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大金主被查!牵动浙派房企江湖

作者:陈文莉

本文转载自:风财讯(ID:fengcaixun)

兔年金融业的第一声响雷,“炸”在了浙商银行。
 
2月6日,浙江省纪委监委消息,浙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沈仁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浙江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同时坊间消息,与浙商银行相关的浙商产融也有多位高管被带走调查。

浙商大金主被查!牵动浙派房企江湖

诸多报道将浙商产融称为浙商银行的“影子”或“表外平台”,其前身“浙银资本”由浙商银行实际控制,开展投贷联动业务。
 
解析浙商银行和浙商产融的经济关系,则能发现其深厚的房地产渊源,无论是“万宝之争”中的疑似金主,还是找来泰禾集团、和润集团、新湖中宝、新洲集团、宜华企业、顾家集团等地产大链条企业当金主,这一浙江“航母级投资平台”无疑牵动着如今的浙派房企。而这些纵横捭阖的商业故事,或许也会沉淀为浙江百年商帮史的一抹记忆。
 

浙商大金主被查!牵动浙派房企江湖

浙商百年银行史
浙商银行剑出奇招
从清朝叱诧风云的红顶首富胡雪岩,到宣统时期创办了中国第一家银行的严信厚;从民国时期打造了当时“小四行”之一四明银行的孙衡甫,到“保路运动”后成长为近代中国金融业中流砥柱——浙江兴业银行的大股东杭州蒋氏豪门……浙江商人一直是中国最懂“政商模式”的商帮,数百年银行史也奠定了浙商最辉煌的一段记忆。
 
再论当代“商道”,从冯根生、郭广昌、沈国军、鲁伟鼎、宋卫平、丁磊、陈天桥、马云等八位浙江籍大佬发起的“江南会”,到以被称为浙商教父的鲁冠球为中心的“万向系”等等,隐秘和强大的浙商各派,各自壮大又交互发展,书写着民营经济的辉煌历史。
 
任何工具都很难盘清庞大“浙商帮”中阡陌纵横的关系,但有时候,可能一些细枝末节的越墙而露,就能让人窥见一掠园景,比如在兔年伊始被推至封风口浪尖的浙商银行。

浙商大金主被查!牵动浙派房企江湖

浙商银行成立于2004年,是全国第12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也是民资银行的探路者(银监会刚开始尝试从中外合资银行重组为股份制商业银行),民营股本超过80%
 
而浙商银行当时最大的股东则是万向系,曾实际持股10.34%。万向系金融业务,由浙商二代、鲁冠球之子鲁伟鼎牵头
 
浙商银行如今的股东版图中,前五大股东,四家为国资。
 
不过在与浙商银行牵扯颇深的“浙商产融”,浙江民资仍保留着自己的领地。
 

浙商大金主被查!牵动浙派房企江湖

房地产渊源深厚
浙商产融聚合数家房企
浙商产融正式成立于2017年,后吸收浙银资本,将其更名为浙商产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浙商产融资管公司,现“浙江融臻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浙商产融的初始股东中,不乏泰禾集团、和润集团、新湖中宝、新洲集团等房地产开发企业,以及宜华集团、顾家集团等与地产紧密相关的家居企业。

浙商大金主被查!牵动浙派房企江湖

(图源:YY评级)
浙商产融“涉房”很深,其中一个关键人物是浙银资首任法人代表、董事长兼总经理的张长弓,其曾任浙商银行副行长。
 
在此次沈仁康被查前,2021年9月有消息称,张长弓“被留置调查”。同月,张长弓的前同事、曾任浙商产融副总裁和浙商产融资管公司总裁的徐兵被双规
 
浙商银行曾经遇到一件让其上热门的事,即“万宝之争”中,当时万科独董刘姝威直接点名“浙商银行违规出资”,认为宝能系控股南玻、举牌万科和格力背后的巨额保险资金和银行资金,有浙商银行的份儿。一举引发热议,对其A股上市产生影响。
 
而据财新等多家媒体报道,当时浙银资本的董事长就是张长弓,彼时浙商银行理财资金通过浙银资本通道,为宝能钜盛华举牌万科输血130亿元。
 
后传因为监管介入,浙银资本与浙商银行被要求进行风险隔离。之后,盾安控股、恒逸集团、康美实业、宜华企业、泰禾集团、和润集团、新湖中宝等多30多家民企(代表了约60家上市公司)出资,注册资本高达1000亿元,成立了浙商产融,这一平台被定位为浙江省“航母级投资平台”。
 

浙商大金主被查!牵动浙派房企江湖

踩雷多家地产公司
浙商银行何去何从?
浙商银行及浙商产融的地产触角远不止于“万之争”和股东层面。
 

浙商银行在2022年1月发布的诉讼公告中,其与浙商产融的股东宜华企业产生了近18亿元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红周刊》曾报道,浙商银行宁波北仑支行是“银亿系”债委会的成员之一;2018年中天金融第一次尝试剥离中天城投,其引入的战投中便有浙商产融;在恒大辟谣的求援文件中,浙商银行的风险敞口高达107亿元;2022年为追回超20亿欠款,浙商银行北京分行将北京国瑞告上了法庭。

浙商大金主被查!牵动浙派房企江湖

此外,2022年11月,浙商银行杭州分行接到的一笔400万元罚单中,便有半数违规涉及房地产市场,包括变相为房企增加融资、债权融资被挪用于土地竞拍保证金、信贷资金被挪用于土地竞拍保证金或支付土地款、贷款被挪用于归还他行购房贷款。
 
财务数据更为直接地体现了浙商银行对地产的风险敞口。
 
2021年浙商银行对公房地产不良贷款金额10.52亿元,不良贷款金额大涨621%,不良贷款率从2020年的0.09%增长到0.62%。
 
2022年上半年,该行对公房地产贷款1781亿元,占全行贷款12.09%,远超招商银行(6.7%)、平安银行(9.2%)等股份行。对公房地产不良贷款金额16.12亿元,较年初增加5.6亿元,增幅达53%,不良贷款率进一步增长到0.9%。前十大贷款客户中,四家均属于房地产业。
 

浙商大金主被查!牵动浙派房企江湖

尽管对公房地产的不良贷款率不断攀升,但浙商银行对地产似乎依旧情有独钟。
 
2022年3月30日,浙商银行收购上海绿地创驿大厦A塔楼,作价30.3亿元;12月9日,浙商银行分别为保利置业、首开股份、信达地产、绿城中国、首创城发、五矿地产、越秀地产、滨江集团、美的置业等多家房企提供意向性融资总额合计1600亿元
 
在金融监管力度不断加大的背景下,浙商银行管理层的更换,相关地产业务和房企股东何去何从?凤凰网风财讯将持续跟进。
 
相关阅读:
民间资本局①拆解泉州商帮

文字丨陈文莉


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03117.html

(0)
上一篇 2023年3月15日 下午1:37
下一篇 2023年3月15日 下午1:4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