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再出发:新一轮的重点在巴以问题

作者: 星社内参组

本文转载自:恒星通讯社(ID:FTPLab)

我们为了亚洲有一个安居乐业的和平环境,当真是操碎心了。

 

从上周到前天,中东问题特使翟隽穿梭多地,先后同俄罗斯、以色列、联合国、巴勒斯坦和欧盟等各方举行会谈,就相关问题和局势交换意见

 

这是暨推动沙特伊朗和解、开启中东新局面之后,中国继续推进中东问题全面政治解决历史进程的最新努力。

 

我们为什么不休息一下?这一轮工作的目的又是什么呢?这个目的能不能达到?

 

这三个问题,我们一个一个来梳理。

 

和平再出发:新一轮的重点在巴以问题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不休息一下?

 

因为实在休息不了:

 

一个是局势紧张,一个是时间窗口太小。

先说局势。

本轮局势升级从去年开始。去年十二月份,以色列号称“史上最右翼”的新一届政府组阁完成,随后便全面展开各种激进行动,导致局势急剧升温,三个多月来已造成大量平民伤亡。

然后,在上月底双方达成临时共识、局面短暂平稳之后,这个月初冲突又陆续爆发了。

 

和平再出发:新一轮的重点在巴以问题

本来嘛,这次内塔尼亚胡卷土重来势必大干一番,是在普遍意料之中的,但关键的问题是:

 

这一轮的情况和前年那次有很大的不同,因为现在双方阵营都完成整合了:

以色列这边,内塔尼亚胡拉起由利库德集团、宗教政党沙斯党和极右翼政党宗教犹太复国主义者党等6个政党组成的联合内阁,鹰牌色彩已经强到不行

 

而巴勒斯坦这边,内部14个政治派别也在去年十月份经阿尔及利亚协调签署了《阿尔及尔宣言》和解协议,结束了超过十五年的分裂。

巴勒斯坦内部和解当然是好事,因为有利于获得国际公认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巴解)稳定大局,为后续对以谈判奠定基础。

 

但是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我们就得想深一层了:

 

如果再次发生以色列动手在先的冲突,而巴方严格控制各派别武力报复的冲动并固守待援,那我们应如何处置?

 

再说得直白一点:

 

以前巴勒斯坦内部的哈马斯等武装派别没签署团结协议的时候,还可以对以色列还还手,国际社会的道义压力还没那么大,现在如何这些派别在冲突中也能恪守政治解决底线,国际社会难道眼睁睁看着巴勒斯坦被吞掉吗?

 

怎么样,这是不是一个很现实严肃的问题?

 

而援助的话,仅有经济和人道主义援助是不够的,因为以色列新政府这回的目标已经明说了要把之前非法建立的定居点合法化,直接就是奔着吞并巴勒斯坦而去的——

和平再出发:新一轮的重点在巴以问题

 

也是因为内塔行事如此激进,所以在1月26日以方突击搜查杰宁难民营之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才会宣布与以色列的安全协调“不复存在”。

 

和平再出发:新一轮的重点在巴以问题

所以,如果再次发生大规模冲突,国际社会不动用强力手段很可能无法阻止以色列鹰派暴走的。

 

好,然后新的问题就又来了:

 

强力手段需要联合国安理会授权,万一到时相关决议又被美国卡掉,怎么办?

 

和平再出发:新一轮的重点在巴以问题

显然,到时就只剩一条路:

 

绕开联合国对巴勒斯坦直接进行军事援助。

 

那绝对是灾难性的场面。

 

因为到时候各怀心思的某些国家势必一拥而上,各自支援和自己有过联系的派别,这样巴勒斯坦的团结趋势就必然被扭转,今后也必然陷入更长期的混乱。

 

如果到这一步,不仅巴方政治和解进程的努力会全部白费,地区国家甚至也很可能被拖回纷争局面,使得地区和平稳定出现重大退步,进而打乱我们的整体部署。

 

这就是环环相扣的蝴蝶效应,我们如果没有这种预见性,到时是不是就很被动?

 

所以,为了防患于未然,我们只能马不停蹄,先把局势稳住。

说完局势,再来说时间窗口。

这个窗口,最多只有六个月。

这六个月是这样来的:

二月份的时候,局势已经一触即发,于是联合国安理会决定表决一份措辞严厉且带有实际行动的决议美国为了避免再次以1:14强行否决决议而被围攻,只能施压以色列必须尽快给局势降温,并央求约旦和埃及撮合谈判。
 
然后,2月26日,巴以双方在约旦南部城市亚喀巴举行会谈,同意为局势降温而努力,也就是我们刚开始提到的临时共识。
这次会谈以方给出的有效期是多少呢?
 
就是六个月。
 
它承诺4个月内不讨论任何新的定居点建设、6个月内不给任何“非法”定居点授权。
是的,这就是目前美国所能从以色列拿到的最长期限的保证了。
 
六个月后怎么办呢?
 
美国政府至今也没给出答案,而且六个月后就进入2024大选周期,老头到时还剩多少精力,他下面的人谁也不敢保证。
 
因此,目前的时间窗口,在不发生意外事件的情况下,最多也就是六个月
 
当然,不发生意外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现在双方都觉得上一轮自己吃亏了,憋着一肚子火,只需一个火苗就能重新引爆乱局。
 
就这种局面,大家说我们不抓紧能行吗?
 
和平再出发:新一轮的重点在巴以问题

第二个问题,我们准备怎么做?

 

答案还是我们两年来一直在说的:
 
区域协调合作机制
 
用今天例行记者会上的正式表述说就是:
 
“中国将一如既往展现大国担当,维护正义,主持公道,支持中东国家通过对话协商,自主探索符合地区实际的热点问题解决方案
 
是的,任何行之有效的机制,一定是区域国家集体协商、主导建立、共同负责的机制。
 
因为问题所在地区的国家都是直接的利益相关方和重要参与方,只有这样才能保障机制在运作时决策更均衡、保障更有力、时效更持久
而我们本轮斡旋,就是为了支持地区国家建立这样一个机制。
 
这才是负责任大国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根据自己的利益拉偏架、写空头支票、蒙混过日子。
 
那么,这样一个机制能不能建立起来呢?
 
难,但还是有可能的,因为从战略上讲目前有三个有利趋势:
 
一、中东地区发展转型和大国和解;
二、美国在中东执行战略收缩;
 
三、中国努力推进共同体进程;
 
在实现中东整合的问题上,这三个趋势的方向本质上是一致的。
 
这就为地区国家建立多边合作平台创造了历史性的契机。

 

而从战术上,现在也有有利的变化

 

这个变化就美国已经陷入进退两难的被动境地,迫切需要一个解套方案

它是什么进退两难呢?
 
就是既难以放弃对以色列的支持,又无法接受内塔尼亚胡政府既定的吞并计划,因此现在它只能采取临时性的措施先固定住局面,然后走一步看一步。
 
二月份的临时协议就是在这种背景下签出来的。

进退两难,就意味着一定会产生矛盾。

 

我们要善于利用这种矛盾。

 

和平再出发:新一轮的重点在巴以问题

在讲如何利用矛盾之前,我们要专门来讲讲矛盾的格局,因为这个层面不少同志受一些流传甚广的观点影响,存在比较大的误区。

 

大家以前应该看过有些文章在灌输【犹太人控制美国政府,所以美国政府必须服务于以色列】的观点,对吧?

 

这种其实属于作者自己对问题都一知半解,干脆就用一些似是而非或人云亦云的观点来忽悠读者。

 

事实上,美国犹太人在美以利益孰轻孰重的问题上分得十分清楚,美以利益一致时可以照顾以色列利益,美以利益不一致时绝对是优先考虑美国和自身利益。

 

同样的道理,美国历届政府(当然,懂王这位反建制总统是特殊案例)在对以色列和对以色列政府的问题上也分得很清楚,其对以色列的支持是一贯的,但对以色列具体某一届政府就不一定了。

 

这个月初发生的事情,就能集中体现上面这两个现实。 

事情是这样的:

 

上个月底,一群以色列定居点居民冲进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人聚居地胡瓦拉,大肆烧毁汽车和民居,受到国际社会谴责。

 

和平再出发:新一轮的重点在巴以问题

 

然后,3月1日,以色列财政部长、宗教犹太复国主义者党主席斯莫特里赫立刻站出来公开支持上述野蛮行为,并宣称“以色列就应该彻底摧毁胡瓦拉”。

消息一出,直接震惊世界,全球舆论一片哗然。

 

随后美国国务院立刻发表声明抨击这一言论,并强烈敦促内塔尼亚胡出面“公开和明确地”否定上述言论。

 

和平再出发:新一轮的重点在巴以问题

 

再然后,美国国内100多名犹太社团领袖签署联合声明,坚决反对斯莫特里赫赴美参加投资会议,并公开呼吁拜登政府“采取前所未有的举措,并应拒绝向此人发放美国签证”。
斯莫特里赫长期以来一直输出绝大多数美国犹太人所憎恶的观点,从反阿拉伯种族主义到恶毒的恐同症,再到全力鼓吹犹太人至上。在这份清单中,我们现在可以加上他对基于种族传统对无辜者实施暴力的支持”。

——犹太社团联合声明

 

内塔可能不在乎得罪美国政府,但如果得罪美国犹太人,后果可能就很严重了,所以最后他不得不出来批评斯莫特里赫,并要求后者收回相关言论。

 

在批评声明中,内塔也含蓄表达了对上述团体的不满,他说:

 

“令人遗憾的是,国际社会中的一些人迅速谴责以色列,但从未对巴勒斯坦进行必要的谴责”。

 

如果按照【犹太人控制美国政府服务以色列】的观点,那美国政府应该是不敢批评以色列官员才对,而美国犹太社团就更不应该要求美国政府批评“为民族利益而冲锋陷阵”的“祖国”民选官员了,至于内塔,当然也不会指责这群“安插在美国的实际操控者”,对不对?

然而事实就是恰好完全相反。

可见这个观点似是而非,不能成立。

事实上,美国政府批评以色列官员极端言论,是因为这种想法不符合美国战略收缩时保持中东利益格局稳定的需求,任由其扩散必然干扰甚至破坏美国的总体计划;

 

和平再出发:新一轮的重点在巴以问题

美国犹太人反对则是因为这种暴力行为和种族灭绝言论会恶化犹太族群在美国的社会环境,令他们雪上加霜,所以必须站出来表态。

 

和平再出发:新一轮的重点在巴以问题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只有美国才能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这个道理美国犹太人还是懂的,所以根本不存在牺牲美国去填以色列政府的坑的可能性。

 

再讲远一点,前年巴以冲突时我们在《上兵伐谋:巴以冲突背后的中美较量》中指出以色列发动冲突是为了迫使美国留在中东,并判断事后美国必然想办法拿下内塔,不久之后布林肯果然亲赴以色列促成倒内政党联盟,一举结束了内塔的长期执政。

 

和平再出发:新一轮的重点在巴以问题

大漠独狼:以色列扩张背后的故事

| 2021.06.05

和平再出发:新一轮的重点在巴以问题

如果套用【犹太人操纵美国服务以色列观点,那这个现象根本无法得到合理解释,甚至连内塔拒绝拜登调停、以军炮轰美联社大楼等行为都无法理解,当然也就更谈不上对冲突走势有准确判断了。

同样的道理,在今年这轮冲突开始的时候,这些解读者就沿用老一套说是“美国煽风、以色列点火”,等到美以双方开始互相指责时又解释成“它们在唱双簧”,直到最后以色列直接打脸美国了,实在无法自圆其说,干脆转而嘲笑起“美国拱火果然失败”。

 

这中间的转变不但没有逻辑和事实支撑,甚至连给读者一个心理准备都没有,看得大家一头雾水。

 

讲真,每次看到这种文章,我都会想起老郭的话:

 

和平再出发:新一轮的重点在巴以问题

 

当然,上面这句是开个玩笑,每个人都有发表自己观点的自由,我们珍视这种自由。

 

我们只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尽可能用事实说明问题,来让大家对世界的复杂性有一个相对准确的认识。

 

在美以问题上,这个相对准确的认识应该是:

 

一、美国向来把自己的利益和以色列的利益划分得很清晰,以色列也是如此,双方从来没有把自己的利益绑定在对方身上。

 

二、在维护中东利益格局方面,美国和以色列有共同目标,但在具体的巴勒斯坦问题上,双方的分歧一直很深。

 

三、说美国犹太人操纵美国服务以色列,只能说是既不了解犹太人,也不了解美国,更不了解国际政治。

 

这就是我们这个章节要专门宕开一笔来说清楚的矛盾的格局。

 

和平再出发:新一轮的重点在巴以问题

那么,应如何运用美以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的矛盾实现保卫和平、守护正义呢?

 

主要有三个方法:

 

第一,充分发挥联合国和安理会的政治主导作用,迫使美国就反对单边行为和暴力行动作出明确表态;
 
这个我们前年就运用过,先后通过安理会五轮表决迫使美国亲自下场收拾烂摊子,现在依然适用。(《上兵伐谋》
 
第二,充分发挥地区国家政治力量,建立和强化巴勒斯坦经济和人道主义援助平台,迫使美国加入此类集体保障机制;
 
我们讲过,中东是全球战略要地,也是美国当初真正推翻英国、登上全球霸主的标志性地区,因此美国在这里的逐步收缩,必须以稳定、有序为前提,否则将对美国的全球声誉乃至利益造成重创。
 
现在巴勒斯坦问题就是最好的试金石,美国如果不加入,或加入后三心二意,则其所鼓吹的“世纪和解”就只能提前破产,想必这个成本美国是掂量过的。
 
第三,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通力合作,通过外交努力倡导政治协商和和平解决,加强各种建设性对话和沟通。
 
这也是为什么特使要访问俄罗斯和欧盟的原因,现在亚欧大陆已经承受不起一场新的大规模动荡,亚欧国家在这点上立场是一致的,因此可以通过欧盟等各方力量约束美国,促使其明白这个问题必须正面对待,不能一走了之。

相信通过这些工作,美国要想再跑,也是很困难的。

 

当然,它如果实在想跑,我们还会有其他方法。

 

坦率地讲,这次其实也是美国尽快摆脱这个长期失血点的最佳历史时机。

 

希望拜登政府能为美国承担起这个历史责任,勇敢面对。

 

嗯,加油,嘿嘿嘿。


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03795.html

(0)
上一篇 2023年3月16日 下午2:31
下一篇 2023年3月17日 下午1:5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