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的硅谷银行危机:四川交子的一次爆雷

作者: 吴钩本人

本文转载自:我们都爱宋朝(ID:wugoudasong)

美国硅谷银行倒闭,是这几天最抢眼的新闻之一,恰好我最近在看北宋四川交子的材料,发现硅谷银行倒闭的原因与北宋前期四川交子的一次爆雷有些相似,所以今天就结合硅谷银行这破事儿来说说交子为什么会爆雷。

北宋的硅谷银行危机:四川交子的一次爆雷

(我用仿造的交子钞版印出来的交子。不过这个传说中的交子钞版很可能是伪造的)

大家都说,四川交子是世界上第一张纸币。不过,交子刚开始出现时,严格来说,并不是货币,而是存款单。

早在北宋初(大约淳化年间,公元10世纪末),益州(今成都)的市场中已有私交子流通,市民“私以交子为市”。具体点说,就是人们在交子铺存入现钱,换成一纸交子,这时候的交子就如今天的活期银行存折、存单,你在交子铺存入多少钱,换出来的交子上便填写了多少钱。交子铺承诺,你什么时候需要现钱,可以持交子到交子铺来兑换,不过交子铺要收取3%的手续费。也就是说,交子虽然很像银行存款的存单,却是没有利息的,不但没有利息,兑现时还要收一点手续费。不过现在有些国家的银行存款似乎也存在负利息的情况。

交子与今天的银行存单还有一点不同,那就是益州市民在日常交易中常常会用交子来支付。换言之,交子可以像纸币一样使用。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宋代时四川是铁钱区,法定货币是铁钱,铁钱笨重,购买力又低,打个比方说,你到成都的大酒店吃顿大餐,得花一贯钱,而一贯钱大约有七八斤重,扛着七八斤钱去吃顿饭多累人啊;如果你打算买个名贵的包包送给女朋友,花个几十贯钱什么的,那更麻烦,还得雇个人帮你挑着上百斤的钱去商店。

相比之铁钱,交子太轻便了,特别适合用于大宗交易与长途贸易的支付,所以成都市民都争着到交子铺将铁钱换成交子。商人做生意时也乐意接受交子,毕竟一天生意做下来,晚上挑着几百斤铁钱回家也太不方便了。这也是成都商民愿意接受交子没有利息还要交手续费的原因。

交子一开始是自由发行的,似乎任何商人都可以开一间交子铺,只要有人愿意到你的交子铺存钱。但即使在现代国家,开银行也是需要审批的,需要牌照的。像四川交子最初这样的自由市场,必定存在着鱼龙混杂的情况,所以交子很快便“奸弊百出,狱讼滋多”。大约宋真宗景德初年(11世纪初),益州官府便对混乱不堪的交子市场作了一番整顿。

整顿的结果是,交子铺由十六家富民联合经营,这十六家交子铺相互担保,获得发行交子的特许权。他们统一了交子的用纸与样式:朱墨双色印刷,面额临时填写,券面印有“屋木人物”图案,又有铺户的签名与暗记,签名为信用背书,暗记为防伪标志。

益州私交子于是从“自由发行”阶段进入“特许经营”阶段。这一阶段的交子,性质仍然是活期存单,商民在十六家交子铺的任何一家存入现钱,换成了交子,然后在购物时、与人贸易时,用交子支付,图个轻便快捷。交子持有人也可以到十六家交子铺的任何一家兑取现钱,就如你持存单、存折可以到银行取钱,不过交子铺在兑付时要“每贯割落三十文为利” ,即收3%的手续费,相当交子是-3%的利息。

北宋的硅谷银行危机:四川交子的一次爆雷

如果你是开交子铺的,收到那么多的存款,而且日后兑还时还不用付利息,你会用这些存款干什么?当然是拿去投资啊。美国的硅谷银行,因为2020年初美联储急剧降息,且大幅降息,存款利息也是接近于0。硅谷银行账面上躺着那么多的0利息存款,心里多爽啊。银行当然不可能让钱在账户里躺平,肯定拿去投资。硅谷银行的投资主要是将储户的钱拿去购买到期国债,赚利息差。益州交子铺的投资方式则是“广置邸店、屋宇、园田、宝货”,换成现在的说法,就是投资房地产开发与奢侈品经营。

本来,硅谷银行的投资是没什么大风险的,但今年美联储为刹住通胀,又急剧加息,且大幅加息,利率暴涨到4.75%。又恰巧,美国经济下行,硅谷银行的储户没钱了,纷纷来银行取钱,所以银行的现金流越来越少,出现了现金流危机,因为银行储户的存款大都拿去购买到期国债了。硅谷银行便决定提前抛售一笔210亿美元的国债,补充点现金流。但到期国债的特点是,到期兑现利息会比较高,提前套现就没什么利息了,所以硅谷银行抛售了210亿元国债,亏了18亿。消息一传出,许多储户都相信硅谷银行出问题了,赶紧兑取存款,在恐慌情绪下,取款的储户越来越多,挤兑危机就这么发生了。硅谷银行没那么多现金兑付,干脆就宣布破产。

北宋四川交子铺的爆雷也是这么一个过程:由于交子铺将大部分的现钱都拿去投资房地产与奢侈品了,房地产与奢侈品虽然是暴利行业,但资金回笼的周期比较长,当到交子铺取钱的交子持有人多一点,交子铺便没有足够的现金兑付了。消息传开,便引发了市场恐慌,于是,挤兑发生了,交子铺只好“关闭门户不出”,这又导致商民“聚众争闹”。

官府不得不介入干预,“差官拦约”,经官方调停,交子铺答应承兑交子,但“每一贯多只得七八百” 。也就是说,一名小市民积了10贯钱,为方便交易,到交子铺兑换成10贯交子,想换成现钱时,却只能换7贯钱,亏了30%。

益州政府最后接管了交子铺,成立益州交子务,以后成都商民都到交子务存入现钱,换成官交子。官交子一开始和之前的私交子是一样的,与其说是货币,不如说是银行存单。不过官交子是定期存单,两年到期,到期可以兑换成现钱或者新交子。

为防止再出现挤兑危机,益州交子务创立了一项制度:存款准备金制度。准备金的比例大约占全部存款的三分之一。如果硅谷银行也储备了比例高一点的准备金,这一次就不会发生挤兑的危机。一般认为准备金制度起源于18世纪的英国,但北宋交子务早在11世纪就知道用准备金来防范挤兑了。

当然后来益州交子从存单演变成了货币。变成货币的风险就是宋政府可能会“无锚印钞”、“滥发货币”,造成交子贬值。这种情况确实发生过。不过总的来说,四川官交子从北宋天圣二年(1024)问世,到北宋末改为钱引,再到南宋宝祐四年(1256)为四川会子所代替,行用200多年,期间,除了北宋末与南宋末出现非常严重的贬值之外,其购买力大体上一直保持稳定,通胀都是在可控制、可接受的范围内。

更多关于宋代交子的论述,请见吴钩《宋潮:变革中的大宋文明》一书:


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03230.html

(0)
上一篇 2023年3月14日 下午12:29
下一篇 2023年3月17日 下午1:2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