南大吴村的雷文,从此由姓李改为姓雷。

传奇的人生

1938年,雷保森15岁时,和同村几个同龄人秘密商量去部队当兵。那年春天,他和本村的梁伯、雷伯等人一起北上,沿途步行,风餐露宿。途中,两个会唱戏的伯伯留在驻马店,还有几个被爹娘拉回了家。

最后,到6月份只有雷保森一人来到郑州郊区,准备参军,但因部队提前开拔未能遂愿。

为了糊口养命,他被郑州郊区一家种果树的人家雇用,待遇管吃管住。不久,因一侯姓邻居儿子得急病死亡,雷保森因被怀疑有传染病被告上法庭。无奈之下,他只好给侯家当义子,在其饭馆干活。

1941年,雷保森因与饭馆附近的一个从事共产党的地下工作“掌鞋人”(山东省菜芜县南麻区小分队的侦察员)相识而参加革命。

1946年秋,雷保森在郑州交通路饭店当杂工时,经中共华东部队的侦察员指引,到兖州加入了南麻区小队,又到黄河一大队特务连当战士。

1948年春,特务连由地方武装升为中国人民解放军。

26军78师234团3营9连,雷保森为连机枪手,先后参加了济南战役和淮海战役。他作战勇敢,荣立三等功,并被批准火线入党。

打碾庄圩时,雷保森任爆破手。前面4名爆破手牺牲后,他夹起炸药包猛然跃起,把敌碉堡炸开,俘虏敌团长1名。战斗结束后,雷保森荣立二等功。

1950年雷保森参加抗美援朝战争。

1951年3月,雷保森所在连队参加了七峰山战斗,雷保森任爆破班班长。

3月27日下午2时左右,敌人从西南方开来12辆坦克,雷保森带全班战士勇猛战斗,共击毁美军11辆坦克和1辆吉普车,全班无一伤亡,创造了我军战史上用步兵武器击毁敌坦克的光辉战例。

这一记录,至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第三部分

 

我们今晚要反思的是:

这些基本是农民出身的群体

凭着什么就能炼成这样的英雄呢?清廷北洋国民党外战时为何一败再败?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220699.html

(3)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7月28日 下午1:25
下一篇 2022年7月29日 下午12:2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