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美国强迫劳动的“黑历史”

作者:程春华

本文转载自:环球杂志社(ID:GlobeMagazine)

一段时间以来,以美国为首的反华势力以中国存在所谓“强迫劳动”为由,对中国进行攻击抹黑。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从历史到现在,以“人权卫士”自居的美国不仅自身在强迫劳动方面劣迹斑斑,且从未签署国际劳工组织于1930年通过的《强迫劳动公约》、2014年通过的《强迫劳动公约》补充议定书,及1957年通过、1959年生效的《关于废止强迫劳动的公约》等国际劳动权利保护文件。

扒一扒美国强迫劳动的“黑历史”

人们在美国华盛顿白宫外参加抗议活动,要求关闭关塔那摩监狱

劣迹斑斑

从1619年接收首批奴隶至1865年美国废除奴隶制,美洲大陆的南方种植园成为黑人等少数族裔从事强迫劳动的主要场所。为了扩大棉花生产,南方种植园主们引入大量奴隶进行强迫劳动。

以南卡罗来纳州为例,其内陆棉花种植区的奴隶从1790年的2.1万人增至1810年的7万人,其中新从非洲引进的奴隶达1.5万名。到1830年,全美国有约100万人种植棉花,其中大多数是奴隶。

为了保证充足的劳动力,即便在1783年至1808年禁止国际奴隶贸易期间,美国贸易商依然通过各种手段将约17万名奴隶运至美国,这一数字是1619年以来北美进口奴隶总数的三分之一。

这些奴隶没有人身自由,美国政府将其中大部分强行迁至美国南部地区种植棉花。据有关资料,1860年南方棉花的85%产自100英亩以上的大农场,这些农场拥有的奴隶占到美国总量的91.2%。

奴隶贸易以及各种强迫奴隶劳动的暴力行为,归根结底是为了满足美国国内棉花种植园主的私利。值得一提的是,美国棉花种植园主们通过主导国内政治,保障其实施奴隶制,以获得大量廉价劳动力。换句话说,棉花等产业为奴隶制奠定经济基础,奴隶制为棉花等产业提供政治保障,二者同步发展直至美国内战爆发。

渗透至多个行业

到了现代社会,强迫劳动依然在美国社会盛行,并渗透进多个行业。

国际劳工组织衡量强迫劳动的指标,包括乘人之危、欺诈、限制行动自由、隔绝、身体性暴力、恐吓和威胁、扣压身份证件、拖扣工资、债役、恶劣的工作和生活环境、被迫过度加班等。根据美国宪法,除监狱以外的强迫劳动皆为非法。美国国土安全部表示,发现多个行业存在非法强迫劳动,包括人口贩运下的性服务、家政、农业、血汗工厂等。

美国强迫劳动发生率最高的是人口贩运下的性服务业。强迫劳动的受害者大多是外来移民或被贩卖的人口。受害者被不法分子以虚假的有酬工作的诱饵骗到美国,一旦他们到达目的地,便被迫充当性工作者。

家政服务是美国强迫劳动发生率第二高的行业。由于对家政工人缺乏法律保护,且没有监督机构,剥削家政工人变得容易。例如,根据美国《全国劳动关系法》(NRLA),家政工人不被视为雇员,这限制了他们要求更高工资和更好医疗待遇的权利。美国移民政策在间接支持强迫劳动方面也起着重要作用,因为法律规定,由雇主带至美国的家政工人必须留在原雇主处,否则将被驱逐出境。该规定往往导致工人不敢举报雇主的虐待行为,任由雇主宰割。

除了服务业,美国农业部门的情况也不乐观。目前,美国《全国劳动关系法》不保护农场工人,从而剥夺了其组织和形成工会的权利。《公平劳工标准法》(FLSA)和《职业安全与健康法案》(OSHA)规定,农场工人最低工资及工作场所须有安全保护措施,但这些规定的执行力度严重不足。此外,《公平劳工标准法》不保护农场工作人员的加班费。许多农场工人非法进入美国后,在被迫无薪工作等恶劣情况下也无法寻求帮助,或者因为担心被驱逐出境,而不敢于维护自己的正当权利。所有这些因素导致许多农业工人生活在贫穷和无力抗争的状况下。

监狱是重灾区

美国监狱体系由联邦与州监狱、地方看守所、私立监狱、军事监狱与未成年犯监狱等构成。根据美国联邦监狱管理局统计,截至2021年3月20日,该局管辖122所联邦监狱、15.2万名联邦囚犯,其中局管囚犯12.5万人(82%)、私人监狱1.2万人(8%)、其他机构1.5万人(10%),所有联邦囚犯中18~50岁的青壮年劳动力达80.3%,其中男性93.3%。

1865年,美国宪法第13修正案废除了奴隶制度,但允许对监狱囚犯实施强迫劳动,因此,在美国持续存在的监狱强迫劳动仍属合法。

根据美国《公平劳工标准法》,囚犯无权享有与自由工作者相同的保护。被迫劳动的囚犯工作时间长、环境恶劣、工资微薄且经常被克扣,若拒绝劳动则常遭受鞭打酷刑、单独关押、影响减刑等伤害。在监狱,儿童需要工作10至12个小时,成年囚犯则被迫工作14至16个小时。

有数据显示,美国大部分囚犯的时薪只有20~40美分,在联邦监狱工业公司(UNICOR)工作的囚犯时薪为69美分至1.15美元,收入最高的联邦囚犯时薪为1.25美元,远低于美国7.25美元的最低法定时薪。这种低成本也刺激了美国强迫劳动在监狱的盛行。

20世纪80年代以来,囚犯强迫劳动被当作创造经济价值、支持监狱运营的重要手段。数据显示,1980~1994年美国监狱产业利润从3.92亿美元跃升至13.1亿美元。

美国服装和鞋类协会(AAFA)原董事会主席里克·赫尔芬贝因在2021年3月出版的《福布斯》杂志上撰文承认,“美国政府确实拥有自己的强迫劳动版本(如UNICOR公司),这些联邦囚犯在美国监狱工厂内缝制服装。”

新冠肺炎疫情下,监狱中被迫劳动的囚犯面临多重风险。截至2020年8月,在阿韦纳尔州立监狱家具厂工作的囚犯中有83%感染了新冠病毒。《洛杉矶时报》2020年10月的一则报道披露,被囚禁在加利福尼亚州奇诺市监狱中的女性每天12小时缝制口罩,却被禁止佩戴口罩。

此外,囚犯还被迫从事清洁公共淋浴间及监狱医院中的病房等高风险劳动,时薪仅为8美分至1美元。美国《每日新闻》2020年5月报道称,UNICOR全国22个工厂的囚犯劳工制造了120万个布口罩。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020年3月的报道,得克萨斯州女子监狱的犯人已生产了约2.5万个棉质口罩。加利福尼亚州的42个监狱消防营中约有4100名囚犯存在严酷的监狱强迫劳动,其对囚犯的剥削被曝光后引起社会震动。

近乎“免费”的监狱强迫劳动剥削毫无例外地引起人们的反抗。反对监狱强迫劳动的力量主要来自被迫害者、人权组织、劳工组织、监狱改革团体、国会调查委员会、利益受损的民间企业、环保主义者等。为纪念阿提卡监狱暴动事件、维护囚犯权益,美国监狱工人委员会(IWOC)已多次发动监狱罢工。

服无期徒刑的凯文·约翰逊在2018年秋的监狱罢工中对《卫报》称:“我认为监狱劳动是奴隶劳动,……最极端的情况是得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的囚犯被公开暴力胁迫免费劳动。”(作者系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03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