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要“脱钩、去风险”,中国是否也应摆脱美国依赖?

作者:风留痕

本文转载自:动态大参考(ID:dongtaidacankao)

“脱钩”或“去风险化”,是美国遏华战略新要点。如果我们总按着美国的节奏反制,总显得有些被动。要想化被动为主动,应当是采取以人其道还施彼身的战略战术。打乱美国的节奏或让美国跟着中国的节奏走,或有意外的效果。

虽然说,对于美国的无理,应当是针锋相对,或者说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又或者说是精准反击,可这尽管是积极防守反击却难免是被动应对。

尽管美国处于强势地位,可也不能总是跟着美国的战略节奏走。要么打乱美国的节奏,要么让美国跟着中国的节奏走。

故人有云:“故君子之治人也,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就是我们不妨反其道而行之。

美国要与中国脱钩或去风险,这我们阻止不了。既然难免脱钩,也就不妨顺水推舟的主动寻求以我们的方式与美国脱钩去风险。这样就不会被美国牵着鼻子走。

当然,不能盲目效仿美国玩脱钩去风险战略。这样就与美国一样了。首先得弄清美国为何要脱钩去风险。做到知彼知己。

脱钩也好,去风险也罢,又或是摆脱中国依赖,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既往中美的利益交织过从密切。也就是形成了所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或合则两利斗则两败的局面。

如果不脱钩断链,或者说如果不拆分开这层关系,就无法摆脱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局面。

都说美国是冷战思维或玩零和游戏,美国脱钩的最终目的就是与中国展开非赢即输的决战。而不是要两败俱伤。这是美国霸权的思维定式。

美国人提出摆脱中国依赖或去中国风险,我们要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自然也就是要摆脱美国依赖和去美国风险。这并非是顺着美国的思路节奏走,而是要以中国自己的方式和手段主动出击。

这就需要明确,我们对美国的依赖是什么?或依赖美国的风险是什么?如何去美国化去风险化?

首先是高科技依赖。

美国之所以首先选择性在高科技领域封杀或与中国脱钩断链,前提就是中国对美国高科技的依赖。因为高度的依赖,所以一旦人家脱钩断链我们就要吃紧受损。

不可否认,美国在高科技上领先世界。科学更是起源于西方。所以中国对此很是依赖。中国的科技发展当然也得益于对美西方的学习模仿借鉴。

要摆脱科技依赖,或者说避免被卡脖子,最重要的自然就是尽全力发展自己的高科技,形成或完善自己独立于美国之外的科技体系。

当然,同时也必须建立起一套独立于美国之外的高科技合作体系。因为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完全掌握和控制所有高科技。

尽管科学难免服从服务于政治或国家利益,但科学也确实难以划定国界。高度信息化网络化的今天,科学也不可能完全保密。如果科技真能完全脱钩,也就不需要知识产权的保护了。山寨模仿自然也就是合理的存在。

所以,我们要做的只是摆脱美国依赖或脱钩,却要加强与其它国家的合作。以今时今日中国的科技研发创新能力,虽然落后美国,但也基本上形成了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的局面。既然与美国道不同不相为谋,但却要争取与美国之外的第三方、第四方进行合作。

如果中美科技脱钩是难以避免的事。摆脱对美国依赖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但论损失美国不比中国承受的要小。因为失去中国这个最大的市场,美国的高科技发展就失去了动力。

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核心首先是保护资本家的利益。金钱政治也决定如此。目前白宫可以国家安全的名义,高科技资本不会有太多怨言。可当资本家的利益受损无法得到补偿的时候,必然就会向政府要说法。所以说,白宫抛弃中国这个最大市场的做法不可持续。会引发内乱。

其次就是摆脱对美国西方的秩序依赖。

目前的秩序规则,是美国为主西方为基础制定的。虽然必须推动世界变革,但在秩序重构之前也必须维持现行的秩序规则的有效性,以平稳过渡。否则就会乱套。

都说中国得益于融入国际体系或加入WTO。中国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好像目前的世贸规则秩序是专为改革开放的中国而设立似的。所以中国很依赖,美国要打破。

可是,尽管美国有意破坏现行这个“有利于”中国的秩序规则,可毕竟设计的初衷是体现美国西方利益的最大化。当初西方设计的目的就是为了长远或永久性控制左右发展中国家的经济。

既然中国严重的依赖,按美国人的逻辑就必须要“去风险”。如何才能去风险?自然是建立新的不以体现美国利益为最大化的新的秩序规则。

要么建立一个独立于美国之外的规则秩序,要么建立一个真正体现公平正义平等互利或者说“共商共建共享”原则的规则秩序。也就是没有美国霸权的秩序规则。

美国在破坏现行的秩序规则,中国要重构新的秩序规则。反正打破的是美国设计制定的规则秩序。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中国何乐而不为?

当然这其中也存在对美国的安全依赖。作为世界最强国,又拥有最强联盟。所以,美国对世界局势稳定也曾经起到一定的重要作用。

如果长期依赖美国的安全秩序,或者说满足于一时的安逸现状。美国一翻脸中国就麻烦了。因此,必须打破美国安全秩序。首先就是武装强大自己。

特别是在美国已经明确中国为主要打压对象国的时候,发展强大的军备就是当务之急。也是摆脱美国依赖、去风险化的当务之急。

其三,对美元霸权的严重依赖。

美元是世界主要流通货币,世界贸易结算系统由美国控制。美国是最强经济体,也是最稳定的主要经济体。世界经济自然得益于美元和美国经济的地位稳定。

不可否认,中国这40年的改革开放,得益于与美国加强起来的经贸合作关系。中国赚取了大量的美元,也购买了大是的美国国债,有了世界上最充足的货币储备。可以说对美元的依赖性非常之大。当然还严重依赖于美国控制的国际清算支付体系。

按着美国的逻辑,依赖性越大,风险也就越大。必须要去美元风险。因此,目前世界去美元浪潮是中国所乐见。借机加速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以及摆脱美元依赖风险,建立新的国际支付体系也同样是中国的当务之急。

目前去美元化已经形成一股浪潮,人民币国际化和人民币支付体系的也正在开始建立的过程。这是必须积极推动和加速的过程。

这并非是要彻底取代和取消美元的地位,而是要削弱美国的金融经济霸权。是为了建立一个平衡的世界金融和支付体系。不管美国是否回心转意,这都是必须向前推动的不可逆转的过程。

总之,美国的独霸世界战略不会改变。打压遏制中国战略就不会变。如果中美脱钩断链是难以避免的,那就不妨选择性制定去美国风险或摆脱美国依赖战略计划。就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星火智库立场,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314957373@qq.com),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nghuozhiku.com/349569.html

(1)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3年7月14日 下午1:01
下一篇 2023年7月14日 下午1:15

相关推荐