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退出娱乐圈的童星,过得怎么样?

本文转载自:ELLEMEN睿士(ID:ellemen_china)

撰文:LoudHook

童星是演艺圈里一种特殊的存在,他们缺少自主权与话语权,演艺生命非常短暂,但如果抓住机会又未来可期。而上个月,86版《西游记》红孩儿扮演者赵欣培成为中科院博士的新闻,也把童星这个职业拉回了人们视野里

那些退出娱乐圈的童星,过得怎么样?

 

1986年,电视剧《西游记》在电视台播出,给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童年记忆打下了无法磨灭的烙印。

这部电视剧不仅让人们在诙谐幽默、阖家团圆的环境下了解了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还突破了当时很多拍摄和编曲上的时代桎梏,也成就了一个又一个明星。

不过对比当下的一些流量明星,当年的演员也显得比较“佛系”,“红孩儿”赵欣培也确实是个典型的例子。在拍摄结束之后,他并没有过多留恋拍戏的乐趣,而是转头就扎在知识的海洋中,选择回归到普通人的生活轨迹中去。

那些退出娱乐圈的童星,过得怎么样?

通过自己的努力学习,赵欣培不仅本科考上了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系,随后还被保送到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硕博连读。

而毕业后的他也开始利用自身学到的互联网知识,投身科技农业领域,根据企查查公开资料显示,赵欣培至今名下共计关联了52家企业,其中大部分都在东北地区。

那些退出娱乐圈的童星,过得怎么样?

从童星到商人,赵欣培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向了另一座人生巅峰。网友纷纷表示,这应该是娱乐圈中学历最高的童星了,并且还是一个“曾被全国观众看过光屁股的博士”。

同样通过学业获得成就的童星,还有通过一本日记把“童星退圈后能有多优秀”话题送上热搜的叶子。

叶子从7岁开始接触演艺事业,在七年的时间中共计出演了十二部作品,比如《春天后母心》里的陈妞,《湘西往事》的草儿,都是很多观众耳熟能详的角色。

尤其是在《春天后母心》中与演员刘雪华的经典合作,也为她送上了影视行业的“敲门砖”。

不过叶子的追求,却并不是这些。

她曾在日记中写道:“我不是只会穿着戏服演绎他人的风花雪月,我可以很专注很拼命地去学习,去让学校记住我,以骄人的成绩。一心向着自己目标前进的人,全世界都会给他让路。鱼龙可以把指抓变回鳍,我知道从此没有什么不可以”。

那些退出娱乐圈的童星,过得怎么样?

她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摆脱“童星”头衔带来的困扰,很多人把她定义为演艺圈里的女孩,她因为逃掉学校电视台举办的活动去上物理竞赛的课程,被老师抓回来狠狠责问:“你要发挥自己的特长,不去电视台工作,成都七中要你来干嘛?”

她在回忆这件事的时候,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我就是想证明学校要我是干什么的。

2014年高考,叶子所在班级的高考平均成绩在625分,被媒体评为“成都最牛理科班”,不仅如此,她本人凭借着优异的成绩入选清华大学”百年领军计划“。

是的,曾经被人认为的“演艺圈女孩”,后来成为清华学霸,如今她为人低调,据说毕业后前往美国留学,目前在一所投资银行工作,早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在“什么是快乐星球”莫名大火的背景下,曾经参演前两部《快乐星球》主角丁凯乐的李瑞,也是避开了童星的光芒,走出了一条不同的人生。

他在《快乐星球》杀青之后便回家继续读书,即使这部剧大火也未能动摇他的意志,之后李瑞前往英国留学,就读于全英排名第七的谢菲尔德大学。

学成归来的他回国之后,出现在了郑州商品交易所的一次活动新闻中,成为一名金融业从业者,之后28岁结婚的他又冲上微博热搜,让很多曾经的观众感叹岁月的变迁。

那些退出娱乐圈的童星,过得怎么样?

但不是所有童星都能想得这么明白,也不是所有童星都能有幸运的人生。

1994年,香港电影黄金时代。一部《笑林小子Ⅱ之新乌龙院》让释小龙和他在电影中的搭档郝劭文红遍大江南北。

这个胖胖的小男孩,时而耍贱,时而卖萌,即使直到今年回看,也仍会让人感到忍俊不禁。

那些退出娱乐圈的童星,过得怎么样?

然而,这个在剧中快乐的小胖墩,却在生活中并不如意。

杨紫曾经在采访中透露过童星的发展瓶颈。即使一个童星通过名作积累了人脉和资源,但在之后的发展中,还是很容易陷入无戏可拍的局面。

她直言:如果当时没有演《青云志》,可能今天记者都不会采访她——因为早就消失了。她感叹“这就是我们现在这个社会的一个状况”,观众只会疑惑为什么《家有儿女》的小雪会去演仙侠戏,而事实上是,没有这部戏,她根本接不到其他工作。

虽说如此,杨紫也是幸运的。《青云志》播出同年,她和刘涛、蒋欣主演的《欢乐颂》火遍全国,拯救了她低迷的演艺事业。

但郝劭文,甚至是释小龙,直到今天都没等来那一天。

2021年3月,释小龙主演的电影《燕赤霞猎妖传》,首日票房仅1.7万,上映不到一天就面临着转映互联网平台的尴尬局面。而郝劭文甚至连电影主演的名号都挂不上。

纵观郝劭文的年轻时代,足可以用大起大落四个字来形容。

1990年的台湾因为“股灾”等影响,让人们的思想日渐保守,郝劭文便出生在这个年代。而当时香港发展迅速,很多台湾人纷纷把孩子送到香港去读书或生活。

3岁的郝劭文在香港就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出镜机会,客串果汁广告,这也为其被《笑林小子Ⅱ之新乌龙院》导演挖掘奠定了重要基础。

具体导演如何找到郝劭文参演这部戏已经无需过多赘述,在这部电影大火之后,郝劭文接到了各种各样的演出邀约,他曾回忆称:“当时赚的钱都不够花的”。

这期间,父母让他辍学专注演戏,成为了家里的“摇钱树”。由于父母大手大脚地花钱和胡乱投资,郝劭文赚来的钱没过多久就被败光,母亲甚至还因此患上了抑郁症。

结果,曾经赚得盆满钵满的郝劭文,不得不面对家里入不敷出的窘境,过上了一边读着高三,一边做兼职的生活。

在房地产公司做中介,去餐厅洗碗直到双手出血,凌晨时分走街串巷给每家每户门前塞传单……这些能找到的兼职,他都做了一个遍。

还好郝劭文学习足够努力,让他考上了台湾地区一所著名高校:淡江大学。本来以为可以过上新生活的他,却因为父亲出车祸再次陷入消沉。生活也回到了原点。

那些退出娱乐圈的童星,过得怎么样?

郝劭文疯狂做兼职,耽误了大部分课程,被学校三次下达学业警告,最终勒令退学。他心灰意冷,放弃了读大学的念头,前往香港打工。

2008年,他被导演周晓鹏重新找到,后者邀请他参演《闪亮的日子》。郝劭文由此复出。

之后他还陆续参演过《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星跳水立方》和网络剧《超能写手》,但都未能大火。

郝劭文的眉眼中依旧能看出当年的锋芒,但却也能看到在潦草的生命中,他被迫弯下了腰。

那些退出娱乐圈的童星,过得怎么样?

很少有人能看到光芒背后的阴影,对于执着追求童星梦想的孩童和其父母,更是如此。“童星”这个看似漫不经心就能获取的头衔,其实早都在一条成熟的产业链中,被明示标好了价格。对于想让孩子获得导演和剧组关注的父母来说,“带资进组”这件事完全可以接受。“家长为了给孩子拍戏的机会,出钱都愿意。”

一位经纪人坦言,童星和近两年流行的练习生是一样的,没有成名之前,都得靠家里面用钱“造”。她曾带一个小朋友去一部“顶流主演”的古装剧试戏,“前前后后跑了8次剧组,只有7场戏,还不是连在一起拍,没有台词,也没有片酬。”剧组方只给孩子报销路费,并提供一千元补贴,基本上无钱可赚,但家长在意的还是这个机会。

“娱乐产业”曾打探出童星片酬的大概区间。一线童星大约是20—80万之间,二三线童星在几万元到十几万元不等,但是更多地都是不要钱甚至倒贴钱,或者以80、150、500、1000元/天的收入来置换参演机会。

就是这样不赚钱的“买卖”,也有很多家庭挤破脑袋都要上,数量让人震惊。近年来,很多影视城的剧组选择小演员都为了省事采取就近原则,这让很多家长纷纷举家搬到横店附近,就为了每天都能去影视城里“找找机会”。

那些退出娱乐圈的童星,过得怎么样?

在横店,为童星出名而诞生的各种“电影节”和“模特比赛”眼花缭乱,里面的各种奖项也让经纪公司和童星们跃跃欲试。

一场比赛入场费五千元,里面的奖项也明码标价:买个金奖二十万,银奖十五万,铜奖八万。和孩子们一起上台的,有不少举办方“借”来的外国小孩,以提升比赛的国际化水准。

就算孩子们从横店千军万马中脱颖而出,还要经历剧组导演们的精挑细选。

对于选角导演来说,那些不重要的角色通常2-3天就能挑完,而像大家在《隐秘的角落》里看到的冬冬、普普、朱朝阳,则需要不短的时间,并且要接受导演和制片人的亲自面试。

为了辅助每个孩子都能获得更多机会,从事童星培训的机构也会率先对孩子进行一轮“筛查”。不仅要看孩子的外在形象、才艺特长有无竞争力,还要看孩子的内心世界、言谈举止、性格特点和人生观是否健康和正确。“有钱还得有灵气,不然生砸都砸不出来”。

对“灵气”的需求,在童星的成长和培养链条里尤为重要,光是从颜值和抽象的“灵气”来看,大批未成年人已经被挡在了经纪公司的门外,而经纪公司面对不少防备心重的家长,也很难寻找到合适的童星苗子。目前国内娱乐圈的混乱生态,更是让一些家长们对娱乐圈有着很强的防备意识。

一位童星经纪公司人士认为,只有2成的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明星,剩下的家长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只是让他们历练一番就可以。成名只不过是最好的期待,但不会急于求成。

而实际的数据也和大多数童星家长的期待相符合。据统计,数以万计的中国童星中,头部的小演员最多也就100位。那些童星家长举家搬迁想要换得的机会,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参考资料:
36氪:走进童星行业隐秘的角落:一线片酬80万,有姓名概率万分之一 
凤凰网:童星退圈后能有多优秀?
搜狐新闻:红孩儿扮演者如今是中科院博士 天眼查显示其名下关联多家农业科技公司
新华网:童星成长为真正的演员 需要突破怎样的瓶颈
网易新闻:童星转型有多难?于小彤卖过酒,杨紫说没有《青云志》她就消失了

撰文:LoudHook

部分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其余来自网络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62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