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晓岚的“大清故事会”,为何专怼“聊斋套路”?

作者: 关禾

本文转载自:国家人文历史(ID:gjrwls)

纪晓岚的“大清故事会”,为何专怼“聊斋套路”?

提起纪晓岚,人们通常会将其与“铁齿铜牙”联系起来。在口耳相传的民间故事中,他机敏诙谐又一身正气,与大贪官和珅斗智斗勇,称得上是清朝“反贪先锋”。历史上真实的纪晓岚,可没有这么多跟和珅斗嘴的机会。他一生都沉浸在读书和写作中,不仅要主持完成浩瀚如烟的《四库全书》编纂工作,还留下了《评文心雕龙》《史通削繁》等多部文学著作,号称“无书不读”“博雅淹通”的学者。

纪晓岚的“大清故事会”,为何专怼“聊斋套路”?

正在拌嘴的纪晓岚与和珅。来源/电视剧《铁齿铜牙纪晓岚》截图

 

谁能想到,这个代表着清朝正统文学的翰林院大学士,晚年时竟然提笔写起了志怪小说这类“民间畅销书”。他搜辑来各种鬼神狐仙、因果报应等当时民间流传的乡野怪谈,还记录了亲身经历和见闻的官场奇事、世态人情,有些奇闻轶事的主角甚至就是自己家族的先祖。因为故事颇具真实感和考辨性,纪晓岚直接以“笔记”命名,再冠以自己家书房的名字,一本汇聚了1200多则短篇小说、近四十万字的《阅微草堂笔记》就此面世。

 

纪晓岚的“大清故事会”,为何专怼“聊斋套路”?

纪昀

作为一本以狐鬼神仙为主要内容的志怪小说,《阅微草堂笔记》免不了让读者们将其与同朝代、同题材的《聊斋志异》进行比较。当时的书评家都对笔记有诸多溢美之词,认为《阅微草堂笔记》和《聊斋志异》“各占一席,并有千古”,甚至优于《聊斋志异》,堪称“小说之魁”。

 

但纪晓岚本人却对《聊斋志异》不太感冒。他排斥蒲松龄所运用的具有唐传奇色彩的绮丽写法和华丽辞藻,认为小说应该着重叙述而不是发挥想象,遵循质朴的文风而不是展现矫揉造作的“燕昵之词,媟狎之态”。而在当时的清朝社会,《聊斋志异》自成书之日起便在读书人之间传抄不已,不少人耽溺于此,孜孜梦想着逢狐遇鬼不知疲惫,甚至无心于正业。纪晓岚的长子纪汝佶就是沉湎于《聊斋志异》而死的,所以纪晓岚痛批《聊斋志异》是令人沉沦不返的“窠臼”。一边痛心于爱儿的早逝,另一边作为文坛领袖,纪晓岚更看不下去士风消沉和学风堕落,于是亲自撰写《阅微草堂笔记》作为示范,以显示真正的“小说家法”,并用其中的故事来警醒那些时刻想着与狐鬼艳遇的文人士子们。

纪晓岚的“大清故事会”,为何专怼“聊斋套路”?

山水册页。作者/(清)纪昀

这样看来,《阅微草堂笔记》似乎是一部纪晓岚“踢馆”蒲松龄之作。确实,笔记中不少故事都在打脸《聊斋志异》的情节和立意。而在这些“反聊斋套路”的志怪故事背后,体现着纪晓岚独特的写作思想。

狐妖都是风华绝代的美女?

纪晓岚:狐精鬼怪,与人无异

文人纪晓岚写的小说,自然也有不少借角色之口阐发的精妙道理,比如下面这些:

 

“见他人之妇,则狎亵百端;见是己妇,则恚恨如是。尔读圣贤书,一恕字尚不能解,何以挂名桂籍耶?”(看见别人的妻子,就百般调戏;见到自己的妻子,就这样愤恨。你是读圣贤之书的人,一个“恕”字尚且未弄明白,凭什么考中举人的?)

 

“近人诗,浮响日增,故先生救之以刻露。势本相因,理无偏胜。”(近代人的诗越来越浮华,所以先生用深刻显豁的诗风加以补救,这种发展的趋势应该相互借鉴,没有胜负之理。)

 

“时方饥疫,百姓颇有死亡。汝为乡宦,不思早倡义举,施粥舍药。乃虚谈高论,在此讲民胞物与,不知讲至天明,还可作饭餐,可作药服否?”(眼下争闹饥荒瘟疫,百姓惨死。乡官却不想着早点倡导义行,施舍粥药,却在这里讲什么道学,不知道这样讲到天亮,是能拿来当饭吃还是作药服?)

 

说出这些道理的,不是什么饱读诗书的士人,而是《阅微草堂笔记》中的狐精、树妖、鬼魅。他们与人类没有什么区别,也可以吟诗作对,畅谈哲理,甚至对人类世界的荒淫腐败现象输出一番“深度辣评”。

 

在《聊斋志异》的世界观中,狐鬼往往都能幻化为面目可爱、活色生香的女子,而且都颇具人情味,和蔼可亲。她们作为聊斋的主角,展现出亦狐亦人的一面,《婴宁》《青凤》《莲香》《小翠》《凤仙》等直接以狐女名字命名的篇目,更是详细描写了狐精丰富的内心世界和鲜明的个体特征。这些狐女不用遵循人间的礼法教条,但却集真、善、美于一身,使读者如沐春风,丝毫没有令人敬畏乃至惊惧的感觉。

 

但纪晓岚却反其套路而行之,在他的笔下,狐鬼虽然也大都正直善良,但他们对于人而言,非恋人也非朋友,而是一位超自然的“道德监察员”,大多是一副义正言辞、威严龙钟之态。纲常伦理、道德规范不但约束人,也制约了鬼怪妖精。

 

纪晓岚写,狐鬼也不是整天在荒野山林中吃喝享乐的,他们也得学习,不学上进的小狐狸还得和人类一样挨家长教训。《阅微草堂笔记》就有这样一个故事,说一个私塾夫子夜间经过一座古墓,听到了鞭子抽打的声音,还听到斥责:“你不读书不识字,就不能明白道理,将来什么事做不出来呢?等到你触犯天条,再后悔就来不及了!”夫子大感疑惑,这夜深人静的,谁家还在教育子弟?仔细一听,才发现声音出自于狐狸洞。不得不说,这家长教育子女的说辞,不但不分古今,还流通在整个动物界啊!

 

蒲松龄笔下塑造了不少许多报恩的狐精形象,《小翠》里无意中保护了一只狐避过雷霆之劫的王太常,以无心之德得到了狐女小翠的有心之报;《小梅》篇里王慕贞曾帮狐狸从死囚里救出儿子,狐女小梅为其延续血脉……对于这些套路,纪晓岚就拿自己叔父家的佣人做主角,写了个故事告诉大家:狐狸不但会报恩,人们行不义之事的时候,小心狐仙也会站出来主持正义。

故事写到,佣人陈忠负责帮当铺采购蔬菜,从中捞取了不少油水,他的同事就让陈忠取点钱出来请客吃饭,陈忠死不承认自己赚了外快。第二天,陈忠发现钱箱莫名其妙少了很多,只剩九百钱了,而锁却丝毫没有破坏的迹象。这时,一只住在他楼上的狐仙开口承认了:“钱是我拿的,箱中那九百钱是你应得的工钱,我没敢拿,其余的钱都是你每天采购私吞的,本就不属于你。今天又是端午节,我已经帮你跑腿买了很多粽子、酒肉、鸡鱼、瓜果,都放在楼下那件空房子里。你赶快拿去分给你的同伴们吃吧,天气这么热,当心食物变质唷!”陈忠打开空屋一看,果然摆放着大量的食物,他一个人吃不完,没办法只能分给大家了。这狐仙的做法真是大快人心,就连纪晓岚最后也点评道:“此狐可谓恶作剧,然亦颇快人意也。”

 

纪晓岚笔下的狐精大多知书达礼,而且擅长琴棋书画,有些狐精的知识储备甚至高于以读书为安身立命之本的文人,堪当人类的“老师”。《阅微草堂笔记》的狐精,就经常在夜色中弹琴下棋,或者在亭台楼阁之上与人吟诗作对。笔记还写了一个狐仙批评读书人“上班摸鱼”的故事:有两个私塾老师,一天雨后散步到土地祠,蹲在石阶上侃大山,一时半会儿都不回去上班。祠前平整的土地突然隆起了字迹,上面写道:“不趁凉爽,自课生徒;溷人书馆,不亦愧乎?”(天气这么凉爽舒适,你们俩吃饱撑着了没事干,不去教徒授馆,在人家的书馆学堂前胡扯什么!就不觉得惭愧吗?)两人这才明白,原来这祠堂是狐仙的学馆,而狐仙写的正巧是一首四言押韵格律诗,这种骂人也要押韵成文的狐仙,学问本领不知道甩了他们这私塾老师多大一截,两人讪讪离去。

 

而且狐精大多与世人和睦相处,互不干扰,在危急之时还能出手相助。有一个叫刘子明的农户,狐仙住在他家仓库中数十年,从来没骚扰过人类,只有每年年末时,刘子明要献给狐仙五钱酒、几只鸡而已。有时小偷上门,狐仙还去敲刘子明的卧室门,让主人家知晓防范。更有一只住在书楼上的狐狸,经常替主人整理卷轴、去除虫鼠,主人请客聚会的时候还会邀请狐狸参加,狐狸能说会道,非常讨人喜欢。

 

在《阅微草堂笔记》里,狐妖精怪的性别都被弱化了,没有具体的姓名,读者也不知其面貌,他们不是什么花容月貌的女妖,而化身成为纪晓岚笔下惩恶劝善、宣扬封建正统思想的发言人。纪晓岚带着趣味和温情讲述怪异故事,因为每则小说都有看似真实的来源,不是朋友讲述就是纪晓岚亲身经历,这些粗陈梗概的志怪故事,也变成了私人化的追忆和记录。

 

落魄书生与美艳妖精的“杰克苏”恋爱?

纪晓岚:人鬼艳遇,纯粹白日做梦

《聊斋志异》里最广为流传的篇目,当属人与狐女、鬼女、花妖相爱的故事,比如《婴宁》《白秋练》《聂小倩》,成为后世进行影视化再创作的热门选题。这些故事的女主角都是有着超人禀赋的女子,她们摆脱了封建社会赋予给女性的礼教闺训束缚,同时又美丽聪明,情意绵绵,时而有小女子之娇态,时而又展现出追求自由爱情的忠贞坚毅,堪称“完美女主角”。

 

纪晓岚的“大清故事会”,为何专怼“聊斋套路”?

影视中的聂小倩与宁采臣。来源/电影《倩女幽魂》截图

 

不同于聊斋式爱情中女主角各有各的美法,有狐妖、鲟鱼精、烈鬼等多种身份加持,聊斋男主角的人设似乎都很统一,那就是绝有才华、精于工笔但又怀才不遇的书生。落魄的狂生骚士最能得到美艳少女的青睐,聊斋里随处可见狐仙和女鬼来与书生厮混,要么助其享天伦,要么助其拥福禄,例如《红玉》中的狐仙便因半载贪欢帮了冯生一世,《夜叉国》里母夜叉更是成就了徐生福祚一生的富贵荣华。

 

这种“杰克苏”的故事设定和作者蒲松龄本人的经历脱不了干系。蒲松龄富于才华,但自十九岁应童子试得意考场之后,数十年间屡试不第,他高自期许但无人赏识,一种痛感知音难得的情怀已深切到铭心刻骨的程度,因此《聊斋志异》可以说是他借以咏怀的作品。

 

纪晓岚的经历与蒲松龄大相径庭,他是乾隆进士,台阁重臣,“学而优则仕”的人生道路一帆风顺,自然就瞧不上聊斋里书生借与狐鬼缠绵而改变命运的套路。纪晓岚一向不信与白日梦相关的灵异之事,并且他本人在小说创作中也竭力反对人为地制造偶然和巧合,因为小说的真实性和必然性相连,作者老是给男主角赋予“金手指”和“主角光环”,是不合情理的。

纪晓岚的“大清故事会”,为何专怼“聊斋套路”?

纪晓岚回复皇帝的问题。来源/电视剧《铁齿铜牙纪晓岚》截图

《聊斋志异》里有《青凤》一文,说的是书生误入狐狸宴席,一见狐妖青凤就念念不忘,几经曲折终于得到佳人常伴。《青凤》的姊妹篇《狐梦》则说,一个名叫毕怡庵的书生读了《青凤》之后,对人狐恋心向往之,尽管这书生才貌平平,但却美梦成真,真的与狐女谈起了浪漫的恋爱。

纪晓岚的“大清故事会”,为何专怼“聊斋套路”?

清代绘本《聊斋全图》。来源/奥地利国家图书馆

为了反聊斋的艳遇套路,纪晓岚直接在《阅微草堂笔记》里拿毕怡庵一类的书生做文章。

 

某少年跟随塾师在山寺读书,听闻寺内有狐魅出没,想到书里的狐女都美艳绝人,天天晚上都跑出去溜达,就等着艳遇。一天,少年还真看见一个女子向他招手,兴高采烈地跟着进了房间。他迫不及待上床揭被,却发现床上之人竟然是自己的塾师,因此被扫地出门。

 

纪晓岚也并未全然否认人与狐鬼相遇的可能,在笔记中,他记载了不少人遇见真狐鬼的故事,只是这些故事和聊斋里的艳遇就不是一码事了。聊斋式套路中的书生遇见狐鬼,是令人艳羡的爱情奇遇的开始,而纪晓岚却一再告诫人们,男子心心念念的艳遇也可能是另一番情况。

 

东昌有个书生特别喜欢《聊斋志异》中青凤、水仙的故事,对其中情节倒背如流。某天夜行,书生看见狐魅幻化的马车,期待有所邂逅,就磨磨蹭蹭不想赶路了。没多久,车马果然停驻相邀,车内女子貌若神仙,书生大喜过望,心动不已,以为艳遇来临。写到这里,纪晓岚笔锋一转:谁料新郎另有其人,是个功成名就的侯相,书生失望归家,怨愤不已。

 

这种欧·亨利式的结尾,纪晓岚屡试不爽。有个游士在杨州纳了个小妾,这小妾不但外貌出众,还擅长文墨。一日,她突然不告而别,只留下一封书信,自称自己本是狐女,因缘分与游士相伴半年,如今缘分尽了,不得不忍痛离开。字里行间满是恋恋难舍、凄惨伤别之情。故事至此,和《聊斋志异》里的情节走向多多少少有几分相似,接下来就等男女主角破镜重圆了。可是,纪晓岚却写,那自称狐女的爱妾,居然被发现正和新欢在一起。这令众人唏嘘感慨的传奇的真相,原来是女子变心,假装成狐女脱身罢了。

 

纪晓岚甚至直接借狐鬼之口来痛骂那些白日做梦的书生。

 

有鬼指着书生的脸骂:“一百余年,心如古井,一旦乃为荡子所动乎?(一百多年来我都不曾动情,还能突然为了一个浪荡书生动心不成?)”有狐狸向脑补艳遇的书生扔瓦片骂道:“实无冶荡蛊惑事。汝奈何污我?(我从未做什么放荡迷惑人的事,你凭什么污辱我?)”纪晓岚表示:狐鬼也讲究洁身自好、以纵欲为耻。

 

甚至还有狐精教书生考功名的故事。一开始书生以为她是聊斋里那种看上自己的才华来交好的,结果被狐精讽刺了一顿:你复读这么多次,有什么才华?书生自视清高说,那些考上的不是走后门就是运气好,才华都不如自己。狐精说:“走后门的比你有后台,运气好的也有他的实力,你怎么不看看自己还剩点什么可取之处?”书生无言以对。此后,狐精夜夜来教他读书写文章,而他一旦调戏狐精,就会被厉色呵斥,最后书生一举成名。

 

在纪晓岚的构思之下,《阅微草堂笔记》成为一本结合了作者个人视角和他人志怪来讲述杂事、异闻、琐语的民间风物志。笔记秉持着反聊斋套路的小说理念,最大化地容纳了雅与俗、个人与时代、家族与地方等内容,也彰显出清代文言志怪小说双峰对峙的创作风貌。

 

参考文献:

[1] (清)纪昀撰,《阅微草堂笔记》。

[2] (清)蒲松龄著,《聊斋志异》。

[3] 齐心苑,《聊斋志异》与《阅微草堂笔记》比较论。


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06594.html

(0)
上一篇 2023年3月25日 上午11:55
下一篇 2023年3月25日 下午12:1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