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富不过三代”的故事

作者:人神共奋

本文转载自:人神共奋(ID:tongyipaocha)

两个“富不过三代”的故事

向下的通道

1/5

从奴才到知县

《红楼梦》总体上是一个人生不断下降的故事,贾家从开篇的皇恩浩荡到抄家败落,最后是“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但一个社会,有下沉的家族,就有上升的势力,书中也隐藏了一些上升的家族,比如赖家,就是一个“三代人不懈努力,从奴才到知县”的故事。

《红楼梦》第四十五回,贾府一个退休的下人——赖嬷嬷,请贾母等昔日的主人赏脸赴宴,因为自己的孙子当了知县。

这位赖嬷嬷服侍过贾母,做过贾政的奶妈,地位很高,但一个“家奴家庭”,到第三代就出了一个朝廷命官,这个故事还是太励志了一点儿,不知道《大清日报》有没有写一篇名为《从奴才到知县,“阶级固化”的论调不能成立》的评论员文章,好好宣传一下这个正能量现象呢?

我们知道,曹雪芹的祖先是“包衣”,就是皇帝的家奴,曹雪芹的曾祖母因为当了康熙的“头等保母”,让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成为康熙的玩伴,后才出任内务府江宁织造主事,而内务府就是皇室的大管家。

偏巧,这个赖家的第一代赖嬷嬷,也是从奶妈开始做起,到了第二代赖大就上升为贾家的大管家,并自立门户,这才有了第三代赖尚荣的出任知县。

在一个下降的故事中,安排了一个上升的小故事,还与自家经历极为相似,为什么曹公要这么写呢?

2/5

为奴三代的奋斗史

虽然都是奴才,但这个“奴一代”赖嬷嬷的地位和别的老妈子不一样,可以在贾母面前搬个小板凳坐下。王熙凤过生日凑份子,她的份例是按主人的标准,在少奶奶之下,小姐们之上。

赖嬷嬷还敢跟主子开玩笑,说凤姐处处向着贾母,“替二位太太生气”,为什么她的地位这么高呢?

贾家有满人的习俗,不光讲尊卑,也要论功劳,赖嬷嬷的地位是靠着跟主子一起创业得来的,所以“奴一代”也是打江山的“创一代”。难怪赖嬷嬷享受退休生活之余,还是忍不住“忆苦思甜”:“……也不知道你(指自己的孙子)爷爷和你老子受的那苦恼,熬了两三辈子……”

当然,如果赖嬷嬷只是以半个主人的身份光荣退休,还不算成功。贾母打趣赖嬷嬷说,“你们几个是财主”,赖嬷嬷不过是一个奶妈,能让贾母说成“财主”的,那她的钱是哪儿来的呢?

这就是她与别的老妈子不同的奋斗结果——培养了两位更上一层楼的儿子,两府的大管家赖大和赖二,也就是“奴二代”。

奴才的下一代还是奴才,这听上去是一个悲惨的故事,但《红楼梦》里大部分下人,都想让儿女进贾府,继续当奴才,因为这是一份好工作,钻营得好,不但有面子,还有银子。

赖大是荣国府的大管家,荣国府有好几个管家,各有分工,赖大主抓工程建设,这个分工,我们现代人一听就懂了。

他在前半本书里最重要的工作就是造大观园,结果,大观园造好后,赖大家也出了个“小观园”,书里说不到大观园的一半,也是“泉石林木、楼阁亭轩”,甚至有“好几处惊人骇目的”景致。

“小观园”当然不会是花了真金白银的,恐怕就是大观园“生”下来的。

不过,园子的地皮总得自己买吧,园子的维护成本总得自己出吧?他的钱是哪来的呢?书中第五十六回,探春管理大观园时,特意到赖大家取经。赖大的女儿一语道破天机,两个我们今天非常熟悉的字:“承包”。

根据探春的测算,大观园的园林维护承包利润,每年至少有四百两银子,这还只是赖大的进帐之一。

赖大坐到这个位置上,还是靠了赖嬷嬷的脸面,但到了他的儿子这一代,他做了一个相反的决定,为儿子赖尚荣赎了身。

为了让家族第三代“不输在起跑线上”,赖尚荣是完全按照公子哥儿的方式养大的:“读书认字,也是丫头、老婆、奶子捧凤凰似的”。

二十多岁时,赖家给他捐了个官衔,这背后,不知道打通了多少环节,“花的银子也照样打出你这么个银人儿来了”,自然也少不了贾府的帮助。

所以,赖家设宴,既是谢恩,希望继续仰仗贾家,更重要的,是宣告赖家脱胎换骨。

看上去是个双赢的结果,但《红楼梦》里,没有一个人会有好结局,曹公原本为赖家准备了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呢?

由于曹雪芹的原本后二十八回遗失,高鹗续作的“赖尚荣忘恩负义”的情节未必是曹公的设想,这个问题也许永远是个谜团了,但人生自有其规律,未来早就在过去露出了端倪。

3/5

“X三代”从来不是二代一代的延续

赖嬷嬷和赖大这辈人,对贾家自然没得说,但到了赖尚荣这儿呢?王熙凤对这个小赖同志啊,还是有点意见的:“先那几年还进来了两次,这有好几年没来了”。

赖尚荣并不喜欢到贾家来,大概是因为这里时刻提醒着他那卑贱的出身。

一个家庭,第二代由于小时候耳濡目染,往往带着第一代的思维方式,可第三代由于生活方法的差异,从来不是一代、二代的延续,而是一个新的开始。

赖尚荣的朋友,也不再是贾氏集团子弟,而是其他的世家子弟。其中有一个和他“素习交好”的人,叫柳湘莲,“读书不成,酷好耍枪舞剑,赌博吃酒,以至眠花卧柳”——这一点都不像是一个想要往上爬的人“会会为官作宦,谈讲仕途经济”的交友选择。

柳湘莲是个江湖豪侠,天天萍踪浪迹,红楼梦“第一酷哥”,他还有一个朋友,正是贾家的第四代贾宝玉。

贾宝玉不但不喜欢“考举人进士的”,就连“会会这些为官作宦的,谈讲谈讲那些仕途经济”都一并讨厌上了。湘云劝了他几句“应酬事务”,他就立刻给人家姑娘脸色看:“姑娘请别的姊妹屋里坐坐风,这里仔细脏了你的经济学问”。

当然,你可以说这两个人完全不是一回事,赖尚荣是烂泥扶不上墙,贾宝玉是出淤泥而不染。

但曹雪芹在《红楼梦》开头,就借贾雨村之口,报了一堆推崇的人名:

许由、陶潜、阮籍、嵇康、刘伶、王谢二族、顾虎头、陈后主、唐明皇、宋徽宗、刘庭芝、温飞卿、米南宫、石曼卿、柳耆卿、秦少游,倪云林、唐伯虎、祝枝山,还有女生,卓文君,红拂,薛涛,崔莺,朝云……

这些历史名人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干一行不爱一行:做官的整天想回去种田、做大臣的玩音乐搞艺术、做皇帝的写诗编舞画画、做秀才的赏花赏月赏秋香……

两个不同方向的家族,到了新一代,却又都向同一方向,背叛了上一代人的期许。

4/5

时代的车轮,既前进,又轮回

 
在一个命运大悲剧里暗藏的家族小喜剧,与其说是励志,不如说暗示了命运的轮回。

赖尚荣是一个谐音的名字,是“依赖祖上荣光”的意思,可红楼梦名字的谐音,大多是事与愿违的,曹公为赖尚荣安排的结果,应该跟宝玉差不多。如果说赖嬷嬷和赖大的发家史,是一个“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的故事,那赖尚荣很可能是一个“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是强盗的意思,不是强大的栋梁)”的故事。

书中,曹公借赖嬷嬷之口说过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长了这么大,你(赖尚荣)哪里知道那‘奴才’两字是怎么写的”。

这话说得好,小说里的贾家、小说外的曹家,又何尝不是“忘了‘奴才’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故事呢?

上一辈努力做奴才,就是为了下一辈学会做老爷,可下一辈做了老爷,又忘了上一辈怎么努力做奴才,丢失了祖辈的忠诚,又丧失了父辈的精明,最后又不免轮回到上一辈的命运中。

“三代培养一个贵族”的美好愿望,古往今来都敌不过“富贵不过三代”的轮回。所以,真正可怕的不是“向上的通道”人满为患,而是对“向下的通道”浑然不觉。

5/5

当你无法再拥有时……

曹府被抄家时,曹雪芹才十三岁,而《红楼梦》写于他去世前十几年。这段时间,他穷困潦倒,靠卖字画和亲友救济为生。

一个小孩子的记忆应该非常模糊,而我们在《红楼梦》中看到的贵族生活细节都是非常丰富的,可想而知,回忆是他晚年生活的主要活动。

我们可以想象这样一个残酷的场面:一个经历过富贵繁华的人,在他最落魄的时候,打开一个个空空的箱子,回忆那些珍宝当初的样子,手中捧着一个咸菜窝窝头,回忆“茄鲞(xiǎng)”那“九蒸九晒”的繁复做法。

王家卫在《东邪西毒》里说:“当你无法再拥有,你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不再忘记。”

我从来不认为《红楼梦》是一部讲“万事皆空”的佛道之书,曹公把那些美好的东西展现在我们面前,又一一毁去,绝不是告诉我们这一切都没有意义。

正因为我们拥有的一切终将逝去,我们才更应该活在当下,好好拥有眼前的一切,读很多书,去很多地方,努力挣钱花钱,交各种朋友,好好谈恋爱,好好和孩子相处,不是为了跟别人比,而是当你老了,唯有回忆依然澎湃坚挺。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195160.html

(2)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6月1日 下午12:44
下一篇 2022年6月1日 下午12:4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