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来了,时间不寻常,身份更特殊

作者:陈佳莉 付玉梅
本文转载自:环球人物(ID:globalpeople2006)

她来了,时间不寻常,身份更特殊

“中澳不存在历史积怨,

也没有根本利害冲突,

应该也完全可以成为

相互需要的合作伙伴。”

作者:陈佳莉 付玉梅
 

又一位特殊的客人来访。 

12月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北京同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举行第六轮中澳外交与战略对话。

一头黑灰色相间的短发,一张标志性的亚洲脸,是黄英贤留给人的第一印象。 

为何说她特殊?首先,她的身份有点特别。她是澳大利亚历史上第一位华裔女外长。 

其次,她访华的节点和意义也不一般。12月21日,恰是中澳两国建交50周年纪念日。 

今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澳大利亚总督赫尔利和总理阿尔巴尼斯互致贺电,庆祝两国建交50周年。习近平指出,中澳建交50年来,各领域务实合作取得丰硕成果,给两国人民带来实实在在的福祉。 

与黄英贤对话中,王毅表示,过去几年,中澳关系遇到困难和挫折,这是我们不愿看到的,其中的教训要充分汲取。中澳不存在历史积怨,也没有根本利害冲突,应该也完全可以成为相互需要的合作伙伴。保持中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完全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也有利于促进亚太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与发展。 

中国社会科学院澳大利亚、新西兰与南太平洋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秦升告诉《环球人物》记者:“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中澳双方外长的会面可以说是站在了下一个50年的起点,为未来两国关系发展开了个好头。”

她来了,时间不寻常,身份更特殊

佩妮·黄还是黄英贤?

黄英贤的亚洲面孔,让她在一众西方政客中总是很容易被捕捉到。
 
她的外貌特征来源于父亲的血统。1968年,她出生于马来西亚沙巴州,父亲黄锐诚是马来西亚客家人,在当地是小有名气的建筑设计师。
 
黄锐诚曾赴澳大利亚留学,期间与澳大利亚人珍妮·查曼相识并结婚。婚后,二人回到马来西亚生活,并生下了女儿黄英贤和儿子托比·黄。
 
黄英贤8岁时,她父母的这段跨国婚姻失败。双方离异,黄英贤和弟弟跟随母亲回到澳大利亚,在阿德莱德市定居。
她来了,时间不寻常,身份更特殊·黄英贤一家四口。
 
对于自己的肤色和亚裔血统,黄英贤一度感到十分厌恶。
 
据阿德莱德《广告人报》报道,黄英贤在当地就读的是国际学校,同学们来自不同国家。但由于当地亚裔人很少,她与弟弟在学校经常被同学欺负。
她来了,时间不寻常,身份更特殊
·黄英贤(第二排中)后来多次提到,她一直记得自己第一天上学时被同学投来异样眼光的情景。
 
除了在学校,他们还受到有种族歧视倾向邻居的辱骂。邻居称8岁的黄英贤是“斜眼”,还在他们家的车道上写下种族主义标语。
 
或许是出于对女儿的保护,黄英贤的母亲曾告诫她,在澳大利亚就算遇到危险也“绝对不要说中文”。黄英贤自己也会刻意提醒身边的同学,要称呼她的英文名“佩妮·黄”,而不是她的中文名。
 
《澳大利亚人报》称,黄英贤后来走上政治道路与早年受歧视的经历密不可分。
 
种族歧视一定程度上改变了黄英贤一家,也包括她的弟弟。
 
托比·黄长大后成为一名厨师,但小时候遭受的种族歧视永久地给他留下了烙印。2001年,他在自家公寓中自尽,离世时年仅30岁。
 
黄英贤说,弟弟的去世将“确保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些真正被边缘化的人的感受”。
她来了,时间不寻常,身份更特殊
 
随着年龄增长,尤其是在从政之后,黄英贤对于自己的出身表达出了另一种看法。
 
2002年,在首次参议院演讲中,黄英贤专门提到了亚裔家庭对她的影响。
 
她说:“我的祖母是身材矮小的女性,但充满不屈不挠的精神。她是客家人,是我祖父的第二个妻子。当二战蔓延至马来西亚时,她和家人住在山打根地区。家里大部分人死于战争,她只能凭借超乎常人的毅力和生存欲望,独自一人面对无法形容的困苦境地,抚养我的父亲和其他孩子。”

她还说:“我很珍惜家庭和文化根基,我对我的亚裔血统感到十分自豪和骄傲。”
 

她来了,时间不寻常,身份更特殊

因为晕血放弃学医

黄英贤最初的人生目标并非从政。

 

进入阿德莱德大学时,她学的是医学专业。但很快,她参加了一个志愿交流项目,在巴西的医院实习了一年,突然发现自己有晕血症,不适合当医生。回到大学后,她立马放弃医学专业,转而学习法律和艺术。

 

在校期间,她就开始参加工党的一些活动。1989年以来,几乎每年她都是南澳大利亚工党州大会的代表。

 

1992年毕业后,黄英贤从事了几年法律工作。她加入了南澳大利亚州一家律师协会,并担任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及澳大利亚制造业工会的法律顾问。

 

其间,多次为工人打官司的黄英贤,获得了当时的在野党工党的赏识。经过工党领袖不断游说,她毅然参与选举。

 

她来了,时间不寻常,身份更特殊

2001年,黄英贤代表工党被选为参议员,这成为她从政的起点。

 

2007年,工党领袖陆克文当选澳大利亚总理,任命黄英贤为气候变化和水资源部长。当年年底,她陪同陆克文前往巴厘岛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开始在国际上崭露头角。

 

但在担任气候变化部长期间,黄英贤并没有突出表现。她未能使参议院通过工党的减少碳污染计划,而她个人也一直希望离开气候变化部。

 

任气候变化部长3年后,黄英贤转任财政部长。

 

2013年,工党在联邦选举中落败,但黄英贤被任命为参议院反对党领袖,是该国历史上首位担任这一职务的女性。

 

她来了,时间不寻常,身份更特殊

2016年以来,黄英贤一直担任工党的外交政策发言人。随着工党在2022年大选中获胜,阿尔巴尼斯成为总理,黄英贤正式任命为外交部长。

 

2022年5月,在宣誓就职几天后,黄英贤就陪同阿尔巴尼斯赶赴日本东京参加“四方安全对话”峰会。

 

她来了,时间不寻常,身份更特殊

·黄英贤和阿尔巴尼斯。

 

澳大利亚媒体评价,作为总理的亲密朋友和“左膀右臂”,53岁的黄英贤很可能成为阿尔巴尼斯外交政策上的“智囊星”。

 

从政20多年来,凭借女性和亚裔身份,黄英贤在澳大利亚政坛创下多项“第一”:首位亚裔女参议员、首位亚裔财长、首位亚裔外长、首位公开性取向的内阁官员等。

 

她来了,时间不寻常,身份更特殊

访华有何意义?

结合中澳关系近几年的发展,秦升在接受《环球人物》记者采访时表示,黄英贤此访意义重大。

不久前,中澳两国领导人在巴厘岛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期间会晤。

她来了,时间不寻常,身份更特殊

·当地时间11月15日下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会见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新华社记者 燕雁 摄

英国《金融时报》发表题为《澳大利亚企业界期盼澳中改善关系》的文章,称中澳两国领导人的会晤让澳大利亚商界领袖明显“松了一口气”。人们燃起了希望,认为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可能会缓和。

在秦升看来,相比上次中澳两国领导人在国际场合进行的会见,如今黄英贤来访中国,属于纯双边的场合,“这是中澳关系解冻以来的第一次”。并且,双方外长会面安排在中澳建交50周年纪念日的时间点也意味深长。 

“‘互利共赢’是过去50年中澳关系的主基调,是我们绝对不能忘记的。近几年中澳关系出现过一些波折,可以将其视为一些小插曲。”秦升表示,不同于上届澳大利亚政府,阿尔巴尼斯新政府上台后,释放了重建对华关系的积极信号。 

今年6月,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与澳副总理兼国防部长马尔斯举行会谈。澳媒称,这标志着澳中高层交流机制被冻结的情况正式结束,为双方更多高层会谈铺平道路。

此后,黄英贤也多次与王毅进行沟通谈话。

11月8日,黄英贤在与王毅通话时表示,近段时间,澳中保持有效沟通接触。经过不懈努力,两国关系出现积极变化。澳方将继续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在相互尊重基础上同中国发展更加稳定、互惠互利的关系。 

“此次黄英贤来访,我觉得也是对上一阶段双边关系的恢复,让我们看到两国关系正在积极发展中,重新回到了正轨上,也说明两国关系未来是可期的。 

《澳大利亚人报》称,黄英贤此访在澳中关系发展进程中将“迈出历史性一步”,有望“重置澳中关系”。 

秦升认为:“这次双方外长会面,能为中澳下一阶段的合作奠定坚实的政治基础。只有具备政治互信的基础,在其他各个方面,如经贸往来、人员交流等领域的合作潜力才能发挥出来 

在秦升看来,中澳两国未来合作前景“充满光明”。他举例称: 

首先是中澳经济高度互补。澳经济增长的主要来源之一是矿产资源的出口,中国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合作前景广阔。 

其次是中澳自贸协定的升级谈判。由于双方的政治互信关系一度遭到破坏,其已经停滞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这期间,我们已经和新西兰进行了升级谈判,也给对方带来了极大的好处,相信澳方也是非常希望推进的。”

此外,澳大利亚工党政府如今对气候变化问题非常重视。中国同样重视气候变化问题,并提出了“双碳”目标。未来中澳在气候变化的全球治理方面,应该也会有充分的合作空间。 

不过,中澳两国关系改善进程中也存在挑战。秦升认为,国际上,美国因素对中澳关系的影响值得关注。在中美博弈的过程中,澳大利亚如何去应对和选择,还有待观察。在澳大利亚国内,工党政府还要面临着部分反华势力的不利影响。

“对阿尔巴尼斯来讲,最重要的是如何把澳方对中方的承诺落到实处,真正做到‘相互尊重’。”秦升说。


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282035.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8日 下午12:10
下一篇 2022年12月23日 下午12:3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