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批斗会”及感想

作者: Chairman Rabbit

本文转载自:tuzhuxi(ID:chairmanrabbit) 

昨晚在外出行,间歇听了一下TiktokCEO周受资在美国国会参加听证会的情况。和设想的“画风”差不多:国会议员们轮番上阵,对周受资进行了四个多小时的攻击。         
说说感想。  

一、关于大的方面

1.说是听证会,来了解情况,其实就是一场政治批斗。由于批斗水平太低,更像是一场集体“骂娘”活动,轮流上来骂两句,然后下台,换一个人接着骂(两党和议员之间可能还有点“卷”)
2.议员们都在单向输出,发表政见、宣泄情绪,不是来交流的。他们对周受资准备的答复并不感兴趣,甚至会害怕给周受资太多的时间和机会表达,所以一见情势不妙就要掐掉
3.因此,周受资频频被打断,不让把话说完。而且,屡以时间有限为由,被主持人中止:好不容易请一企业的CEO过来,说要听证,那不就是要了解问题、澄清问题的么?遇关键问题,不让人发言,这算什么?更神奇的是,议员们时常自问自答,不等周受资解释,就自己给出自己的答案——而且时不时简单、粗暴地曲解周受资的回复(一会儿专门说说这个“Yes or No”、“非黑即白”的问题)
4.国会议员们缺乏对人的基本尊重和礼貌,缺乏基本的善意,中国人说是仁、礼、善,西方人说的decency,都没有,只有刻薄、傲慢、跋扈、霸道、无礼
5.虽然国会听证会画风很多如此,但这次Tiktok听证会的画风,让美国媒体都觉得有些过分了,而周受资的新加坡人身份、及西方化教育及家庭背景,对减少议员们的傲慢、无礼,似乎并无帮助,这不得不让人联想:除了地缘政治及意识形态敌意外,是否还有更深的恶意,例如种族主义
6.在这四个小时里,周受资在国会议员眼中俨然变成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的“化身”。实际上,周受资是一个新加坡人,字节跳动也只是一家民营企业。但在美国政客眼中,他此刻就是代表中国共产党和政府的靶子。他们要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在美国民众面前表达自己反华的政治立场。但实际上,确实对全世界民众表现了自己偏见、狭隘、恐惧、仇恨。
7.国会议员对Tiktok的反对和批判就是由反华政治驱动的,但为了表现自己的“专业”、“正当”,国会议员们还要装一装,立个牌坊,拉出了两个本身毫不相关的议题用以指控Tiktok,一个是数据隐私,一个是儿童保护。在批斗过程中,不时交替转换这两个毫不相关的议题,一会儿东一会儿西,听得莫名其妙
8.国会议员对Tiktok的指控,及中国政府可以获取美国用户数据的指控,都是牵强、含糊的,关键是,他们对Tiktok给出的任何解决方案——特别是围绕美国用户数据隔离的方案Project Texas——并无兴趣:一是不相信,二是不感兴趣,三其实也搞不懂。实际上,国会议员们并不希望看到Tiktok提出任何方案,因为你如果提出一大套方案,他们还要花时间花精力去研究,然后再去反驳、批驳、否决。这场听证会,其实就是对Tiktok亮明底牌的:不要幻想你有任何机会,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9.并且不仅如此,由美国国会议员所呈现并致力于实现的“中美脱钩”场景下,所有大到一定规模、涉及2C数据的中国企业在美国都无法进一步发展,大概率会面临制裁
10.美国国会议员对互联网公司/社交媒体平台的用户数据保护问题其实并不真正“感兴趣”,也缺乏解决动力。周受资被批斗,保持了很大的克制,没有拿出美国同行的实践及问题,但他提到了Facebook和CambridgeAnalytica的公案:后者从Facebook获取数据,用于政治分析并成功影响英国脱欧公投及2017年美国总统大选。实际情况是,只要能够满足选举利益,只要有形式合规,台上的美国政客们一定乐于使用任何基于互联网、依赖用户信息的数据工具
11.未来,美国和其他国家面临共同的问题,即有必要确保政府/情报机构在特定情况下有权从互联网公司获得关键数据(例如出于国家安全目的),而不能让平台、资本、私权、个别利益置于集体利益及国家主权之上。议员们所拷问的,即中国政府在特定情况下是否有权获得Tiktok的信息,其实是一个“伪问题”。按当今趋势发展下去,美国一定会发展出全球最全面、最严苛、基于“长臂管辖”原则的法律体系:任何与美国形成关系的企业/平台,可能都需要向美国政府提供必要的用户数据。我们可以设想一下:一、如果中国没有现行的互联网法律法规,美国的社交媒体(facebbok、twitter、youtube、instagram……)可以在中国自由运行的话,美国政府有没有可能向这些机构索要中国用户数据信息?能否排除这种可能性?恐怕是不能排除的。但由于中国有先发考虑,这些社交媒体现在都受到了限制,所以这一问题目前才不存在。这一问题不存在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些媒体受到了限制。二,这一范畴,其实不仅包括社交媒体,还可能包括其他的底层硬件及软件——这其实已经涉及到我们整个IT基础设施。这就是数据安全和底线思维问题了;三;就着美国现在的逻辑,完全按照冷战思维处理对华关系,不断升级对华遏制与制裁,即便今天还没有这样的政策,恐怕将来也会发展出这样的政策。这样的政策有可能是公开的(以立法形式实现,并贯彻“长臂管辖”原则:所有与美国地方、用户、货币发生联系的平台都要受到约束。即不仅仅要管facebook,还要管百度,否则就制裁。第二种是隐秘的,例如情报机构开发出一个保密项目,与美国大企业合作,获取信息。说美国尊重市场规则、私人产权、依法运行,有边界约束,在“和平模式”,在美国本土,不是没有可能的,但只要离开美国,涉及国家安全,并且美国切换到“战时模式”,则一切皆有可能。这个国家没有什么底线。所以中国必须有底线思维
12.国会议员不断提到儿童保护,完全莫名其妙。以我的小朋友为例,我也给小朋友用抖音,但只能用青少年版。我对小朋友的限制主要是不希望他们将此作为获取信息的主要手段,不希望他们依赖电子设备,不希望他们小小的就把眼睛看坏。但我不是太担心抖音青少年版的内容——我看了,基本都是有益、正向、知识型的内容。前些年中国互联网上是乌烟瘴气,乱七八糟东西很多,这些年,经过不断整治已经好多了,低俗的东西少了很多,特别是对很多网页限制访问。再看国外,主流平台都有各种乱七八糟的信息,青少年很容易突破“青少年版”去获取这些信息。除了主流社交平台外,还有数以万计的成人网站,遍布性、暴力、毒品、各种暗文化负能量及极端政治,都以言论自由为依托。在美国这样的“开放”社会(“开放”在这里并非褒义词),抓住一个Tiktok谈什么儿童保护(孩子们都在看pornhub)简直是搞笑
13.还有关于假消息的内容更加无语。一个议员(Dianne DeGette)对周受资说,在Tiktok上看到了有教学视频介绍如何用西柚制作羟化氯喹(hydroxychloroquine)治疗新冠的,属于假信息。DeGette女士说:“第一,羟化氯喹对治疗新冠没有帮助;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你根本不能从西柚里提取羟化氯喹。因此,这是一个关于健康信息的严重误导,看Tiktok的人可能获得这些错误信息,因为这些信息被推送给用户。”这简直太可笑了,其一,这些信息在所有社交媒体平台上都可以找到,又并不光是Tiktok;其二;没有Tiktok,这些信息也会转到其他平台,这些就是老百姓日常分享的信息。不要忘记,有一半的美国人不相信进化论。这是一个反智主义盛行的国家。其三,这个方案就是前总统Trump自己出来公开推荐的!他以总统的身份,向全美国人乃至全世界人推广!批评Tiktok可以,但这个“找茬”实在水平太低。场景好比:批斗大会有一个人上台了,批了几句,被自己人给揪下去了。(“你特么说的是咱们自己啊”,“你这是高级黑吧”,“Dianne你说的是共和党,咱今天批的是中国”)
14.只要周受资说,我们遵循的是行业实践啊,别人和我们差不多啊。批斗者就说,“你别给我说行业实践”,“咱们今天就说你”。诸如此类。批斗者对Tiktok采用的是超常标准,完全脱离美国互联网/社交媒体行业实践及社会文化——这是一个强调开放和自由的社会,什么言论都能找到生存的平台。按照其他社会——无论是中国还是新加坡——都不会有美国遇到的问题。这个问题和Tiktok无关,而和美国政府与社会有关
二、关于政客
1.有的人看了Tiktok听证会是很生气的,觉得憋屈。怎么这么难为我们,太坏了。莫生气:华盛顿现在就这个风气,就这套语言体系。他们围剿脸书Zuckerberg时也是一个画风。实际上,大多数听证会都是这个画风。从白宫官员,到最高法候选人,到国会都要被这样的拷问。所以,也不都是针对你(Tiktok),当然,对Tiktok还是刻薄了,爆了表。这种画风,就是政客们“卷”的方向:看谁更刻薄(mean),看谁更尖刻,看谁更强势,看谁更不通融,看谁的言辞上更有可能被选民记住
2.压倒性绝大多数的议员都是法律/法学/律师出身,因为议员是立法者,需要对法律比较懂,所以律师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举例,刚刚那位自以为聪明,攻击Tiktok说平台上有宣传西柚能治新冠的错误视频的议员Dianne DeGette,是纽约大学的JD(美国的“法学博士”,JD实为取得的第一个法律学位,学时一般为三年)。这些法学背景政客的从业经验大多数就是在律所干过几年,没有任何的治理和实务经验,缺乏相关专业政策领域的经验,也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这些人年纪也普遍比较大(比如Dianne DeGette是65岁,对新生事物不了解),并且不接地气。他们最主要的能力就是搞文字游戏,搞辩论,玩弄字面的、表层的、形式上的逻辑。他们都是临场辩论专家、诡辩专家、吵架能手,能够随便抓住一个理就力争,咄咄逼人,把黑的说成白的。他们总能摆出一副在学校辩论赛时练就的志在必得的样子,今天在场上就要把你辩倒
3.我觉得英国议会议员的水平还是比美国高一些的。一是成分更复杂,各行各业都有一些,不像美国一样律师压倒;二是英国当代政客比较精英,名牌大学居多。美国还有一些接地气的人。三是政治文化及语言传统。对文字的把握能力强。所以我们看英国议会讨论时是有一些妙语连珠的,议员一串串地说些挺复杂的从句和用语。台下一片掌声叫好。美国基本没有,感觉就是一群言语粗俗、礼仪不端、教养不高的讼棍,让人发笑。但可惜美国国力强,英国现在就是美国的小跟班,早已没有政治自主
4.华盛顿这些政客,都非常傲慢,自以为是,高高在上,对谈话对象似乎缺乏基本的尊重。这些不仅针对周受资,其实是一贯风格。但周受资的表现是很好的:儒雅、克制、隐忍,不卑不亢,有风度,与这些政客形成了反差。我们不要看美国政客占上风:那是他们的主张,是他们的地盘,他们当然要逞威风。但他们所表现的,虽然可能让有些人有短暂快感,但并不是好的人设,不是正面的政治形象,不一定能够增加美国民众对他们个人的好感和信任,并不一定能增加美国民众对国会(作为一个公共机构、政治机构)及美国政治体制的信任。相反,他们可能集体在为美国的政治形象扣分,且不仅仅在美国扣分,在中国扣分,还在全世界扣分
5.我极其不喜欢美国政客简单粗暴提问的方式:“(别特么废话,)请回答是,或否(yes or no)。”世间的问题多是复杂的,必须提供背景,进行分析,然后给出视角和看法。任何一个答案或指向,也可能有复杂的前提、条件、限定及语境,可能处在“光谱”和相对位置内。说白了,对许多问题,都没有特别简单的答案。人的逐渐成熟就在于:需要了解世界是复杂的,不是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要认识并接受世界的复杂性、多样性、流动性(fluidity)、随机性(contingency)。多位国会议员对周受资提一些简单化的、“是或否”的提问,并且只要周受资提出一个具有复杂性的回答,国会议员就要去诠释为它属于“是”,或“否”。这就是政客在灌输、强化、固化简单、粗暴、非黑即白、非此即彼、两元对立的世界观。这种世界观的本质,是幼稚、愚钝和反智(假设缺乏教育和经历,所以不能理解过于复杂的事情),也是权威主义的(“权威主义人格”——即一个人不能接受复杂的存在,而需要有非常明确的、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安排、指令、结果、指示,否则就要认知崩溃)
6.美国国会政客,在这样具有全国重要性的政治活动里,进行这样简单、粗暴、反智、愚昧、幼稚的对话,基本也说明了美国政治智识的现实水平:要么是政客受民粹主义驱动,在配合选民压低自己的水平;也可能政客水平本身就不高,作为意见领袖,在向下压低选民水平。但总之,政客和选民肯定是相互影响的。但无论如何,听证会里的对话,政客并不利于构建自己的形象,政客在压制和拉低民众的水平,政客和政治也无力提升选民的政治智慧、见解及智性
7.美国外交政策就是两极化的,似乎不用两级对立的方式(“民主”对“专制”、“正义”对“邪恶”,“你们”对“我们”)就无法解释国际格局。看了Tiktok听证会,对美国当代政治的幼稚、极端化,应该也可以有所理解。美国在外交政策上极端化的唯一结果,就是约束自己、限定自己——当你把对方定义为专制和邪恶时,如何能和对方正常对话呢?你只是在缩小自己的外交选择和腾挪余地,把自己禁锢在自己所划定的囚牢里而已。这也就是Trump以来的美国外交,在Tiktok听证会里也表现得淋漓尽致。
8.Tiktok听证会充分表现了华盛顿现在的问题:一方面是思维幼稚,非此即彼,非黑即白,无法容忍复杂性。另一方面是话题单一:政客一味地关注中国,只关注中国,被中国所困扰,而不关心美国本土问题、自身问题、真正的问题:真正有意义的问题,真正更重大的问题,真正更长远的问题,真正对美国社会有益、真正加强美国竞争力及社会团结的问题。具体一点,数据隐私、对儿童、青少年的保护当然有是重要问题,但不是通过与Tiktok这样的打开方式。美国的决策者要思考:个人权利与言论自由的边界到底是什么?政府是否需要对社交平台(从Facebook/Twitter/IG这样的主流大平台,到4chan、reddit这样的细分领域平台,还有各种成人网站)进行一定的干预和管理?国家与社会同这些互联网企业、科技企业、科技资本的关系是什么?这些问题,远比批斗Tiktok、围剿一个并不存在的“中国威胁”有意义
9.但美国的主流政客缺乏智慧,也缺乏胆量,他们怕触及敏感(包括大资本、大企业),怕得罪选民。Tiktok切中了反华主题,刚好能符合所有人的诉求。Tiktok批斗会,就是“华盛顿团建大会”——两党议员终于可以走到一起,奋力共情,表演和谐,似乎能穿一条裤子放一个屁了。但可惜,这些共和党和民主党议员背后不知道有多恨对方。离开Tiktok批斗会这个场景,两方又要对骂。批斗会对解决美国所面临的真实问题帮助作用为0。参与的政客,无非是希望利用这个话题来给自己刷一刷政治简历和存在而已
10.但民主党和共和党又是不同的:民主党的基本盘是偏年轻化的,Tiktok用户十分集中。民主党政客配合共和党在反华议题下推动封杀Tiktok,只会搬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伤害自己的选民。但选举政治下的政客都十分短视,很难长局考虑。我们可以将此视为美国政治及美国社会的共同选择。    
看完Tiktok听证会,我好像“放心”了:美国政客的水平太低了。他们没有能力解决美国的问题。      
这里,我要再次强调个人观点美国政客都是辩论者/诡辩者(polemicist)和煽动者(demagogue)。民粹在主导,专业和理性在靠边站。这些政客并没有什么宏大战略,只是在我们眼中被想象如此——因为我们总是默认美国的强大。我们还停留在1970年代基辛格运筹帷幄的年代。今天的美国战略,就是一群(对中国一无所知)无头苍蝇分头活动的集合产物,主导无头苍蝇动向的,就是选举政治的短期逻辑。     
但凡对中国有真实了解者(“中国专家”),但凡有长远智慧者,都很难参加这个活动,也很难被接纳到这个活动中。  
但看完Tiktok听证会,我又“不放心”了。华盛顿政客把注意力都在中国。他们无面对和解决美国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们越不能面对和解决美国自己的问题,就越要来折腾中国。
我一直依赖的观点: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未来由AI主导的)美国(及人类社会)。而美国偏偏很难发展出并接纳社会主义,而只要美国发展不出社会主义,无法平息内部矛盾,就要外化矛盾,折腾中国。
         TikTok“批斗会”及感想
Tiktok是未来的希望。
美国使用Tiktok的多为年轻人。他们许多都是左翼/进步主义/社会主义者。他们对资本主义反而有敌意。他们并不介意中国政府的假想威胁,反而怀疑大企业和大资本。
年轻的美国人,是左翼化、社会主义化的。他们没有二战后出生、冷战时期成长的美国人的傲慢与自信,而是更加平和、平等的看待世界(包括中国)。他们可能成为我们的朋友。至少并不注定成为我们的敌人。他们是和平的希望。
Tiktok并没有改变他们。Tiktok只是“发现”了他们,印证了世界发展的趋势。
而华盛顿的1940后、50后政治精英们还在试图改变这些。
但未来终归属于年轻人。 
中美关系,最终取决于人。我的观点,短期悲观,中期谨慎,长期乐观。
(全文结束)

         


您的支持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ghuozhiku.com/306864.html

(0)
上一篇 2023年3月26日 下午12:14
下一篇 2023年3月26日 下午12:2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