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西率队争冠,但阿根廷还在“套路贷”中挣扎

作者: 后沙

本文转载自:后沙月光(ID:HSYGLGJ)

再过两天,卡塔尔世界杯将迎来大结局,谁是冠军?这种极具悬念,神鬼莫测的事情,只有在浙江义乌才能获得启示。

梅西率队争冠,但阿根廷还在“套路贷”中挣扎

义乌有几家服装商行老板称已经接到订单,内容是阿根廷的新款三星球衣。球衣每颗星旁边要写上1978、1986、2022的字样(1978、1986均为阿根廷夺冠年份),法国新款球衣订单则相对少了很多。

阿根廷和法国谁赢谁输还不知道,但义乌小老板已经是稳稳的赢家。

梅西率领的阿根廷队是否能赢得第三座冠军奖杯,这是4500多万阿根廷人现在最为关心的事情。

梅西率队争冠,但阿根廷还在“套路贷”中挣扎

12月14日,阿根廷在半决赛中以3-0完胜克罗地亚后的国内欢庆场面。

数万人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方尖碑下载歌载舞,记者采访到的每一个人都对阿根廷队和梅西充满了希望和信心。

但有一些球迷的话,细听之下别有一番滋味,“足球是我们的救赎。虽然我们周围的一切都在变得更糟,但今天我们都很高兴。”

高兴是因为晋级决赛,那么,什么是“周围的一切都在变得更糟”?

截止9月底,阿根廷的累计通胀率已达66.1%,一切都在涨,除了工资。

阿根廷贫困人口今年已达到1800万,贫困率高达43.1%。

而这已经算是费尔南德斯总统领导阿根廷政府好不容易取得的成绩了,本来阿根廷央行预测2022年该国通胀率将突破100%。

阿根廷政府实际已无钱可用,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2020年它曾一度接近主权国家信用破产(主权债务违约)

当时是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出手“相救”才令阿根廷避免了这一难堪局面。然而,新债换老债,利息加利息的救治手段,几乎令阿根廷掉进了“套路贷”的无底洞之中,它赚来的钱,自己也留不住。

也只有足球,才能让阿根廷人暂时忘记这些糟糕的事情,媒体的视线也都转移到了卡塔尔,阿根廷政府可以稍稍松一口气。

阿根廷是怎么陷入“套路贷”的?

阿根廷也曾阔过,1908年它是全球第七大经济体;1910年,它的人均GDP上升到全球第三位,是南美最富裕的国家;1914年,人均收入高于瑞典、瑞士和意大利,与德国、荷兰持平;1922年,人均外贸额排名第3(第1是荷兰,第2是比利时)。

但一百多年之后,阿根廷不仅没有进一步发展,反而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这不仅仅是衰落,更是堕落。

作为一个纯资本主义国家,当时阿根廷各项人均账很漂亮。

但问题就在于“人均”,一端是富得流油的农牧业资本集团和外国投资者;一端是挣扎于温饱线的大量劳工阶层。

二战结束前,阿根廷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而政府无力改变这一局面,也不想改变,因此,社会危机愈发严重,城市里的富人区和贫民窟泾渭分明。

表面上是“人均”,实际上是“不均”,自然资源和社会资源都被少数富人掌控。

如果说乌克兰是世界粮仓,那么阿根廷就是世界肉食品仓库。

美国人均耕地面积多吧,阿根廷比美国还多两倍左右,除此之外,它还有丰富的石油、天然气、煤、铁、银、铀等资源。

现在通胀率一路飚升,仅次于受到美国全面制裁的委内瑞拉,民众的基本生活需要,除了食品之外,水、电、燃料价格都在暴涨,电费涨了三倍。

阿根廷正确的发展方向是工业化,但它错过了历史时机。从根源上来说,农业资本集团是非工业化的既得利益者,如果走向工业化,就必然会损及它们的利益。

美国南北战争前也有这个问题,北方工业力量与南方种植园主势力的这种矛盾就体现在“蓄奴”问题上。

梅西率队争冠,但阿根廷还在“套路贷”中挣扎

1946年2月,胡安·庇隆当选总统,阿根廷进入历史转折期。

在政治模式上,它是西方选举式的;在经济制度上,它又是社会主义式的。当时叫“第三条道路”,也叫庇隆主义。 

庇隆想调整产业结构,由农业向工业转变,并制定了五年计划,先搞国有化大企业,“一头沉”,轻农重工,想一口吃成一个胖子。

美国来说,它绝不希望拉美地区出现工业强国,所以,庇隆主义就自然带有了“反美”色彩。

庇隆并不拒绝美资进入阿根廷,毕竟他只是一个民粹主义浓厚的政治人物,而不是一名布尔什维克。

在对外关系上,正常的话,阿根廷跟新中国在1958年就应当建交,结果被美国阻拦,加上阿根廷政局不稳,一直拖到了1972年。

1973年9月11日,智利总统阿连德遭到军事政变,被枪杀于总统府,皮诺切特成立了智利军政府。另外,巴西也在美国的支持下成立了军政府,乌拉圭也发生了军事政变。

这一系列军政府的出现,原因是美国要压制拉美风起云涌的左翼运动,再用投票选举的办法,已经无法阻止左翼领袖在拉美国家上台执政,因为得到美国青睐的右翼人物是无法获得优势选票的。

1976年,就轮到了阿根廷。庇隆下台,军政府出现,据2007年解密文件,当时巴西和智利都跟阿根廷达成过相互支持军政府的协议,幕后总指挥在白宫,也就是基辛格。

很快,美国“新自由主义”也移植到了阿根廷,美国培养的“芝加哥男孩”(经济学家)纷纷进入了阿根廷军政府,担任经济部长、央行行长、国库负责人等。

推进全面私有化进程的是经济部长迪霍兹,他一上来就出售国营企业,解除对资本限制,取消一切价格管制。

虽然有过短暂的繁荣,但阿根廷社会财富进一步流入了资本集团手中,再转移到了美国金融市场。以前是劳工阶层被剥夺,这时轮到了中产阶级。

“繁荣”过后,工厂开始纷纷关闭,职员工资损失超过了40%,中产阶级也加入了贫民阵营,贫民数量激增,有的地区连自来水都被停供,因为水厂私营后,企业主可以关闭。

这时,左翼领导的反抗运动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

但军政府的“好处”是它可以毫无顾忌的杀害左翼领袖,1977年,阿根廷军政府将一名左翼领袖吊绑在67.5米高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地标–方尖碑上(就是现在球迷聚集的地方),然后用机枪射击,震惊南美。

CIA还手把手地教这些军警如何使用酷刑,如何杀人。阿根廷所谓的失踪人口就是死亡人口。尸体去哪了?很多是用直升机抛进拉普拉塔河,死者胃部被切开,确保尸体不会浮上来。

直到2006年9月,当时的首都警察局局长艾切科拉兹才被起诉,他被判处终身监禁。他的招供证明,这个判决具有历史意义,推翻了当年是为了打击“恐怖分子”的谎言,拉美整整一代左翼人士被杀戮,是一场有预谋的屠杀。

1982年在与英国马岛战争中,阿根廷遭受失败,导致军政府解体。

1983年恢复了民选政府,但这时阿根廷的工业化进程已被打断,庞大的中产阶级,相对健全的医疗体系和教育体系也被肢解。

社会上贫富两极对比更加明显,穷人越来越多。

而有钱人可以在美国的佛罗里达、德克萨斯置产,并得到荣誉市民身份,穷人只能在火坑里挣扎,阿根廷人民唯一的集体娱乐就是足球,球场就是他们“解忧”之地。

阿方索1983年当选总统,这时阿根廷外债已由军政府前的79亿美元升到了450亿美元。它的债主有IMF、世界银行、美国进出口银行、华尔街私人银行。 

阿方索政府起诉了私有化推手前经济部长迪霍兹,他以贪污和诈欺罪被逮捕。

他与富人们勾结,将贷款中的190亿美元流入私人手里,然后被转移到海外,成就了阿根廷最富有的一群人,直到今天。

用国家名义向IMF等金融机构贷款,再由私人企业分赃, 最终债务又是要由国家来承担,实际上就是阿根廷人民买单。

也就是说,阿根廷的债务危机是由内外勾结造成的,像迪霍兹这样的“亲美派”就是最典型的连结点。

到了1990年,阿根廷债务不减反增,突破650亿美元,阿方索赌了一把,在货币上做文章,发行大面额比索新钞,结果币值跳水式落体,引发抢粮暴动。

阿方索不得不提早五个月宣布辞职,重新大选。

梅西率队争冠,但阿根廷还在“套路贷”中挣扎

梅内姆登上了总统宝座。但被寄于厚望的他,却又任命了“新自由主义”信徒卡瓦罗出任经济部长,以向美国示好。

任命当天,阿根廷股市暴涨30%,卡瓦罗又带进了一帮“芝加哥男孩”,央行总裁弗南德兹、副总裁博乌、总统经济顾问奎德提。

卡瓦罗在美国帮助下,控制住了比索暴跌局面,但他比前任迪霍兹走得更远。

到1995年,他的经济部卖掉了90%阿根廷国营企业,解雇了70多万名员工,买家是花旗银行、波士顿银行、法国苏伊士公司、西班牙电信等西方企业。

而阿根廷政府则在根据IMF要求,压缩政府开支,削减社会福利,不断解雇包括公务员在内的薪水职员。

这就是美国给接受IMF贷款国家带来的灵丹妙药–休克疗法。

卡瓦罗让有意在阿根廷金融与美国结合(受控于美国)。

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波及阿根廷,为了避免引发南美革命,美国让IMF再发贷款,拯救阿根廷。

但这种以债还债的方式令阿根廷不得不在2000年宣布主权债务违约。

2001到2006年,阿根廷农产品卖得比较好,咬着牙基本还清了老债务,宣布断绝与IMF的关系。

你想爬出美国的“债务陷阱”,有这么容易的事?美国是阿根廷最依赖的出口市场,美国只要在贸易动一下手,阿根廷就会喘不过气。

2010年阿根廷经济又开始恶化,外债越借越多,2017年底达到了2330亿美元,美国是它的最大债权国,

2019年12月10日,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成为了新总统,他想摆脱“套路贷”。

今年2月阿根廷宣布加入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并申请加入“金砖国家”。

10月24日,费尔南德斯与中铁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讨论了该国铁路建设项目。他准备将首都市郊的铁路现代化和电气化,以及查科省和科连特斯省、圣菲省和恩特雷里奥斯省之间的道路建设都交给中国企业。

阿根廷西北部的胡胡伊省两家用于生产电池用的碳酸锂工厂,也将中方投资。

阿根廷靠向中国,引起了美国各种“担忧”,首先就是美国指责阿根廷将为中国提供军事基地。

美国的压力下,12月7日费尔南德斯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所有关于中国在火地岛乌斯怀亚市获得军事基地的消息都是假新闻。阿根廷不可能有中国的军事基地,但不可能有美国的军事基地,我们是一个主权国家。”

显然,阿根廷想摆脱“套路贷”并不是它自己的力量能够做到的事,积重难返,还需要外部力量进来。

阿根廷的悲剧只是南美一个缩影,“不听话”的委内瑞拉、玻利维亚被美国往死整,但曾经听话的阿根廷,巴西,也没落个好。

足球不能当饭吃,但这是最后的快乐。

美国家的道路出了问题,但不是无路可走,首先得团结起来,共御强敌,再寻求变革。

资本主义走不通,可以拿出勇气试试别的道路。

梅西率队争冠,但阿根廷还在“套路贷”中挣扎

最后祝愿阿根廷队顺利夺冠。


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79897.html

(1)
上一篇 2022年12月17日 下午1:43
下一篇 2022年12月20日 下午12:3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